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小心生活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52,727

  第四章:小心生活

  作者:青驹破夜色

  身体变得很轻,仿佛失去了重量。王纪元感觉自己像一颗尘埃,漂浮在空中,那感觉很奇妙。他睁大眼睛,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他目前所在的高度,与地面成四十五度角,就像一台高悬的摄像机。

  那是一张很长的桌子,形状并不是规则的长方形,而是显得很另类和不规则。王纪元并不能判断它是什么材质,它的表面闪动着金属色泽,像是某种合金,却又在缓慢地流淌,就像湖泊。

  桌子后面,端坐着五个人,三女两男。他们的头发、肤色均不相同,相貌都很英俊,却面无表情,在视觉上形成了强烈地反差。他们身穿相同的银灰色服装,看起来像是某种制服,但每个人的款式都略有些不同。比如,那个健壮的黑人,他的制服更像是盔甲,显得很坚固;而另一个金发的女人,她的制服下摆则偏向晚礼服,透出优雅的气质。王纪元同样无法确定这些衣服的材质,它们看起来很柔软服帖,就像压缩衣一样,紧紧地包裹着躯体。在领口处,却无比怪异地形成了一枚枚凸起的尖刺,好像在限制着头部的转动。

  在长桌对面,孤零零地坐着一个人。他的座位离长桌很远,显得很孤单。他的穿着也明显不同,他穿着一套黑色,类似于军装的套装,坐姿端正,双膝合拢,腰杆挺得笔直。一个同样是黑色的,造型怪异的头盔,被端正的摆放在他腿上。王纪元看不清他的脸,他试着在空中变化角度,却始终只能看到他的椅背。

  “士官长MA029,我需要向你再次确认,你是否自愿参加元年计划?”

  长桌后,一个黑色短发的女人问道。她的面容精致,从脸部轮廓判断,明显是亚洲血统。

  “是的!我自愿参加!”

  一个掷地有声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那声音充满自信和坚决,让王纪元感到耳熟,却想不起是谁。

  长桌后的五个人,开始了窃窃私语。王纪元看到,虽然明显是在讨论着什么,他们的表情依然没有起伏。那张桌子却发生了变化,如同乱码一般的数据,开始以桌子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形投射器,就像一颗夺目地小行星,并不断变化闪烁着。几分钟后,那个健壮的黑人,终于开口。

  “士官长MA029,身体评估S,战略评估S,感染抗体评估S,意志力评估A,批准进入元年计划……”

  “我不同意!”

  随着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画面一下子就黑了。王纪元的眼前一片黑暗,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任何东西。那女声很激动,甚至带着哭腔,让人瞬间就感染了她的情绪。

  “我会回来的,等着我……”

  这个熟悉的男声,让王纪元想到了刚才那个被叫做士官长MA029的男人。

  “你回不来的,从来没有人回来过,你还不明白吗?”

  那女声依然很激动,王纪元甚至听到了她呼吸急促的胸口起伏声。

  “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计划!笨蛋!即便你回来了,你还是原来的你吗?”

  士官长MA029没有再说话,他在那个女声的哭泣中,沉默着……

  眼前渐渐亮了起来,王纪元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景色。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悬浮于空中的高架轨道,巨大的如同飞碟形状的飞行器停靠在云层里,整齐又干净且被赋予各种不同颜色的街道……王纪元被眼前这座,充满未来感的城市惊呆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竟然涌起了浓浓的亲切感。这感觉,就像回家。

  他好奇地注视着这座城,他的身体又变成了一粒尘埃,像风一样自由地穿梭。很快,王纪元的兴奋消失了,世界仿佛瞬间灰暗下来。是的,这座繁华的城市中,没有一个人……

  “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胡医生走进来,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他的身后跟着那个,昨天送来果篮的小护士。她重新穿上了护士装,时不时羞涩地看王纪元一眼。

  “身体恢复的不错吧?”

  胡医生说着,别有意味地瞥了一眼小护士。

  王纪元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他依然在回味着昨夜的梦。

  “胡医生,我是什么血型?”

  他有些突兀地问道。

  “血型……唔……你是O型血……”

  胡医生对这个问题,显然没有防备。

  “O型……”

  王纪元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王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听那个撞了我的刘师傅说,我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全身都是血,是吗?”

  胡医生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这个问题,问到了某个点子上。他顿了顿,才说道。

  “的确如此,最初我们认为,是车祸造成的骨折,或伤口出血,但是在对你全身扫描后,并没有发现伤口,这一度让我们感觉很奇怪。”

  “由于这种疑惑,我们对你抽血化验,化验结果显示,你是O型血。而对你当时的衣物上的,残存血迹进行提取后,却无法化验出血型……”

  “无法化验出血型?”

  王纪元有些不理解。

  “是的。”

  胡医生点点头。

  “你衣服上残存的血,不,应该是说类血液体,经过我们的化验,并非是血迹,而是……而是一种染料,一种红色的染料……”

  王纪元张大了嘴巴,胡医生的话让他感到匪夷所思。出事后,自己身上竟然沾满了红色染料,这太让人迷惑了。

  胡医生打了个哈哈。

  “我们也很奇怪,但仔细一想,也是有这种可能的。有可能是肇事车辆上的喷漆,或者说是路面上的某种涂料。那天下着暴雨,某些路边广告牌上的染料被冲刷下来,也是个合理的解释……”

  他看着王纪元的眼睛,恢复了一个医生应有的神态,真诚地说道。

  “王先生,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的身体并无大碍,这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

  王纪元茫然地点了点头,沉默了。比起这些红色的染料,他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五迷三道的大染缸中,五颜六色,南北莫辩。就在半小时之前,他用一把水果刀,割破了指肚。鲜血涌出来,他用手指按住伤口,十分钟后,伤口便消失了,在表皮上,甚至无法分辨出曾经受伤过。

  这个时代的血型分辨,早已不需要人工确认。所有待辨认的血液,都被采集到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全透明采血盒中。盒子的正面带有显示屏幕,只需要几分钟,它便会自动分析出血型种类。

  王纪元和胡医生并不知道,当王纪元血液被抽取放入采血盒后,它的正面屏幕,貌似受到了某种干扰或辐射,显示出一大串凌乱的乱码。几分钟后,显示屏幕才渐渐恢复正常,上面的字母,从A、B、O、AB几个血型中不断变化,最终显示了O型……

  下午,刘师傅来看他,提来了看起来并不高档,却满满一堆的营养品。王纪元拒绝了,他对刘师傅说,自己很好,用不上这些东西。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眼窝中再次泛起了泪花,也再一次让王纪元感触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恢复了平静。王纪元,却一直戒备着。他的脑袋很空,有团团的迷雾殷饶在心中,剪不断理还乱。他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着这个城市,它无比真实,又充满陌生。一种被称为孤独的情绪,渐渐蔓延开来。他说不上这是为什么,他有些想家,而他的家,在哪里呢?王纪元,完全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