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血牢笼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53,654

  第十六章:血牢笼

  作者:青驹破夜色

  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随着林伟的继续讲述,他的目光重新迷离起来。

  年蛇虽然再次沉睡,却在梦中异动的频繁起来。而作为四大家族唯一仅存硕果的林氏,却像背负了一个恶毒诅咒一般。林伟和他同龄的堂兄弟姐妹们陆续结婚,除了林伟生下一女林培之外,其他竟无一人可再孕育子嗣。刚刚从大乱中恢复的林氏家族,再次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仿佛是不再循规蹈矩的新一代年轻人,最终触怒了古神,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一次次地发生在眼前,不断挑战着林家人的神经。

  以处子之血禁锢年蛇的传统,必须延续下去。在林逸母子音信全无的情况下,这个沉重的使命,便史无前例地落在了林伟之女林培身上。古神曾告诫林氏先祖,仅仅用一个人的处子之血禁锢年蛇,是极不稳定的,且需求的血量巨大。果然,林培自幼年开始,便大量地向地下那个,囚禁年蛇的血牢笼中输血,最频繁的时候,甚至达到了一周两三次。即便如此,那只沉睡中的年蛇依然极不安分,在梦中蠢蠢欲动。

  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的身形,和面无血色的脸,林伟心急如焚,却完全无能为力。他不断地加派人手,去寻找林宗。这个长兄遗腹的侄儿,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日子一天天过去,林培在虚弱中长大,终于有一天,一个新开户的手机卡,被林伟庞大的线人搜索团找到了。开户用户的姓名,赫然写着:林宗。

  林伟望向我,脸上的兴奋重新聚拢。

  “宗儿,你还记得几天前你刚来时,我将你绑在床上吗?”

  我点点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林培,眼睛有点湿润。林培那对漂亮的大眼睛,正在定定地望着我。四目相对,我和她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咳咳……”

  林伟尴尬地咳嗦了一声。我听得出来,这声不自然的咳嗦中,包含了太多东西,复杂到无法用言语表达。

  他接着说,语气中再次透出难以言喻的兴奋。

  “我们抽取了你的血……”

  “结果呢?”

  我有些紧张,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林伟说道,他的眉毛已经上扬。

  “我们保守起见,仅仅抽取了你的一滴血用于实验。没想到啊……就是这一滴血,竟然让不断在梦中异动的年蛇,足足沉睡了三天,不,它到现在依然在沉睡……”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好像有存积了多年的委屈,终于释放了出来,仿佛得到了赦免,又像是救赎。林伟和林培走上来,紧紧拥抱住了我,我的肩头也被那个白发的老刘紧紧搂住。我感觉后背、手腕、前胸都是湿湿的,这种感觉无比奇妙,这种感觉,叫做家。

  许久,我擦干眼泪。

  “我要去看看它……”

  林伟咬着嘴唇,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座像欧式城堡的建筑,它的地下室,面积肯定不小。但当我乘坐电梯到达最底层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小的硕大空间中,无数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看似研究人员模样的人,正在工作着。无数张巨型屏幕上,跳动着一串串看起来复杂的数据,各种奇形怪状的仪器、电脑和类似冰箱的东西,正发出呼呼的运行声。

  “早在一百多年前,我们就开始了对年蛇的研究。”

  林伟说道。

  “我们一直想,从现代科学的角度,分析出这种上古生物存在的依据和构造……”

  “有什么结果吗?”

  我问道。

  林伟耸了耸肩。

  “不能说一无所获,但这个结果,等于没有任何结果……”

  我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林伟笑了笑,仿佛自己也感觉这个回答有些晦涩。他挥了挥手,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研究人员,便递上来一个造型怪异的遥控器。林伟将遥控器指向整个大厅中最大的那张显示屏,一个类似于岩石的长条状物的动态图片,便出现在显示屏上。

  我仔细观察着这张图,它呈现出一种不同于常规黑色的黑,仿佛在黑色染料中,参杂了灰色和白色。在这些尺寸巨大的灰白黑色中间,有一个发光的小点。仔细看去,它的光波呈现辐射状,就像电风扇的叶片,缓慢的逆时针摆动着,发出淡淡的光,就像一颗在黑暗中,波光流淌的宝石。

  “这是……”

  林伟点点头。

  “这就是年蛇内部构造扫描图。”

  看着神色茫然的我,林伟苦笑。

  “现在你可以明白,为什么我说,得到的结果等于没有任何结果了。”

  “这个活生生的上古年蛇,它根本不属于生物,至少它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生物。”

  他感叹道。

  “诞生于天地之初的妖兽,它的存在本身就不是人类那些沧海一粟的知识可以解释的。能解释它的,可能只有古神。”

  他指着显示屏幕上,那个如同宝石般闪烁的光点。

  “这是什么?”

