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傻女要逆天吗
凌如隐2019-07-25 16:202,223

  霍氏畅然疏了一口气,冷蔑地看了一眼苏槿夕,心情忽然特别好。

  傻子和太子的婚约解除要嫁给幽王了,那么她的女儿苏仙惠想当太子妃,就更有戏了。

  苏仙惠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脸上笑的飞花乱坠。

  “来呀,将七姑娘请下去,好生伺候着,可别怠慢了未来的幽王妃。只要七姑娘安生待嫁,往事母亲我既往不咎。”

  霍氏瞧着苏槿夕,虽然嘴上客气,但是话语中的威胁之意却一点都不少。

  之前扣着苏槿夕的几个大力家丁领了命,就要将苏槿夕“请”回房去。

  却没想到苏槿夕忽然扬声道:“谁说往事可以既往不咎?事情还没完呢!霍瑜的尸体还躺在里面,母亲怎能如此草草了事?”

  霍氏微眯着双眼,危险地看着苏槿夕。

  此刻苏槿夕的心情也十分好。

  圣旨宣读完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再次翻身的机会来了,这也是除了能离开苏家之外,她接下圣旨的另一重原因。

  苏槿夕笑着走到霍氏的身边,以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道:“我可是要嫁给幽王的人。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不能嫁了,母亲您说,为了苏家和天家的颜面,陛下会将谁嫁给幽王?”

  没了新娘子,幽王必定震怒,为了平息幽王愤怒,很有可能用比苏槿夕优秀百倍的苏仙惠来做补偿。

  苏仙惠是要嫁给太子,做未来太子妃,甚至做将来一国之母的人。怎么可以嫁给幽王那个恶魔?

  霍氏没有了方才的一点温和,咬牙切齿:“苏槿夕,你想做什么?”

  苏槿夕看猴戏一样轻蔑地看了一眼霍氏,转身往厅堂内走:“让死人说话,让真正的凶手无处逃遁,让真相被撕裂在光明之下!”

  霍氏看着苏槿夕那及其嚣张的背影,内心一声声的直骂小贱人,恨不得立刻掐死苏槿夕。

  但她不能。

  苏槿夕死了,她的仙儿就要代替苏槿夕嫁到幽王府去。

  这绝对不能!

  苏槿夕她这是要做什么?

  是傻女要逆天的节奏吗?

  众人落座,有的还没有从苏槿夕要嫁给幽王的事情上回过神来;有的忌惮霍氏的身份不敢出声;有的甚至就是在看好戏,根本没想牵涉其中。

  反正不管怎样,此时这场戏的主角依然是苏槿夕、霍氏、苏仲、苏仙惠,及躺在地上的霍瑜。

  苏仙惠隐隐感觉到不安:“苏槿夕,你想做什么?”

  苏槿夕浅浅地笑着,没有理会苏仙惠。

  走到霍瑜的尸体旁边,掀开盖在霍瑜身上的白练,从霍瑜的鞋底扣下一些粘黏的草,放在绢子里给众人看。

  “大家看清楚了,这些是从霍瑜的鞋底扣下来的,是五珠草,这种草最喜欢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适合这种草生长的环境阖府上下就只有我的院子赏荷院,霍瑜也确实是从我赏荷院的荷花池打捞上来的。”

  “傻姑娘,你这是要说明什么?说来说去,霍公子的死不还是和你脱不了干系?”

  孙姨娘冷笑一声,带着十足的讽刺味道。

  苏槿夕没将孙姨娘这种趋炎附势的人放在眼里,压根就不鸟她。

  笑着在给众人看完手上的东西之后,退下自己的鞋子,递给一旁的婆子张妈。

  “给大伙瞧瞧。”

  张妈虽是霍氏身边的人,但此时已经不敢怠慢苏槿夕,将苏槿夕的鞋子翻成底朝天,一一拿给众人看。

  “大家可看清楚了?我的鞋底干干净净,并没有粘黏上霍瑜鞋底那样的泥泽,更没有五珠草。大姐姐说霍瑜是被我推下荷花池淹死的,试问不接近荷花池,我是怎么将他推下去的?恩?大姐姐,你教教我!”

  苏槿夕十分强势地看着苏仙惠。

  面对苏槿夕犀利的审视和步步逼问,苏仙惠的内心只发憷。

  半晌忽然抬起胸脯,理直气壮道:“你逼着我做什么?又不是我看见你推了霍表哥,是你院子里伺候的青梅亲眼瞧见你推霍表哥下水,来告诉我的。”

  苏槿夕嘴角冷冷一笑,也不召青梅来:“我院子里的青梅既然瞧见了,不报于母亲和父亲知道,为何偏偏就去找你了?这可真是……好生奇怪!”

  眼线和背叛这种东西,在深宅内院中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众人心知肚明,但在此时这种情况下也不好直接说明,都默不作声。

  但霍氏似乎在其中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目光复杂地看向了苏仙惠。

  苏仙惠感觉到自己母亲的目光,原本就心虚的她更加不安,却极力掩饰的很好,不露声色地转眸看向了孙姨娘。

  孙姨娘会意,转移了霍氏和众人的注意力,对苏槿夕:

  “傻姑娘,就算证明了你的鞋底没有荷花池边的泥泽和五珠草,又能怎样?人是死在你的院子里的,你还是脱不了干系。你一日脱不了干系,一日就是疑凶。”

  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孙姨娘急什么?我说过,要让真相撕裂在光明之下,就定不会让真凶逍遥自在,槿夕这就将真正的凶手揪出来!”

  苏槿夕说完,眼神一一从在座每一位的脚上掠过。

  众人被她审视着鞋子,身怕下一秒就被揪出去说是凶手,有不安,有胆怯。不过也有没做亏心事一样,十分坦荡的,比如苏梦瑶。

  苏槿夕都还没有往苏梦瑶的脚上看,苏梦瑶就坦坦荡荡的脱下鞋子,地儿朝天的给众人看,鞋底干干净净,连多余的灰尘都没有沾染上。

  苏槿夕越发觉得苏梦瑶此人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精。

  不过她断定霍瑜这件事情和苏梦瑶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样拙劣的手段,不是苏梦瑶这等高层次的人做出来的手笔。

  其实苏槿夕也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她只能凭着自己曾经在21世纪学到的经验去判断。

  她的眼神看过孙姨娘的脚,孙姨娘冷哼一声,扭开了头,眼里是不屑,并没有不安或者胆怯。

  霍氏是愤怒。

  苏仙惠虽没有和苏梦瑶一样脱下鞋子,却是一片坦然。

  其余人神色各异。

  苏槿夕不仅看,并且用手指一一指过,最后忽然停在一个人的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