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浪人院长关系微妙
吟落沁2016-12-16 01:465,180

  最顶层的会议室里,聚满了人,一边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们,一边是披麻戴孝的家属,两方就这么瞪着眼睛对质着,火药味十足,站在桌子最上方的王利伟率先开口道“您丈夫在我们医院去世,我们也都很痛心,但是他的死因我们都查清楚了, 是摄入大量普拉洛尔才导致哮喘加重病危的,我们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是接受过专业督导,不可能出现为病人摄入禁忌药物的情况的”

  普拉洛尔算是哮喘的第二病发体,接受治疗期间的哮喘患者,在病情得到缓解的时候,要是不小心食用或是摄入普拉洛尔会导致哮喘复发,在药物刺激的情况下,患者的哮喘会比普通病发期严重,随时都有可能病危,而这些只要学过医学,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排除了是医院医生在治疗期间摄入普拉洛尔的可能性。

  那妇女一拍桌子,重重的击打声响彻整个会议室,站起来尖锐的吼道“我不管什么拉什么的,建国就是在你们医院死的,你们医院就得负责任!”

  对面的一个医生顿时火气大增,也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说道“负责任?负什么责任?你们已经来闹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我们医院也给了你十万的补偿,你还想怎么样?再这么蛮不讲理,我们就以污蔑罪告你”

  听到这句话,那妇女就跳了起来,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好啊,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死了丈夫啊,你们十万块钱就完事了?要告我是吧,要告也是我告你们这些骗子!”

  王利伟头痛的看着两个人吵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抬手下压着大声说道“都别吵了!”两方已经混乱了起来,没人听到他的声音,王利伟很是烦躁的看了一眼众人,然后视线锁定了角落里站着的两个身影,随后就快速的走了过去。

  “文婧啊,你终于来了”冲着靠在墙壁的叶文婧说道,叶文婧轻笑了一声,看了看快要打起来的人们调笑着“你这个院长还真不好当啊,找我过来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吧”

  王利伟苦笑了一下,表情凝重的说“你还真是料事如神啊,我今天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这家人过来闹腾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你会不会找错人了?这种事不是应该去找浪人吗?找我干嘛?我又不懂法律”也是,向这种聚众闹事的,王利伟直接找闻朗仁就行了,为什么偏偏找上了叶文婧这个实打实的法医?

  王利伟无奈的叹了声气“我倒是想去找他,可是拉不下我这老脸啊!你这丫头,应该很清楚我俩之间的过节吧”语气尽是苦涩。

  叶文婧明了的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不会是让我代替你去和浪人说吧?其实只要你开口,这事是属于公事,我想浪人一定会以公办公的”

  这两个人说的话让林央云里雾里的搞不清状况,不过有一点林央算是搞清楚了,这个王利伟跟闻朗仁认识,而且还是很熟的那种,只不过因为什么事发生了矛盾,这才导致王利伟要通过叶文婧这一路径去接触闻朗仁。

  “呵呵…我若是亲自找他,那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哦…我王利伟向他低头了,我可不干!”没了刚刚低落的情绪,王利伟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撅着有胡渣的嘴,不乐意的说道。

  叶文婧笑了笑,眼角微挑,摊摊手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帮不上你了,就算我去找他,不还是你让我去的吗?跟你亲自去有什么区别?”

  “那我不管,反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这闻朗仁和他的大队你必须给我找来,我先去处理事情了,就不招待你了”王利伟干脆耍起了无赖,拿出做上级的架势,直接向叶文婧下起了命令,然后转身就向人群里挤去。

  叶文婧冲他的背影挥挥拳头,然后嘟囔了一句,看向林央说道道“唉,变态杀人案还没破,王利伟就又给闹出这一出,真是没事找事啊,你是不是很好奇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既然你无义,那就别怪我无情把你俩的破事给抖出来,还敢命令我?叶文婧在心里恨恨的想着。

  林央咬着嘴唇点点头,她非…常愿意做这个旁观者。

  这个时候,会议室的正中央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属于医院一方的医生们在王利伟的威压下渐渐安静了下来,而那一方也在男孩的劝解下不再像骚乱的狼群一样乱吼乱叫,开始了心平气和的调解。

  原来叶文婧闻朗仁和王利伟在同一所医学院毕业,只是入学的时间不同而已,叶文婧是在两人毕业后的几年才入校的上的三年制,毕业后就在做了法医,那两个人都是五年制的,闻朗仁是在大学毕业后,十六岁入的学,当时他在医学院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人长的帅又成熟稳重,所以比较受欢迎,而王利伟跟他在一个班级一个宿舍,那时的他十八岁,却远不如闻朗仁成熟,两人在当时的被称为医学院的两个偶像,一个成熟稳重,一个又是市医院的公子哥,有长相又有钱,都是五年制的大学长,但是王利伟觉得这个学校有自己一个风云人物就够了,不需要再出现一个闻朗仁,所以处处刁难闻朗仁,后者却视他为空气。

