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回程
风华新月2016-12-16 17:423,772

  蒋思瑶让杨盛斌陪她出去逛逛,莫云则回房间睡觉去了,唐国平笑着将我拉到房间里说道:“没想到这蒋美女那么厉害,这次可帮了大忙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把事情基本上搞清楚了。”

  我不是很关心蒋思瑶做了什么,我更加关心的是结果,我迫不及待的问道:“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国平给自己倒了杯水说道:“果然是买凶杀人,对方已经被锁定,很快便会落网了。”

  “知道原因吗?”我问道。

  唐国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已经和县公安局方面协调好了,我们可以提前介入。不过从张馆长被抢的赃物中我给你带回来一样东西,我想你可能会有兴趣。”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快青铜牌递给了我。青铜牌表面已经损坏的十分严重,不过依稀可以看见上面的图案,这应该是描述一名女子在一片花草树木之中,而青铜牌的另一面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小字。

  拿着青铜牌我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唐国平笑了笑说道:“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东西历史十分古老,应该是秦之前的东西。张馆长把这块青铜牌藏的十分隐秘,如果不是哪两个慌张之下把所有东西都拿跑了还真发现不了它。”

  拿着青铜牌我思考着,秦汉以及之前,青铜多作为铸造兵器所用,用做铸造牌子十分罕见,而且所发现的所有古代青铜牌中多是雕铸猛兽造型,像这块明显是一女子造型的还从来没有见过。无法确定其来历,又与我们此次目的无关,我也不想多做猜测将青铜牌随身放好便将话题再次转移到了此次的任务上来。

  档案馆的资料基本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如今杀害张馆长的幕后凶手还没有抓到,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被县政府告知最好留在招待所不要私自外出。整个调查工作完全陷入了死路,我们也无奈的留在招待所等待着各方面的消息。

  上官云的到来重新为我点燃了希望,上官云带来了一个很有趣的消息,袁平安的儿子袁震早年便离开家去沿海一带打工。如今已经娶妻生子还有了自己的皮鞋厂,但这些都只不过是表面的现象。

  其实当年袁震外出打工并没有挣到钱,外边的世界让年少轻狂的袁震无比向往,自己挣下的钱几乎都花在了花天酒地之上了,有的时候还要向千里之外的老父亲求助。

  袁平安对于这个儿子十分疼爱,可以说是到了有求必应的程度,就在大兴安岭火灾发生前,袁平安一次性的给袁震汇了一大笔钱,而且还告诉袁震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当时袁震已经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合计着用这笔钱做点小生意,在妻子的帮助下袁震的生意越来越好直到有了自己的鞋厂。

  袁平安死于大火,袁震赶回家乡料理父亲后世,回到故乡的当天夜里,有一个人找到了袁震,他给了袁震一笔钱说是袁平安留下的,并且暗示他尽快离开,而这个人正是张馆长。

  现在事情有些头绪了,袁平安溺爱儿子,想要让儿子过上好的生活,而张馆长利用了这一点伙同袁平安做了些什么事情。一个是档案馆的馆长,一个是看守仓库的保管员,看来他们所做的事情一定与我们此行所要调查的事情有关。

  袁平安为此得到了一大笔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最终丢了性命,而一手操作这一切的现在看来便是这位档案馆的张馆长。他在袁平安去世后给袁震一笔钱的目的,便是让袁震离开这里不要再追查父亲的死因罢了。

  以张馆长的经济条件来看,他没有能力将自己的妻女送出国,看来在这件事情中张馆长同样得到了巨大的利益,甚至说比起袁平安来说还要多许多。如此的话档案馆的资料也是张馆长改动的,要不是他自作聪明我们还不会注意到袁平安这个人的存在。可是又是什么人杀了张馆长,又是出于什么原因非要这样做呢?

  为了欢迎上官云的到来我特意办了一桌,蒋思瑶对于这位上官云很感兴趣,两人都对于对方充满了好奇。甚至在我的见证下两人还比试了一番,结果很简单平局。要我说两人完全是一个茅一个盾,谁也奈何不了谁,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只要上官云一动心思就会被蒋思瑶察觉从而作出反应,给上官云制造出无数的幻境,而上官云也能够一瞬间利用对于脑波的控制从幻境中挣脱出来。

  几天后,唐国平传来消息,暗中买凶杀死张馆长的凶手终于落网,而且张馆长的妻子也登上了回程的飞机。整个事件的答案就要揭开,但这真的重要吗?我不知道,况且我相信这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二十多岁的女孩安静的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白色长裙随意的垂在地上,女孩微微低着头,秀发垂在胸前配上哪匀称的身材有一股清纯的问道,我很难把她和一个雇凶杀人的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你好,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轻声的说道。

