第五十五场至第六十三场
史壮宁2016-12-12 09:203,748

  第五十五场 乡间的公路上

  日

  外

  山坡上开着各色的野花,很鲜艳。

  六顺谨慎地驾着车,躲避着公路上的坑坑洼洼。

  狗蛋坐在车座上,还没有从刚才的情景中回过味来。

  六顺偷着看了狗蛋一眼。

  狗蛋忽然叹了一口气,说:“人还是要做点好事的!”他想了想又说:“人还是要做好事的!”

  “那当然!”六顺赶紧表态。

  狗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把座椅放倒,他半躺着。

  “以后,学校再需要用钱,你就通知我,这个钱一定是要花的。”

  六顺:“没说的!你要是觉得讲话过瘾,就再讲几次。”

  狗蛋笑了:“过瘾倒是过瘾,不能再讲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第五十六场 狗蛋的办公室 日 内

  狗蛋又在专心致志地玩着他的“连连看”。

  电脑传出声音:“game over”。

  狗蛋有些气恼地跺脚,又接着玩下去。

  六顺一把把门推开,急匆匆地说:“包总,不好了!电视台的人来采访你了,挡都挡不住,马上就到你的办公室了。”

  狗蛋惊得立即站了起来:“那我是不是得藏起来?”

  六顺说:“要藏就快点,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六顺的话音未落,一个摄像机已经伸进了狗蛋的门。

  狗蛋立即蹲到了大班台的底下。

  六顺伸出手挡住了进来的一男一女两个记者,但是他们进来之后就对着狗蛋的办公室一通乱拍。

  狗蛋躲在桌子下面,一动不动,他忽然听见没了动静,他转过头,翻起眼来,正想看个究竟的时候,发现一架摄像机已经对准了他。

  狗蛋只好极尴尬地站起来。

  女记者留着一头长发,有两个很好看的酒窝,她见狗蛋坐回了椅子上,给他递上了一张名片:“你好!包总,我是省台的记者,今天特意来采访您。”

  狗蛋很认真地看了看名片,慢吞吞地说:“哦,原来是大记者来了,还不快倒茶,请坐!”

  六顺说:“好的,茶马上去倒,两位先请坐!”

  两位记者坐在了沙发上,女记者跷起了二郎腿,男记者收起了摄像机。

  狗蛋从桌上拿起烟,抽出来一支,递到了男记者面前。男记者接上,狗蛋打火。

  女记者笑着说:“哎呀,包总,重男轻女啊,为什么不给我抽一支?”

  狗蛋满脸堆笑,说:“哎哟!对不起!来来来!给大记者点上!”

  女记者很老练地抽了一口,还吐出了一个烟圈。

  狗蛋好奇地看着。

  第五十七场 六顺的办公室 日 内

  六顺拉开抽屉拿茶叶。

  六顺的眼睛停在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机上。他歪着头想了想,拿出了刚才记者的名片,迅速拔出了号码,电话接通了。

  六顺压低声音:“喂,是省电视台吧?我们这儿来了两个记者,说是你们的人,希望帮忙给查一查。哦,名字?好好好!我报给你!”

  第五十八场 狗蛋的办公室 日 内

  六顺推门进来,端来了两杯热茶,放在每人面前一杯。

  六顺偷眼看狗蛋,狗蛋正在看他,他轻轻给狗蛋点了点头。

  女记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包总,听说您最近捐建了一所学校,作为一个企业家,你的善举值得全社会来学习,所以我们就准备做这个选题。”

  狗蛋一听是来采访这事的,明显松了一口气,挺直的身子慢慢放松了下来。

  狗蛋:“原来是采访这个事的,记者就是不简单,这么点小事你们都能知道?”

  女记者很得意地抽了一口烟,说:“干这行的嘛!”

  狗蛋:“说实话这真是个小事,根本不值一提,没有必要采……采花!”

  男记者很严肃地:“是采访。”

  狗蛋尴尬地:“哦!采访!采访!”

  女记者:“那不行,这可不能由您说了算,我们大老远地跑过来,哪能您说不采访就不采访,何况这可是好事,我们得把您的内心世界都挖出来。”

  狗蛋只有苦笑。

  女记者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放在狗蛋的桌子上,说:“包总,您看看,这是我的采访提纲,你考虑一下,看怎么回答好,既要口语化,还要说出您的高尚行为的动机。”

  狗蛋对着那张纸,满脸愁容。

  第五十九场 矿洞口 日 外

  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周围有绿色的树。

  一个黑色的洞口。

  洞口里有人在说话,大声问:“能出来了吧?”是狗蛋的声音。

  女记者指挥男记者把机位架好,她有点激动,不断地问:“镜头调好了没?”

  男记者的身边站着十几位看热闹的老乡。

  男记者不抬头,只管专注地看着镜头,过了一会儿,他伸手一只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女记者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话筒,“喂”了一下,又飞快地扫了一眼手里的小本。

  女记者大声对着洞口说:“好了,包总,您可以往出走了!”

