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诡异吴姨 浩浩被抓
吟落沁2016-12-16 01:507,450

  偌大的别墅里,气氛莫名的紧张,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还夹着一个男人,虽然有两个女人跟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这并不影响林央一演到底。

  杨沛白突然玩心大起,学着林央像模像样的指着滕垣,大叫道“姐夫,我姐姐待你不薄啊,你这房子出现一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说着走到那女人身边,拉着薄如羽翼的睡意,啧啧道“你瞧瞧你瞧瞧,穿这么少都敢出来,你们俩这架势是刚从房间里闹腾过的吧!”

  “咳咳”林央掩嘴干咳了几声,提醒杨沛白话不要说的太过了,后者明白立马闭上了嘴,抬头望向滕垣一张怒气冲天的脸,一副无畏的模样。

  “雪静,你没事吧?”滕垣将那女人拉在怀里,反复查看,生怕赵玥那一下子给她扯伤了,后者摇摇头表示没事,赵玥翻了个白眼说“没人知道还以为她是一个纸人呢!”

  “都说了章程琳没在这里”滕垣一副要将两人生吃了的样子,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林央倒是有些佩服滕垣,他和自己的情妇被她们两个说成这样,虽然生气但是好歹没有还嘴动手,要是别人恐怕早就找保安或者自己动手将两人轰出去了。

  “好,她的事情我们就不说了,这是你和姐姐之间的事,我们也没权利插手,你只要你告诉我我姐姐在哪就行了!”林央一副大度的样子。

  被称为雪静的女人,越过滕垣,又一次强调道“说了你姐姐不在我们这,要找就去她住的小区找去”

  林央看着她的红唇,撇撇嘴不理她,反而看向滕垣说“我姐姐和地方已经去过了,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才到你这来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以为谁愿意来你这啊?

  被无视的吴雪静,眼神里在没人看到的瞬间,闪过一丝的毒辣和阴狠,滕垣听到这里,微微蹙眉问道“没在她原来住的地方吗?”

  林央眉头一挑,看样子这个滕垣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在几天前就死了,自己的妻子也同时失踪了,这个结果倒是出乎她的意料,本来还以为这个滕垣和章程琳的失踪有很大的关系,现在看在要重新选择一个入手点了。

  “嗯,我去过姐姐那里,可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真的没有在你这里吗?”林央认真的点点头,再一次确认到。

  滕垣低头想了一会儿,虽然他跟章程琳没有爱情之说,但是毕竟现在还是夫妻,于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他很少拨过去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都消失好几天了”林央颇为急迫的在原地踱着脚,好像真的很着急一样。

  “怎么会这样?那浩浩呢?浩浩有联系吗?”滕垣想起了浩浩,微微皱眉。

  “浩浩…”

  “我姐都找不到,去哪找浩浩啊?”杨沛白打断两人的对话,这么说话也太磨叽了吧?

  滕垣也不去计较杨沛白说话的语气,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对面接通后,说道“陆丰,你去章程琳的小区里查一下监控,看看她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回去过吗?”

  “四天前失踪的,我跟她通电话,她说在摩天轮,还没挂断我就听到一声尖叫,然后…”说到这里,林央突然话锋一转,双眼犀利的看向吴雪静“四天前你在哪?”

  后者心里一紧,瞪大眼睛回视她“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章程琳她失踪了,是我搞得鬼吗?”

  “我可没这么说,我不过是问问你而已,这么大反应干嘛?”林央冷哼一声,头扭过去,一副不屑于看她的样子。

  吴雪静心里气急,咬牙切齿的想要将林央生吞活剥了一样,但是碍于滕垣的存在,只能往肚里吞,滕垣头疼的揉揉太阳穴,吼道“你们别吵了,你叫什么?”

  说了大半天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杨沛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上前一步说道“我叫章二,她叫章三…”

  话还没说完,林央就一个爆栗下去,章三?我还是赵四呢!

  “哈哈…”吴雪静捂嘴嘲讽的笑笑“这名字还真配你们啊!”

  林央狠狠的挖了杨沛白一眼,后者还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名字里,揉着头不满的看向林央“搞什么嘛?本来就是嘛!章程琳是老大,我是老二,你是老三,打我干嘛?”

