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承认杀人 被车撞了
吟落沁2016-12-16 01:435,389

  审讯室里,闻朗仁坐在椅子上,眼神犀利的看着对面一无所谓的张华庭,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摄像机,拿出笔道“八月十九那天,在大药房的买药记录,你有什么辩解的吗?”

  “没什么好辩解的,我那个药也是为了提醒张梅不要让我妹夫吃错药了”抿嘴,张华庭淡淡的说!,看了一眼闻朗仁,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问道“可以吗?”

  轻笑一声摇摇头,闻朗仁走过去关上摄影机道“现在就算我做些什么,也没人知道,你们将林建国药死之后,将他喝过的粥扔到了医院走廊里的垃圾桶对吗?要不要我们将那碗粥给你原封不动的给拿出来?”

  乖乖收起烟,张华庭握紧椅把道“警官,你这是不是属于威胁?恐吓?”

  “如你所说,我的确在恐吓你”耸耸肩,闻朗仁一副痞子模样,大有你要是不招,下场就会很惨。

  张华庭深呼一口气,弯腰坐着,抬手摸摸已经有白发出现的头问道“我要是招了,算不算自首,能减刑吗?”

  话都说的这份上了,证据确凿,他再怎么反抗也是徒劳,倒不是选择一个对他有利的路。

  闻朗仁拿出笔递给他“减刑可以考虑,把这个签了之后还有事问你呢!”

  张华庭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靠在桌子上低头抠着自己的手指头,等待闻朗仁接下来的话。

  后者收好纸张,重新打开摄像机道“昨晚八点你在哪?”

  “在张梅家”毫无隐瞒,张华庭也算是变相的承认了,林平就是他杀的,对于对方的坦白,闻朗仁还算是满意,起身拉起后者“跟我去指认现场吧!”

  从身后拿出手铐,牵着张华庭,闻朗仁先去了隔壁审讯室,对于张梅的蛮横无理,邓霖雨很是无奈,案情毫无进展,张梅坐在椅子上刁钻的吼道“我什么都没干!你们快点放我走!我要回家!”

  邓霖雨见闻朗仁过来,行了一个军礼苦笑道“老大,任务失败了!”

  摆摆手,闻朗仁亮出铐在张华庭手上的手铐对张梅说“他都招了,你还打算继续隐瞒吗?”

  这句话让张梅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张华庭,后者不敢直视她的眼睛,默默的点点头就转过了身,张梅颓唐的靠在桌子上,对着张华庭一直摇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招供?不是说好了什么都不说?还是你告诉我的,不管他们问什么都说不知道!可现在呢,你在干什么!”

  动动嘴,张华庭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也不顾拉着他的闻朗仁,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经过这个插曲,邓霖雨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当冰冷的手铐套在张梅的手腕上时,后者才露出悔恨无比的表情,让前者无奈的摇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死了丈夫,又死了儿子,现在自己和情人也被送进了监狱,按照张华庭的这两起案件,恐怕很难再有活命的机会了,不过要是张梅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是被张华庭杀害的,恐怕就又是一场闹腾了…

  走在去林平家的路上,张华庭想了好长时间才开口“这件事,能不能替我瞒着张梅?”

  嗤笑一声,闻朗仁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反问道“你招供也是为了张梅吧?”

  不可否认的点点头,他知道就算他不招供,房间里的注射器还有林平的尸检结果只要一出来,他就是死路一条,还不如直接招了,他无论招与不招都已成定局,可是张梅不一样啊!后者只参与了第一件事,第二件可谓算是受害者,现在张梅也招了,没准还能减刑什么的。

  “你对张梅倒是真心,你们当初为什么不直接结婚?现在闹成这样,后悔吗?”破天荒的,闻朗仁竟然和张华庭聊起了八卦。

  许是知道自己以后没机会在多说废话了,张华庭看了一眼不远的张梅家道“可以说因为我不想养闲人吗?张梅年轻的时候就在家无所事事的,我也想过和她结婚,但是我的经济条件不允许,那个时候她妈给她找好几户人家,她都不满意,说是她不满意,倒不是直接说是我不同意”

  “直到林建国出现,他劳动能力强又实干,于是我就背后怂恿,让张梅嫁给了他,自己随便找一个轻松的活,虽然挣钱少,但是别人养着自己的老婆不用自己出钱出力,过得还是很充实的。”

  听到这里,闻朗仁不得不好奇的打断他的话“看着自己爱的人,躺在别人床上…你也无动于衷吗?”

  “呵呵…无动于衷?怎么可能?杀林建国的心我从一开始张梅嫁给他就有了,但是我又能怎么样?这个人本来就是我替张梅选的,再说除了洞房那天,张梅根本就没有再让林建国碰过,可是,谁知道林建国那家伙那么有能耐,第一次就让张梅怀上了他的种,生下了林平”

  说到这个,张华庭眼里充满了暴躁,闻朗仁边走边问“那你就没有想过,林平是你的儿子?”

