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单挑这座寨(上)
凋零暮色2016-12-16 01:463,591

  并不知道大山上方出现了那么一幅奇异景象的许驰拍了拍手上的稻粒碎屑,深呼了一口气,心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极其简单,甚至粗暴的计划的雏形,在这个计划里,马成功同样是坐等着分功劳,而他许驰,则需要拿命来搏。

  于是许驰看着四周的粮包,哀切地叹息一声。

  许驰并没有立马开始行动,因为先前他的灵力消耗过度,他盘坐了下来,借着此处的幽静,闭目五心朝天,开始恢复着自己的灵力。

  于是粮仓之内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只有一些猫的叫声。

  三个时辰后,许驰睁开了眼睛,他此时只恢复了八成的灵力,而他之所以中断修炼,是因为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密集脚步声。

  有人来了。

  于是许驰自腰间缓缓抽出了一把由秦国将作监亲自监制的三尺钢剑。

  穿着身黑铠的许驰自背后取下头盔戴上,搭下面罩,开始不急不缓地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脚步声,倒拖着的剑尖在地面上划出一条细长的浅痕,发出喀拉喀拉的轻响。

  带着杀意的轻响在粮仓内传递了很远。

  许驰的计划很简单,既然不想烧粮,那么就杀人吧,杀到他们怕,杀到他们降,或杀到他们除了老弱妇孺不剩一个人。

  随着许驰不断接近,此时那些巡库的山贼能清楚地听到一连串的喀拉声,顿时那些山贼的脚步声急促了不少,从上方看,在一排排粮堆积而成的一条条沟壑中,倒拖着剑的许驰和一群火急火燎的山贼正在飞快接近,只要转过一个拐角,他们就都能看到对方。

  这些山贼有五名,他们在进行例行的巡逻,因为这里是荆楚寨的生命所系,整座寨的人都靠着这里的粮食生存,所以他们一听到异响后就飞快地冲了过来,因此他们当先拐过了那个拐角,然后他们看到了一身覆面黑铠,如同魔神的许驰正拖着剑,不急不缓地向他们走来。

  这些山贼顿时如同见了鬼一般,一时之间他们下意识地停了下来,而看到他们之后,许驰陡然提速,眼转银轮的他化成了一道带着凄厉尖啸的破空黑影,粮仓内风声大作!

  他从这些山贼身位之间刹那呼啸而过,而在双方交错的那一刹那间,他手中的长剑化为了银轮,那些山贼之间出现了一道道清冷的银白剑芒。

  这是他们生命中所看到的最后一幕,之后他们的视野就转成了黑暗。

  双方交错而过,许驰在冲出两丈后缓缓停下。

  而在许驰的身后,哐啷几声,劣铁铸造的各类兵器掉在了地上,那些山贼的身上忽然开始往外飙着血,脖子、大腿、胸口……他们身上仿若开着一朵朵娇翠的红玫瑰,这幅画面异常绝美和残酷,他们喷出的鲜血已将地面和两旁的粮包染得血红。

  一股腥味顿时弥漫开来,粮仓内养的家猫四散而逃。

  许驰并没有回头,他一抖剑锋上的鲜血,以身后绽放的朵朵红玫瑰为背景,继续不急不缓地向前走去。

  酷哥从不回头看血花。

  然而,在许驰身后有一名还未死彻的山贼,他鼓起最后的力气瞪眼嘶声喊道:“敌人!”

  听着粮仓各处突然响起的急促脚步声,覆面铁甲下传来了许驰很是冷酷的声音:“挡我者死。”

  未等那些山贼循声找来,他就化为一道黑影扑了过去。

  许驰相信自己的孤军深入绝对干扰到了张作诚将他排除在外而做的计划,因此许驰知道古县的捕快们现在绝对在抄山路火速行进着,而他狂妄地想要凭一己之力将这些山贼拖住,等到古县大队人马的赶到。

  因此许驰在挥剑杀人的时候还有余暇想:“也不知道马成功怎么样了。”

  ……

  ……

  夜幕之下。

  被许驰坑惨了的马成功正在黑漆漆的林间没命地狂奔,和许驰一样,他也在想着许驰,因为他迫切地期待许驰能突然跳出来救他性命。

  那些斜刺出来的树枝、树干根本不能阻住马成功分毫,他护住胸口,作死地在林间横冲直撞,撞断了许多树枝树干,带起了诸多的树叶,一路上,乞丐装的他疼得哭爹喊娘。

  画面拉高,只见马成功身后的漆黑树林正在不断地抖动着,树叶在唰唰地剧烈摩擦,群魔乱舞,黑暗的林间飞快掠过近百个手执火把的黑色人影,他们互相之间呼嚎应和着,正在死命地追杀马成功。

  不时有箭矢和标枪划破夜色射了过去,可马成功每次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变向躲开,于是马成功所经之处的树身上哆哆地钉了许多的箭矢和标枪。

  而每当马成功因为疲惫而放慢速度的时候,躲在他怀里被马成功保护得好好的麻雀幼鸟就会探出头来叫上一声,它同样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它在催促马成功提高速度快点逃命。