  说完向滕垣的方向努努嘴,示意别露馅了,林央只能忍住脾气,配合她努力扯出一个笑说道“是,在家排名就是这样的!”

  “你们三姐妹还真是一个妈的生的…”

  “雪静!”滕垣低叫一声,吴雪静只能住嘴不说,虽然滕垣宠她爱她,但是这个男人也不是每次都顺着她的。

  “你去摩天轮调查一下章程琳的情况”

  那边的陆丰不明白这边吵吵闹闹的声音,很理智的没有多问,接收到滕垣的命令,一刻也没有逗留的前往酷洛公园。

  林央见事情也试探的差不多了,最起码排除了滕垣的嫌疑,那么…最后就是吴雪静了…

  吴雪静感觉到那一道审视的视线,转身对上林央那双反复无常的眼睛,心里一沉,林央给她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小女孩那么简单,有可能连章程琳妹妹都是编造出来的,微眯双眸说“你到底是谁?据我所知章程琳好像并没有妹妹吧?”

  滕垣放下电话,被吴雪静的话吸引,也怀疑的看向林央,后者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呵呵,姐夫,我真为你感到悲哀,连自己妻子的家人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绑着我姐姐,还给她带绿帽子!”

  样搜嘎偷偷为林央鼓掌,这小丫头也太会说了,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人家出轨管你半毛钱的事情吗?

  滕垣被说的有些脸色挂不住了,他的眼睛本来有些血丝,这样瞪着林央竟然有些沧桑的感觉,反驳道“章三你要搞清楚了,要不是看在你跟章程琳有姐妹关系,你们两个早就被扔出去了,还有,不是我绑着章程琳,是她绑着我!”

  因为浩浩吗?林央不得而知,她也不想纠结于两人的感情纠纷中,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演戏,林央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完全没有了刚刚盛气凌人咄咄逼人的气势,说道“我姐姐的事反正也跟你说了那么多,你要是还念一点夫妻情分就把她找出来,是死是活我都要见到她!”

  说完,拉着在一旁看热闹的杨沛白就潇洒离去。

  林央走后,滕垣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双眼一片狠辣,这个表情落在吴雪静眼里,后者眼神充满了害怕,小声叫到“滕…滕垣?”

  被吴雪静这一叫,滕垣深吸一口气,尽量克制自己,可是声音却已经出卖了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的不爽。

  “我没事,你先上去吧!”

  此时此刻的吴雪静也不再说话,虽然担心,但是还是按照滕垣说的话乖乖上楼,三步一回头的样子让人看出了她对滕垣的感情绝对是真的。

  吴雪静离开后,滕垣坐在沙发上,将头深陷其中柔软之地,双手紧握,声声嘎嘣脆,就这么过了好大一会儿,那个保姆走上前,双眼冰冷,就像时候一个有着呼吸的尸体一样,悠悠的伸出手抬起滕垣的下巴,这个时候,才看见滕垣的眼神与死尸无异,活生生的一个布偶娃娃。

  “吴姨!”这个时候,吴雪静匆匆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出声叫到,声音里有些恐慌。

  吴姨转过身,歪着脑袋犀利的看着吴雪静,后者吞了一下口水,轻咬嘴唇,一张美艳的脸写满了纠结“今晚,可不可以放过他?”

  话音一落,她就感觉到一股气流向自己逼近,她想躲,但是身子就像是被什么力量束缚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闭上眼睛感受着那种被人扼着脖子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想要断气,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渐渐腾空,她的双脚在空中扑腾着,双手抓住下巴下那股紫色和的气流,满脸通红,一双眼睛血丝遍布,就像是充了血一样,表情扭曲。

  吴姨那张皱纹满布的脸,狰狞无比,看吴雪静有些支撑不住,这才缓缓放下胳膊,语气中没了刚开始的那种毕恭毕敬,多了阴冷和不耐“若有下次,我会直接把你打回原形!”