  “哧~”张华庭自嘲的摇摇头“不可能是我的种,一个不孕不育的男人怎么可能有儿子…”

  没有想过这个,让闻朗仁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揭别人的伤疤可不是一件好事。

  话说着就到了张梅家,两人消失在大门口,这个时候,理他们不远处两道身影出现,确切的说是一道身影。

  林央站在拐角处看着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抱胸瘪瘪嘴“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吧,现在凶手也抓到了,你也该放下了吧”

  无声…

  看一眼站得笔直,眼神空洞的林平,林央转转眼珠摊摊手“算了算了,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了,走吧!”

  还是无声…

  林央率先迈开步子,悠闲的走在前面,走了几步,扭头看着还在原地不动的林平,磨磨牙,伸手拉过轻如纸张的林平,转身就走。

  现在她的首要任务就是,将这个没有思想的家伙送回去,送到东道场墓园…要等到明天吗?可能不?让她跟这个家伙呆一晚上…

  指认现场回来的闻朗仁,在路上接到叶文婧的电话,后者激动的诉说着她的验尸结果“浪人!结果已经出来,林平身体里不仅有安眠药,还有类似于迷药一类的精神药物…”

  “哦…说完了?”毫不在意的点点头,问到。叶文婧一愣“对啊,没了”

  “张华庭已经招供了,林平是被他迷昏杀害的,辛苦你了,把尸检报告入案吧”说完就挂了。

  在停尸间的叶文婧,缓缓放下手机,盯着林平已经缝合上的尸体独自出神,心里已经将闻朗仁的一大家子问候过几十遍了…他大爷的,老娘这么费心又费力的帮他取证,这家伙都结案了,也不说告诉她一声。

  用力的跺跺脚,高跟鞋在冰冷的验尸间里噔噔作响,叶文婧拿着缝合用的羊肠线,趴到林平躺着的床边,语气柔柔道“有礼貌的小家伙,高兴不?”

  说完就拉过白布盖过他的身子,转身离去…

  从审讯室出来的邓霖雨,拿着文件夹正好看到从尸检室出来的叶文婧,开口问道“婧姐!查出什么了吗?”

  看来这小子还不知道他队长已经完工的事儿,抬高下巴,叶文婧态度端正,来回的渡着脚步道“林平体内的药物成分和从张华庭家里搜出来的注射器里,两者都是出自同一种迷药!而且张华庭也已经招供,林平就是他杀的,所以…”

  “嘭~”随着叶文婧的话,邓霖雨还没有动作之前,身后出来的张梅就摊坐在墙边,看着叶文婧语气颤抖的求证着“这么说…我儿子是…是被张华庭害死的?”

  即使张梅再不懂事,她也听出了叶文婧的意思,眼角已经有泪流下,就等着叶文婧点头了。

  后者看着张梅的眼角的细纹,和脸上可以数清的皱纹,摇摇头,虽然对方很让人厌烦,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确实让人心生怜悯,但是那有如何,还是改变不了林平就是被张华庭害死的事实,无奈的点点头。

  “哈哈…哈哈…”张梅仰头大笑,泪水顺着眼角像不要钱一样的狂流,声音不再尖锐,轻声呢喃道“我就知道,我就应该能猜到!林平知道了真相,张华庭一定会杀他灭口的!哈哈哈…现在好了,都死了,都死了…呵呵”

  这个情况,就连邓霖雨都默默的转过头,不再去看张梅,后者突然没了声音,猛的站起身,推开邓霖雨就往警局外跑,嘴里还大喊着“平儿啊!妈错了,妈对不起你啊!对不起你啊!你在哪儿呢?原谅妈好吗?”

  反应过来的叶文婧拍拍邓霖雨,着急忙慌的往外跑去“快点追啊!别出了什么事了!”

  后者回过神,赶紧追着跑了出去,接水走过来的郭鑫宇,喝了一大口水,抬手就拉住邓霖雨问道“这么急干嘛去啊!”

  掰开郭鑫宇的手指,邓霖雨着急的说“快放开我!张梅跑…”

  “嘭!”

  这句话还没来及说出口,警局外就一阵骚乱,还伴随着叶文婧的一声惊呼,顾不得郭鑫宇,邓霖雨就往外冲,后者拉住一个想出去看看的警察,将茶杯放到他手里“给我拿好了!这可是我女朋友送的,弄坏了你赔!”

  说完就闪人了,留那个小警察一个人站在大厅中央,看着从身边跑过的警察委屈的摸摸头…

  外面聚集了许多人,叶文婧站在路边捂着眼睛,从手指的缝隙里,看见张梅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鲜血流个不止,石灰路上被盖上一层薄薄的血衣,张梅就这么双眼含泪的睁大眼睛看着天空,到死都没能瞑目。

  邓霖雨停住脚步,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咆哮“张梅!”

  紧接着就是一个身影,跌跌仓仓的跑了过去,手上的手铐束缚了他,让他只能趴在张梅的尸体旁吼叫“张梅!你醒醒啊!张梅!”

