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谜团升级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4,146

  “你,你。”我这人没有什么结巴的毛病,可是偏偏这时候指着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好人和我的反应差不多,看他那样子下巴都几乎要掉在了地上。

  她说完那句话就没有了理会我们的意思,静静的等待狱卒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默默的等着。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难不成皇宫里的规矩比较特殊,男女囚犯是关在一起的?不可能啊!要是那样恐怕早就出乱子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我们三人都是被有目的的关在一起的,也就是我们三者肯定有什么联系。

  我几乎把脑子里能想起来的所有东西都翻遍了也没有想起来有李浩仁这么个人物,又试着去回想了下我家里的族谱,可是我爷爷的爷爷好像也和皇家完全扯不上什么关系才对。

  看来想要知道怎么回事,非得跟他们走一趟才行,反正已经这样,已经不会变得更加糟糕了。这么想了想,我也算光棍,干脆就老老实实的跟在他们后面,不去考虑太多。

  我们三人一路被两边的守卫层层围着走出了牢房。我抬头一看,天还是黑的,说明我没有昏迷太长时间。这一路上弯弯扭扭的穿过了不少庭院,其中我还见到了不少奇珍异草,这些东西拿出去就是天价,现在却全被皇帝老儿一人给占了。

  护卫们把我们带到一个房间后就纷纷退了下去。这是一间书房,这一点从在房间角落的书架和书桌上摆放整洁的笔墨纸砚就能看出来。奇怪的是书房里没有一个人,我倒是完全不会觉得那些人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换个书房关押。

  “好人,你说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你想想看,到底从前认识不认识我?”我问。

  “我怎么知道他们想要干嘛,不过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林凡,有没有印象?”我追问。

  “林凡?”好人骤起眉头思索着什么,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我印象里的确不认识你,说实话我是一个大夫,我也没有印象给你治过病。”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房间里有一个大夫,一个当铺小老板,还有……”我嘀咕着在心里补了一句验尸官,侧目看了看她,依旧和第一次看到她一样没有什么反应。

  如果说是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一个见多识广的当铺老板,再加上一个高明的验尸官,这三个人混在一起能做些什么呢?

  “林兄,依我看你也别想太多,说不定他们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只是为了问什么事情,问完了兴许就放我们离开了,你看他们目前为止不也没把我们怎么样么。”好人出声劝我。

  “我说好人,你不会真的把这些人当成和你一样的好人了吧?”我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没把我们怎么样?老子现在后脑勺都是疼的!有人会为了问一些事情就打你一闷棍?虽说是我先动的手,但是明显他们比起我来更加坏到骨子里了!

  “什么?”好人一时间没有听懂我话里的意思,我只得摆了摆手。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那个男女极难分辨的第三者有了动作。只见她突然转过身子,直勾勾的盯着门口,好像要把门缝给盯出一朵花来。

  可以说是下意识的动作,我也跟随她的视线看向了门口,可是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改变,依旧是进来时那扇木门。

  “花呢?”鬼使神差的,我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

  “吱呀”我刚说话木门就被推开了,花没有出现,却出现了比花更加不得了的东西。我毫不犹豫的膝盖一弯就地跪了下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第一眼就瞅见了来人身上的龙袍,这衣服可不是谁都能穿的,尤其在皇宫里,我更加不认为能有其他人敢穿着这么一身随意的走来走去。那么眼前这人百分之百就是当今圣上了,我脸都没看清,也没多想,先跪了再说。万一他老人家嫌弃我跪晚了,我这脑袋不就搬家了?

  最先察觉到的她也跟着跪了下来,只有好人好像还没意识到来人是谁,依旧站在那里发愣。我赶紧拽了拽他的裤腿,他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立即变得煞白,慌忙的跪了下来不敢再抬头了。

  “平身吧。”皇上径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看都不看我们三人一眼,直到听到椅子挪动的声音我们三人才站起了身子。

  很难形容我现在内心的感觉,像我这种平民,一般来说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见到眼前这位所谓的皇帝大老爷,现在真正见到了惊惧却已经逐渐压过了心中的好奇。我偷偷的打量了两眼,皇帝比我想象中要年轻的多,可是一双眼睛中却隐约流露出些许沧桑。就在我看他的同时,他也正好在观察着我们,我不敢多看,赶紧又垂下了眼帘。

  好人好像被吓得不请,十有九成正在纠结他刚才跪晚了会不会被砍头的问题。至于旁边那个目前性别未知的家伙属于那种一万年憋不出个屁来的货,完全指望不上。皇帝好像看出了兴趣,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不说话,我的心里却早已急的要命了。

  “那个……陛下……”在我企图开口打破沉默时候,皇帝身边那个太监却突然一声炸呵把我吓了半死。

  “大胆!陛下问你话了么?”

  这种桥段我在小时候看戏的时候见得多了去了,我只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叫了一句,“草民不敢!”

