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万念灰
风华新月2016-12-16 01:594,701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拼命的跑,似乎只要我奔跑的速度足够快便可以改变一切,一切的事情都将不会发生。思想是广阔的但空间是现实的,路终究有它的尽头,就如同人终究有一死一样,当我跌跌撞撞摔倒在地又被人扶起的时候我的路已然到了尽头。

  “孩子,你没事吧。”

  我抬起头来望向哪熟悉的声音,说话的是赵刚赵殷珃的父亲也是我父亲的战友兼同事。

  我一把抓住赵刚喘着气道:“赵叔叔,赵叔叔,我爸妈呢?他们在哪?他们没事吧?是吗,是吗赵叔叔您告诉我他们没事对吗?”

  赵刚叹了口气轻声道:“孩子别着急,你先冷静冷静先听我说。”

  我望着赵刚,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我还是渴望的望着赵刚,我希望他能告诉我我错了,哪怕是他笑我骂我都好,只要他告诉我是我错了,可是赵刚并没有。

  父亲当场死亡,母亲生命垂危现在正在抢救不过情况不容乐观。我几乎疯了一般奔向抢救室,直到赵刚和门口的警察将我拦下。

  “啪”一声清脆而又响亮的耳光,我的脸火辣辣的痛,赵刚愤怒的打了我,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要我冷静要我坚强,可是此时他知道吗我的心更加的痛。抢救室的门从里边推开了,我迷糊的看见一身白衣的天使微微的摇了摇头,此时我感觉他就是个恶魔,他带走了我的父母带走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我眼前一黑从此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感觉浑身酸痛。强忍着坐起身,赵殷珃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病床边睡着了。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猛然惊醒望着我,我能看见她的眼睛红红的。

  “你醒了,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你一定饿了吧。”赵殷珃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我知道她不希望我发现她哭过,我一把拉住她的手道:“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对不起,叔叔阿姨去了。”赵殷珃低头小声的说道。

  “我知道,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我已经接受了父母离开这个世界的现实,如今我更加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赵殷珃被我拉着坐到了床边想了想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事故发生在你们家小区不远,当时路上没有什么车,叔叔阿姨开着车回家被迎面而来的货车直接撞翻,叔叔当场就去了,阿姨被送到医院不久也走了。”

  “警察怎么说。”我问道。

  “根据现场勘察,叔叔和阿姨是正常行驶,哪辆货车突然爆胎车辆失去了控制,而且刹车失灵所以直接撞了上去,货车司机当场就死了。”

  “还有什么发现吗?”我相信应该还有什么才对。

  “其他的就没有了,在叔叔和阿姨的车上发现了一束花和一个蛋糕。”赵殷珃想了想补充道。

  “今天几号?”我突然问道。

  “今天?今天9月28号。”赵殷珃道。

  “9月28号,9月28号。”我不断重复着这个数字。

  “车祸是昨天发生的,你已经昏迷一天了。”赵殷珃似乎更加关心我的身体状况。

  我突然明白了,对就是这样,车祸发生在昨天也就是说是9月27号中午。我一直感觉这个日期有什么不对,现在一切都想通了。

  9月27日是我父母的结婚纪念日,每年的这一天他们都会和我一起庆祝,他们会不断的在我耳边讲述他们的过往,如何认识如何相爱如何有了我这个生命,他们在告诉我他们的过去其实我明白他们俩是在回忆过去度过的美好时光。

  昨天中午按照约定他们应该来学校接我一起回家庆祝,可因为学校有事情我没有随他们离开,因此他们把庆祝改在了晚上,这也是为什么当我打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我中午不能回家母亲言语有些失望并一再强调让我晚上早点回家的原因。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当天在车上的应该还有我,出事故的应该是我们一家三口,而我侥幸逃过了一劫。

  “我的电话呢?”我问赵殷珃。

  赵殷珃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连忙掏出自己的电话递给我道:“你的电话昨天不知道怎么丢了,你用我的吧。”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拿起赵殷珃的手机翻出一个电话便打了过去。

