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又入虎口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3,908

  一个人如果在半空中失去了平衡,那么双手就会下意识不听使唤的到处乱抓。我当时心都凉了半截,双手胡乱挥舞之间好像还真给我抓到了什么东西,当下就死死的拽住不肯再松手。

  下面的和尚倒霉了,我在上面挣扎的时候踩下来不少的灰尘土粒,全部都落在了他那光头上。这会儿正眯着眼朝上吼到,“你搞什么鬼?这土渣子都进我嘴里面了!”

  “我哪知道这鬼地方怎么说亮就突然亮起来了?刚才没抓稳差点就掉下去了。”我说着抬头看了看,原来刚刚是好人伸手抓住了我,我刚才匆忙间刚好抓住了他的手。

  “林兄,你赶紧找到地方抓紧点,我这快坚持不住了。”

  听到好人的声音从上面传了过来,我赶紧把空出来的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藤蔓,同时冲上面叫到,“好了,我说一二三,你就松手。一,二,三!”

  话音刚落,上面力道一松,我的身体就开始往下坠,我一咬牙用尽力气双手拽紧,脚下也用力一踩算是把身体给稳住了。

  这么一下好像又弄下去不少的灰土,和尚在下面大骂,“林凡你能不能别乱搞?这下面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亮呢,你这么搞下去还没到底我就归位了!”

  “别废话了,赶紧往下爬,我刚才就是出了点小意外。这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我们继续挂在这半空中还指不定遇到什么事情。”

  和尚嘴里好像又嘟囔了几句便开始慢慢朝下移动。我平日里从小到大爬的最多的还是树,在这种几乎接近垂直的岩壁上我根本就没有攀爬经验。每次往下,我都只能先两只脚慢慢朝下的踩实了才敢松开双手往下挪,速度简直惨不忍睹。

  等我好不容易双脚踏踏实实的踩到了地面上,我情不自禁的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这才发觉到背上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这时再朝上看去,下来时的洞口已经模模糊糊的几乎看不到了。

  和尚速度比我快了一倍不止,应该早就已经到了底。这会儿我有点纳闷按照和尚的性格居然没有抱怨两句,不像是他的作风啊。哪知道刚要回头看,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就是林凡,林掌柜的吧,久仰久仰。”

  这绝对不是和尚的声音!我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和尚正站在我面前满脸无奈,脖子上架着一把匕首。萱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也站在和尚身边,和他差不多,不过看不出什么危机感,依旧面无表情。最让我感觉到惊讶的是麻子居然也混在那群人里面,好像还是一伙儿的!

  “这,这什么情况?”信息量太大,我想说的东西太多了,却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掌柜的,先别问这是什么情况了,跟着走吧,您请。”

  说话的是个大长脸,皮笑肉不笑的,看起来尤其市侩。说完他朝着身后摆了摆手,立刻就上来一个人很粗暴的把我推向了和尚站的地方。

  他们这一伙加一起也就七个人,我开始想着等好人下来我们这边四个人也可以较量较量。凭借萱灵的身手,我甚至感觉一挑七都没有问题。谁知道好人下来后立刻就被制住,萱灵不知为何没有动手的意思,我只好作罢。

  和尚还在抱怨着,说是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就让我先下去,这下倒好,没有一点反抗的机会。我没去理他,以后除非我脑子缺根筋了,不然绝对不会再没事往古墓跑。

  大长脸拿来了绳子,把我们四个人都绑了起来并排靠坐在岩壁上,派出两个人看着,其余五个人则聚成一堆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东西。我试着挣扎了两下,可惜捆得非常解释,好像还打了死结,靠我一个人没什么指望能够松绑了。

  闲来无事我只好来回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刚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洞穴都突然间亮了起来。等到了下面,我才看了个清楚。

  原来洞穴里的光线的是从顶上采集过来的,岩壁上的很多地方都镶嵌进去了一人高的铜镜,光线在其中来回反射便将整个地方都照亮了。而且我可以肯定这里存在着什么机关,因为只有让第一面铜镜动起来才能有这样突然亮起来的效果。这么想来,启动机关的很有可能就是萱灵。

  想着我就想从萱灵脸上看出什么来,譬如一个眼神表示我要动手了,你们准备。或者点点头表示我自有办法,你们安心什么的。可是我怎么看,她脸上都和死水一样毫无动静,偶尔和我对上了眼也很快把视线移到了一边。

  这简直就是一大冰块!我心里暗叹,不再奢望和她能有什么眼神交流。只好稍微动了动,轻轻撞了下身边的和尚。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嘴唇半开微动,非常模糊的对和尚说到,“怎么办?那边那个不是麻子么,怎么跑他们那边去了?”

  和尚闻言用同样的方法轻声说,“我和他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这伙人我看十有八九就是马派和王派那群人。他如果看到跟着那边有钱赚,肯定投靠他们也不稀奇。”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他们不会杀我们灭口吧?”我说到这,脸色都有点不自然。

  “那倒不会,不过也差不太多。你抬头看看,再仔细朝那水中间看看?”

