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被人跟踪 中了一枪
吟落沁2016-12-16 01:456,298

  第二天早上天亮,林央就觉得腰部一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魏小年已经收拾妥当,站在床边静静的望着她,后者揉揉睡眼惺忪的眼,坐了起来,说道“你醒啦!”

  “嗯”

  “昨天你喝的不省人事我就把你带了回来,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林央拉开被子,坐在床边,别想太多,她睡觉从来不脱衣服的这是习惯,她的世界你永远也搞不懂,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可以第一时间从床上蹦起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世界上存在的鬼对于没穿衣服的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魏小年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啊,昨晚是我拉你去的,到头来却让你把我带回来了,我没说什么鬼话吧?”

  林央歪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煞有其事的说道“昨天晚上啊,我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你拉着我的胳膊,嘴里念叨着别走别走,力气之大,我挣脱了半晌才从你手里逃了出来,你说…让谁别走啊?你这是做春梦了吧?”

  闻言,魏小年脸色一红,这样过身去说道“哪有啊!一定是你出现幻听了”

  来林央也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话,不过这样看来,这丫头昨天晚上一定是梦到了什么人,看她通红的小脸,林央走过去一副色色的表情,轻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说道“来小妞,给大爷我乐一个!”

  魏小年拍落她的手,气极反笑“大爷,要不奴家伺候您起床可好?”

  “那可正合了本大爷的意了,过来让大爷我赏你一赏!”林央小手一挥嬉皮笑脸的说。

  魏小年不与她胡闹,走出卧室说道“昨晚一晚上都没有回家了,我妈别担心了,我先走了等以后有时间的过来找你玩儿!”

  “嗯,不过过几天我就要回学校了,所以这几天你就过来吧!对了,你小心点郭斌斌!”

  魏小年的脚步一顿,最终点点头,应道“嗯,知道了”

  林央目送她离开,昨天的事情她没有向她提起,只是让她小心着, 同是一个村子里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见了面,林央的话说到了这份上,她也该领会了。

  穿上运动鞋,林央拿起洗漱用的杯子,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根红绳,拿出枕头下的铃铛系在上面,弹一下叮当响,看了看手腕上原先承载炙燑烈火的珠子,手腕上带着么东西很不方便的,于是权衡之下绑在脚腕上,一步一声响,不过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

  院子里林央看见玉锦坐在楼梯上玩手机,林央走近洗手间洗漱完毕后,看了看时间,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马姝交给她的任务,暗道一声不好,现在这个点儿已经来不及了,林星所在的学校是昨天晚上放学的,但是马姝没有去接,所以只能拖到今天早上,想到这里,林央赶紧找出车钥匙,骑着电动车就飞驰出门。

  玉锦望了望不明所以,这个时候从楼上走下来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东西,那是玉锦随身的一个游戏机,递到玉锦面前问道“是这个吗?”

  “对,就是这个,你拿去玩吧!”玉锦摸摸他的头发,说道。

  后者高兴的坐在他身边,玩起了游戏,这个剃着小平头,个子不高瘦瘦的正是林星,细看之下他的眼睛跟林央很像,原来林星早就回来了,见久久没人过来接他,就趁着别人的车回家了,一进院子就看到了生面孔。

  面前的大哥哥长得很是俊俏,询问之下才知道是她姐姐的朋友,两人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话,林星把自己的变形机车给玉锦玩,后者心情好就让他上去找带过来的游戏机。

  再说这林央,本着接林星的心去了镇上,谁知道学校的大门紧闭,想来是林星已经回家了,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林央决定找一家小店吃些早点,她选了一家包子铺,等一笼包子上来,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大吃起来。

  吃到一半,就被门口的动静吸引了过去,有几个人向她走来,林央认出了其中一人正是昨晚遇到的郭斌斌,看这架势,怕是来者不善啊,不过看看眼前残留的包子,林央决定还是先吃为正事。

  不管郭斌斌的要吃了她的眼神,林央又重新吃了起来,郭斌斌看到前者忽视他,又想起昨晚的事情,顿时火气就上来了,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才几个小时就被他遇着了,他后面的三个人没有林央见过,不是昨晚的那一帮人。

  “呵,这不是林央吗?”阴阳怪气的声音缠绕着林央的耳膜,后者置若罔闻,自己吃着自己的。

  这郭斌斌可就不願意了,但是出于昨天对她的忌惮,只能悻悻的坐在隔壁的桌子,那三个人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只知道有一个女生坏了郭斌斌的好事,看到林央,不免有人好奇的问道“她是谁啊?”

