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章阁(下)
风华新月2016-12-16 02:003,646

  沉思着这种奇怪感觉的来源我发现脚下的道路在这里竟然拐了个弯,似乎当年修建道路之人有意避开此处,是由于担心巨石塌落挡住道路还是由于其他别的原因才特意避开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有一种不和谐的感觉。我相信种感觉对于道觉真人这样常年居住在这里的道士来说应该不难发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从来没有提过,这样的结果便是从此路通过必定绕行此地。

  伸出手我在巨石上拍了拍,没有任何动静,巨石应该是整体并非空心,而石壁上的苔藓也能够说明这里许多年没有被翻动过了,可是我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细细打量山体上的苔藓,这些苔藓由于常年在湿润的环境中生长的异常茂盛,不过有的地方却有些稀疏的感觉。

  我回想起道觉真人的话,此处地处武当山阴面,常年湿润岩石之上生出苔藓乃是正常的现象符合苔藓生长的规律。对正是规律,我突然意识到了不同的地方,按照道理来说,在同等的生长情况之下,苔藓应该没有什么差别,应该是成片成片的居于岩石之上,但此处却有一些细微的地方苔藓与周围的不同,要显得稀疏一些,这不正是不同与一般的规律所造成的吗?

  这些稀疏的苔藓生长在其他苔藓之中,不是近距离细心查看根本无法发觉,弯下腰我伸手将那些稀疏的苔藓分离开来,我终于发现了原因。在这里从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上来说并没有差别,唯一造成这种现象的是这些稀疏苔藓的后面竟然人为的雕刻着文字,也正是由于这些文字破坏了山石本来的构造,说明了一点山石本来没有任何区别,不过这字体之上被人为的唾沫上了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有点像是天然的颜料使得字迹与山石区别开来,正是因为这一点让苔藓的生长与周围产生了不同的地方。

  也就是说大片的苔藓是天然形成的,而生长在字迹之上的却有了认为的痕迹,从而使得这里的苔藓与周围出现了不同。

  用手将不同的地方全部剥离,我发现在整个巨石不起眼的地方竟然刻满了无数的小字,由于常年处于湿润的环境中,很多地方已经无法分辨清楚,不过我还是能够从中断定这里曾经有人雕刻了文字,至于这文字究竟记载着什么或者说要告诉后人什么就不知道了。

  这些文字是一种我完全没有见过的文字符号,有点像象形文字又与至今发现的象形文字有些不同。既然发现了让我感觉不同的原因便不再纠结,连忙起身赶回观里,一方面我要找人过来帮忙,要知道那头水牛还趟在地上,另一方面我想找道觉真人问问,这些字虽然我不认识但不表示道觉真人不认识,毕竟这里是武当山。

  很快我从道观中找来了众人,在众人合力之下终于将水牛救了起来,我猜测的没错,水牛的确是被毒蛇咬了不过好在不至于致命而只是造成身体麻痹而已,想来是水牛在吃草的时候无意间惊扰了盘踞在此地的毒蛇被蛇咬了一口。水牛应该是山脚下村子里村民的,村子里的牛羊之类跑到山上来吃草,这样的事情原来也时常发生。道观里的道士将水牛拴在观外大树上,又派人下山通知村民我这才拉着杨老爷子和道觉真人前往我发现不妥的巨石处。

  道觉真人略有所思的望着四周半晌才说道:“这条通往后山山下的路不知道历经了多少代,可从未有人想过这个问题。世间本没有路,路其实是人走出来的。历代道家弟子一直延续着前人的步伐,到后来便形成了这条小路并为它铺上了碎石一便行走,却是没有任何一人想过此处为何要绕过巨石。师弟虽然入门尚短却能另辟蹊径想到此中关键,看来我道门有望了。”

  我可不敢恭维道觉真人对我的评价,什么另辟蹊径什么道门有望,我只是比其他人好奇些罢了。

  杨老爷子仔细端详着石头上的小字,半天微微摇头说道:“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些文字,考古中所发现的也与此地大不相同,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也许是有人无聊在这里胡乱所为也不一定啊。”

  道觉真人却比杨老爷子更加慎重,他几乎趴在地上对于每一个字细细品味,不时抬头望了望我,搞的我以为是我自己看错了一样。

  过来许久道觉真人才站起身来说道:“字迹由于历经千年,有很多地方已经含糊不清了。”

  这让我十分兴奋,说明我并没有推断错,这的确是先人留下的字迹。

  我笑着问道:“师兄,你看这是不是武当先师所留下的武功秘籍之类的,或者说是什么九阴九阳真经之类的东西。”

  说到武当我不由的联系起那位在武当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张三丰,我在小说里看过,张三丰出身少林,在少林中偶然习得九阳真经,后来凭借此经创建了武当派,也有些小说中提到,张三丰曾经是全真教的弟子,后来才在武当山修炼创建了武当派,如果是这样那么很有可能从全真教哪里得到了九阴真经之类的。

  杨老爷子白了我一眼,示意我所说的完全不靠谱,其实我也只是猜测,我知道这些只是小说中编造出来的,要是真有这类东西存在才怪了呢。

  道觉真人笑了笑说道:“师弟说的也不能够说完全不对。”

  此言一出我和杨老爷子都是大惊,难道真被我猜对了,这里刻画的真的是什么武功秘籍?