  直到有一天,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因为王利伟的高傲自大,让他惹上了麻烦,那天他被人打的奄奄一息,却还是不肯低头,他只记得一个人就要继续出手时,自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务室了,听医生说是一个帅哥送他来的,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闻朗仁,那个时候他在恢复期间仔细想了想,其实他也不是那么讨厌闻朗仁,只是心里的嫉妒心作怪,因为他不喜欢医学,但是学习成绩又不好,才被迫答应父亲去医学院,所以在课堂上不能够做到专心一致,让老师总是拿闻朗仁跟他比所以才导致了他对闻朗仁的不满。

  从那件事之后,王利伟就缠着闻朗仁称兄道弟的,医学院五年的时光过的很快,王利伟毕业后就选择了子承父业,他对闻朗仁抛出了橄榄球,但是后者不接,闻朗仁虽然说是学医学的,但是思维逻辑分析的特别强,而且他觉得追溯尸体死去的原因比研究尸体更有趣,于是放弃了当副院长的位置,在警察局当起了小警察。

  因为这件事王利伟一气之下在毕业典礼发表致辞的时候,当着全校人的面宣布和闻朗仁彻底隔绝时长五年的兄弟关系!这两人再次成为学校的焦点,虽然已经离校了,但是校园里还是流传着两人的事迹。

  本来两个人的事情,没必要拿在大众面前批判,所以王利伟在没过几天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太过小肚鸡肠,但是又拉不下面子,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僵持了将近十年,面子尊严这两个东西,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能让两个相处五年之久的好兄弟现在形同陌路,而且心里都一直形成了一个疙瘩,消失不尽…

  听完叶文婧的话,林央有些想笑,既然知道自己想挽回这兄弟情,干嘛还死撑着面子?真是搞不懂他们,这边说完,那边静了下来,只听见叶文婧看向那边惊讶的说了句“我靠!什么情况?”

  林央看向那边,那一群人应该是没有协商好,两边各不退路,所以场面一片狼藉,恐怕是刚刚有人忍不住动了手,有聚成一堆的拉扯着对方,还有单打独斗,但是这个时候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般,都停止了动作保持着一个姿势满脸震惊的看向那个带头的中年妇女,此刻正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的儿子,眼里的怒气冲天,反手就给他儿子一巴掌“好啊好啊!我张梅养了大半辈子的儿子,竟然养成了白眼狼!还敢替外人打我?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生了你这么一个杂种!”

  林平被甩了一巴掌,眼睛红肿,眼角含泪刚刚他是在混乱中给了张梅一巴掌,因为是看到她这么蛮不讲理又结合他爸的死,所以积攒已久的怒气和恨意同时激发,就动手打了张梅,不过他却不后悔,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样会出手,摸着疼痛的脸颊,林平冲着张梅吼道“你不配做我的母亲!闹闹闹!你就知道找别人的麻烦!别逼我亲自把你给送到警局!”然后不顾他舅舅的拦截,跑了出去。

  众人都被这一戏剧化的场面震惊,也顾不得身下骑的人,和手里拉的人,都怔怔的看着张梅,后者就这么又坐在地上,开始撒起了泼。

  “啧啧啧,这又是演得那一场戏?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吧唧着嘴,叶文婧从震惊中回过神,非常疑惑。

  “大叔的变态杀人案还没结案吗?”林央莫名的问了一句,后者还不在频道,啊了一声,然后理解后点点头道“对啊”

  林央在心里大笑了几声,变态杀人?你们这辈子都别想抓到凶手。“看来大叔这次又有得忙了”林央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闹闹腾腾了半天,两方也都没有实质的解决方案,那妇女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撇嘴看了一眼王利伟“我今天饿了,等我吃饱了我还会再来的,哼,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补偿我们林家吧”

  “唉,你们林家人都是这么无赖呢?”叶文婧捂嘴小声的对林央说道,后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难免会出现几个无赖的”然后歪着头问道“你们叶家难道没有吗?”

  认真想了想,犹豫不决的点点头,说的好像还有道理唉,叶家也应该会有几个吧…

  停止动作后,一大群人又如来时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张梅留在了最后,经过王利伟的时候,冲他的脚边啐了一口,说道“今天的事没完,你们医院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也不让你们好过!哼!”