  “这是怎么回事?”闻朗仁快步走到邓霖雨身边,指着满身是血的张梅问道。

  从张梅家回来的两人,一出现就看到这样的情况,张梅发了疯一样的从警察局跑了出来,接着就被一辆轿车撞倒在地,不省人事…

  面对闻朗仁的怒斥,邓霖雨紧张的抓紧衣衫,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叶文婧从震惊里走出来,缓缓拉下手臂,走到张梅身边蹲下,解释道“张梅知道林平的死因后,就跑了出来”后面的话,没有多说。

  对张华庭的哭声充当听不见,抬手抚向张梅的眼睛,使后者紧闭。

  闻朗仁看向邓霖雨,恨铁不成钢的道“先招呼人把人抬进去,稳定住张华庭!别让他再出什么事了!”

  后者答到是,指了几个警察就想过去抬人,却被闻朗仁一把拉住,用眼神示意一旁站着的郭鑫宇“你过去,你…跟我来!”

  邓霖雨不情不愿的跟着他走,叶文婧弹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看了一眼失声痛哭的张华庭道“自作孽不可活”说完,拿起手机就冲着张梅拍了几张照片,给林央发过去短信:

  最后的结果,不悲不喜,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也死了,结果还不错…

  在去东道场墓园的林央,收回手机,冲林平吹了口口哨“一会儿见到你妈,可别打起来”双手枕在脑后,完全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拦了一辆计程车,一路上拉着林平的一个衣服小角顺利抵达墓园,上计程车前,司机那疑惑不解还带着惊吓的表情印在林央的脑海,在车上还特意警告哦林央一番“这东道场墓园一直以来可都不太平,小姑娘要是上坟就和家人一起来吧,这墓园啊!容易闹鬼…”

  路上都在司机叨叨来叨叨去的恐吓里度过,林央真想让林平出现在这个明明胆子很小,却还装出很胆大的人面前,看看后者是什么表情。

  林央在墓园大门口站了许久,看看已经快黑了的天,心想真不会选时间,趁着蓝幕就消失在墓园之内,邈康只跟她说到东道场墓园,也没跟她说在哪见面,这让她怎么找她。

  一人一鬼在墓园里兜兜转转了好久,直到林平站在一个墓碑前,任由林央怎么拉扯都不肯离开,后者才跟着他一起蹲在林建国的墓碑旁等待。

  眼看着天渐渐变黑,墓园里也阴森起来,林央站起来揉揉酸痛的小腿,踢踢林平道“别在这呆着了,你是鬼没什么,可我是人啊,天都黑了,很吓人的。”

  说完就直接拉起林平,向墓园外走去,被拉着的鬼像一张纸一样漂浮在半空中,跟着林央的脚步,走了一段路,后者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想了想,来都来了,不能就这么回去,瞄了一眼四周虎视眈眈的鬼影,林央卯足了劲,大叫一声“邈康!你在哪?还不赶紧出来接货!”

  这话喊的,周围那些东西都纷纷对望,尤其是听到邈康两个字,许多都乖乖的回到各自的墓地,不再出来。

  这句话一说出来,身后立马就传来一声重咳,紧接着就是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小姑娘啊,别喊了,这墓园里的安存者啊,都被你唤出来喽!”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林央紧张的转过身子,就看到一个拄着小拐杖的小老头,那老头已经年过近百,脸上的皮松弛的耷拉下来,一身灰色的粗布外套,弓着腰正挪着步子,一步一步艰难的向林央走来。

  后者主动走了上来,开口问道“您是这墓园的守墓人吗?”

  点点头,小老头又捂嘴咳了几声,浓浓的痰盂感,指着不远处的小房子道“你找的人已经久等你多时了,快去吧!”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林央看到了一座没有一点光亮的小房子,对小老头点点头,也不说话就这么拉着林平向那边走去。

  “唉,把他交给我吧!”小老头拉过林平,使后者与自己平行,对林央说道“快去吧,去晚了就见不到了”

  然后朝那一群看热闹的鬼魂们招招手“都散了吧,看什么看啊!都成这样了,还对这些事感兴趣啊,都走吧!”

  而那句话说的林央莫名其妙的,什么叫做去晚了就见不到了,她是来送鬼的,鬼都被人截了,还见个屁面啊!

  不情不愿的抱着胳膊,小心翼翼的穿过那些透明的东西,走近小房子,这个时候,墓园差不多已经黑了,那些墓碑旁到处都是忽明忽暗的灯火,给本就恐怖的墓园,平添一股诡异惊悚。

  林央站在门口,这时,头顶上的小灯泡亮了起来,唯一的光源照射在林央脸上,后者深吸一口气,抬手拍拍脸颊暗自加油打气,没关系,林央有出息点!又不是没有见过,没准还是一个跟桀罗谏溪一样帅的掉渣的美男呢,别给林家人丢脸!

  看了一眼原本小老头站过的地方,现在哪还有一个鬼影,无奈的叹口气,她现在怀疑是不是进了贼窝啊!可是自己除了一身廉价的运动服身上再无其他,最后的十块钱也打车花完了,再说了,死神对这些身外之物应该不感兴趣吧。

  抬手轻扣门把,陈旧的铜环铛铛作响,紧接着里面就传来一声低沉的回应声,夹杂着漫不经心“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