  “师弟所说的九阴九阳之类的经书武当先辈的确曾经得到过,不过是否就是师弟说的名字就不知道了,其实这些不过是介绍人体内五行与外五行之间的关系以及相互转化相生原理和方法的典籍。我武当丹派武当剑便是有此演化而生,只不过历经数代传承,原本的经书已经化为尘土了。”

  听了道觉真人的话我心中有些遗憾,不过却听真人又说道:“不过这石头上的字迹确是此地先人所留,看来有人比我武当先祖更早的来到过这里,这字迹虽然贫道无法识别但有些还是从道家古籍中见过一两个的,这些应该也是道家密文,只是这年代怕是要追述到先秦或是更远的年代了。”

  杨老爷子也十分激动急忙问道:“师兄,既然你认识这其中的文字,不知道这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

  道觉真人沉思片刻才说道:“章天格,贫道不知道什么是章天格,或者说章天格在什么地方,但从这上古道家密文的只言片语中还是能够知道这里描述的是章天格。”

  说到这里道觉真人俯下身子用手指着一个字迹说道:“二位师弟请看,这便是章天格三字。这段密文所说,道家曾经守护着一个地方或者是一样东西,这便是章天格。历代道家弟子都严守此中秘密历代守护,可不知什么时候这群道家之人离开了这个地方,更加不知道为了什么而离开,反正留下弟子消失不见了,门下弟子一直在此等候直到老去,在最后的时候在这石头上刻下道家密文希望自己师傅有一天回到这里能够发现。这些字迹损坏太过严重因此贫道也只能猜测一些大概,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

  “师兄,莫非就没有留下后人吗?”我疑惑的问道。

  道觉真人摇了摇头说道:“这被留下的弟子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此地,直到死去。哪里来的什么后人,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留下这么一个弟子却又不传承后人,真是想不明白。”

  我找来纸笔,将石头上的字迹一一记录下来,反复对照确认没有错误才收了起来。道觉真人答应教我道家古老密文,虽然他说自己懂的也不多,但这重要比一个都不懂的强,我打算将这些字迹一一对照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便并不能完全解释日后我也可以找机会从别的地方寻找到线索最终揭开这谜团。在四周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骸骨,想来留字之人并没有死在这里,道觉真人让门下弟子将此处严密看管起来,我们众人才回到观中。

  回到观中,我独自一人回到自己住处休息,而此时却发生了一件事情。

  “阁下是什么人?”

  道觉真人推开自己房门的时候,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此时道觉真人房间内正站着一人,此人一身黑衣背对着门口手中拿着道觉真人房内古玩把玩着。道觉真人绝对没有感觉错,在他推开房门之前绝对没有感觉到房内有他人的存在,多年的修为道觉真人相信自己没有什么人能够避开自己的查探。然而此时,自己的面前,就在自己房间内竟然站立这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怎么?多年不见,小道童不记得故人了?”

  黑衣人说完缓缓的转过身来,而这一刻道觉真人测底的愣住了。如果先前是震惊的话,此时带给道觉真人的绝对是惊恐。

  “你是,你是,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道觉真人说着连连后退数步方才站稳。

  “小道童,你师傅没有交给过你礼数吗?”

  “前辈,贫道失礼了。”道觉真人连忙行礼道。

  黑衣人点了点头说道:“你是没有想到我还活着对吗?”

  “前辈,贫道没有。”

  黑衣人笑了笑道:“老道士走的时候,应该和你说过,这个世界上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道家并没有绝迹,难道你忘记了吗?”

  “恩师仙逝前时常独自一人看着当日与前辈所留残局前发呆,贫道知道恩师一直十分怀念当日光阴。”

  “哎,时光如电,又何须如此执念。”

  “前辈,不知前辈今日来此有何吩咐?”

  黑衣人望着面前的道觉真人,半晌才道:“你可是代师收徒,收了个小师弟?”

  道觉真人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提及徐杰,不由得愣了愣才道:“前辈,的确如此,不知此人有什么问题吗?”

  “无他,你好好调教,此人与我有缘,他日定然为绝世之辈,适当时机将此物交于此人。”说着黑衣人拿出一块圆形黑石交给道觉真人。

  “前辈可想见见此人?”

  “不了,时间未到,不要让此人知道我的存在。”黑衣人摆了摆手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