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陌生人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52,809

  第二章:陌生人

  作者:青驹破夜色

  “这一切,你都没有任何印象吗?”

  胡医生的声音,依然很低,带着一丝沉重。

  王纪元苦笑着摇头。

  “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胡医生突然问道。

  王纪元一愣,他的目光变的涣散,充满了茫然。

  “我……我……的名字……”

  “果然是这样。”

  胡医生喃喃地说。他取过一张X光图,对着灯光说道。

  “你的大脑在撞击中,没有任何损伤,但是现实情形,并不乐观。很明显,你出现了失忆情况。很遗憾,我们目前也无法判断,这种失忆是短期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

  他顿了顿,接着说。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从我接触病人的经验来看,在大脑没有损伤的情况下,短期暂时性失忆的情况,占大多数。你不要着急,慢慢恢复,很快就会想起来的。”

  他拍拍了王纪元的肩膀,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这么大的交通意外中,你没有体外伤,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你先住院观察,慢慢来吧,王先生……”

  王纪元的眼睛一亮。

  “王先生?我姓王?”

  胡医生叹了一口,递过来一张A4纸。

  “这是你朋友帮你填写的,你看看,也许对恢复记忆有帮助。”

  王纪元接过来,这是一张XX医院的入院登记表。在病人姓名一栏,落笔工整地写着:王纪元。

  “王纪元……王纪元……”

  他低低地重复着这个名字,感觉脑袋更加混乱了。下面其他信息被填写的很简单:年龄30岁,血型不明,入院原因是车祸。

  “是这个人送我来医院的?”

  王纪元问。

  胡医生点点头。

  “他和肇事司机一起,把你送来的。”

  “我想见见他……”

  “没问题,他们俩就在手术室门外。”

  胡医生对身边一个护士说道。

  “你去把两位请进来,同时去给王先生办理住院手续……”

  “太好了,菩萨保佑……太好了,你没事就好了……”

  走进病房,这个肤色黝黑中年汉子的浑身都颤抖,他的嘴巴哆哆嗦嗦,更加显得语无伦次。

  “你是?”

  王纪元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个中年汉子大概40多岁,身体结实,面相看上去很忠厚。

  中年汉子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吓了王纪元一大跳。

  “我叫刘忠实,对不起,是我撞了你,我不是故意的,菩萨保佑,你没事就好了……太好了……我的老婆孩子有救了……”

  王纪元的头又开始疼了,中年汉子话里的信息量明显有些大,让他反应不过来。他忙说道。

  “别这样,你起来,你坐下说……”

  刘师傅颤巍巍地站起来,坐在床边,王纪元甚至看见他的眼角挂着泪水。

  “我的身体不要紧,你不要自责,你说的老婆孩子得救了是什么意思?”

  他放慢了语速,显然是怕再次惊吓到这个已经心惊胆战的人。

  刘师傅这才意识到自己语失,他不好意思地说。

  “我是太高兴了……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没事,不用……不用追究我,我的银行贷款……就可以按时还了……”

  王纪元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你放心,刘……刘师傅,我不追究你的责任。”

  他顿了顿,苦笑道。

  “我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谈什么追究呢……”

  刘师傅顿时又紧张起来。

  “你……你失忆了?”

  王纪元点点头,岔开了话题,他不想为难这个老实的中年汉子。

  “刘师傅,我想请你告诉我,你的车是怎么撞上我的?”

  刘师傅难为情地搓着手,涨红了脸。

  “那个……连续几天都在下雨,好几天没拉货了,我就想开个夜车,跑一趟邯城……”

  他明显是个不善言谈的人,说起话来有些拖沓。王纪元没有打断他,而是耐心地听他讲。

  “我刚开上199国道,雨还是很大,好在路上没有车。然后……然后前面好像出现了一团雾,模模糊糊的,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就没在意,谁知道……谁知道……你直接就从雾气中突然蹿出来了,我根本来不及刹车……”

  暴雨,雾气,王纪元再次试着理清头绪,却依然无果。他接着问。

  “对了,怎么只有你自己?我的那个……朋友呢……”

  “哦,他走了……”

  “什么?!走了?!”

  王纪元大惊。

  刘师傅的身子又开始瑟瑟发抖,经历大悲大喜之后,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只惊弓之鸟。他哆嗦地掏出一个信封,递给王纪元,怯怯地说。

  “他让我……把这个信封交给你……”

  王纪元打开信封。里面是一沓花花绿绿的现金,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纸条。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现金让他感到有些陌生,仿佛是许久未曾见过的东西,但它们是那么新,看上去有些不真实。他去看那张银行卡。卡背签名处写着:王纪元 206029,这应该是他的名字和密码。他接着看那张纸条,字迹很工整,明显和那张登记表上的字,出自一个人的手笔。纸条上简短地写着四个字:小心生活。

  王纪元有些茫然地盯着这四个字,心里涌起无数问号。小心生活?这不是病句吗?一般情况下,人们会说:好好生活,或者努力生活之类的话。小心生活?是笔误吗?还是说……小心翼翼地生活呢?想着想着,脑袋再次疼起来。王纪元决定暂时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他接着问刘师傅。

  “他走之前说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说,就说让我把信封给你……”

  “那他有没有说过,他叫什么名字?”

  “他的名字……对了,我想起来了,他说他叫王元纪……”

  王纪元愣住了。自己的名字是王纪元,而他的名字是王元纪。真的有这么巧?

  “你是怎么遇到他的?”

  “当时撞了你,把我吓坏了,我赶快下车去看……”

  刘师傅回忆着。

  “然后他就出现了,说是你朋友,帮着我把你送到了医院,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

  “他什么样子?身高、年龄、相貌……”

  “个子挺高的,年龄嘛,和你应该差不多,相貌……相貌实在是记不清了,当时你身上全是血,我……我太紧张了……”

  刘师傅走了,他有些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虽然王纪元再三告诉他,自己并不会追究他的责任,看得出,他却依然心里没底。善良的人,往往心理承受力较弱。王纪元感慨地想着,躺在病床上,陷入了沉思。

  他耳朵依然像个巨大的音频接收器,无数细小的声浪,就像潮水一样,涌向他。奇怪的是,他竟然慢慢地适应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处理器,可以随时将这些声音加以利用或屏蔽。

  到目前为止,事情的大概已经基本明确,王纪元却依然没有一丝印象。记忆貌似和他开始玩起了捉迷藏,任凭他如何梳理、搜寻,依然抓不住任何马脚。他想起了王元纪,这个神秘的朋友,在将他送往医院后,又不辞而别。想着想着,他突然感觉有点搞笑。没错,王纪元在想着王元纪,这简直,快成绕口令了。

  从他留下的信封来看,这不辞而别,显然是有明确目的性的。像是在善后,或者是有意回避和他的见面……王纪元涌起了一股孤独感,带着丝丝诡异。自己虽然身体无碍,但失忆却让他变成了一个瞎子,在一群眼睛明亮的人中,跌跌撞撞地行走。他完全看不见他们,他们却能窥视到他的一举一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