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倒霉鬼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346

  和秦沧搭话的法医姓杨,全名杨一波,今年快三十岁,是A市公安局法医科的青年骨干,别看年纪不大,但是出身于法医世家,还在学生时代就从他那著名法医专家的父亲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指点,所以水平自然是不在话下,所以平日里也算是有那么一点心高气傲的人,像这种和不熟悉的其他部门同事主动搭讪的事情,虽然不是第一次,倒也并不多见。

  只不过秦沧并不了解杨一波,所以也就少了那么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那你刚才说的那些,除了骗人家小姑娘的那一段之外,就都是这具女尸告诉你的咯?”杨一波已经处理完了现场的尸检,也比较有闲暇的精力去闲聊,于是他饶有兴致的再次开了口,去和秦沧攀谈起来。

  秦沧点点头;“从尸体呈现出来的状态来看,死亡时间不会太长,现在是凌晨,也就是说死者的遇害事件可能要向前倒推几个小时,也就是凌晨时分,凌晨时分一般情况下只有三种人在街上,一种是出租车司机,一种是刚刚散了酒席或者聚会的酒鬼,还有一种就是因为工作需要,下夜班或者赶去上夜班的人。这名女性死者的着装打扮属于比较中规中矩的风格,不像是从夜场刚刚出来的模样,她还穿着高跟鞋,这就更不可能是出租车司机了,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因为死者有可能需要轮值夜班,而且后半夜下班的肯定是三班倒,不是昼夜两班倒,所以你才说她的工作性质应该是那种不太规律,经常需要早出晚归的!”唐果在一旁听着,顺着秦沧的那番话推测出了他之前关于死者职业的判断。

  杨一波听唐果说完,看了看秦沧,见秦沧并没有对唐果的推测表示否定,便很有兴趣的又问:“家庭条件和平日里注重保养这个倒是不难理解,就算术业有专攻,我是专门否则解剖尸体的人,我也能大概猜出来一点,这名女性死者的皮肤确实保养的很不错,当然了,也不能完全排除先天皮肤条件比较好的这种可能性。家庭条件么……看她穿的衣服还有随身的皮包,都是商场里面的品牌,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地摊货,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关于婚姻状况和夫妻感情的那方面,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女性死者无名指上有戒痕,说明她之前有长期佩戴戒指的习惯,戒痕还比较深,应该是近期才摘下来的,夫妻感情出问题也应该是最近的事情。更何况……”秦沧停顿了一下,眼神落在女尸的身上,心思却好像已经漂去了别处,“一对夫妻感情良好的夫妇,作为丈夫的那一方会让自己的妻子深夜里面一个人独自上下班么?如果她带着婚戒,可能我还会觉得是丈夫有别的无奈,但是加上只有戒痕没有戒指这一点,我就更倾向于之前的那种结论了。”

  说完之后,他收回自己的目光,略微皱了皱眉头,扫一眼杨一波和唐果:“你们没有别的疑问了吧?没有的话,我去别处看一看。”

  说完他根本就不等杨一波和唐果做出回应,就已经一个人大步流星的走开了,留下其他两个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你和他是搭档?”杨一波看着秦沧走开的背影,忽然笑了出来,“真羡慕你啊,跟这个家伙在一起做搭档应该挺有意思的吧?”

  “你是从哪儿看出来‘有意思’的?”唐果满头黑线的看着杨一波,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说出这么一番话的。她和秦沧不同,虽然来警队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杨一波的大名在实习期间也已经有所耳闻,这可是公安局里出了名的高智商帅哥,要不是他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成天和死尸打交道,估计追他的姑娘早就要从公安局门口拐到隔壁街去了。更重要的是,杨一波不仅仅是长得相貌英俊,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有头脑的人,工作方面的表现非常出色,所以才会被很多人都高看一眼。照理来说,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说傻话的吧?

  杨一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唐果是秦沧的搭档,所以对她的态度也相对比较热络,对于唐果的这种质疑也毫不在意,耸耸肩:“具体的我当然说不出来,不过他在尸体旁边一共就站了几分钟,就能说出这些结论来,说明这个秦沧也不是徒有虚名的书呆子,和聪明人打交道当然会比较有意思了。”

  唐果耸耸肩,对于杨一波的这种结论,她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索性也不去多做评价,随便杨一波怎么说吧。在她看来,杨一波的这种“有意思”的结论,无非是一种隔岸观火的态度,反正烧不到他的眉毛,他当然说起话来轻飘飘,自己作为那个实打实要和秦沧一起共事的人,他那种难相处的性子也不知道现在算不算只露出冰山一角,以后还有没有别的更让人抓狂的古怪癖好都是未知数。

  虽然说秦沧不是特别好相处,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的搭档,他走开了,唐果也不打算继续跟杨一波耗着,赶忙和杨一波打了个招呼,快步追上了已经走开的秦沧,一边努力跟上他的步伐一边问:“你觉得这个案件的性质是什么样的?情杀还是仇杀?”

