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人吓人吓死人
庸雍2016-12-26 13:122,305

  谢古人很想问公告是什么,但萧老师说过,碰到不懂的记下来,回去问他,别在外边丢人。

  她点头,一副小媳妇逆来顺受的样子。

  沈天翔与孔蓝给自家队长飞了个眼神——这丫头好玩,收了吧。

  金佑灿眼观鼻鼻观心,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沈天翔与孔蓝相互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眼里读到两个字——有戏!

  接下来的录音,S。J.K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尚秀伊、韩梓潼和谢小然也没有问题,尚秀贤和雪儿却频频出错。

  休息时,尚秀伊对着妹妹的后脑勺就是一下,“你怎么回事?!”

  说完看了看旁边没有人注意她两,低头小声警告,“你别忘了你是怎么进TOP的,实力不行就多练,别扯我后腿!”

  尚秀贤咬唇,她是走后门没错,难道尚秀伊就不是了吗,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姐姐说话也太难听了,什么叫别扯她后腿?

  尚秀贤羡慕地看向不远处的米雪儿。

  米雪儿身边,谢小然正在为她加油打气,她挑出雪儿唱错的部分,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带着雪儿唱,韩梓潼虽然没有帮忙,可偶尔还会给那两个女人递个水什么的。

  米雪儿的情绪本来很低落,在谢小然和韩梓潼的陪伴下慢慢转好,笑容又回到了脸上,连S。J.K的师兄们也围在她们身边。

  反观自己的亲姐姐,她做得好时不会给笑脸,做的不好就跑出来责骂,还不如外人关系好。

  “尚秀贤你发什么呆,还不快点去练歌!”尚秀伊把歌谱甩在尚秀贤身上,不耐烦地说。

  尚秀贤拿起歌谱开始唱起来,她听到米雪儿那边基本OK,就剩自己有问题了,不管怎么说,她还不想被众人嫌弃。

  这首《梦爱》一直录到下午三点,麦文让大伙儿休息一阵后,在舞蹈室集合。

  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谢小然,因为表现力超群,又可以提前回家了。

  这段舞蹈虽不是动作复杂快速,但要跳出直接能上镜的效果,起码也要正正经经排练三天吧?

  可那家伙只是昨天离开公司时才拿到麦文给的舞蹈视频,今天录了一天的歌,也没有机会练习,下午跳出来的既视感就跟直接可以上台似得。

  众人咋舌,这人开挂了?

  谢小然走后,麦文推了推眼镜,“难怪浩然说不要责怪她,小然昨天晚上一定练得很辛苦,大家都学着点。”

  金佑灿望着谢小然离开的方向,心里有根弦微微动了一下,他一向对认真努力的人很有好感。蓝翔组合在一旁偷瞄自家老大,两张脸笑得很贼。

  雪儿很高兴,她是为谢小然高兴的,韩梓潼则露出欣赏的眼神,尚家姐妹的脸色却都不怎么好看。

  谢古人是不知道这些人的反应的,她一心只想着昨天的那盘排骨,手机打不开,就干脆拦了辆车,直奔实习生公寓。

  敲了半天的门,萧恩喆却不在家。

  他在医院。

  化疗病人不用一直住院,因为那样反而压抑情绪,对病情没什么帮助,所以萧恩喆就帮萧燕和萧楠飞办了出院手续,交了不菲的费用后,带着母亲弟弟离开了。

  萧燕要给大儿子报销医药费,萧恩喆说什么也不要,但等他给家里人做好饭菜,出来后到银行一看存折余额,却就只剩下苦笑了。

  两千,上大学因为小聪明攒下来的钱,就剩这么点了,还不够一个月的生活费。

  相比上辈子的精英生活,这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萧恩喆觉得,有必要和谢古人谈谈了。

  打电话给她,手机关机,萧恩喆懊恼,他忘了教谢古人用充电器了,傻儿子也没说今天来不来他家,怎么好像少了这个拖油瓶,生活有点失去重心的味道?

  拍了拍自己的巴掌,萧恩喆找了个很好的理由——拖油瓶是带红尚秀伊的关键,也是自己能不能赚到家人治病钱的关键。

  深秋的天黑的早,老小区的物业也不怎么管事,楼道里黑灯瞎火的十分安静。

  萧恩喆掏出钥匙刚想开门,对门阴暗墙角忽然飘出一团黑乎乎的影子,上面覆盖一层密密麻麻的黑毛,慢悠悠移到他手边。

  “妈妈呀!”

  黑影惊得他连抖三抖,差点从楼道上滚下去,萧恩喆破了声地喊,“什么东西!”

  “萧大哥,是我。”谢小然撩窗帘似得将睡乱的黑发拨开,露出蹭了点墙皮灰的小脸,“你怎么才来呀,我好饿。”

  一下一下抚着心口,萧恩喆觉得谢小然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为了医药费,他忍!

  “人吓人吓死人,谢小然你再有下次,别进我的门!”萧恩喆捡起钥匙开了门后,第一件事就是开灯。

  好有安全感。

  谢小然脸一红,指正,“你该说别来我家,娶媳妇才说进门。”

  “别装傻!”萧恩喆瞪她。

  “我睡着了,不是成心吓你的,萧大哥,我今天又能提前回家,在这儿等了你好久。”

  谢小然觉得自己很委屈,打了个喷嚏继续说,“你看,都快得风寒了。”

  萧恩喆把谢小然拉进门,往沙发上一按,随手开了空调,又摸了摸她的手,凉的。

  转身进了厨房,出来时,萧恩喆手里多了杯热腾腾的开水。

  “捧着,冷你不知道下楼运动运动!居然睡墙角,你傻啊?”

  谢小然喝了几口水,越发觉得肚子饿,可怜兮兮地央求,“萧大哥,我想吃昨天那个排骨……”

  萧恩喆一乐,“想吃啊?”

  谢小然忙不迭点头,“恩恩!”

  “小然,你看啊,你有工作,有工作就有钱,可是我没有啊,我每天伺候你吃伺候你穿,还得给你当老师,是不是就没有时间出去上班了呢?”

  萧恩喆搬了把椅子倒放在沙发前,两腿一跨坐了上去,他用手隔着椅背和自己的下巴,自认循循善诱地接着说,“所以谢小然,你应该付工资给我。”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他觉得傻儿子的本性还是很纯良的,工资的事她不会拒绝。

  上哪儿找这么好的“现代”导游,对吧?管吃管住管学习,还管事业。

  这番话换来谢古人托着下巴深刻的思考。

  良久,她缓缓抬起头,望着面前神形俊朗却一脸期待如二哈的男人。

  萧恩喆的瞳孔跟着缓缓放大,嘴角缓缓上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头条女天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头条女天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