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巷口战场 办理出院
吟落沁2016-12-16 01:454,392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位于丹阳的市中心,一片繁华的商业地带,车水马龙,平地而起的几座十几层的高楼,在这种小城市里算得上是高楼大厦了,这是一座出租出去的办公楼,此时正在这栋楼的最顶层,十五层里,是一间空旷的区域,说空旷的也不算得上空旷,稀稀拉拉的放置着一个几米长的会议桌,两边都是摆放整齐的椅子。

  一袭白色落地窗帘拖着地面,前面站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两边,在玻璃上倒影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充满立体感的五官,给人一种稳重成熟的感觉。

  此时他手中拿着一部手机,放在耳边,面色沉重,在和什么人通话,不过看那表情似乎不太满意。

  “嗯,知道了,先不要轻举妄动,稳住他们!一会儿就有人过去支援!”男子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即便在说出稳定军心的话,也只是微微皱眉,没有过多的情绪变化,体现不出一点担忧。

  挂了电话,男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支香烟,点燃放进口中吞云吐雾,双眼微眯一片冷意,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带一支香烟燃烧殆尽,他也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丢掉带着火星的烟头,不偏不移刚好落在窗帘上。

  火光盈盈发亮,不多时就将窗帘燃烧了起来,不过始臃者似乎并不在意,眼睁睁的看着火势蔓延,冲突的红光照在他的脸颊上,冷酷俊美的五官映的一清二楚。

  窗帘燃烧在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蔺衡,带人到华中街,一个不留!”

  房间里凭空出现一个人影,听到他的话,身子明显的一顿,动动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这是低头应了一声“是!”

  后退几步就出了房间,但男子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蔺衡心里有些疑惑,他说的一个不留是指对方人手还是包括自己人?按男子的性格,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留男人一个人点燃了一支又一支香烟,整个房间都处于黑暗之中,只有从落地窗里透出来的一片亮光,笔直的身体,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城市的某一个方向,那双透冷意的眼睛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一双眼睛犹如野狼一般,精光四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出生人勿近的魄力。

  就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地点,正发生着一场丹阳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惊骇事件,一条无名街道里,刀光剑影,一声比一声高昂的尖叫声,充斥天际,街道上聚集了一波互相厮杀的男人,可以说已经没了人性,不管身边是谁都不放过,脚边零零散散的静躺着十几把手枪,看样子是没子弹了。

  没人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也没人知道他们为了什么事情互相动手!

  总之他们就是一群杀红了眼的疯子,手中的砍刀匕首应有尽有,没有一个人的脸上身上是干净完整的,他们的脸被鲜血糊满,活脱脱的像是从地狱涌出来的恶鬼,霸道人间,张牙舞爪狰狞的面孔一张闪过一张,五官扭曲,模糊不清,看不出原来的长相。

  在这样漆黑诡异的夜晚,整个就是一个修罗战场,死尸遍布,嘶吼声求饶声,从不间断,街道上弥漫着浓重的是血腥味,令人作呕,来回踩踏的脚下仔细听,还能听出骨头断裂的声音,有好几具尸体都已经被踩的不成人样。

  附近的居民不是没有听到声音,只是这群声音凄惨,不知是人是鬼的人,着实吓了他们一跳,都纷纷窝在家里,等到天亮报警。

  这么一群人就像是从铁笼里出来的野兽一般,不识别人,双眼充血,地上尸体遍布,血流成河,然而没有人理会,只顾拼命砍杀,脸上的伤身上的刀痕,都不足为俱,视若无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冲刷着,他们留下的血迹斑斑,雨水淋在地上的尸体上,肆无忌惮的拍打着,似乎是上天不忍看到他们,这番破烂不堪的离去。

  虽然丹阳是个小城市,但是混混横行,往小了说就是成群结队的混混,说的稍微大点就是合成一派,谁也不服睡,争场子收保护费的也是常事,稍有不合大大出手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过这天晚上,看这架势恐怕就不是什么地痞流氓之家的摩擦了,命都搭了上去,这为的什么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是地上躺着的人,也临死也不知道为什么。

