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酒店里的神秘房客
盲鸟2018-03-22 12:313,133

  B市,长隆国际大酒店,作为B市准六星级的国际酒店,此处所来之人非富即贵,门前停下尽是豪车,黑衣保镖列队迎送,更是常态。

  此时刚是清晨,薄雾弥漫,门前迎客小童穿戴整齐,面带专业的笑容,准备迎接忙碌的一天,却见远处正门行来一列车队,迎客小童很是惊异,这么早,会是哪个明星或政客?

  领头是福特超级游艇E350,好似一辆重型坦克压来,后排跟着一辆Jeep大切诺基,最后是一辆粉红色保时捷Cayman,这是什么组合,不伦不类。

  看惯了各种豪车的服务生嘴角稍稍抽搐,刚准备上前开车门迎接,三辆车风驰电掣,未有停留,径直穿过门厅,从侧门开进了酒店后堂。

  大堂内脚步匆匆,平日许久不见的总经理竟形色匆匆,一路小跑,迎着那三辆车,满面春风打开了车门。

  “你们的秘密据点,居然是在这里,这也太秘密了吧!”

  杜寒衣从姬瑶玲的Cayman上下来,抻了抻懒腰,环顾了四周,满脸欣喜,此处可是准六星级酒店啊,平时杜寒衣只能从报纸新闻上看一看照片。

  七星从另两辆车上下来,他们都换了便装,摘了黑面罩,不过他们的铁血气质,无论怎么改变,都无法掩饰了。

  身材魁梧的黑手,似乎只有E350能容得下他,酒店总经理似乎跟黑手熟稔,有一句没一句的套着近乎。

  “这里就是第三秘密据点,在楼顶套房,便是史密斯被杀害的地方。”

  通讯专家喜娃,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长发如瀑,面目清秀,要不是额头上有块大片的伤疤,也算得上是个女神了,此刻她淡淡的对杜寒衣说道。

  “这里我感觉特别不舒服,有尸气,长期在此,轻则固疾,重则短寿。”

  瑶玲刚下车,嗅了嗅琼鼻,脸上满是厌恶。

  那酒店的负责人似乎听到了瑶玲的絮语,脸上笑容都已凝固,他望了望黑手,似是在询问说这大话的小妮子是哪里冒出来的。

  “长隆酒店设立之初,便是经风水大师易先生指点,设养龙局,镇宅御凶,不知这固疾短寿之说,是从何来?”

  那经理仰首挺胸,对瑶玲之说,嗤之以鼻,瑶玲看都没看那经理一眼,抬起头,看向顶楼。

  长隆酒店主楼62层,楼顶浮云冉动,薄雾朦胧,宛若魔物时隐时现。

  一行人乘坐电梯上到了60层,再向上便没有了电梯通行,61至62层便是特别行动局的第三秘密据点,对外宣称服务机房。

  “没有电梯,没有楼梯,怎么去到62层?”

  杜寒衣站在电梯口里,已到了五十多层,越往上行,他的身体似乎也感受到了异样,有不干净的东西在四周萦绕,却始终不见踪迹。

  “小妮子,你也感觉到了?”

  “你是具尸体,当然能感受到尸气,也能见着常人见不到的鬼物,你本来就不是人了嘛。”

  瑶玲讪讪的低声说道,她手中金铜八卦罗盘剧烈的颤动,指针已不知要指向何处,电梯“叮”的一声颤动了几下终于停稳,显示已在60层停下,电梯门渐渐打开,四周寂静无声,只能听见电梯门相互摩擦的异响,门外灯光一片昏暗。

  “小心……”

  电梯门大开,瑶玲突然大喝一声,将众人推向两边,一阵轻微和煦的凉风吹进电梯里,拂起瑶玲乌黑秀发,一阵氤氲雾气缓慢飘进电梯里。

  听闻瑶玲大喝,七星众人皆反应速度,随身武器瞬间上膛,分不同方位谨慎戒备,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但却一片寂寥,只有微风轻拂。

  “戒备解除……”

  黑手左右观望,确认没了危险状况,瓮声说道,他们只看见电梯外的走道上,有微薄的雾气弥漫,猜想大概是窗户忘记关,屋外的雾气渗透进来而已。

  而在杜寒衣眼里,却又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景象,他皱着眉头迈步出了电梯,走道之上,尽是淡黄色尸气,腐臭味冲击着鼻腔,让他差点忍不住将要呕吐。

  “这一层住了什么人?”