  吴雪静摊软的趴在地上,拼命咳嗽,双手撑地想要起来可是这个动作在她现在做来也是徒劳,力不从心,显得很是辛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泛着紫色的光在滕垣的脸上乱窜,后者的脸就像是被水浸泡过一样,慢慢浮肿起来,紧闭的双眼仅仅留下两个缝隙。

  此刻吴姨的脸上开始分布一条一条交错复杂的红线,知道密密麻麻的布满整张脸,嘴唇乌紫,一双眼睛里紫光乍现,写满了贪婪了和不满足,等到滕垣的气息越来越薄弱,好像就要断气的时候,吴姨这才慢吞吞的松开手,任由他瘫倒在沙发上。

  滕垣的脸已经像是一个发面的肿馒头拼在一起一样,很是怪异,吴雪静微眯眼睛,咬紧牙齿,恢复差不多后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拖拉到滕垣身边,捧着他的脸,在吴姨鄙夷不屑的眼神下,摊开右手,霎时间就从掌心涌出一片与刚刚无异的紫光,不过她的要比吴姨的颜色浅一点,在滕垣的脸上一点一点的消失。

  随着滕垣脸上消肿,吴雪静的脸色看起来越来越差,紧咬嘴唇,过了一会儿,手上的红光消失。

  做完这些,吴雪静挽起滕垣的胳膊,倾尽全力的将他架在肩膀上,越过吴姨走向楼梯。

  这个时候吴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声音中带着满满的不屑“ 你为了他这么消耗自己的修为,真的值吗?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人类而已”

  “我值得,像你这种,永远也不会明白我的感受,你也不配!”吴雪静虽然气息微弱,但是声音中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说完不去理吴姨的感受,扶着滕垣,瞒珊的上楼梯。

  身后的吴姨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褶子皱在一起,心里压着一团火,无处可撒,抬手向旁边的沙发隔空打了一掌,那座沙发在她的压力下嘭然四分五裂,里面的弹簧棉絮散落一地。

  吴姨冷哼一声“哼,没用的东西,只知道谈情说爱,做这些有的没的!”

  从滕垣家里出来,杨沛白的表情就一直很奇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央停下来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杨沛白,你今天很奇怪啊?”

  后者眼神躲闪,心里发虚,说道“有…有吗?我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想多了吧?”

  “从刚开始见到你,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从你的种种行动,再到浩浩见到你似乎很害怕,你曾经被他吓晕过一次,为什么你能这么淡定?”林央握着玉佩,伸手放在杨沛白眼前。

  后者小手一挥,语气中尽量显得放松无比“谁知道那小家伙为什么会害怕我,他那么可爱,我又怎么会被他吓到?刚开始还不是因为第一次见面吗?所以才晕的…”

  “真的?”林央没有轻易相信,怀疑的盯着杨沛白的眼睛再一次问道。

  杨沛白坚定的点点头,可是背在脊梁后的双手被汗水沾湿,心里暗道,这么快就被这小丫头怀疑了吗?眼睛可真毒啊!

  林央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一次杨沛白,不过警惕却没有完全放松下来,走到前面边走边说“你刚刚有事跟我说?”

  “没…没事!”杨沛白见她不再纠结她的话题,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能在说话了,要是把刚刚他在滕垣家感觉到了非常重的阴气,那还不知道这小丫头会怎么把矛头指向自己,追问不舍的,他可吃不消。

  林央在陵园区里转悠了好长时间,始终都没有去门口的方向,跟在后面的杨沛白揉揉疼痛的大腿,不解的大声问道“喂!林央,不回去了吗?在这里转悠什么啊?”

  林央踩在鹅卵石上,鞋底很厚所以踩在上面没有任何感觉,听到杨沛白的话,林央停了下来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拍拍木板,示意她也坐上去。

  待杨沛白坐上去之后,林央这才慢慢道了“我从一进滕垣家,就感觉到一阵阴冷之气,现在正是燥热之际,哪里会像他家一样那么冷,而且我看过他的空调,是关着的”

  说到这里,杨沛白吞吞口水,一副惊慌的样子,搓搓胳膊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表面上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暗暗想着:还不算笨。

  “还有…”林央顿了顿了,看向一直没有动静的浩浩,继续说道“浩浩,从刚刚进去,情绪就一只不稳定,玉佩也一直不停的扭动”