  “林央…”

  “不会是你今天早上提起的那个吧?”

  郭斌斌看了一眼林央,拿鼻孔哼哧一声,说道“就是她了…”

  那男生笑得一脸猥琐“既然这样,就不能轻易放过她,这小丫头片子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哪点儿都不像你说的那么厉害!怎么着?要不要兄弟们帮你报仇?”

  “算了大早上的别让她坏了咱们的心情,吃饭吃饭!”郭斌斌想了想还是算了,想起昨天晚上就心有余悸,那个时候觉得她只是凑巧罢了,现在仔细想想人家可是去过少林寺的,就他身边这三个人,他又不是不知道是什么货色,只是一群以多欺少的人罢了。

  林央听到这句话心里冷冷一笑,还算是挺识相的一个人,这大早上的她可不想出手伤人,犯了晦气。

  那郭斌斌这么想,可不代表其余三个人也是这样的想法,其中一个拍拍他的肩膀,一脸鄙夷“不是吧郭斌斌,你平时可不这么胆小啊!怕什么!有我们兄弟给你撑着呢!”

  这让郭斌斌有些难堪,看了看林央心里暗地里摇摇头,把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中心摇摇“我还有事,不吃了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去,其余的人看着他别扭的身影面面相龃,其中一个嗤笑出声“他吃错药了吗?不过是说他几句,闹什么别扭啊!”随后看看林央,嘲讽一句“不会是真的害怕这丫头片子?”

  这个时候林央桌子上的粥已经见底了,也没有在这待下去的必要了,起身拿着让老板打包好的包子离开,无视三人。

  “唉,你们说这丫头真有那么厉害?”有人好奇的问道。

  “管他呢!赶紧吃吧,一会儿还有事呢!”

  …

  林央离开包子铺开着小电车扬长而去,在大马路上总觉得不对劲,透过镜子看到后面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据她观察这小轿车跟了她几个转角了,你说这么一辆车还追不上她着快没电的电动车,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只有一种可能,这车是瞄准她来的…

  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林央把车听到路边,离她不远处有一个小破庙,是求子观音的着落处,果然不出她所料,那车也跟着停了下来,林央玩味的眨眨眼睛,走近破庙,透过小洞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仿佛是有机会了,从里面走出两个身着西装的黑衣人,踩着擦的锃亮的皮鞋向她走了过来,林央的身影隐在黑暗的角落里,贴紧墙壁,压制着气息,脚步声越来越近,林央看着地上的影子,抬腿重重一踹,不偏不倚正中下怀。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林央的声音“你们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砰…回答她的是一声枪声,林央心里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有枪!要不是她在黑暗中对方没有射准,现在恐怕有危险了,不容林央多想,又是几声枪声,林央能够感觉到身体周围的空气被子弹穿透的气流波动。

  这几颗子弹密集袭来,林央不能坐以待毙,迅速的想一旁闪去,外面的人不敢轻易进来,而林央也没有把握出去,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林央敲自己脑门一下,心里暗骂道:你还真是个猪脑子!

  随后意念一起,赤斩就朝拿枪的男子手腕飞去,那男子向一旁躲去,可是赤斩穷追不舍,就瞄准了他,拐着弯的向他追去,看的林央傲娇的笑了起来,小样,有枪就了不起了!