  大部分人都想着按兵不动等待救援,谁知道人倒是盼来了,可是这方位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乱了方寸,是自己人没错啊?但是为什么不论对方还是自己人都是一通乱扫射,手里的枪已经无用,只能拼死搏斗。

  大雨一连下来几个小时,地上已经不能看了,血肉横飞,粘连着半条街道,已经无人生还,直到天亮,雨才退下,路过的人们都是一个表情,惊恐,瑟抖,呕吐…双腿不听使唤的,就那么直愣愣地站在街头,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点的,直接晕了过去,求的一个无惧。

  明明是夏季,明明太阳才刚刚升起,出门前身上明明还挂着汗滴,现在身上虽然还在冒汗,不过却像冬季里的泼了一桶凉水,从头到脚,瑟瑟发抖,面对如此骇人的画面,没有一个正常人会无动于衷。

  直到闻讯赶来的警察,狠狠地揉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忍着胃里的泛酸,强装镇定,将那些瘫坐在地的居民,疏散在外。

  然而并不是所有警察都有强大的精神内心,将近一半的警察都如同初孕在身的妇女一样,扶着墙把早餐尽数吐出,完后,再不敢回头一看。

  地上的水潭和血液混合,一片惨相。整个街道都被隔离起来,连哄带骗外加威胁的把居民安顿好,紧接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外援警车,相继而来。

  那些离开的居民,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昨晚的尖叫声嘶吼声,在今天终于给了一个答案,然而这个答案却不是他们能够接受的…

  他们看到了什么…那是人吗?

  还在医院静养的林央,经过三天的调理,伤口也好的差不多,只是不能做剧烈活动,否则伤口保不齐就会重新裂开,而玉锦这几天倒是对林央明里暗里的有些避讳之意。

  这期间只要一有和林央单独相处的空间,就会找各种理由离开后者的视线,刚开始林央觉得她没有必要这么做,无论是以那种性别相处,对她来说都是朋友无异,只要对她无害。

  不过看玉锦这副别扭样,林央也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噙着轻笑。

  这天,玉锦提着早餐过来了,看见林央穿着病服现在通风窗前,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皱皱眉,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打开,不悦的说道“你的伤还没有好全,快躺回去别乱跑,小心扯着伤口了,我可不想再为你付一次医药费!”

  明明是句关心的话,可是玉锦却是一副别扭的口吻,这林央眉头一跳,笑道“什么玉大少爷跟我一样抠了?连这小小的医药费都不愿意付了。”

  玉大少爷…玉锦捯饬盒饭的手一顿,她还叫他玉大少爷…

  抬头复杂的看着林央那双透着淡淡笑意的双眸,傲娇臭屁的勾起嘴角,说道“本少爷会在乎那点医药费吗?”

  “嗯…我猜也不会。”林央挑眉,轻哼一声点点头,这家伙的个性还真是别扭。

  “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林央看着窗外,一双眼睛波澜无惊。

  玉锦的眉毛挤在一起,他总觉林央这次醒来于之前有异,可是具体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许久未听到回答,林央转身双眸紧盯着他,后者神情一晃而过,拿起饭盒递给她说道“医生说再修养两天,如果没有你觉得没有大碍就可以出院了。不过…”

  林央蹙眉,看着他,等待下话。

  “我琢磨着你还是在医院多呆几天吧,好好养伤,反正你也没什么事,这枪伤不比别的,没准留下个后遗症什么的。”玉锦一番话捻手就来。

  他猜到林央不会这么安安生生的养伤,之前他说的那一番话,很显然林央把它放在心上了,丹阳现在究竟驻扎了几班人马,他还没有一个准信,这林央出院,保不齐会直奔那里。

  这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又是刚刚受伤,竞争对手多去牛毛,让他如何也不放心林央就这么白白的入虎穴。况且,申屠卓影已经对她目的不明了,杀意已起,若是正面碰上,指不定是一场饿狼追猎的游戏,这饿狼是申屠卓影,猎的就是林央了。

