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坟前
风华新月2016-12-16 02:053,139

  我不由对这陈瞎子重视起来,他并不想一般意义上的算命先生。

  陈瞎子也不继续逼问而是道:“你是天生之人定有天命之事等你去做,老夫不为难你也不想多问否则必招天谴。从今天起你便住在这里,你从今天开始名叫陈林。记住了,你叫陈林,你以前的事情老夫不管,你以后的事情老夫也不问,老夫只希望等老夫百年之后你能记得有老夫这号人。”说完陈瞎子起身回到自己小屋将门关上不再理会我。

  我愣愣的站在院子里,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陈瞎子所说的话,内心深处告诉我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至少现在是可以信任的。

  回到自己房间我将昨天的事情反复的思考一遍,我知道如今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去查明事情的真相,我无法相信任何一个人这是非常痛苦的,我没有办法向任何人倾述我的情绪,也不能在任何场合流露出我的感情,这是十分危险的,因为我不知什么人是我的敌人什么人是我的朋友,或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朋友将会变成敌人。

  我听到外边的开门声,我知道陈瞎子出门了,我本能的想要跟着他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轻声的关好房门,我追寻着陈瞎子的身形跟了出去。陈瞎子毕竟老了,行动很慢不一会我便将他锁定在我的视线中,我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如果感觉一丝危险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

  陈瞎子提这个篮子往村子后边而去,由于陈瞎子家本来就距离村口不远,不多时便来到一片田地,此时并非农忙田里几乎看不到人影。陈瞎子并没有停留一路向前,拐过一条小道在一处坟墓前停了下来。坟墓位于一片树林边缘,我很容易的绕过坟墓进入树林趴在距离坟墓不远的地方静静的听着。

  陈瞎子将手中的篮子放下,从里边拿出祭品在坟前摆放整齐,他上了香而后竟然坐了下来缓缓的擦着眼睛。

  “他在哭。”我一惊,看来此处安葬之人对他十分的重要。

  “爹,儿子来看您了。”

  陈瞎子倒了杯酒放在坟前又道:“我陈家世代远离朝堂一直守护的秘密今天终于完结了,爹您老也该安心了。爹,我陈家这个秘密实在背负的太久太久了,我真不希望看见鹃儿再继续的背负这这个秘密生活下去。我恨爷爷,我憎恨我自己,我狠我为什么会姓陈,为什么会生在陈家,不过一切都要结束了,鹃儿再也不用背负着这份痛苦活着了,她可以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当我看到大可和他媳妇绝望的眼神的时候,当我听到鹃儿在襁褓中哭泣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了我几乎就要放弃了,我想当年爷爷也有这样的想法吧。”

  四周的虫鸣在这一刻都不愿去打扰这位老人,我能听到他哭泣声中的那份悲凉那份无奈,我知道此时的他是真实的,这份感情是真诚的。不知过来多久,陈瞎子缓缓的站起身来,我明显感觉他似乎变得无比的苍老,身体微微晃动着几欲跌倒,我想去扶他可我并没有这样做,我不让他知道我在怀疑他在跟踪他,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听到了一切。

  陈瞎子对着坟墓鞠了三个躬,转身慢慢的远去,我长出口气从小树林里转了出来望向墓碑“慈父陈国栋之墓”。回去的路上我加快了脚步,避开陈瞎子快步赶回,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所做的事情,虽然我还是有许多的谜团但我知道现在并不是时候去揭开它。

  就在我刚刚离开不久,小树林深处缓缓转出一人,如果此时他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会认出此人正是当时给我“六意汤”的小贩。

  小贩抚摸着陈国栋的墓碑笑了笑道:“姓陈的?难道是陈十三的后人?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拿起电话小贩拨通了一个号码“老板,是我。那小子的下落已经找到了,让我意外的是救他的应该是陈十三的后人。对,是的,我明白请老板放心。”挂断电话小贩看着村子方向默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酒店豪华套房里,神秘的男人默默的看着手里的电话。

  “老板,现在很多势力都在盯着那小子,血影一个人能行吗?是不是我再调些人过去帮他。”金发美女淡淡的说道。

  “不,这个时候他很安全,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陈家的后人,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

  金发美女疑惑的说道:“陈家?老板陈家很厉害吗?怎么在我们手头的资料里并没有记录?”