  后者真的很想挥拳过去,最终还是忍住了,怒视着张梅离去,一方人离去后,那些医生都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显得没有那么狼狈,地上还有混乱中撕扯下来的白布,还有放在会议桌上的白纸也被人洒了一地。

  王利伟面脸绯红,呼哧着重重的呼吸,对那些医生招招手“都回去吧!过几天警察就会来,这几天就辛苦大家了”这个时候,一个医生揉着额头拿着手机走了过来“院长,保安室的那群饭桶不知道在干嘛,没人接到通知”

  王利伟看了一眼他红肿的额头,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不是大事,不用管它,你先去取些冰块敷一下头吧”点点头,那医生就转身离去,却被王利伟又重新叫住了“唉,对了,今天这会议室的所有医生和护士,都轮流着放假两天,另外月底发工资的时候都加些奖金,医院的事说起来也对不住他们,知道了吗?”

  林央在心里挺赞同王利伟的做法的,这样即便医院在外面看来名誉有损,但是内部却能让他拢聚到一起,叶文婧吹了一声口哨,手插大衣口袋走了过去。

  王利伟眼角的皱纹挤到一起,不满的问道“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让你去找闻朗仁吗?还呆在着干嘛?”

  “我要去停尸间!”掏掏耳朵,叶文婧抿着红唇说道“本来以为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呢,我连衣服的换上了,你怎么得也让我捞点好处回去吧”掂着衣角扇了扇,叶文婧眼睛直盯着王利伟。

  头痛的揉揉太阳穴,王利伟把视线转到林央,好像现在才看到她一样向叶文婧问道“这个小丫头是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被岔开话题的叶文婧非常不爽,简单的介绍到“林央,我的准首席徒弟”

  “唉,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做你徒弟了?”被提到的林央,向前走了一步,很是抗拒的说道,后者凤眼抛了个媚眼“就在刚刚!”

  “那这个小丫头也要跟你去停尸间吗?”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叶文婧笑嘻嘻的看向林央,后者一脸嫌弃,小脸都快皱到了一起,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重重的摇摇头,鬼魂这玩意她都不怕,为什么会抗拒尸体?因为目睹解剖尸体跟目睹已亡尸体是两个根本不一样的理念,所以…原谅林央没有这种兴趣。

  “哎呦喂,你这小丫头”叶文婧瞪大了眼睛,伸手就要去捞林央,后者退后了一大步,转身就跑,她虽然跑不过宫景繁那个变态,但是逃离叶文婧的魔爪还是有信心的。

  叶文婧在后面气的直跳脚,手脚并用的重重跺了一下脚,看向王利伟咬牙切齿道“今天算你走运!不过这件事,你好好记住我有空就会来的,哼!”说完脱下白大褂,甩了一下乌黑发亮的短发,踩着那双高底的白色帆布就快走了出去。

  “喂!你记得跟闻朗仁说啊!”王利伟冲叶文婧的背后喊了一句,后者高高举起一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记着呢。

  送走所有人,王利伟看看一片狼藉的会议室,表情怪异的走到办公椅旁坐下,一个人做出了与他的年龄非常不符的动作,撅着嘴自言自语道“一群蛮不讲理的粗人,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办法解决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想明白咯,这次给你个机会,要是过来帮我,我们俩就还继续做兄弟,要是敢帮那些人打压我,哼…这辈子就这样吧…”

  从医院出来的林央没一会儿就被叶文婧追到了,没办法人家可是有坐骑的,自己靠着两条小细腿能跑过俩轮的吗?被追上林央被迫停在路边,抱着胸夸张的看向叶文婧“你到底想干嘛?”

  “我对你那小身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又不是同性恋!”话虽如此但是叶文婧的动作却完全不符合她的话,轻浮的撇了一眼林央不大不小的胸部,眼神里分明充满了…猥琐。

  林央咬咬嘴唇从嘴里挤出来几句话“你不是同性恋但是你是变态!”吹了一声口哨,叶文婧咧嘴笑的灿烂,抬起下巴对林央说道“那就请小美妞跟着我这个变态上车吧”

  “又要去哪?多远啊,我可以步行去吗?”对叶文婧的车技,林央真的不敢打保票会不会被甩飞,后者支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一只手算计着“嗯…多远啊,让我算算哈,市区东南分局大概离这里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吧”奸诈的看一眼林央,叶文婧问道“你确定要步行吗?”

  深吸一口气,林央乖乖的坐在后车座,照着老样子抱着叶文婧的细腰,把头埋在她的背上问道“干嘛要去警局啊?”

  “你忘了王利伟的话了吗?”

  “为什么要带上我?”

  “浪人跟我说他想你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刚刚他用脑电波传播给我说的啊!”

  …什么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