  嗡嗡…玉锦说完,林央就这么看着他也不说话,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林央拿起手机接了起来。

  自从林央将手机号告诉马姝,这三天来一天不打了两三次的都对不起她的话费,不过这种待遇林央也可得所受,问的无外乎是什么时候回家,在外面的时间也不短了,就是整个丹阳也能逛个一遍了。

  缓缓放在耳边,对玉锦用嘴形说了句“瞧…来事了…”

  玉锦坐在床上,重哼一声,已示自己心里的不满意。

  “知道了妈,别担心了,我们明天就回去!”说着这话的时候,林央向玉锦咧嘴一笑,仿佛再说:看吧,必须回去。

  玉锦一滞,顿时巴掌大的脸聚在一起,这丫头是真不知好赖,还是在故意气他?看样子后者占据比例要多一点。

  挂就电话,林央径直走到床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玉锦,下巴抬向门口,说道“还不去办出院手续?”

  玉锦身子一扳,侧身在外,不去看她,愤愤的冷哼道“要去你自己去,自己要出院,别劳烦别人!”

  林央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无声的笑笑,下一秒钟突然捂着伤口,面露难看,低吟出声。玉锦扭头看见林央,扶着床边,一副极为难受的样子,慌忙扶着她让她坐在床上,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有没有事?”

  声音中不难听出担忧,只见林央卷着秀眉,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没事,可能是站得时间太长了。你帮我办一下吧!”

  最后一句才是她想说的,毕竟住院手续是玉锦签的名,各项程序与他都脱不了关系,所以让他过去再何时不过了。

  玉锦闻言,脸上的怒气乍现,松开她,说道“你都这样了还要出院?外面太阳那么大,你才站多久都这样难受了,要是出去一趟,还不得再被救护车抬回来!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林央抬眼,望着玉锦那双喷火的眼睛,虽然语气强硬,没有一句好话,但是暴露出来的担忧,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轻轻推开他,走了两步,气息浓重起来“我自己去…”

  玉锦抿紧双唇,吐出一口浊气,面色难看的将林央拉回来,说道“我去吧!你呆着这别动…”

  玉锦转身就有,重重的关门声,听得出来他此时的心情。

  见玉锦离开,林央缓缓放下右手,从枕头下拿出几天前的报纸,叠成一小张,气定神闲的放在挂在墙上的外套口袋里,那里还有刚刚那副焉色。

  等玉锦回来,林央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衣服换好了,也没什么该拿的东西,除了口袋里装着的报纸。

  见林央身着便装,站在病房中央,等着他随时离开,玉锦拿着出院手续,没好气的扔给他,挎上自己的背包,一张脸臭臭的先行离开。

  林央抿嘴一笑,明明是个担心的主,怎么表现的这么小肚鸡肠,死心眼呢?摇摇头,林央捏着白纸黑字就离开了病房。

  她想着先回家见见马姝,等过两天开学了,再做借口来丹阳一趟,玉佩里的灵气若有若无,她必须再给浩浩找一个新宿体。这么多人争相抢夺的东西,自然不是寻常物,报纸上的一个模糊生物,想必就是灵气的承载体。

  这段时间,她明显感觉身体里的灵气正在一点一点飘散,可能是因为受伤的原因,伤口能够这么愈合,可不是医生能够做到的,所以林央觉得体内的灵气都涌向伤口了,现在所存的已经寥寥无几。

  这个发现让林央惊讶了一段时间,毕竟没想到灵力不仅能够抽出用于交手,竟然还能自行治愈伤口,不过消耗的速度,似乎有些太快了些。

  所以那个不明生物她是一定要得到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