  我好奇地问。

  林伟的声音低沉。

  “经过我们上千次的推测和研究,那很可能……是另一个空间……”

  我的嘴巴,再次张大了。

  “我们也怀疑过,为什么年蛇不仅仅吞吃活物,甚至可以吞噬山川河流?答案就是这个。它的身体就像一个宇宙黑洞,或者说,可能是两个平行或非平行空间的连接点……”

  “先祖们,难道没有向古神问过年蛇的由来吗?”

  我岔开了话题。说真的,对于什么平行空间,我并没有丝毫的认识。这种听起来很高科技的名词,对我来说,除了头大,还是头大。

  “当然问过。”

  林伟说道。

  “可惜,虽然我们自称神之子,但在理解能力和对宇宙的认知上,完全达不到古神的层面。古神曾经试着向先祖们解释年蛇的由来,先祖们却不能明白其意。历经几千年,我们终于能模糊地知道,这只不死不灭的怪物,它的创造者,应该是同时创造了古神的人……”

  “古神也是被创造出来的?”

  身边的林培捂住了嘴巴。她脸上的表情和我一样,充满了不敢相信。

  “对于浩瀚的宇宙来说,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又何止仅是这一件呢?”

  林伟幽幽地说,口气中,充满了敬畏地味道。他转向我,指着前方的升降梯。

  “走吧,宗儿,它,就在下面。”

  这个全封闭的升降梯看上去很坚固,内部宽敞,灯光明亮。随着不断地下降,我心头的紧张却越来越重。虽然在梦境中,我多次见过那只年蛇,但当我真真正正地靠近真实的它时,那种敬畏感和恐惧,还是一起从心底翻涌起来,让我感觉喘不上气。身旁的林培,显然是发现了我的异样,她握住了我的手。她的小手,一样冰凉。

  升降梯的大门,缓缓打开。一副硕大的画像,映入了我的眼帘,我的视线,一下子模糊起来。画像上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身材高大、结实,手持巨剑,身穿金黄色铠甲。不羁的黑色长发,被随意地甩在身后,更显得英姿勃发。画像下,香炉中的烟雾正在徐徐上升,哀伤似乎弥漫在空气里。香炉的上方,立着一块灵位牌:天嫉英才,长兄林威。

  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男人,是父亲。我不由自主地跪下去,泪如雨下。我听到了老刘的叹息,林培的抽泣。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移动,一切是那么安静,只剩下那些,蔓延在空气中的哀思,无边地飞舞着……

  一道又一道的厚重钢板门,依次被打开。隔着厚实的防弹玻璃,我终于看到了那只年蛇和禁锢它的血牢笼。这只不死不灭的上古妖兽,和我梦中没有丝毫分别,它硕大的身躯成长条状,就像是一只肥胖的蛇。黝黑的躯体,就像是用无数黑灰色的岩石堆砌而成,泛着冰冷的死亡气息。一张巨大的圆形嘴巴,突兀地生长在它的头上,一圈又一圈的尖牙,盘绕在嘴中,正不停地起伏着。它没有眼睛,貌似正在沉睡,又仿佛是在狡猾地偷窥着我们。

  那个禁锢它的血牢笼,从形状看上去,就像一口井。不同的是,在这口硕大的井壁上,遍布了一圈圈精巧的凹槽,就像一枚螺帽。仔细看上去,这些密密麻麻的凹槽中,正时不时地透出一股殷红,仿佛有无数的鲜血,正在其中快速流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这只年蛇团团围住。一根极细的透明软管,从井壁最上端延伸出来,穿过了厚重的防弹玻璃,伸到了牢笼外部。很明显,这便是用来定时输血的装置。

  我的脸贴在玻璃上,出神地望着这只沉睡的年蛇,在心中暗暗做了决定:我将倾尽生命,终生禁锢着这个怪物。为了我的父母、外婆,当然,还有林培和整个世界。

  这怪物嘴中的尖牙,依然还在起伏,就像梦呓一般。那些圈圈叠叠的丑陋牙齿,仿佛有某种魔力,能让人陷入一个迷离的陷阱。我觉得不对劲儿了,它的牙齿一起一伏,那不像是在梦呓,反而像是正在说着什么。

  我双眼紧紧地盯着那张圆形的嘴巴,努力分辨着它说的话。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冷汗,密密麻麻地从背后冒了出来,就像是出疹子。我惊恐地回过头,看到了林伟、林培和老刘那三张疑惑的脸。我的声音在颤抖,听起来仿佛一只被放了气的破皮球。

  “时间到了……”

  “什么?”

  林伟迷惑不解地问道。

  我抖的更加厉害。

  “它说:时间到了……”

  无边的恐惧,就像潮水将我包围。脑袋里的一根根神经,仿佛啪的一下,齐齐断了。

  所有人的脸,都暗了下去,包括那只年蛇,和禁锢它的血牢笼。就像一道闪电划破天际,一切又变得明亮起来。我歇斯底里地呼喊着,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我,是如此恐惧光明,只想钻入黑暗之中。我感觉自己向上浮,就像一具溺死多年的腐烂尸体,终于浮上了水面,暴晒于阳光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