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周梅森著2018-09-06 13:362,112

  一时间,悲壮感油然而生。贺家国真想对李东方说:李书记,这一回,我贺家国就陪你押上身家性命了!

  然而,让李东方和赵启功万万没想到的是,腐败分子们干起腐败事业来也前赴后继。既不怕杀头,也不怕坐牢。就在清查市投资公司前任班子严重经济犯罪问题的时候,田壮达的黑手已经伸了出来,而且干得比他前任更加疯狂,也更有效率。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把老婆、孩子和情人全悄悄移民国外了。待得有关部门发现情况不对,着手进行调查时,田壮达就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了。

  和田壮达一起消失的,还有下属香港公司的近三亿元港币。直到2000年2月25日,才从泰国引渡回国。

  赵启功切齿怒道:“这个政治流氓可把我们害苦喽!3亿港币呀,他就敢给你席卷一空!听说他在马来西亚10天就花了18万!我看真该毙这混蛋十次八次了!”

  李东方叹息道:“老领导,田壮达这一落网,我估计又要牵扯不少干部呀。”

  赵启功情绪一下子变得很坏:“是呀,是呀,扯扯连连还不又是一大串!”

  李东方没就这个问题深谈下去,又说,“还有国际工业园的污染问题,也真让我头痛,就因为是当年明仁书记抓起来的政绩工程,如今谁都不敢碰。要按我的想法,真不如早点关掉,也少给我惹麻烦。”

  赵启功忙阻止说:“哎,哎,东方,这钉子我劝你别去碰,没任何好处嘛!国际工业园开着固然有麻烦,可好处也还是不少的:百十亿的产值少不了,一块稳固的税源少不了,还养活了两三万人。咱们在这里说句不负责任的话:就算要碰这个硬钉子,你也让峡江下游的那些市委书记们去碰,让他们去找大老板要求关园!”

  李东方哼了一声:“他们谁有这份骨气?谁敢找钟书记说这硬话?”

  赵启功注视着李东方:“那你李东方同志有这个骨气,是不是?”

  李东方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可说良心话,我惭愧,觉得对不起老百姓!”

  老婆赵慧珠拿了美国的绿卡,死活不愿回国,贺家国这三年就成了快乐的单身汉,从来不做饭,不是吃请,就是请吃,还有一个保留节目:下方便面。

  吃过“康师傅”,看完《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贺家国晃晃荡荡又去李东方家忧国忧民去了。赶到李家时,李东方还没回来。李家客厅里,只李东方的夫人艾红艳一人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打瞌睡,桌上烧好的饭菜看样子也凉透了。

  艾红艳说:“哎,小贺,你别光去挽救革命呀,也关心关心你嫂子嘛!”

  贺家国笑了:“嫂子,你还要我关心啊?市委书记关心你还不够?”

  艾红艳抱怨说:“他关心我什么?四年前我就腰肌劳损了,想让他帮我换个工作,他倒好,一直不放在心上!我这快五十的人了,能老在医院当护士么?”

  就说到这里,李东方回来了,他接过艾红艳盛好的饭,大口吃着,说:“家国,你来得正好,你不来我也要去找你:你明天就给我从华美国际投资公司撤出来,和公司脱离一切关系,准备一下,到市政府找钱市长报到去,省里的文已经下来了。”

  贺家国说:“我知道,今天上午林之泉部长已经代表省委和我谈过话了。”继而又问,“首长,我还真去给钱市长当助理?追随这牛皮篓子大干快上?”

  李东方敲了敲桌子:“贺家国,我提醒你:从今以后,你身份不同了,说话办事要注意了!什么牛皮篓子?这话传到钱市长那里,你这市长助理就别干了!”

  贺家国也坐到了餐桌上:“我还真不想跟钱市长干,是想跟你干。”

  李东方说:“哪里也没有市委书记助理这种位子,你就凑合点吧!”

  贺家国正色道:“首长,这话咱可得说清楚:要凑合,你别找我,我要干,就得动真格的,就得想法把峡江这盘死棋走活!你首长最清楚,如今的峡江是个什么状况。我看,整个一烂摊子,就一句话,叫积重难返!钟明仁当书记时拉下了国际工业园这堆屎,一拖15年,一直臭到今天;我那位岳父大人赵启功当书记时,又拉下了峡江新区一堆屎,套了300个亿不说,还闹出了个公款卷逃的大案!据说这都叫什么政绩……”

  李东方口气尽量平静:“家国,你这是看人挑担不吃力呀!15年前上国际工业园时谁有经验呀?谁知道污染会这么严重?别说我们内陆落后地区,就连沿海发达地区也犯过这种牺牲环境发展经济的错误嘛!搞新区也得历史地看,当时全国的房地产这么热,谁不想吸引资金?我们峡江能把300亿吸引过来就很了不起,就是一个成功!至于后来的失控,又当别论了。”

  最后,李东方交待说:“那好吧!家国,上任后先到下面跑跑,把一些急需解决而又没解决好的问题帮我尽快解决一下。我建议你从红峰商城和国际工业园入手。另外,时代大道的新一轮论证,你也尽量抽时间参加,拿出实事求是的精神,给我猛轰几炮,别管他是谁!”

  一时间,悲壮感油然而生。贺家国真想对李东方说:李书记,这一回,我贺家国就陪你押上身家性命了!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随你义无反顾冲上去,——这话很耳熟,好像谁说过?哦,对了,是朱总理在电视里对全国人民说过的。他贺家国可不是一国总理,只是中国中西部一个省会城市的一个刚刚被人家聘任上台的市长助理罢了,还用不着这样大言不惭。

  那夜,和李东方握别时,贺家国只说了句:“李书记,你多保重!”

  李东方拉着贺家国的手也说:“你也好自为之,别让我和同志们失望!”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高利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