  “你怎么想?”秦沧这一次没有直接回答唐果,而是开口反问了一句。

  唐果想了想:“情杀吧,要我说,搞不好还有可能是变态杀人呢。”

  “你倒是挺敢说的。”秦沧嗤得一笑,看不出是觉得唐果的观点比较无稽,还是有趣,“就凭一具死尸,还有刚刚那个看起来还比较正常的现场,你就敢说这个案子有可能是一起变态杀人案?有什么依据?你可别说是猜的。”

  “当然不是了!”唐果觉得自己被人看扁了,赶忙替自己辩解,“比较常见的犯罪动机肯定是情杀、仇杀和财杀这三种了,被害人的随身财物都在,没有丢失,排除财杀,仇杀未必涉及到情感问题,但是情杀基本上都是因爱生恨,被害人的脖颈上面带有勒痕,比较明显,说明勒的比较用力,明明是能过或者已经把被害人勒死了,凶手还刺了死者那么多刀,这分明就是泄愤的表现,所以我说这名女性死者有可能是被人因爱生恨给下了毒手了。”

  “嗯,你的分析,没什么错,非常的学院派。”

  唐果听秦沧这么说,正想分辨一下他所谓的“非常学院派”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秦沧就又开口说了下一句:“刺伤是在死者被勒死之后造成的。”

  “你怎么知道?”唐果有些诧异的问,她刚刚并没有听杨一波提起尸检的结果,秦沧又怎么会了解到这一点的呢。

  “很简单,失血量不符合生前刀伤的情况。”秦沧回答完之后,看到唐果又要开口,便说,“如果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一个搞犯罪学的居然连法医方面的知识也懂,那我只能告诉你,相关联的东西,比较浅显的那部分可以做到触类旁通。”

  唐果到了嘴边的疑问转了一圈就这样又咽回肚子里去,她只好继续方才的话题,既然是自己说那个案子有可能是变态杀人案,那总要给出一个支撑这个论点的依据才行,毕竟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面对着一起刑事案件,一条人命,这种事情可不是能够被拿来满嘴跑火车的。

  “我说这个案子有可能是变态杀人案,是因为那支玫瑰花。”她对秦沧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如果只是又用绳子勒,又用刀刺,那可能只是实在是太痛恨这名死者了,可是在把死者给残忍的杀害了之后,还在死者嘴里放一支玫瑰花!大半夜的,出来杀人还随身带着一支玫瑰花,这你不觉得想一想就很诡异么?所以我觉得,如果不是因爱生恨的谋杀,那凶手就肯定是一个变态杀人犯,玫瑰花就是他的‘个性签名’,他选择在午夜游荡在大街上,寻找合适的目标下手,然后留下玫瑰花,用来标记自己的作品。你觉得有这种可能性么?”

  秦沧忽然停下脚步,唐果没有料到他这样的动作,也跟着赶忙停下来。

  “你的想象力很丰富。”秦沧看了看唐果,对她说,语气里却又听不出任何嘲讽或者不屑的意思,虽然这话用在这里有些奇怪,可是看他的态度又着实像在称赞唐果一样。

  唐果也搞不清楚秦沧的这番话到底有没有什么弦外之音了,她见秦沧又继续朝前走,连忙继续跟上,开口问:“那咱们现在要做什么呢?排查失踪人口么?”

  “一个遇害几个小时的人,你觉得可能已经在失踪人口的名单上么?”

  秦沧的反问让唐果哑口无言,她忽然觉得刚刚秦沧说她学院派还真不算是打击人,虽说在学校期间自己也算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了,但是脱离开课本和理论,自己的实践经验少得可怜,所以真的接手了案子之后,就会有一种没有方向感的茫然。

  上级让自己跟着别人身边多多学习看来还真的是非常有必要的,唐果在心里暗暗的想,只不过那个人要是从阴阳怪气的秦沧换成严立夫就更好了。

  想到这个,唐果赶忙收回自己的心思,不让自己去胡思乱想,开口问秦沧:“那下一步咱们做什么?”

  “我按照我自己的思路去查清楚这个倒霉鬼是谁,”秦沧不带什么感情的回答说,“至于你,你爱做什么做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