  马成功并没有预料到这些山贼发现有斥候死后的反应这么大,居然真的和他做的最坏预想一样,竟然有近百名山贼脱离了队伍,仔细地在林间搜寻着马成功的踪迹。

  于是马成功就被山贼们地毯式地搜索翻了出来,而且这些山贼在山里呆得久了,颇通围猎之术,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用箭雨改正马成功的逃跑路线,让他不是往古县的方向逃跑。而每当马成功偏离了方向,他们就会用水泼的箭雨将马成功逼向往深山里走的方向。

  这些山贼是在围猎,这对于这些山贼而言不是追杀,而是一种娱乐活动。

  他们和马成功已经在黑夜里跑了两个时辰了,马成功知道最多再过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再也跑不动了,如不出意外,一刻钟后就是他马成功的死期。

  此时马成功看到了一块林间的空地,于是他干脆跑到空地上停了下来,开始弯着腰,扶着膝盖剧烈地喘着粗气,不顾自己的胸膛火烧一般疼痛,马成功解下腰间的水囊,仰头将里面装的酒一口气喝光。

  气喘吁吁的他不打算跑了。

  因为他是秦人,是古县的一名衙役,他同样有骄傲和自尊,自然要光荣战死而不是在逃亡的路上累死,马成功不想同袍找到自己的时候发现致命伤是在背部。

  而见马成功停了下来,那些跟在他屁股后面追了两个时辰的山贼立刻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将他团团围住。

  火光中,山贼们都没有说话,跃跃欲试。

  “来啊!来啊!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了!”

  马成功咬牙切齿地低吼着,接着锵的一声,他抽出银闪闪的朴刀,不断地在原地转圈,防御着可能的攻击,他扫视四周那层层叠叠的黝黑面孔,内心一片绝望,只想着等下要拼赚一点。

  “秦人,降不降?”

  听着山贼头目的生涩官话,马成功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答案不言而喻。

  于是这个山贼头目点了点头,刚要下令动手,就听呼地一声轻响,树林内飞出了一根劲道十足的箭矢,它在空中化作带着余影的银线,带着些许空气涟漪精准地穿过几圈山贼之间的缝隙,在闻声看过去的山贼头目瞳孔还未来得及缩小之际,一根羽箭贯穿了他的喉咙,箭矢去势稍减,接着射入了另一个山贼的喉咙。

  通过平直的箭道,马成功判断射箭的人离自己很近,应该在二十丈左右,换而言之,这一箭同样让那个弓箭手此时处境危险,只是让马成功不解的是自己已经深入了这些山贼的腹地,怎么还有人帮自己?

  随着这两个山贼无声无息地倒下,这群山贼顿时鼓噪起来,他们纷纷发出怒骂,一半人继续对付马成功,另一半人则往着箭矢射来的方向飞也似地冲了过去。

  而在这些山贼冲过去的路上,又听林间传来一声高昂的弦颤,四根闪着寒星的箭矢从漆黑的林间呈扇形旋转暴戾飞出,所有人都隐约见到了箭头前端萦绕的螺旋气浪,这四根箭矢射倒了四人,将他们狠狠地向后掼倒在地,有的倒霉鬼连鞋都飞上了半空。

  看到如此刚猛的力道,和四箭齐射全中的箭术,马成功立马知道那弓箭手是谁了,不由大声喊道:“哥哥啊,你可坑死我了!”

  此时许驰心想还好马成功是被这些山贼追着往深山里跑的,然后好运地遇到了自己,不然他现在绝对已经死了。

  于是手上夹着四根箭矢的许驰大声回答道:“这不没死么?坚持住,等我回来!”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中气十足的声音,马成功心中立马充满了底气,他坚信在许驰的带领下,他不会死,一定会活着回去,许驰从来没有骗过他。

  于是缓过来了气的马成功扫视一圈,面色一肃,当先扬刀朝着这几十名山贼杀了上去。

  顿时空地上响起了喊杀声,人影缭乱间,不断地有着殷红的鲜血泼洒在空地表面的枯叶上。

  ……

  ……

  许驰脚尖轻轻一点跃上一棵大树粗壮的树干,刚跳上树干的他立马从腰间悬着的箭筒里夹出四根箭矢,拉开弓只用了一息的时间瞄准就松开了弓弦,箭矢瞬息没入黑夜之中,顿时悉悉索索的树林里齐齐响起了惨叫声,许驰一听,发现还是四个不同的声音,顿时他对自己的箭法满意点头。

  许驰在射完一箭后立马转身往身后的树干跳去,山贼里看来还是有些精锐的,随着某人的一声令下,他们所有人纷纷踩熄了手中标记着自己位置的火把,在许驰刚往后跳过去短短一息的时间,许驰原先所站的树干上就钉了许多的箭矢和标枪。

  而此时隐没在枝桠中的许驰再次从箭壶里夹出了四根箭矢,稍一听声辨位后又射了出去,顿时又有四个山贼倒下,或已失去了战斗力,接着许驰立马后撤。

  如此往复五轮,死伤了二十个山贼。

  当许驰再次摸向腰间箭壶的时候,他却摸了个空,顿时许驰一怔,才发现从看守粮仓的山贼那里得来的箭已经被自己射光了。

  于是许驰解下箭壶,将弓和箭壶挂在树干上,毫不迟疑地跳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裂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裂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