  太监好像很满意我的反应,并没有继续说拉下去打个几十大板什么的。我知道这是一种下马威,是一种很快用恐惧建立威信的方法,在这种恐惧下人往往都是很容易就范的。我心中既觉得好笑,又完全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起来吧,朕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一抬头正看到皇帝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悻悻的笑了笑便站起了身子。

  “你叫林凡是吧?你小子很机灵啊。”皇帝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

  “陛下谬赞了,在下就是一个小小当铺老板,没什么本事。”我应和到。

  “哦?是么?林老板太过谦了,依朕看林老板可以称得上是见识渊博,博古通今了。”皇帝还是笑呵呵的样子,看不出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脑门直冒汗却转的飞快,这种情况下肯定是有下文要说的。我只好一边说着不敢当,一边静静等待着。

  “一般人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全天下恐怕只有林老板能够认出来了吧……”只见皇帝一边把玩着一只洁白的玉佩,一边看似随和的说道。

  果然来了!看到那玉佩我脑门儿上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这么大一块,百分之九十九就是那块葫芦。可是这皇帝也不像是当时那个公子哥啊?难不成当初他是易容来的?

  想着我就抬起头想确认一下,的确不是很像,但是他身边的太监我却是越看越眼熟,再仔细瞅了两眼。我靠!果然是他!那公子哥居然是个死太监,我说怎么长得那么白净!

  “林老板,怎么说?”皇帝丝毫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又继续逼问到。

  “这……”我不该如何回答,那块玉佩我只能猜测是模仿那种刑罚做出的东西,但是还没有机会去考证。至于邪器一说就更加是我胡扯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法说出口。

  “林老板,很多朕想知道事情一旦过了时间,朕可就不想知道了。”皇帝语气很平淡,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我现在不告诉他,他就直接宰了我!

  “禀陛下,这块玉佩应该是模仿一种刑罚做出的东西,至于具体的来源,恐怕还有待考究。”

  “你不是说这是一件邪器,待在身上必有血光之灾么?”那死太监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可谓哪壶不开提哪壶。

  “禀告陛下,这是小人的猜测,您想啊,模仿刑罚做出的东西肯定不吉利。”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说,心里已经把那太监祖宗给问候了个遍。

  太监不再说话了,好像是在等待皇帝做出要不要杀我的决定一般。

  书房沉默到了极点,我低着头冷汗一滴滴的往下落,另外两个人也是低下头不敢说些什么。我只能在心里求老天保佑,我现在可还没有给我家里留下香火,万一就这么没了脑袋那罪过可就大了!

  实际上只过了半柱香时间不到,但是对我来说却好像过了半辈子一样,皇帝终于开口了。

  “朕想让人把你拉出去砍了。”

  这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几欲吐血,我几乎是强忍着才没有拔腿就跑,但是这么多年来我毕竟没有白白当掌柜的,我还是从话里听出了转机。

  “但朕这里刚好有一件事需要有人去做,你做好了朕就不杀你。如果做不好的话,不仅你要死,你们三个都是一样。”皇帝这一句话出来我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有一种瘫痪的感觉,知道我这脑袋算是暂时保住了。我看了好人一眼,他也是微微回头对我苦笑着。

  “你们三个还要去地牢一次见一个人,我会派人把你们三个和那人关押在一起,你们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得三天内给我问出来这块玉佩的来头。别的什么都不要管,也不要问。只要问出来你们任务就算完成,我自会放你们离开。”

  说着皇帝竟然把玉佩直接丢了过来,我赶忙手忙脚乱的将那烫手山芋给接住,这东西估计现在和我脑袋一个价值,万一碎了就完了。此时我心里虽然有着一万个疑问,却也根本不敢问出来。

  “来人,把他们压下去。”话音刚落,那群死人脸就一窝蜂的冲了进来,这一次我没有一点点反抗的念头,乖乖的就跟着他们离开了书房,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这一次,我算是彻底理解了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的意思了,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死。

  走出书房好远我才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心说这种事情要是再来几次有几条命也不够受的。好人却对我的身份突然好奇了起来,一路上一直问个不停,我没什么心情,有一句没一句的附和了两句。心里却突然考虑这不男不女的第三者的真正身份了,当时虽然没看清,但是应该也很清秀,难不成也是个太监?皇帝的内应?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可偏偏这种事情还不好验证,难道直接去问,嘿,兄弟,你是太监么?又或者直接伸手摸?这未免也太不靠谱了。

  我思前想去也根本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可是要不确认一下我心里就总感觉有一根刺卡着一样不是个滋味,我最后苦思冥想也总算想出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我假意继续和好人说话,却微微靠近了她,就在我距离她只有一个拳头距离的时候突然不轻不重的喊了句,“喂!姑娘,你贵姓啊!”

  这句话喊得很自然,按照我的想法来的话,她要真是个女的肯定就会第一时间有所反应。如果她真是个太监,听到后就算回头,但是肯定会慢上一点点。就好比有人在身后叫你名字,你就会无意识的第一时间回头,如果有人在你身后叫另一个人名字,那么就算你会回头看,脑子里肯定也会经过他不是在叫我,那他是在叫谁这么一个想法后才回头。虽然时间很短,但是绝对会不同。

  这么判断非常粗略,甚至不准,可是总算能让我心里有个估计。然而事实却依旧出乎我的意料,她不是没反应,而是反应太大了!

  我话音刚落,就觉得一只手就已经贴住了我的脖子,上面的传来柔软而极其冰凉的感觉,真的好像鬼魅一般,让我忍不住硬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