  “殷珃,徐杰怎么样,他醒了吗?”电话那边是姜岚。

  “姜岚,我是徐杰,我现在希望你能帮我个忙。”我忙道。

  姜岚明显没反应过来怎么会是我,我可没有心情焦急的道:“听我说,我希望你能帮我查一下哪个造成我父母死亡的货车司机的情况,我要的是全部的情况包括他身上的遗物。”

  “你还敢命令我了?”姜岚明显对于我的语气表示不满,哪有这样求人的。

  “我没有工夫和你废话,如果你不帮我这个忙的话我会让赵殷珃选择跟谁做朋友,有你没我你明白吗?”我怒吼道。

  一片沉默,显然姜岚也被我的语气吓到了半天才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求我表哥查一下的。”

  “好的,谢谢,但要快。”我语气缓和了不少。

  “你怎么了,没事吧,别吓我好吗?”赵殷珃也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她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会如此大的反应。

  我摆了摆手示意她让我冷静一下,拿着手机我给杨盛斌打了电话,杨胖子倒是不含糊听了我说的事情满口答应马上去办。我放下电话楞楞的看着屏幕,我想给唐尧打电话告诉她我这边的事情,但我又不敢。

  不是因为赵殷珃坐在我身边而是我知道她现在一定有自己的事情要办我不想让她分心,另一个原因我一直记得她和我说的话,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她在内。

  “能帮我个忙吗?”我抬头看着赵殷珃道。

  “你是想让我爸帮忙打听是吗?”赵殷珃应该明白我想说什么。

  我点了点头,她也笑着点了点头,我感觉很累,不是身体而是大脑,我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

  “你躺下休息一会吧。”赵殷珃扶着我躺下转身离开了病房,我知道她是去给赵刚打电话去了。

  闭着眼睛我陷入沉思,父母的车祸太过突然,第一事发时间太过巧合,平时里车一直是父亲开的,母亲上下班都是坐公交车,而我都是骑自行车,唯独是9月27号这一天父亲会提前买好礼物亲自去接母亲下班,我也会坐车和他们一起回家,如果有人存心要针对我家三口的话这一天的确是唯一也是最好的机会。第二我们家的小区是比较老的小区,周围的建筑都已经成型并没有任何新开发的小区或是商业建筑,那么这货车又是从哪里来的。第三从时间上来看,许多年前市上就有规定,从早上7点到晚上22点这段时间货车是不能进入城市主干道的,也正是由于这条规定凡是为工地运送砂石或是商家运货都在深夜作业,那么这辆货车是如何穿越我家周边的主干道来的我们小区门前的。第四事发时应该是下班高峰期,我们家周边还有数个小区,而我们小区也不止我们家一辆车,按照赵殷珃告诉我的信息事发当时路上车辆很少这点不合乎逻辑。

  综合上边几点我感觉这场车祸绝对不是什么单纯的交通意外而是人为的,是针对我以及我家人的一场阴谋。货车应该早就隐藏在附近,甚至我怀疑当我父亲驾车通过后整条道路都被临时封闭了,其目的便是让货车司机准确的认定目标,而唯一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当时我并不在车上。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依然没有放过我,还是为了哪个所谓的什么东西?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赵殷珃,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她,她的表情十分古怪。“出了什么事吗?”我问道。

  赵殷珃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一点。

  “说吧,出了什么事,有什么事比同时失去父母还糟糕的了?”我继续追问道。

  “我刚才跟我爸通了电话,他知道你醒了很高兴,不过,不过。”赵殷珃小声的说道。

  我深吸了口气笑了笑道:“没事,你说吧。”

  “今天纪委的人来了,说是叔叔在职期间收受了他人贿赂。而且还有大额借款,事主闹的很凶,你家的房子已经被查封了,要等事情查明后一并处理。”

  听了这个消息我反而笑了,事实上如果哪些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觉得反而不正常,看来一切如我预料的一样,父母的死的确是个阴谋,而如今这些不过是顺理成章进入我家大肆搜索的借口罢了。