  直到那男子手中的枪被甩了出去,捂着潺潺流血的手腕,独自吸气,另一个男子想到之前他们老大说出的顾及,看看蠢蠢欲动的赤斩,决定不能硬碰硬,双手高抬,做给里面的人看。

  林央乐于见此,从黑暗中走出来,挺直腰扳,踔厉风发,好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伸手指着两人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抬手的男子,意味不明的看着林央,轻哼一声,动作迅猛的摸向腰间,抬手冲赤斩放了一枪,就瞄准林央,林央紧紧周围,看着迎面而来的子弹,脑子还来不及想身体就躲了过去,眯眼冷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次不重又放了几枪,林央腾空而跃,一只脚踩在后面的墙上,借力一蹬,身体旋转着躲避子弹,向男子飞去,后者瞳孔一缩,接连放了好几枪,好几次都是差一点,男子把手枪扔到一边,赤手空拳向林央击去。

  林央冷笑一声,在半空中身体翩然落下,看向那男子的双眸充满了玩味,她自认为自己在武学方面的造诣还不错,瞥一眼静躺在地上的手枪,双脚交错着向他冲去。

  那男子双拳放在胸口防御,很显然的是主攻拳击,林央攥紧拳头向他的门面砸去,被后者闪身躲过,脚下的动作也不含糊,双腿夹着他的小腿肚用力一扭,两人双双倒地,黑色西服不知何时被男子脱落,衣袖缠绕着林央的双手,那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直刺林央的喉咙系。

  后者被缠着的双手动弹不得,双腿向男子的背部一顶,逃过一劫,迅速从地上站起来,伴着寒光的刀刃就向她袭来,双手合十紧紧夹住,看向一旁按耐不住的赤斩,在空中来回旋转着已示不安,一个眼神丢过去,后者就安静的犹如一只小猫一样,静静落下。

  松开手,突然间的放松让那男子的身体向前倾去,林央作势膝盖顶上他的腹部,后者感觉腹部一阵火辣辣的疼,没时间去思考,伸手拉住林央的胳膊反身领到背上向地面摔去。

  就在两人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直被忽略的另一个人有了动作,不管那只还在流血的手,左手那是地上的枪,拉开保险拴朝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就是一枪,混乱中林央觉得不对劲扭头一看,已经来不及了,面前的匕首已经挥下,哪里还有时间去管那颗子弹?

  只能先躲过匕首,胸口一阵沉闷,紧接着就是子弹穿透肉体的噗呲声,林央捂着胸口抬腿拼尽全力向对方踹了一脚,后者的身体竟然悬空起来向墙面砸去,林央的手被鲜血粘黏,透过指缝,顺着手背流下,本就有轻微贫雪的林央面色苍白,警惕的看着两人。

  这个时候的赤斩已经淡定不住了,这主人都成这样了,它还能怎么办啊?当然是报仇了,一道红光冲向拿枪的男子,那男子心里一惊,抬手就向它放枪,怎奈目标太小,只能在不打的空间里转圈躲避。

  林央已经接近筋疲力尽,目光转向被丢在一边的匕首,拿起来就向靠在墙上还没缓过劲的男人靠近,后者想要站起来,反复起来了几次都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央到来,林央蹲下身子,一只手领起他的衣领,让后者被迫与她平视。

  “你们是谁?跟踪我干嘛!”

  男人闭口不言,反而打起了林央伤口的注意,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向她的胸口填去,林央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拿着匕首的手向前一挥,就听那人一声哀嚎,凄厉无比,一只手飙着血滴就这样与本体分离,手中还紧紧攥着一把沙土。

  匕首抵在他的脖颈,林央面色阴沉的又问了一边“你说是不说…”

  回答她的只有一阵沉默,这个时候林央已经动了杀意,微眯双眼危险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右眼瞳孔变化,对方思绪一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脖子向前一划,就这么结束了生命。

  林央颓废的把匕首扔到一边,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捂着伤口,

  赤斩那边也已经结束了,安安静静的呆着林央身边,林央只觉得胸口有东西顶着骨架,却没有穿透,被灵气贯通的骨骼自然要比常人的抗击能力要强,不过照这样下去,她得血流成河,然后死去。

  可是现在的她连手机都没有,这一副模样断不能再自己回去,思量期间想到了刚刚醒来的浩浩,林央计由心生,将它放了出来,交代他回去找玉锦过来。

  不多时间,玉锦就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看着一身是血的林央还有地上的两具尸体,即不可带的问道“怎么回事儿?”

