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世界大不同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53,131

  第十二章:世界大不同

  作者:青驹破夜色

  我已经不准备跑了。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我没有跑的理由。在确定了这帮古怪的人,并没有绑架我劫财劫色的目的后,我甚至有点期待。虽然他们的来头和所谓的我的身世,听上去很扯,但我本身就是个孤儿且一无所有,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而心中最多的,是好奇。我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叔叔,若真跟我没有半点关联,又如何知道我从小一直做的梦?那只被称为年的怪物,又究竟是什么来头?他说自己被我父亲打了一拳,我的父亲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这个堂妹,却一点儿也不友好。面对我的种种疑问,她从不回答,我真怀疑她其实是个哑巴。她看向我的目光中,包含着复杂的情绪,有不屑有冷漠还有那么一丝同情。这种目光让我莫名其妙,但不得不承认,在她身上有一种另类的气质,那种将忧愁融化在眼中的感觉,反而增添了她的魅力。

  丰盛的午餐,简直看得我眼花缭乱。这张欧式风格的长餐桌上,被玲琅满目的菜式堆满,光是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虽然大部分我都叫不出名字。我感觉自己饿疯了,开始大快朵颐。林培坐在我的对面,撕开一片金黄色的面包,泡进浓汤中。她的动作极为优雅,纤纤的十指,分外好看。

  我用叉子艰难地插起一块水果,放进嘴里,甜甜的汁液就一下子涌了出来。它的形状很奇怪,很明显是已经被人分割开来,变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紫红色,带着同样紫红色的触须。我从未见过这种水果,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不是一种水果,但它看上去,很美味。

  “噗……”

  坐在对面,刚才还优雅十足的林培,一口汤喷了出来,接着就是笑的前仰后合。我手拿着叉子,僵在那里,事情变化太突然,让我来不及反应。第一时间里,我只能想到,她并不是哑巴。

  林培用手捂着肚子,依然上气不接下气,仿佛被人点中了笑穴。

  “那是火龙果……外面是皮,不能吃……哈哈……”

  是哪个诗人说的来着?我的心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此刻我的心中,却一半是尴尬一半是愤怒。林培并不理会我,她用叉子叉起一块这种叫做什么火龙果的东西,轻巧地一扯,那同样紫红色的,带着触须的果皮便脱落下来。她将叉着果肉的叉子递给我,揶揄道。

  “给你,农叉子……”

  说罢,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我心中那一半的愤怒,瞬间就消失了。作孽啊!我在心里暗骂,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呢?嗯?!天杀的!这么漂亮的姑娘,又怎么非是我近亲堂妹呢?我去啊!

  一顿饭的功夫,我和林培的距离,正在慢慢拉进。也许是年轻人,总会有些共同话题。林培主动提出,要带我去花园散步。

  家里有花园?有钱人啊……我心中暗想,当我步入这个花园时,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首先是面积,这个花园的面积,绝对不会小于一个标准的足球场。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花草,让人目不暇接,太空蔚蓝,鸟语花香。虽然我并不懂花草,但即便是外行也能看出,这些花草绝对经过了精心呵护和修剪,它们不但错落有致,放眼望去,还显示出极强的层次感。

  花园中央,一个硕大的白色美人鱼雕像,正在喷水,淡淡的水雾弥漫在空气中,就像细雨迷蒙,让整个花园看起来如诗如画。

  其次是高度,直到我走到花园边缘,才赫然发现,这里竟然是在高空!远处的楼群和建筑物尽收眼底,这个花园的高度,至少是在10层以上!

  足球场面积小大的私人空中花园,这是什么级别的土豪才能拥有的?我问林培。

  “嗯,成本大概20个亿左右吧……”

  林培淡淡地说道,语气波澜不惊,甚至带着一丝懒散。

  “20个亿?!!!!”

  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起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什么叫吓尿了?应该就是这个感觉。那张银行卡依然在我裤兜中,里面有刚刚存入的100万,不,税后是80万。它曾一度是我的担心和底气,此刻,我却感觉它是那么单薄,那么渺小。

  “你……你们家是……是干什么的?”

  我结结巴巴地问。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林培本来就修长高挑的个子,在我眼中更加高大了一些。

  “你听说过山海矿业吗?”