  “陈家。”神秘男人微微眯起双眼陷入了回忆之中,半天才慢慢的说道:“陈家是一个十分古老的家族,应该是从秦汉时代就已经开始流传了。陈家人一直处事低调,历代以为人算命为生,不过却曾经出现过不少能人,血影口中的陈十三就出身陈家,江湖上曾经给这位算命先生一个错号‘一言定生死’。在华夏民间传说中,唐代有一算命先生指点渔民捕鱼,经过此人推算渔民每每都是满载而归。龙王为此大为恼火,化为一富商来找这算命先生理论,没想到两人打赌落雨点数和时辰,龙王却输了。龙王不甘故意作假,却因此引来杀身之祸。据说这位与龙王打赌的算命先生,便是出于陈家。”

  “陈家竟然这么厉害,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对他进行掌握?”

  “陈家行事十分低调,往往隐于市井之中。不过我很好奇,陈家掺和进来后会有什么变化。”

  “老板,既然陈家如此厉害,我们是不是先出手将其斩断,以免日后给老板的大计带来麻烦?”

  神秘男人微微摆了摆手道:“不,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通知下去,所以的行动暂时停止,让血影继续监视不要露出破绽。师兄啊你能这么快从失去双亲的阴影中走出来吗?你可真是让我越来越好奇了,现在又和陈家搭上了,真不知道你还将带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是老板,不过日本人方面似乎有些麻烦,他们好像并不打算就此罢手,现在不是人在寻找徐杰的下落。如今查找的方向已经从城市转移到了郊县范围,我担心很快他们就能够找到徐杰的下落。”

  神秘男人冷哼一声说道:“日本人,不听话的狗留在也没有用处,安排下去凡是不听话的直接解决掉好了。做的干净点,要让日本人认为是政府察觉了什么,这样他们才能收手。哼,狗就是用来咬人的,但乱咬人的狗留着也没什么意思。”

  陈瞎子比我预计的要晚一些,他敲响我的房门,我将门打开只见他手里递过一套新衣服。“小子,你这身衣服哪里像是农村人,去,把这衣服换上。”衣服并不是什么名牌,甚至连个牌子都没有,这应该是私人作坊的产物,不过在这农村也属于不错了。我感激的对他笑了笑,他并没有理我直接躲回自己房间。

  陈鹃放学回来便忙碌着晚饭,我上去帮她她欣然接受了。

  “我叫陈林。”我对陈鹃道。

  “什么?大哥哥,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陈娟显得十分高兴。

  “没有,这是你爷爷给我起的名字。”我摇了摇头道。

  “陈林,陈林,太好了,我有哥哥了,你就是我哥哥。”陈娟似乎并不介意我能否恢复记忆,而更加看重自己有个哥哥。

  吃过晚饭,陈瞎子进房将算命的家伙拿了出来,陈娟收拾完碗筷便去帮忙。算命这行当毕竟属于封建迷信,现在的人相信的并不多,所以陈瞎子都是晚上去夜市摆摊。

  陈娟拿起陈瞎子的黑布包就扶着陈瞎子往外走,我起身疑惑道:“你要陪爷爷去摆摊,不用做作业吗?”

  陈娟拍了拍身上的挎包对我笑了笑道:“我在摊子上做,爷爷年龄大了腿脚不方便,这里毕竟离城不近我要陪着爷爷。”

  “还是我去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陈娟和陈瞎子两人明显一楞。

  “鹃儿啊,就让他陪我去吧,你还是在家好好读书,别耽误了学习。”陈瞎子拍了拍陈娟的手道。

  陈娟似乎并不放心,迟疑片刻才放开拉着陈瞎子的手道:“哪好吧,爷爷您要多小心啊。”

  夜晚,乡间的小路并不是那么好走,几次我都差点滚到一旁的田地里,幸亏陈瞎子伸手将我拉住我才避免了尴尬的窘态。穿过田间小道,拐了个弯我们便上了大路,此时还有去城里的班车,这倒是很方便。如今随着城市建设的开放,交通也得到了极好的改善。

  上了车,陈瞎子直接找了个后排的位置坐下,这一路他没有跟我说一句话,就连将我从田边拉起也只是轻咳两声,我坐在陈瞎子身边几次想要开口打破僵局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无奈之下我只能倚靠着车窗看着不断从眼前闪过的景物独自发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