  “那现在那?怎么这么安静?”杨沛白拿手戳戳玉佩,抬头疑惑的问道,林央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搞不清楚“离开门口的时候,它就突然安静下来了,我用意识跟他交流过,可是没有反应”

  “那会不会是滕垣家有问题?”杨沛白故意在不经意间提醒着林央,让她把思绪继续放在滕垣家里。

  “我也不确定,所以才在这等着天黑的时候,偷偷溜到他家一探究竟”林央不确定的摇摇头,她从进门就觉得里面一定有猫腻,可是她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情况,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她才决定先不离开,等到天黑就有机会去一探究竟了。

  杨沛白了然的点点头,安安静静的坐在林央身边,盯着她手腕上的红珠子发呆,第一次见的时候,这玩意虽然不大,但是这没有这么小,现在只有小指甲盖大小了,没想到林央吸收的这么快。

  “杨沛白…”

  “嗯?”专心于林央手腕上的东西,杨沛白被这一声打断,疑惑的望向林央,后者轻叹一声说道“今天晚上我总觉得有事情发生,你什么都不会,不如现在就先回学校吧?”

  “你说这话是在赶我吗?”杨沛白扬起小脸,一副赌气的样子,林央心里也是担心杨沛白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能不能招架住今晚的事情。

  “我告诉你林央!你让我走!好…”杨沛白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指着林央的鼻尖,大声喊道“我走就是了!”说完,扭头就小跑着离开了林央的视线。

  后者不可思议的揉揉眼睛,就这么走了吗?按照电视里的剧情,不是应该要先来一段性感到观众朋友都爆泪的桥段吗?比如说,杨沛白先是骂林央一顿,然后在死缠烂打的不走?果然…电视里演的都是骗人的…

  而林央口中的浩浩,此时已经不在还被她紧紧攥在手里的玉佩里,而是安安静静的躺在一间卧室里,平静的就像是一具有着实体的尸体一样。

  一个白色和双人床上面,浩浩双手放在胸前,脸色苍白,一副安详的样子,这个时候,开门声响了起来,从门口一身白衣一个女人轻声轻脚的走了进来,锁上门,现在床边低头看着浩浩的脸,双手抚上他的脸,轻喃道“对不起,拿你换你爸爸,也算是你死后也尽了孝道…”

  说着,右手朝他上方一挥,浩浩就一点一点的慢慢消失,周围出现点点荧光,看起来莫名的和谐,看着浩浩消失殆尽,那女人的嘴角勾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双眼中一片期待和向往,似乎是在幻想着什么美好的事情。

  离开房间,那女人脚步轻盈的走到第一次出现的那间卧室…滕垣所在的房间,关上门,吴雪静坐在床边,伸手抓住滕垣的双手,握在手心里摩擦,又放在脸上柔声说“来不及出去给你找补品了,只能用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了,你一定很高兴吧,能和你儿子在一起,呵呵…”

  吴雪静眼神迷离,看着滕垣那张并不是太帅的脸庞,柔意尽露,继续说道“下次…下次我会多准备些,不会再让你昏迷这么久了好吗?”

  说完,吴雪静起身将消失的浩浩重新放出来,出现的那一刹那,浩浩猛然睁开了眼睛,初入眼眸的就是吴雪静那张妖媚的脸,紧接着就是躺在床上的滕垣。

  浩浩眨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滕垣叫到“爸爸!爸爸!”

  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回应,浩浩察觉到了异常,一双眼睛怒视着吴雪静,大声吼道“你把我爸爸怎么了?他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你搞得鬼?”

  虽然滕垣和浩浩接触的不多,但是这在五六岁的孩子心里,还不足以让他生恨,他只会想为什么爸爸会不理他,是因为别人吗?因为他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好了,够优秀了…

  吴雪静冲浩浩温柔一笑,对他勾勾手让他过来,然而浩浩的敌意并没有减退,瞪大双眼,露出微尖的牙齿,身体也在刺激下发生了变化,迅速的呈紫色,冲着吴雪静就张牙舞爪的跑了过去。

  后者,眼里的恶毒一闪而过,伸出的手狠狠的甩下“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就抬起一只手轻松的打落浩浩撞过来的两只手,然后单手呈爪状卡住他的脖子,双眼瞪着他已经流泪的眼睛,毫无感情的说“不过一个区区的小鬼,也敢在我这撒野,让你给滕垣当补品,算是便宜你了!总比在吴姨那里魂飞魄散的好!”

