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鬼搭肩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3,388

  整个棺顶的所有文字都是以传记的形势来书写的。从古至近的王侯将相大多都有这么个习惯,那就是在死去之后将自己生平干过的几件最了不起的事稍微夸大了记述下来,以彰显自己在活着的时候干过不少的丰功伟绩,没有白活这一着。

  这种东西我只听说大部分都刻在墓墙上,文字或绘画浮雕的形式兼有。记录的格式也非常简单明确,大多开篇施以历法,行文赞其伟绩,以议收之,意思就是这墓主人在什么时间干了多么了不起一件事,最后再写上这些事情有着怎样深远的影响。

  棺顶上的文字就严格采用了这样的格式,在最边起的地方简短的一行几字标明了年代历法,后续才是陆陆续续的行文。我第一眼就去数一共有多少个这样的历法,因为大部分情况下这种东西记录的事情比较多,只有文字最多的那篇才是生前最主要的事迹。可是我在那里找了许久也没有发现这种类似简短的标题,这就意味着这么多字很有可能只记述了一件事情。

  我对与野史一向有着不小的兴趣,这下赶忙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往下看,慢慢的整件事的经过就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果然是关于伏魔将军的生平。

  这里讲述的比萱灵所说更加详细,说的是伏魔将军出生在一个风水世家,从他太爷爷辈起,世世代代都是做风水先生的。关于风水的口诀和要领一向都是口耳相传,严格遵守传男不传女的规矩。到了他这一辈,在他二十岁的时候,深觉得不应该窝在老家,便立志走遍天下寻求更加高深的风水秘术。

  他途中经过了不少地方,游历之间也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做了不少的好事,渐渐的也有了不小的名气。后来被经过的一个官员看重,向上推举,渐渐的传到了皇帝耳朵里,便有了伏魔将军一职。

  他平日里做的工作无非也就是帮皇帝观风水,或者在某地驱除邪灵。可是有一次他正在奉命执行任务,在某个山脚的客栈里住下时,夜半突然有人闯入他的房间,而且居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

  他本以为最多也就是个偷取钱财的盗贼,谁知老妇人一把就将他拽起,一手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说,此山不可去,尔洞彻天机之人,去之必凶!

  伏魔将军一个大男人在这老妇人面前却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只好点头称是,老妇人这才离去,行踪好似鬼魅一样。第二天他本以为是一场噩梦,可是照镜子时发现脖子上多了一条青色的掐痕,这才明白一切都是真的。

  虽然已经被老妇人威胁不要朝前走了,但是大男人行走天地间,何处去不得!他从小到大诡异凶险的事情见了多了,这次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好奇心,偏偏朝山上而去。

  具体他在山里看到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都没有提到,只写着从山中出来他好像苍老了十岁一般大惊失色,连夜去禀报皇帝,说此山必除,不然轻则天下大乱,重则皇室气运夭折。

  任何事情只要能够威胁到皇位的,皇上都会尤其重视。当时皇帝就想派重兵直接把那一座山头给推平,却被伏魔将军制止了,说此举必定引起天下人重视,此事必须悄悄进行躲过天机才好。而且没有必要那么大动静,只要断了整座山的生机就行。

  棺顶上写的所有东西到这里戛然而止,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又是采取了什么办法,和我见到过的那块血玉又有什么关系,就再也没有提到了。即使是这样,我的心脏依旧不可控制的不停加快了跳动,脚底下冰凉刺骨的水温不断传了过来,让我感觉浑身发凉。

  萱灵之前说过的话,在八锁悬棺的墓室里看到的浮雕,身着铜甲的行尸,以及我身边躺着着的这个无面尸体,一幅幅画面,一句句话不间断的在我脑海里闪过,在我耳边浮现着,种种的猜测很快出现在我的心里。

  此时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那个村庄的屠杀一开始就是将军和皇帝策划好的事情,那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邪物作祟。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悬棺里的行尸和我身边儿这具尸体的身份一时间就变得无比可疑了起来。萱灵告诉我的可能是错的,这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一个将军冢!