  她问道。

  我点点头。其实,我对这个山海矿业并不了解,但貌似隐约在报纸上看到过,应该是一家跨国规模,开采贵金属的矿业公司。

  “那是我们旗下上市子公司之一,像这种规模的子公司,还有30多个……”

  林培的语气依然淡淡的,就像是说一件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两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正被怒放的鲜花吸引,围着花儿们打转。很快,蝴蝶便发现了花丛中,那远比花儿们娇艳的林培,它们改变了方向,开始围着她打转起来。林培的心情貌似很不错,她伸出手掌,去逗蝴蝶,嘴角上扬出优美的弧线,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光彩照人。

  突然,她开始了剧烈的咳嗦,就像被人打了当头一棍,身子一歪,险些摔倒。我快步上前,扶住了她。她的身子是那么轻,柔弱无骨,就像一片羽毛。林培倒在我怀中,依然咳得厉害,我拍打着她的后背,许久,她抬起头,我惊讶的发现,那双动人心魄的双眸之中,竟然满是泪水。她的声音很轻,很疲倦。

  “宗哥哥,有时候我好羡慕蝴蝶,它们可以去任何地方,虽然生命短暂,却可以自由地活着……”

  我有些感动,也有些不自然,这是林培第一次叫我哥哥。说实话,我对着这种富家小姐的粉饰太平和无病呻吟的文艺范儿,甚至有些嗤之以鼻。但望着林培那被泪水充盈的眼睛,我却涌起了深深地同情。也许,国王自然有他的烦恼,即便是他高高在上;乞丐同样有他的幸福,即便这种幸福在一般人眼中,不值一提。

  日子就这样过去,对我而言,每一天都在大开眼界。从简单的食物,到整个类似于欧洲城堡般的房屋建筑,再到高达五层图书馆,以及车库中让人目不暇接的豪华跑车,我的世界,就像打开了一道全新的门,在我自叹不如之时,亦是惊讶于人生之大不同,竟可以如此。

  “这……这怎么解不开了?”

  我站在镜子面前打领带,看来红领巾的系法果然不行。看着镜子中呲牙咧嘴的我,林培再次笑出声来。她拉开衣帽间的小抽屉,转眼间,手上便多了一把寒光闪闪地剪刀。她将剪刀抵住我的脖子,这个动作,让我瞬间紧张起来。

  随着“咔嚓”一声,脖子上的领带被齐齐剪断,我顿时轻松了不少。

  “你系成死结了,笨蛋……”

  她随手将报废的领带扔进垃圾桶,又从衣架中抽出一条黄色暗纹的,真丝的光泽,就在她纤纤十指间流淌。她用领带圈住我的脖子,吐气如兰,让我瞬间有些意乱情迷。

  “黑套装黑衬衣,再配黑领带,你还真是老土……”

  “哎……”

  望着面前超过100平方的衣帽间,我心中不由地感叹,那双苹果的山寨篮球鞋,恐怕要跟我永远说再见了。几十种颜色的西服套装和运动休闲装,被整齐地摆放在大小相同的,暗红色实木衣橱里。就说西装,即便是颜色相同,在袖口、领口和走线、材质的设计方面,也各有不同,这些数不清的小细节,透出一股股浓郁的贵族甚至是土豪的气息:不惜成本地追求极致。

  每件衣服都是那么合身,简直就像是为我度身定做的一样。这次我猜的没错,林培指着每件衣服的标签上,那意大利设计师的签名和制作日期对我点头。我惊讶于富豪阶层的裁缝办事效率,仅仅三天时间,就完成了如此规模的成衣定做。更夸张的是,并没有人给我测量身材数据!林培对于这个问题,更是有些嗤之以鼻。她告诉我,顶级设计师,仅仅用眼睛观察,就可以确定你全身所有的尺寸,这更是让我感到了匪夷所思。算了,这些日子,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少吗?

  看着巨大落地镜中的我,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此刻的我,貌似和几天前完全不同了。更让我感到奇妙的是,自己的表情,竟然透出一种自信十足的神采,这就是所谓高富帅的优越感吗?林培满意地点着头,貌似我是她的一件手工作品。

  “我带你去见父亲……”

  她幽幽地说,再次调皮地冲我做了一个鬼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