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门心思
故事记忆2018-12-14 20:103,062

  “如果眼前的东西让你感到恐惧,请不要原地尖叫,那只会让你失去宝贵的逃命时间。你需要做的是:首先观察出路,然后择路逃跑!”——保命八式之第五式“拔腿就跑”总心诀

  眼前的门是死亡,我的手悬在了门把手上半天,愣是没敢按下去。好歹我还是认识英文的,这扇门还是不碰的好。

  我决定还是看看其他的门算了。有一句古老的英文谚语叫: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这句话时刻告诫着那些已处于死亡边缘的人不要作死,但是通常它们知道这句谚语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

  而我是明智的,深知作死之事不可为。

  转过身去,背后的门同样是木质,白色的油漆有些斑驳,而在我眼前高度的位置,挂着的是一幅油画。太阳斜照,阳光洒在两个在接吻的情侣上,她们的影子投在身后,她们的背后,是一只小狗。我喜欢这幅图的风格,至少比那后面的一道那大大的“死”看着要舒服得多。但我还是不敢去按下门把手,谁又能保证这门的后面真的很温馨?

  继续向前,我先看了右边的门,同样白色的油漆,中间部分的油漆实在剥离得厉害,露出了古老的木板,在那裸露部分的右侧,一道泥土的皮鞋印就印在了旁边的油漆上,那鞋印一直向上延伸,顺着门走向了门的上框,然后一直延伸到了天花板上,我顺着足迹向上看,猛然发现天花板上,一双眼睛也在盯着我看,那一秒我差点心脏都跳了出来。腿抖了一下,还好我反应迅速才没跌到地上。那双眼睛是我的,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设计师把镜子装到了天花板上。

  揉了揉心脏,我转向左边的门,同样是之前门上的油画,此时却只剩下半幅。上面的一半不知道飞那里去了,接吻的情侣从人头处分家,似乎是被一刀劈断,刀痕深入门板,剩下那半幅画斜拉拉的吊在那里。

  还是先看剩下几道门再说吧,总觉得每道门后面都没有啥好东西,我觉得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尤其是在倒霉的这方面,什么越不想来就来得越快。

  最近倒霉透顶,人想不信邪都不行啊!

  接下来,左边的这道门上没有任何特点,右边却如同被猫抓似的,到处是抓痕,木板坑坑洼洼。我不敢再看,继续朝窗边靠近。天空阴沉得有如夜晚,外面下起了稀稀拉拉的小雨,厚厚的玻璃外面上不断挂上水珠,水珠最后又顺着玻璃留下,只留下一道道水迹。

  最后两扇门,左边一扇门左边的墙上有一道落地镜,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受到光照的原因,这扇门油漆基本都剥落干净了,又黑又脏的木板就这样暴露在外。而靠窗右边的最后一扇门,干净整洁,油漆也完好,而且最关键是,上面竟然写着的是——生,虽然同样是用血写的,写得同样触目惊心,但这道门,无疑是几扇门中最靠谱的。

  我想立即打开这扇门,但是我再度绝望了。因为这扇门,竟然从上到下,被七把不同形状款式的明锁给完全封死了。

  不行,踹门!就是踹也要把门踹开!这绝对是我最后一条生路!想把我锁死在这里,门都没有!

  我后退两步,深吸一口气,朝前一冲,使劲踹在了门上。然后我就感觉到一阵疼痛顺着脚就上来,而我被门狠狠弹开,难道这些门也是如同那大门一样无法轻易破坏么?我最后的逃生希望果然门都没有……

  就在这时,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你要是敢毁坏我的家具,我就带你下地狱!地狱!地狱!”

  我被这突如其来声音吓了一大跳,本来就没站稳,这会真给吓摔了。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但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在这楼里的这段时间我都不知道已经被吓摔多少次了。接连遇到些恐怖离奇的事,但是却还没挂掉,难道这屋子里的脏东西是准备把我玩到死的节奏么?还是因为现在还是白天,虽然天色阴沉,但是还不能取我性命?细思恐极,我真不敢再接着想下去。

  突然我听到了楼下传来了什么声音,又是shen me gui?