  那我到底是在一个什么墓里面?这里又真的是墓么?会不会建造这个地宫不是为了什么人,而是有其他目的?这时我脑子里各种思绪纠缠在一起,当我发现之前自以为是的想法全都是错的时候,强烈的不安顿时潮水一般袭来。和当初我在牢房里看到那具尸体一样,无尽的疑问好像一张张怪脸,将我一步步逼近了黑暗的角落里,让我整个人都趋近于一种崩溃的状态!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记起来我身边还站在一个麻子,这种时候如果能有一个人商量,而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瞎想,那情况一下就好转了许多。

  我转头就想一股脑的把我所有发现全部告诉他,可是转过头张开了嘴才发现我身边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刚刚只顾着低头仔细的去看那些文字了,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不见的,但更加让我惊恐的是,棺材里那具无面的尸体不知何时也不见了踪迹!

  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唯一的解释貌似是麻子在那具尸体上摸明器不过瘾,干脆直接就把尸体给扛了回去。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大动静,我就是再认真看传记应该也发现了啊!

  这时我的腿从膝盖以下已经冰凉到近乎失去了直觉,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水还在流动。整个洞穴第一次让我感觉空荡荡的,远处大长脸他们看起来非常模糊,没有和刚才一样发出吵闹的声音,四周全部都被不轻不重的水流声所代替,心跳的声音此时在我的耳中变得异常清晰。

  扑通,扑通,这种略显急促的跳动声,却让我全身慢慢的都一点点的紧绷,好似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我知道我不能再这么傻站在这里,现在离开这个棺材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脑子里这么想着,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朝后退。可就在这时,我却突然感觉到一种极其阴冷的气息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背后,锁骨上只感觉一阵冰凉。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两只带着白衣的胳膊轻轻的挽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一眼就看出来这种白衣服正是之前那具尸体身上的!顿时间就头皮一麻,从头到脚的汗毛一瞬间就炸了起来!

  它就伏在我的背上,我却诡异好像没有感受到有什么重量。真遇到鬼了,我两腿都隐约有点发软,只好一手扶着那块玉,低头不规则的喘着粗气。

  值得庆幸的是它好像趴在我的背上就没有了多余的动作,不知道是个什么目的。我心想如果它真的想要害死我的话,一开始应该就掐住我的脖子才对。除非是它长时间在这里寂寞太久了,这会儿想把我吓个过瘾再害死我,那样的话才是真正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紧急时刻我想起和尚的百宝箱还在我身上挂着,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防鬼辟邪的东西,可惜我现在没有时间去打开箱子翻了。这会儿我寻思着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干脆拼了,眼前有这么大一块玉,我反身跳起来压上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它压死。第二就是等待大长脸他们派人过来看会不会救我。

  思前想去我还是觉得求人不如求己,那边就算派人过来也很有可能看着我被害死都不会多看一眼,既然这样还不如拼命呢!想着我就想要一点点慢慢转过来身子,找一个比较好的姿势好跳起来躺在那块玉上,就算是鬼也得压它个半残再说!

  我动的很慢,期间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两只胳膊,生怕有什么其他动静。就在我弓着腰慢慢转身的时候,眼角朝着水里瞥了一眼却刚好看到背上趴着的那个东西的脸,居然不是那张怪脸,而是萱灵!

  我脑子里一下不够用了,也忘记了继续往一边寻找姿势。再仔细的朝水里面看去,的确就是萱灵,不过换了一身之前那具尸体的白色衣服正趴在我的背上,脸上和之前一样面无表情。

  我心里不由得嘀咕,难不成她在恶作剧?感情刚才麻子把那具尸体扛回去后,她就把衣服扒下来穿在身上,然后就偷偷跑过来吓唬我。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调皮了!

  这只能是我对目前发生的所有状况唯一合理的解释了,甚至都忘记了考虑如果真是萱灵的话根本不可能没有体重,而且她也不可能突然改变性格的问题。我只是心里一松,当下就扭过了脖子,笑着想要冲背后的萱灵说,你搞什么鬼。

  这句话刚刚吐出一个你字,我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我只看到背后依旧是那张无面的怪脸,这会儿本来平的和一面镜子的脸上,在嘴巴眉毛的位置竟然出现了褶皱,成了高高翘起的月牙形状。顿时一种恶毒到了极点,说不上是讥笑还是嘲笑的声音非常尖锐的在我耳边想起!

  这声诡笑简直如同来自地狱一般!我一惊,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还不等我有多余的动作,搭在我脖子上的两只手突然就从背后掐住了我的脖子,在那尖锐的笑声中,一点一点的收紧着!

  我很快就开始窒息,脑子里逐渐有些模糊,这时在那种诡异的叫声中我却隐约听到了乱嘈嘈的其他声音。听起来竟然像是和尚在叫喊着,“别管那么多了,上脚踹!赶紧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