  黑漆漆的洞口。

  狗蛋神采奕奕地从洞口里走出来,他戴着一顶安全帽,穿着一身工衣,还套着一双大胶鞋。

  女记者微笑着迎上去。

  狗蛋很不自然地对着女记者点头致意。

  女记者把狗蛋迎到了镜头的前面,站定。

  女记者把话筒伸到了狗蛋的面前,狗蛋微微往后躲了一下。

  女记者:“包总,你能谈谈您捐资助学的事儿吗?”

  狗蛋求救似的看了看摄像机的上方,六顺赶紧把一个白色的大纸牌子举了起来,上面用毛笔写着密密麻麻的大字。

  狗蛋看着最上面开始念:“我觉得那只是一件小事,不值一谈,不值一谈。”

  女记者:“您觉得是一件小事,但是对于那一百多个孩子来说,却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狗蛋继续念:“我觉得那里的孩子学习环境很艰苦,再说,那也是我的母校。”

  狗蛋念得结结巴巴。

  第六十场 出租屋里 日 内

  黑痦子坐在床上发牌。

  二窝子和三虎坐在旁边。

  牌发完了,三个人拿着牌来,各自整理。

  “二窝子,你叫不叫?”黑痦子问。

  二窝子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慢慢地摇了摇头。

  “你!”黑痦子看三虎。

  三虎很爽快:“我叫!”说着他拿起了底牌。

  第六十一场 矿洞口 日 外

  女记者皱眉:“包总,刚才这段说的不好,你再念一遍,要念得流利一点,自然一点。”

  狗蛋就又念一遍:“我觉得那里的孩子学习环境很艰苦,再说,那也是我的母校。”

  还是结结巴巴。

  女记者温柔地说:“包总,不要紧张,再来一遍,好吗?”

  狗蛋振奋精神:“我觉得那里的孩子学习环境很艰苦,再说,那也是我的母校。”

  这遍倒是流利了,就是像背书。

  女记者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问:“包总,听说您改造那所学校的危房,还增修了电教室和图书室,总共投入了50多万元?”

  狗蛋接着往下念:“捐资助学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我只是尽了我的一点绵薄之力。”

  这次念得更加不连贯,“绵”字和“薄”字之间停顿了很长时间,还是念一个字,点一下头。

  女记者鼓励:“包总,很好,再念一次,一定要连起来。”

  狗蛋就再念:“捐资助学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我只是尽了我的一点绵薄之力。”

  这次念得连了起来,只是一阵大风刮过来,六顺举的牌子在大风里来回晃动,狗蛋的眼睛只能跟着牌子来回晃动。

  女记者哭笑不得,转回头说:“主任,主任!你一定要把牌子举稳,一个人不行,上两个人,要不会穿帮的。”

  小毛就站在六顺的旁边,他急忙伸手帮助六顺把牌子稳住。

  第六十二场 出租屋里 日 内

  三虎打了一个顺子,得意地看着那二位:“我报牌了。”

  二窝子犹豫,黑痦子不满地:“一脑子浆糊,看啥?没炸弹就掏钱!”说着就把牌扔了。

  二窝子慢慢又把黑痦子的牌拿起来,好整以暇地从牌里抽出四张3来,专门在三虎的面前晃了晃,才放下。

  三虎的脸色黑青。

  黑痦子有些得意:“还有点料啊!”

  二窝子把手里的小对打完,对三虎说:“交枪吧?我们国军也优待俘虏!”

  三虎把牌扔下,不服气地:“这玩的太小,没意思,二窝子,有本事咱玩一千块一把的?”

  黑痦子:“你个球势!把你卖了也不值一千块钱!”

  三虎往窗户外面撅了撅嘴,说:“咱不是马上就有钱了嘛!就一把一千,上不上?”

  黑痦子阴险地看着二窝子。

  二窝子一梗脖子:“上就上!”

  第六十三场 矿洞口 日 外

  狗蛋看见牌子扶稳了,又皱了皱眉头,十分紧张地接着念:“捐资助学……”

  正在狗蛋刚念得通畅的时候,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狗蛋的眼睛立刻放大了,他痛苦地转身看着自己的矿井,嘴里说着:“完了!完蛋了!炸了!我的矿完了!”

  天旋地转,眼前的人影都模糊了,狗蛋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六顺立即扔下牌子,往狗蛋这边跑来。

  女记者惊恐的眼神。

  众人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

  六顺抱起了狗蛋,带着哭音喊:“包总,包总!你醒醒!你醒醒啊!”

  狗蛋一点反应也没有。

  六顺用力掐狗蛋的人中,没反应。

  女记者着急地问:“是不是需要人工呼吸?”

  六顺抬起头问:“什么叫人工呼吸?”

  女记者结结巴巴地说:“就是……就是……哎呀!一两句话哪里能说清楚?”

  男记者从摄影包里拿出一条毛巾,快步走过来,把毛巾盖在狗蛋的嘴上,对着六顺说:“快!吸一口气,给他吹进去!”

  六顺将信将疑,看着男记者。

  男记者还在催促:“快!快!”

  六顺下了决心,他仰天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对着狗蛋的嘴用力吹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