  “先带我去医院再说,别告诉我妈!”林央捂着伤口,之前因为是一个人,她强行支撑了意力没有昏迷,现在有自己人在场,终于在说完几个字后,双眼朦胧,化万物为虚无,闭眼睡去。

  等林央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在这期间马姝给玉锦打过几个电话,无一不在询问林央的事情,玉锦记住林央先前的话,就骗马姝说两人一时起心去市里玩了,两人年龄都还小,一时玩性大发当也正常,嘱咐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市医院里林央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树荫,缄口不语。

  玉锦坐在床边,削完苹果递给她说道“这么说你还没来得及问他们,他们就死了?”

  “不,确切的说是自杀!”林央轻咬一口苹果,摇摇头说道,那两个人出现的太过莫名其妙,事过之后让她一点头绪都没有,两人的来历目的她一概不知。

  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杀她是别人指示的,并非两人的本意,林央敲敲浑胀的脑袋,这些事情搞得她头都大了。

  玉锦点点头,替她分析道“对方很显然是专门冲你来的,你好好想想这几天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是挡了别人的路?”

  这点林央决然地摇摇头,除了在学校那群看她不顺眼的女生,别的还真没有。

  轮到玉锦犯迷糊了,皱眉说道“那是因为什么?不会是因为你的能力暴露,被什么组织看上了或者被视为了眼中钉,所以他们才会派人过来杀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身体异常的人很多,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绝大部分都会被别人收为麾下”

  “那你呢?相对来说你也不差,为什么不见有人杀你?”林央反问道,这家伙的脑子里面想的什么?正常人平时的事情都那么多,更何况那些身怀异能的人?那个吃饱了没事干,会花时间关注她这么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

  听她这么一说,玉锦撇撇嘴“倒也是哦,如果真像我刚刚说的那样,他们没必要去杀你,放着我这么优秀的人才,他们不可能只看见了你”

  林央翻了一个白眼: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你准备怎么办?这次他们杀人不成还倒贴了两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以后你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了”

  林央没有出声,她在想,那两个人跟踪了她半天,肯定知道她家在哪,她倒不担心自己,她担心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马姝和奶奶,万一他们对他家里人下手,那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不过…

  林央眼中充满了冷冽和悍然,浑身的气势都发生了变化,强行压制住心里的躁动,虽然她面无表情,只有在她身边的玉锦才能感受到那种不容别人侵犯的慷扬情绪,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惊心的玉锦小心翼翼地在他眼前挥挥手,后者轻颤睫毛,看了他一眼,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揪出背后的人”

  咚咚…敲门声响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着护士服的女人,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房间里的低气压,对上两人同时望来的视线,护士不由自主的绷紧身体,眼前的女孩被人送过来的时候可是满身是血,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救助下来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中了枪伤,这让她一个刚刚上任的小护士,如何能得心安理得地接受?

  “请跟我下去付一下医药费好吗?”连说话都变得不自然。

  玉锦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单子,说道“走吧!”

  “唉…”小护士在前面带路,不是放在以前这种极品小正太,她肯定会多看两眼,但是现在,他清楚的明白眼前的人不是什么正常人,恐怕背后的身世是非常之大,有不然怎么会面对如此境况,受到枪伤的朋友还会淡定无比?

  带他付了医药费就匆匆离去,玉锦无奈的看着逃也似的小护士摇摇头,转身准备回病房,不过在一边的单人病房里,他看到一行可疑的人,以及躺在病床上的一个男人。

  玉锦顿住脚步,好奇心的驱使下,趴在窗口观察着,病床的对面放置着一把椅子,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坐了上去,对病床上的人好像在说着什么,他听不清楚,不过病床上的人他倒是看的一清二楚的,那人他昨天见过,正是躺在林央身边的黑衣男子,没想到他竟然大难不死,还被人送到了医院。

  照这样说来,这一行人肯定跟林央脱不了干系,想到这里,玉锦贴紧窗户,想要把对话听的更仔细些,谁知道一声低吼让他赶紧身影一晃,赶紧躲到隔壁房间。

  “谁!”

  房门应声而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那人在走廊里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可疑人物,重新回到病房,锁门隔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