  “坏蛋!坏女人…你放开我!”浩浩腾空的双腿在空中踢打着,嘴巴一张一合的想要去咬她,伸出手长长的指甲划向了吴雪静的脸颊,贴近着擦了过去,这一个举动吓坏了吴雪静,下意识送来浩浩向后躲去。

  得到自由的浩浩,掉在地上,双腿跪着,双眼血红的抬头看着面前虚惊一场的吴雪静,娇小的身子此时看起来煞是渗人,吴雪静心有余悸的摸向脸颊,还好没事,要不然…

  咬牙切齿的说“真是够了,跟你妈一个货色,从小就这么狠!还好你已经死了,哼!”

  “你闭嘴!坏女人丑女人!不准说我妈妈!”听出来了她嘴里说的不是什么好话,浩浩大吼一声,再一次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这次一起动作和还有房间里的一切能为他所用的小物件,镜子抽屉,柜子里的衣架什么的,杂七杂八的一起飞向吴雪静。

  后者心里一惊,这明明是个个鬼童,可是为什么能同时控制这么多的东西,虽然都是一些小物件,但是也够让吴雪静惊讶一把了,不过惊讶归惊讶,吴雪静立马收起疑惑,眼眸开始变化,紫色和瞳孔微光四射,双手抬起,顿时房间里感觉像是刮起了一阵大风一样,吹起她的头发,凌乱飘逸。

  浩浩已经到她面前,后者双手升起一团紫色的雾,不由分说的就朝浩浩拍去,面对比自己强大到不是一两点的差距,那些被浩浩控制的东西都四分五裂的粉碎,向周围飞去,浩浩顶不住这样的压力,身子不由自主的强行停止往后迅速的飞去,直直撞到墙壁上,吐了一口黑色的血液。

  收起双手,吴雪静直直的现在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虚弱的浩浩,白色和连衣裙疯狂的乱飘着,头发缠绕在一起,一双紫色和眼睛透露着诡异的色彩,整个就是一个现实版和女鬼一样。

  地上一大片黑色的血液,还散发着一股微微的腥臭味,浩浩嘴里充斥着黑色和血液,腹部一阵肿痛,就像是被石头一直狠狠压着一样。

  “坏…坏女人…”趴在地上,艰难的微微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吴雪静,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小的身体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吴雪静这一击,虽然没有用尽全力,但是也够浩浩受的了。

  “懒得跟你废话!”吴雪静眯着眼睛,冷哼一声,不再多说,朝他伸出手向前一带,浩浩就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身子直了起来,朝吴雪静飞快的飘去。

  “咚咚…你在里面干嘛呢?这么大的动静?”

  吴雪静捞着浩浩,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跳,慌乱的看了一眼浩浩,然后将他强行收到手背上一个圆圆的图案里,假装淡定的说“没事!你有事吗?”

  开门的声音响起,吴姨就走了进来,狐疑的看了看四周,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真没事?”

  “没…没事”吴雪静摇摇头,吴姨走向她在她周围转了一个圈,拿鼻子深深的嗅了一下,说道“我怎么问到一股生人味?哪个小鬼的味道?”

  听见吴姨这么说,吴雪静的心咯噔了一下,越过她走到滕垣的床边说道“我刚刚出去抓了一个游荡的魂,哪来的什么鬼啊?你想多了!”

  “真没有?”吴姨再次问道,吴雪静背对着她点点头,双手却已经紧攥在一起,显影了几个指甲印。

  吴姨诡异的一笑,对吴雪静说道“好,我这次就相信你,不过…别让我发现你骗我,你知道后果的。”

  听到这句话,吴雪静升起了一阵惧意,可是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句“我知道”

  “知道就好,那我先走了”

  吴姨出去后,吴雪静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并不知道,还在门口的吴姨已经将她的紧张尽收眼底,怎么会如此的轻易相信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