  灵异事件不断发生,就算是天塌下来估计我也有心理准备了。接下来会飘上来两个鬼?

  突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喂,有人么?徒弟!徒弟!你在么?”

  那是,我师父的声音!我正欲答应,突然想到了什么。

  等一等!怎么和我算的时间不一样,按道理步行应该要半小时左右,怎么才过来十来分钟她就到了。难道是鬼?何方妖孽,也想蒙我?我只要一答应立刻就会被勾魂摄魄了吧!我就不答应!

  感觉像是从地狱走了一遭回来,我也暗暗佩服自己起来。

  “喂,刘印召,你这个死徒弟!快说话!”那声音似乎带着愤怒,“你再不吭声我可关门走了啊!”

  哎?难道真的是师父?就算是妖魔鬼怪,应该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毕竟我和师父的通话也没有提到过。

  我噼噼啪啪跑到楼梯口,我可没那么傻,在楼梯口前停住了。但我惊讶的发现,刚才消失的楼梯,此时竟然恢复了。我感觉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但是我也如同看到天使一样,因为,我的师父,就站在门边,一手撑着大门,另外一只手拎着我的笔记本。

  我不敢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再看,真是师父!

  “师父,别进来,这屋子有古怪,千万别让门关上,那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我赶忙朝着她大喊,一边玩命似的往楼下跑。

  她疑惑地看着我,并未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而她的手,也无意识地离开了门边。而那门又不知被什么力量牵引,竟然又想关上!

  “别!”

  我一个加速,朝着门使劲冲去。眼看门就要关上,我不顾一切的朝门那里扑去。

  碰!碰!

  第一声是我摔在地上的声音,而第二声,是门的。

  我一扑扑空,狠狠砸在地上,结果还没抓到门,简直欲哭无泪。本来看到的希望又如同贼一样悄悄溜走了。

  被我一扑吓得闪到一边的师父愣愣地看着地上趴着的我:“你搞什么?见到为师也犯不着激动成这样吧!一见我就想扑?还是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我……”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我是要扑你么?我就是要扑你我也不会在这里扑啊?全身疼,我想哭……

  “喂,趴上瘾了啊,还不快点起来。”他看着趴在地上想死的我。

  收拾了满心的伤,我爬了起来,对着她问出了我最深的疑惑:“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骑车啊?”

  “你车不在我这里么?”

  “现在市政到处都是自动租车的地方,游戏都集成了租车系统,用手机一刷就租走了。要不是这地方东绕西绕的逼得我不时要停下来找方向我早就到了。”她一把把笔记本轻轻地扔我身上,然后不满地看着我,“还有你搞什么?怎么把我车扔铁门外就进来了,就算有GPS也要注意点啊,要是被推走了咋办?害我多跑一趟把我的车推进来的时候淋了那么多雨。”

  她不说我还没注意到,我说我手里的笔记本封皮怎么有点湿。她的头发全部被雨浸湿,水珠还顺着发丝偶尔滴落下来。身上的外衣被浸润,深一片浅一片将她完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无比诱惑。

  好想拍下来。

  不对,不对,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么?“你是怎么进来的啊?我翻铁门都摔了一跤。”

  “噗,”她突然就笑了,笑得弯了腰,“你真是笨蛋么?铁门虽然里面有挂锁,但是那锁并没有锁着插销啊,反手拉开插销一推就开了啊。有门不走,你翻墙,噗哈哈哈,笨蛋,笨蛋~还摔了一跤~噗。”

  羞死人了,但是也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因为我必须让她知道现在的状况:“你还笑?你知不知道,我们两个,可是被锁死在了一座鬼屋里了啊!”我伸手指着门上的血爪印,紧张地对他说。

  她这才注意到那两道血爪印,笑声戛然而止。我就见她楞在了那里,是被吓到了么?

  “师父!师……”

  她慢慢回过头,眼睛瞪大,目无表情直勾勾地看着我,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冷冷地笑出声,那笑声停止,她用如同男人般低沉的声音对我说道:“所以说,下面死的人,就是你了!!”

  “啊!”我两眼一抹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之契约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之契约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