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Ver.2.0 命运红线
故事记忆2018-12-14 20:022,818

  “围观有风险,叫好需谨慎!”——章前语

  瞬息之间的动作拉动了我的身体。因为没有做好准备,我的平衡被瞬间破坏。

  警花的右臂朝着嫌疑人脖子前面一穿,左手握住了嫌疑人左手小臂,然后使劲往左边甩。如果没有和我铐在一起的话,那么这个动作无疑将会很成功——毫无准备的嫌疑人会被甩翻趴在地上,然后会被她按住。原来当初我就是这么被甩翻的。

  但是这会儿,她似乎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她的左手上,还带着我怎么一个累赘。我被他一扯,几步不稳,一下子摔到地上,扯动了她跟着被迫坐到地上,而她正好又扯着嫌疑人,最后也只是把嫌疑人拽了一个扑倒。

  三个人如同三角形似的摔做一团。

  眼见嫌疑人就要爬起来,她一头扑上去抱住了嫌疑人的脚,逼得我在地上爬动几下。

  但嫌疑人很快就发现这是怎么回事了,奋力爬起。毫无束缚的他本身力气就大过警花,她必然是按不住的。

  “妈蛋!得帮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左手扯过嫌疑人的双手,然后屁股向前一滑,双脚由下而上穿过了嫌疑人的左臂。这招应该是柔道里面的十字固,如果使用正确的话,可以让对方彻底失去战斗力,不过前提是使用正确。

  怎样的状态才是正确呢?那也得是对方是仰倒的状态啊,我这是用错招了啊!我心中慌乱,不知如何是好。那坏蛋虽然被我双脚一压被迫按低了些,但是他立即重新发力,这一下直接快把我扯个后翻,我双脚背抬高,头也仰朝后面。

  上下颠倒的视野中只见有人围观和议论,却不见有人上前帮忙。

  “警察抓人,快来人帮忙啊!”我憋着朝旁边求助,但所有人均无动于衷。

  攥不住的手已经彻底挣脱,而警花那边也抱将不住。我立马站起来,扯着警花也一起放了手,一头扎进坏蛋怀中低头使劲抱住他的腰。

  突然只觉背部传来剧烈的疼痛,被什么硬物从上朝下猛击,我憋着一口气,就是死活不放手。

  直到不再被攻击,我已不知被打了多少下。但是我发现坏蛋的右手正在身后掏些什么,等到他掏出来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了那是危险的玩意。

  刀!

  我吓得一缩,手立马就松开了。他本来想刺我下腹的刀被避开,但这一下刺空后,他上了一步,朝着我的胸口上就划了过来,也不知是我自己的力量,还是被另外的力量带着,我的右手自动闪到了我的胸前,只听到咔的一声,似乎是刀锋和手铐撞到了一起,警花的左手朝着我这边一档,继而压低身体,狠狠一脚抽在了坏人的腿上。他哎哟一声,膝关节被直接踢弯,往下坐了一点。

  我也不失时机朝着他的上身猛踹了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好!”

  突然听到有人叫好,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好你妹,好你全家!”

  但这个时候,我忽觉手中有湿润的感觉,捏了一捏,是液体?

  还不及我确认下状况,警花带着我跑了两步,朝着刚起来的坏蛋又是一脚。反正我也不管了,左脚顺势踢出,鞋子正中他手中的刀。

  反正刀是被我给踢飞了,他也又被警花踢翻到了地上。

  “好!”