  和尚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立刻就按他所说抬起了头。经过那些铜镜的反射,上面虽然还是光线很差,不过总算势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个轮廓,不过好像都是些山岩,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在这种时候和尚不可能拿我开涮,我用力眨了眨眼,再仔细的抬头看。这一次没有去盯着那上面看山岩上有什么东西,而是留意上面整体的轮廓。这么看起来,我越看好像越隐约看出了点名堂。

  凭借那些许的光线看去,洞顶的正中间上面有一个口子,光线正是从那里出来在四周岩壁的铜镜上反射。但是当我从那个口子里继续集中注意力继续看的时候,我发现上面隐约还有一个球型的轮廓。

  这上下加在一起是葫芦形状的!我们现在就在葫芦肚子里!这个想法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喉咙里塞了什么东西一样说不出话来。这里果然和那块葫芦血玉有着什么关联,可是那东西应该是仿造夏朝造出的东西,这里不是汉墓么?

  想着我就去看水面中间。这时整片水域依旧散发着淡淡的亮光,比刚才好像暗淡了一点,不过正是由于光线变暗了许多,加上这一次是在下面,我一眼就看出了有个黑乎乎的东西飘在水面上。

  “那是什么?”我脱口就问,忘了我们现在是一群阶下囚,正在被两个人看管着。

  “什么什么东西?你小子还不老实?看到那光头没,再不安静点儿就和他一样。”其中一人看着我非常不耐烦的说。

  和那光头一样?我扭头一看,这才发现和尚脸上,脑门上都有不少淤青,应该是刚刚下来的时候挣扎的非常剧烈,被狠狠揍了一顿。

  “我呸!你们这群傻犊子。要不是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少,还拿着老黑当人质,我和尚会怕你们?”和尚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满脸不服。

  “你还嘴硬,找死是吧?”

  这种时候惹出什么事肯定对我们不利,我赶忙开口,“两位大哥,不好意思啊,他就是这个样子说话不干净,你们就当他放了个屁好了,别和他计较。”

  “去你的,你才放屁!”和尚好像吃了火药一样又对着我吼道,我只好给他使了个眼色,他这才闭嘴,撇过头不说话了。

  两个人见此均是冷哼一声,没有了继续找麻烦的意思。等到他们注意力从我们这里移开,转向了那正在讨论的五个人时,我低头轻声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什么仇怨等会儿再说,那水面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和尚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好气的对我道,“看样子八成是什么危险邪门的东西,我估么着他们十有八九想把我们几个当饵!”

  当饵?我起初没有理解,这时大长脸已经带着人商量好了什么朝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林掌柜的,我们稍微商量了下,想和你合作,你看怎么样?”大长脸笑着对我说。

  “合作?你们平时都是把人绑起来合作么?”我冷笑道。

  “这个也是形势所迫,林掌柜不要在意。你,去给林掌柜松绑。”大长脸下巴指了指,他身边一个大汉便走过来拿出一把匕首,很轻松的割断了我身后的绳子。

  我活动了下酸胀的手腕,心里百种念头急转而下,只觉得先拖延时间才好,“不知道是怎么个合作法?你把我们都放开,大家可以好好商量商量。”

  大长脸大笑了几声开口说道,“林掌柜,合作方法很简单,你现在从这里走到那水中间。那里放着一口黑玉棺材,你只需要把那棺材打开,从里面掏出几件东西来,事后我们换成银两五五开就成了。”

  我听完心里大骂这家伙不是个东西!合着饵是这么个意思,大长脸是想让我们拿命去给他换钱。听他说五五开的分,我就已经明白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活口!

  “如果林掌柜不同意合作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们也只能翻脸不认人了。”话音刚落,和尚,萱灵和好人脖子上都架上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匕首,只要我敢说半个不字,他们这群亡命之徒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我现在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如果我过去开棺材,先不说会不会遇到危险,就算是活着回来了还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可是我要是现在就动手,我又怕他们下一刻就遭遇不测。

  我打小就没什么主心骨,这种时候更加举棋不定起来。这时我看到和尚正张大了嘴巴看着我,嘴型分明就是在喊,动手,动手!

  横竖都是一死,和尚这么一说,我一下就下了必死之心。正要使出最后的力气拼命时,我眼角居然瞥到萱灵在对我微微摇了摇头。

  我刚朝前迈出去的一只脚僵住了,她摇头什么意思?现在不让我动手么?

  和尚还是满脸焦急的样子,我却冷静了许多。这次我把那只脚收回来,假意微微转身朝着水面的方向迈了半步,再转过来偷偷的看,却见萱灵又微微点了点头。

  她想让我走进去!

  如果这时我再不理解她的意思,我肯定就是个傻子。这一路上她救了我很多次,实在没有理由再害我,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对于活下来的信心莫名暴涨了许多。

  “那就合作吧,希望你说到做到,我回来就放了他们。”刚刚的一切都在很短时间内发生了,我下定了决心,冷冷的对大长脸说。

  “那是自然,林掌柜果然豪杰,请吧。”

  大长脸脸上堆着阴险的笑容,让人心生厌恶。我不再看他,在和尚非常懊悔,好人非常担心的目光中,毅然朝着湖中心走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