  “刘璇,你们不必问了,是我找人杀的。”女孩淡淡的说道,我竟然感觉不出她有一丝的情绪变化。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问道。

  女孩沉默了半晌才缓缓的抬起头来对着我们笑了笑,那是标准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闪动着光芒。

  “你问我为什么?他杀人为什么没有人问过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来问我,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女孩淡淡的说道,脸上带着一丝嘲讽。

  “你在嘲笑我吗?”我问道。

  女孩叹了口气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一张丑陋的嘴脸却戴着假仁假义的面具,把所有的人都看的如此卑贱,而后来呢却死在了卑贱的人手里。”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女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不会愿意知道的,这对于你来说没有好处,会让你失去信心。”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女孩,沉默了许久女孩抬起头来说道:“我的父亲叫刘正荣,生前在县档案馆工作,那是我13岁那年,那天是我的生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哪个生日。那天父亲提前来学校接我并给我顶了蛋糕,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很好,父亲觉得母亲怀胎十月生下我十分的不容易,所以每年我生日那天父亲都会为母亲选一份礼物。可这次父亲将买给母亲的礼物放在了办公室于是我便陪着父亲回到办公室拿礼物,可是当父亲拿了礼物出来以后脸色变的极差,我当时还小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晚档案馆的张少华就是那位张馆长来我家找父亲,他们两人在书房里谈了很久,直到夜深了张少华才离开,父亲的心情显得十分的不好,当天晚上他独自一人关在书房里,书房的灯整夜的亮着。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学校,而父亲却在上班的途中被运木材的货车撞死,事故认定是货车出现了机械故障导致方向盘失灵。父亲死后张少华经常来,每次来都会带来一些钱和吃的东西,母亲和我其实都挺感激他的,觉得他是个好人。就这样张少华成为了我们家的常客,特别是他离婚之后母亲经常让他过来吃饭,我以为日子已经恢复了平静,也开始从失去父亲的忧伤中走了出来,可我和母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16岁那年,张少华用安眠药迷晕了我和母亲并且夺走了我的清白。醒来后母亲打算去告他,可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可消息不胫而走,我再也没脸在待在这个小县城里,母亲带着我离开了家乡四处漂泊。幸运的是我和母亲遇到了当初开车撞死我父亲的司机,其实这些年里他一种活在自责中,他告诉我们当时是有人在车上做了手脚并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撞死我的父亲,而给他钱的人正是张少华。自从那一天起我发誓要报仇,既然钱能解决一切,既然钱能随随便便的买去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呢?母亲在得知父亲死亡真相之后每日里以泪洗面,没多久本就身体不好的母亲也离开了我。我把自己出卖给想要得到我身体的任何人,我不在乎他是干什么的也不关心他的年龄,只要他给我钱,我需要钱我需要足够的钱来为我的家人和我报仇。我已经不记得进过多少次医院也不记得打过多少次胎,我只记得我距离报仇越来越近,终于有一天我回到了这里,我找到了两个流氓,答应给他们十万元作为报酬让他们帮我杀了张少华。本来我以为你们不会查到我,可没有想到还是被你们查到了,其实张少华死的那天我就已经不想活了。”

  转头我看了看蒋思瑶,蒋思瑶的眼眶有些湿润,她明白我的意思对我点了点头,我知道蒋思瑶是在告诉我刘璇并没有骗我她说的都是真话。

  这一刻我反而希望刘璇在骗我,真如她所说的我不会愿意听到这样的原因,人性、金钱、欲望我到底该如何去衡量他们,如何去认识他们难道金钱的力量真的可以泯灭人性,难道欲望真能让人疯狂?

  房间里死一般的安静,没有人说话,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结果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

  唐国平挥了挥手示意公安局的同志将刘璇带走,刘璇站起身来对着我们笑了笑说道:“谢谢,谢谢你们能听我倾述,本来我打算将这一切都带入坟墓里去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话,甚至不敢和她对视,低着头望着面前桌子上的资料,那是有关人员的名单和刘璇的相关资料。刘璇买凶杀人,她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但张少华呢?又有谁应该由他负责,还是说他又该对哪些人负责?

  看着名单上一个个被红笔圈起来的名字,袁平安、刘正荣,我不知道这些人中还有哪些人的死和张少华有关,还是说这些都出自张少华之手。

  唐国平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其实没有人希望这样的结果。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振作,我们要从低谷中走出来。”

  唐国平说的不错,看着面前的名单我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查出真相,弄明白张少华为什么会如此丧心病狂,我要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让他们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

  张少华的妻子李萍乘坐飞机到沈阳机场,然后驱车赶往漠河县。我们决定先期赶到沈阳,在沈阳等着这位神秘的女人。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李萍一下飞机便被拦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