  又不知道是那个傻逼在叫,我回去看了一眼,发现了在叫好的家伙,但是还没看清他长啥样,身体就被手铐扯偏,跳了两步蹲到了坏蛋边,警花骑坐到了他的背上,左手右手快速动作,一直扯着我的右手晃来晃去,但我这时看到了,手铐的铁链上有着红色的斑纹,我再看我的手指,上面是。

  “糟糕,她流血了!”我心想肯定是帮我挡刀的那一下,虽然刀锋被手铐挡了那么一下,但是刀剑肯定伤到了她的手,再一看刚才的打斗地点,到处血点,我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么严重。此时血还在流,只是她居然没发现。

  “北京路巡逻组抓获……”她将嫌疑人双手别在了背后,按动了对讲机,似乎是想要呼叫增援。

  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看看自己的手想告诉她流血了,她先是一愣,目光在抬起的手上会聚,然后右手一松,松开了对讲。

  突然整个人像脱力似的向我倒来。

  “喂!你这是?”我赶忙接住她。

  那坏蛋突然发现控制他的力量没了,立马撑着就爬了起来。要背起这么个女生简直是太容易了,她一下子朝后面摔去,我赶紧接住抱紧了她,却只能看见那坏蛋站了起来。我根本没想到警花居然晕血,流出的这点血还不足以致命,但是她看到血就会晕倒的体质在这个时候简直是要命。

  “事到如此你丫还想跑?”胸中一团火焰,本来应该紧张的时刻,反而我的头脑却异常的清醒。我身体往后一躺,拉着警花压到我身上,左脚一记横扫撞在了坏蛋的双脚间,逼的他又是一扑。左手穿入我的外套内部,在警花的腰间摸索,我在找武器。我记得她的腰间装备带的,如果有枪就好了!

  枪是没摸到,有什么算什么吧!什么也不顾的拔出了手捏到的东西,躺倒中的我的眼神会聚到了手中的物体上,这是?铝管装的啫喱水?

  怎么可能!我突然明白了那东西的用途。

  左手一转找到了按的地方,对准爬起来的家伙的脸按下的阀门。

  如同喷射杀虫剂一般的声音带着水雾喷射而出。我手中的东西,无疑是警用装备里的防狼喷雾。

  使用这个东西是有讲究的,比如说不能再逆风处,否则就会……

  直到我的鼻子里传来强烈的辣痛感,我就知道我自己也中招了,眼睛疼得几乎睁不开。

  “啊,我的眼睛,你喷的什么?”那坏蛋蹲着捂着眼睛,大喊道。

  我只是因为风向被粘上了一些, 被直接喷射的那家伙肯定这下如同落入了辣椒的地狱。原来我还不知道这玩意什么原理,现在我清楚了,成分和辣椒差不多,鼻子感觉到的味道就是那种强烈的辣椒味,似乎是提取了精华。

  我赶紧摒住呼吸,闭上眼把脸别朝一边,虚着眼抱着警花爬起来。往边上走了几步,离开这个被喷雾污染的区域。一边移动一边逼迫自己想着接下来该做的事。

  “我按对讲呼叫增援?”不行!我瞬间否定了这个决定,如果这样做,来的增援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和警花拷在一起,警花昏迷不醒,然后旁边还有个被误伤的群众,还不等我解释动不动就先把我给暴打一顿了。放跑了嫌疑人不说,还会……

  “得!”只能这样办了,先救人再说!

  “喂,小杂种,刚才我喷你的药水要是半个小时内没有派出所专门的解药眼睛就会瞎,老子现在没空管你,是自首是瞎眼你自己看着办。”说这话就是骗他的,但既然他问了,我想他肯定也不知道那是啥。反正现在是没空管他了,必须要先赶到医院才行。

  但是这样抱着警花肯定是赶不了路,背也没法背,只能这样了……

  我强忍着眼部的刺痛,右手带着她的左手别到了她的背后,然后左手抬起了她的双脚。

  公主抱,这是现在唯一行得通的办法。她的左手还在滴血,血顺着手铐的铁链低落在我的裤腿上。可以说她算不上轻,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她掉到地上,我冲往人群边,但是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件事。

  我站在了那个叫好的家伙面前,愤怒的看着他,他愣了一下。

  无论围观的家伙如何的无理,在我国是不可能出现警察打群众的事的,但是这家伙实在太欠扁。

  “让你叫好!”我抬起脚就给了他一下,一脚将他踢翻,然后立刻挤出了人群。踹了就踹了,反正老子又不是警察!

  我一路冲向大路,拦了辆出租,跳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之契约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之契约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