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决心倒斗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3,772

  我这刚回来还没有消停两天,麻烦就自己找上了我。我发现我就不是个能消停的人,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我居然没有意料中的感觉到恐怖,反而从心底里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兴奋和期待。

  “这位大哥,不好意思啊,我这两天做帐本忙的手有点不听使唤,你别介意。这事儿嘛,咱们得好好谈谈,您请坐。”

  说着我就赶忙给身后的伙计使了个眼色,让他把地上的东西清理干净。

  坐在凳子上,我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思路,开口问道。

  “我听说这潮州城边儿的确埋着些好东西,大哥你是怎么得到这消息的?”

  “掌柜的你知道这事情?”光头显得很诧异,也顾不得继续用草帽遮遮掩掩,一下子就抬起了头。

  “这个,实不相瞒,我多少也有自己的渠道。你也知道么,我这店里收的东西多,要把这铺子开下去,得多打探消息。”我赶紧装出了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生怕这光头识破我对那边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本一无所知。

  “呦,很多人都说这可是个大斗,而且才刚刚确定下大致的方位。掌柜的消息竟然如此灵通,想必您也是道上的。不知您是跟着哪一派的?”

  我一听就懵了,哪一派的?我对江湖上那些道道不甚清楚。听他话里的意思,这倒斗的竟然分了不少的派系出来。不过我肯定是一个都不认识,唯一一个接触过的不知道能不能叫“皇帝派”?

  “这位大哥有所不知啊,我这边儿虽然消息不少,但是只能算的上是最后一个环节,对于上面的那些派系还真不是特别了解。要不大哥你就给我说说这方面的东西,万一我们上面都是一个派系的,我还能给您加价,添个彩头你说是不?”

  这光头胸无城府,听到我这么说了,就把所有事情连带着潮州城那边儿的情况一股脑告诉了我。

  原来啊,在江湖上这倒斗的一共分了三个派系,分别是马派,王派和鬼派。马派是半路起家,原本是一群马贼占山为王,在一个意外发现了一个古墓后,一群人合伙儿将这墓给倒了,从此改做盗墓贼,见了肥斗就是风卷残云,连尸体都给糟蹋了。王派历史要久的多,算得上是个盗墓世家,现在开着不少的商号店铺,听说是个叫王夫人的在经营着。做派也好了许多,奉行着陪葬坑和地宫外围拿干净,地宫棺材里面只是拿上几件值钱的,奉行贼不走空的底线。

  至于鬼派,江湖上能得到的消息却是少之又少。这个派系进行的所有活动都透露着神秘二字,偏偏许多地方都能看到他们的痕迹。据说这个鬼派里高手众多,精通风水,手段高明又隐秘,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就无人知晓了。

  这光头是属于王派手底下的一个小头目,不过是那种打下手的头头儿。他的工作非常简单,甚至很多时候都不用下到地宫里,平时也就是跟着一些人清理下外围还有陪葬坑里的东西,之后全部交给上面的人。这次他就是在外围陪葬坑里面偷偷顺了一件明器出来,想要看看能不能换点钱小赚一笔。

  我让他把那东西拿出来,我给他估个价。谁知道他像是做贼一样环顾四周,这才从偷摸摸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油纸包,里面正放着一个玉镯子。

  我一眼就看出这玉镯子是个便宜货,因为表面的色泽看起来非常一般。虽然有点年份了但是样式很普通,放在大街上就是个大众货,最多也就值个五十两银子。

  “这位大哥,你拿出来的这件东西既然墓的外围,这镯子的质量就大打折扣。如果你相信我的眼光的话,我就实话告诉你,这玉镯子放出去说破天了也就是个三十两银子。”

  光头听到我这么说好像显得很失望,愣愣的看着那玉镯子突然叹了口气。

  “掌柜的不瞒您说,这次从墓里顺出这么个东西还是我瞒着上面的人。本来想换个一百两我就回老家,娶个老婆买两块地过日子。唉,这三十两是让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啊……”

  我一听心思就活络起来。潮州城边儿下面埋着的东西绝对不简单,能让一个老头子在临死之际疯狂成那种状态,一定是有着什么原因的。可是要让我一个人跑到那鬼地方去,自己拿把铲子打墓道下去显然不现实。先不提在下墓后会遇到什么东西,这墓道怎么个打法我都不清楚,过去也是干瞪眼儿。

  现在不一样了,我身边就坐着个半专业人士。也许他能力一般,但是肯定是有些人脉的。有了他的帮助,去潮州城的想法一下子就可能会变成现实。

  这种想法的突然出现让我自己都惊讶不已。这几日,对于老爹过去的疑问,对于奇怪老头儿话中的疑问,对于萱灵身后的疑问就好像一只猫爪一样一直轻轻挠的我心里痒痒。现在真正有了机会,那种强烈想要得知真相的感情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但是要怎样才能让这光头动心呢?我心里不由得暗自琢磨起来。

  “这位大哥,还没请教您贵姓?”