  瑶玲突然开口,显然是问着跟在最后的酒店经理,姚大明。

  “额,昨天才住进一对年轻的夫妇,是香港来的明星,还有一个神神秘秘的作家,好像叫鞠牧之,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了,几乎足不出门,据说是在潜心创作,每天都是叫的客房服务。”

  姚大明似乎看出来这两人的不凡之处,收起了高傲的姿态,认真回答道,脸上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方才瑶玲的大喝,让他吓了一跳。

  6006

  那位作家的房间门前,一行人停了下来,此处尸气最为浓厚,几乎要成为实质的淡黄色液体了。

  “怎么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这里空气似乎不是太好。”

  工兵铁牛憨厚的说道,他扯了扯身上紧绷着的西服衬衫,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们都退远一点,这里尸气成海,吸多了会让你们阳寿减短。”

  瑶玲心头紧张到了极点,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浓厚的尸气,胸前护身符隐隐泛光,她右手拿着自己的桃木剑,左手夹着一张符篆。

  “臭尸妖,去开门。”

  “为什么是我,我不去……”

  “跟你是同类嘛,里面或许也是一具尸妖哦。”

  杜寒衣无奈耸耸肩,接过姚大明手中磁卡,轻手轻脚将6006房门推开,一股恶臭迎面扑来,仅仅是一道门缝,里面尸气便如潮水一般涌出,将杜寒衣推出门外,直直撞向了对门。

  “砰……”

  响声似乎将整栋楼都给震动,杜寒衣龇牙咧嘴,捂着原本受伤的肩胛,一阵呻吟。

  “大胆鬼物,还不受伏……”

  瑶玲未有犹豫,抬脚就将房门踹开,手中桃木剑刚刚举起,便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站在门后,他面容蜡黄,身形清瘦,手中拿着一叠白纸,纸上密密麻麻写满文字,正满脸惊疑的看着门外的瑶玲和杜寒衣。

  “你们……你们是谁?”

  杜寒衣皱着眉头盯着这个年轻的作家,他的全身正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尸气,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古怪,难道真的跟自己一样,是个不死的尸体?

  姚大明见鞠牧之居然就好端端地站在屋内,倒吸了口凉气,急忙挤过众人,满脸堆笑。

  “鞠先生,真是打扰了,这些人是我们酒店保安,刚才听说这里有人被骚扰了,特意过来巡查,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

  姚大明果然是国际大酒店的经理,这职业的反应能力和忽悠水平真是一绝,杜寒衣听了都觉得寒毛发憷。

  姬瑶玲冷笑一声,一把将姚大明拉开,手中符篆贴在印堂,桃木剑立在身前,剑尖顶着符篆。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

  口中符咒絮絮,高举桃木剑,那符篆径自贴在剑尖之上,瑶玲双目一灭,探剑而出,直刺那个年轻作家的胸口。

  符篆遇着弥天尸气,无火自焚,化为一道火光,携着雷霆万钧之势,瞬间破开浓厚尸气,桃木剑正中那人胸口,竟如切豆腐一般,瞬间没入半截,将鞠牧之穿了个透心凉。

  “呃啊……好痛……”

  一阵哀嚎,鞠牧之迅速后退,桃木剑瞬时抽出,他捂着胸口痛苦的蹲下了身体,恶狠狠的盯着瑶玲。

  “哼,鬼物,我乃茅山第二十七代灵媒师,特来将你收服,莫要危害人间!”

  七星与姚大明一见,吃了一惊,七星吃惊的是这小姑娘真是厉害,一把木剑居然能够杀人,看来局长又找了厉害的江湖中人协助;而姚大明却是心如死灰,好端端的一个青年作家居然在我的酒店被杀,以后生意还怎么做啊!

  “吼……为什么要来打扰我创作,我的作品就要完成,你们都给我去死。”

  似是发疯的鬼怪一般,鞠牧之表情狰狞,身体似乎瞬间肿大了一圈,全身都在渗水,皮肤变得好似泡烂海蜇,呈污绿色,一块块黄褐色的斑迹在他的肌肤上浮现,他的相貌更是面目全非,脸部腐烂,似乎还有蛆虫在蠕动。

  “这是,巨人观?”

  黑手被眼前一幕惊呆,喃喃自语道,众人纷纷后退,手中武器皆对准鞠牧之,随时准备射击。

  “啊……鬼呀……”

  姚大明一声哀嚎,被吓得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卧槽,这也太恶心了吧,幸亏我没变成这样。”

  杜寒衣艰难的站起身来,走到瑶玲旁边,吐槽道:

  “我说,茅山道士,你打得过他吗?”

  “打不过……”

  “额……有必要说的这么直接吗,那怎么办啊?”

  “不是还有你吗,你也是尸妖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