  见我听到这个消息竟然笑了赵殷珃慌了忙道:“你怎么了,别吓我,你放心我父亲说了等你出院后就住在我家,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父亲相信叔叔不是哪种人。”

  我摆了摆手,对方的强大我是见识过的,我不希望为了这件事情把赵殷珃以及她的家人牵连进去。

  赵殷珃的电话响了,她将手机递给我,电话是杨胖子打来的,“情况怎么样?”我直接问道。

  杨胖子显得十分愤怒道:“哥,我告诉你,哪个货车司机根本就没驾照,而哪辆货车也是去年的报废车,狗日的东西。”

  “还有什么?”我语气及其平静。

  “还有?哦对了哪狗日的司机身上什么都没有,连一分钱都没装,要不是还有身份证还不知道没驾照。”

  我微微点了点头道:“他叫什么?”

  杨胖子回忆了半天才道:“王旭东,对就叫王旭东。”

  我心里已经有了想要的东西。刚想卦电话却想起一件事情,我连忙道:“胖子,你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够快的啊。”

  杨胖子以为我在怀疑他忙解释道:“这消息绝对可靠,你还记得滚石娱乐会所的陈哥吗?就是滚石的老板。接了你的电话我亲自去找了他,你知道滚石会所的关系广人面足,陈哥开车亲自带我去了交警支队,是办案的警察当着我面说的,绝对错不了。”

  卦断了电话,我再次陷入沉思,如果这个消息不是得自哪个所谓的滚石会所老板的话我还比较相信,可是从这条线得到的消息我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姜岚和赵刚的消息很快也传递了过来,姜岚是通过她表哥打探到的,赵刚是通过在交警队工作的一个战友得到的消息,三条消息的内容几乎一样。

  只是姜岚的消息里有一点值得注意,案发后警察对货车司机的尸体进行了尸检,本来是希望确定司机在事发时是否饮酒,可是却意外的发现死者患有癌症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

  三条消息在我脑海不断的缠绕,通过这三条消息我从中能够确定第一整个事情是有预谋有计划的。第二货车司机本就抱着必死之心,之所以爆胎和刹车失灵不过是策划这件事情的人担心司机临时退缩留的后手,而司机之所以这样做应该是明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想用自己的命换取些什么东西也许是钱也许是别的。第三如果对于哪个所谓的东西感兴趣的几伙人中有六爷也就是滚石娱乐会所一方的话,基本上可以排除这件事与他们有关,也就是说是另外的组织干的。第四这伙人与当初秘密进入我家里的不是同一批,因为当时已经将我家里所有的地方都应该检查过了,我甚至怀疑在我家里装了监视设备,他们没有必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有今天的报纸吗?”我问赵殷珃。

  “啊,哦我去找找。”赵殷珃明显没有明白我为什么会突然要看报纸,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有心情看报纸的恐怕也就只有我了。

  不一会赵殷珃拿着一堆报纸跑了进来,我顺手在报纸中翻找我希望得到的东西,希望我的判断是对的,如果有它的话。一则新闻出现在我眼前,这是今天的晨报头条新闻。

  “日本三菱重工入住我市将在我市投资汽车配件项目,昨日三菱重工董事长小野一郎先生在市委领导的陪同下参观了正在新建的经济开发区。”

  日本人,唐尧说的没错,日本人也是为了哪东西而来的,这样就可以解释车祸发生时路上为什么没有什么车辆经过了。日本投资商完全可以以安全的理由要求市政府对某些经过的路段进行交通管制,而何时管制不过是日本人说了算,毕竟通过的时间掌握在他们手里。

  放下报纸我揉了揉鼻梁,如今事情已经可以断定是日本人做的,但危险并没有解除,我没有证据,整个事情设计的十分巧妙没有任何可以指向他们的地方,他们在没有得到东西前我相信是不会放过我以及我身边的人的。

  “我累了想休息了,你先回去吧,随便给我带些吃的。”我对着赵殷珃笑着说。

  赵殷珃听我说想吃东西高兴的不得了“你先休息,我回去给你煮点稀饭。”他边说边往外边跑。看着赵殷珃消失的背影我叹了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