  “我?我姓赵。”光头一愣神,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

  “赵大哥,您这镯子我看在咱们有缘而且谈得来的份上,我给你五十两银子算是交个朋友。只是,不知道你对那墓里面的东西有没有兴趣?”我出声诱惑到。

  “墓里面?您的意思是……”光头有些迟疑,但是明显已经懂了我话里的深意。

  “赵大哥,你也说了这墓穴是刚个刚开的大斗。要知道这种大墓就算是打通了盗洞,想要下去也得等上个两三天,把墓里面的阴气灰尘放一放才能下去,否则就是找死。他们既然方位还没太确定,那么动作再快,现在也只能在地宫外面等着。这墓大的话,我们完全可以现在赶过去,从另一个地方打盗洞进去,到时只要我跟着进去,从里面拿点值钱的东西出来就赚大了。”

  得益于老爹刻在竹简上的东西,我对这方面也有着扎实的书本知识,现在说起来竟然也头头是道,有模有样的。

  “这……”光头迟疑起来,对于自己带领一帮人单干这样的事情他之前想都没想过,可是这一次的诱惑太大了,他也忍不住开始动心。

  “我们干完这次就收手。不过你放心,就算你真的不愿意去,那五十两我也照给!”我做出很大方的样子,条件显得更加诱惑,这些都是我在当铺里做生意学会的谈判技巧。

  “行!既然掌柜都这么说了,我老赵就干这最后一票!”光头没有经受住诱惑,一狠心咬了咬牙站起了身子,一把拽掉草帽,在脑门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掌柜的,事不宜迟,你收拾下我们明儿早就出发。我在潮州城认识一个兄弟对风水多多少少懂点,可以让他帮我们找找从哪里开盗洞。我们只要再招上几个帮手,买些必要的工具就成了。到时等进了墓,那就要拜托掌柜的多看着点儿了。”

  我满口答应下来,说一定把最值钱,最容易带的东西全给倒出来。但其实我内心有多忐忑,恐怕也只有我自个儿知道。

  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拢了,两人之间说的东西就变得轻松起来。我干脆就留下了他在家里吃饭,拿来了几瓶酒,弄上几个菜,两人在那里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渐渐我也从他的话里了解到了他这个人。

  这个赵光头本名叫做赵平生,说起来他的遭遇,多多少少算起来还是有点悲惨。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染上了最不该染上的坏毛病,赌博。结果和大部分痴迷的赌徒一样,家里面很快就家徒四壁,一家人为了躲避债务,到处搬家流浪。最后他的父亲无力偿还债务被硬生生打死,母亲选择了上吊自杀。为了继续活下去,他只好去附近山上的庙里面当了一个和尚。

  这赵光头注定不是那种老老实实做和尚,整日吃斋念佛的人。按他的话来说就是,沙弥十戒,和尚五戒从小到大几乎被他轮着破了一个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不守规矩惹怒了佛祖,十年前寺院起了大火,整个庙都被烧了个精光。无奈之下,他只好在江湖上混。直到后来一个偶然认识了些盗墓贼,为了糊口,也就跟着这群人打打下手,这一过就是六七年。

  陆陆续续的听完我也是一阵唏嘘,不由得感叹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那老爹虽然不好赌如命,但是也是属于那种不靠谱到极点的人。其中这个十年让我不由得有点敏感,毕竟我老爹正好就是在那年去世。不过我也没多想,毕竟相距这么远,应该没有什么联系。

  说到了最后,赵光头有点喝高了,一边端着酒杯一边对着我说道,“掌柜的,这最后一笔买卖我可是把老命给豁出去了,您一定得看准点儿,那就是我的后半辈子。”

  “你就放心吧赵大哥,到时绝对不拖你们后退。”我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让他放宽心。

  “什么赵大哥不赵大哥的,熟悉我的人都叫我赵和尚,你叫我和尚就成。”说着他摆了摆手,叫我不要见外。

  我说那你叫我林凡就成,也别叫什么掌柜的。两人又吃吃喝喝了一阵,我就让伙计找了件空房让他今晚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等我醒来时他已经把马车叫好了,停在了当铺门口。我思前想去还是给好人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已经动身去潮州城了,关于我老爹的过去我始终放心不下,想要亲自去追查。最后我又交代伙计让他看好店铺后便毅然上了马车。

  我家当铺距离潮州城还是有相当的一段距离的,坐上马车走官道大约要个一天一夜的时间。然而我的运气很差,中途遇到了山路太过破旧马车无法通过的情况又耽搁了半天时间。最后经历千辛万苦总算到了目的地,至于中间赶路的辛苦我就不再一一赘述了。

  到了潮州城,我和和尚找了一家临近城郊山村的小客栈住了下来,方便找齐人手我们好动身。当天中午,和尚吃过饭就出去寻找他那略懂风水的兄弟和其他人手了。我在这里并不认识什么人,暂时也没有什么事情,干脆就坐在了客栈下面的一家小茶铺里要上了一壶茶慢悠悠的喝着。

  当我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听着身边的人们讲些江湖趣闻的时候,我眼角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朝着我住的那家客栈走了过去。我赶忙定睛一看,不由得把嘴里的茶水一口气喷到了身边客人的头上。

  “噗!这不是好人么,他怎么也过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