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灵堂祭拜
浅水珊瑚2016-12-16 08:423,196

  面写了几排小小的字:他的祖父姓张,下面有一只铁皮箱子,他在找钥匙。

  我攥紧了字条。姓张么?难道他的祖父是……是张生?!我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前几天我在客栈楼上看到陈斌的那一幕,我终于想起来,我为什么觉得那么熟悉了!因为他和梦里舞台上那个高大清秀,面色风流的张生有几分相似!

  那么不难理解陈斌为什么有那张地图了,可是,胭脂为什么要将这张地图留给他?那盒里真的有宝物吗?胭脂这样做,终究是太傻了……

  现在我应该去报警,还是去找祁然?我毫无目地的在小巷踱步起来。直到我听见哀乐的声音!

  哀乐从旁边一条小巷传来。那条小巷……就是我们初来青石镇第一晚遇到白发老妪的那条小巷……

  我很快经过了白发老妪的家门口,那紧闭的大门上有一把大大的铁锁,窗户上灰尘扑扑,院子看起来很破败凌乱,根本不像有人住过的痕迹!就连她曾经坐过的石板台阶上,都是一片青苔!

  难道我以前看到的她只是一个幻觉?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居住?

  我往那房子看了一眼后,继续往哀乐的地方循声而去,直到我停在了一户绿树成荫的小院前。这小院本是生机盎然,绿色的葡萄架、几盆紫红的指甲花。

  可此时却被浓浓的死气缠绕着。院门大大地开着,里面排放着整整齐齐的花圈,堂屋里一直有香火的烟雾飘出来,夹杂着隐隐约约的哭声。

  难道这就是……林师傅家?我朝里面走去,刚到门口,就有一个低眉顺目的姑娘递给我三枝香,我朝她点点头,往屋里看去,一个不大的堂屋搭成了灵堂,前面有几位正在烧纸,我看向遗照。

  那是……林师傅,照片似是他年轻点的时候,瘦削的脸庞神情严肃,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要说相像,林祁然只有高挺鼻梁和饱满的额头最像他了。

  我拿起香,对着林师傅的遗照三鞠躬,嘴里喃喃低语道:“对不起,林师傅,我会帮助祁然,追查出真凶,为你报仇。”我走上前,把香稳稳地插在香炉里,在火盆旁蹲下身子,拿起几张纸钱烧了起来。

  火盆里的火苗遇到纸钱,一下子腾空升起,几张纸钱飘到了火盆外,这时,有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拾起它们,扔了进去,我抬头一看,一双温暖深邃的眼睛正凝视着我。

  点点黑灰飞了起来,我微微虚了下眼睛,林祁然把我拉了起来。门口的那个女孩好奇地看向我们,他轻声说:“那是我妹妹。”

  我点点头,转身向那个女孩走去。那个女孩没有林祁然那么好看,她看起来更像林师傅一些,细细的眉毛,不大的眼睛却很有神,肉肉的嘴唇,她看着我,对我微微笑了一下,我走过去,从包里拿了我钱包里所有的钱,递给她:“妹妹,好好照顾你妈妈。”

  她正欲说什么,我跨过门槛,就往外走去。我走得飞快,这一瞬间我感到自己真是一个不祥的人,所有跟我在一起的人都会遭到厄运,可是我却好好地活着……不行!我要去镇上,我要去找李警官。

  这时,有一个人向我跑来,他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臂。我没有回头:“林祁然,你别跟着我了,好好送走你父亲。”

  他没有松手,也没有开口。过了半响,他说:“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你去秦家大院了?”

  我转头看向他:“林祁然,我们与你父亲的死是有关系的,也许是因为那件嫁衣,实话告诉你,那嫁衣现在还在我朋友背包里。”

  他摇摇头:“我一直觉得,我父亲身上的刀伤才是蹊跷之处,我父亲是有心脏病,但是他一向药不离身,没有理由连药瓶都触碰不到。一尤,你究竟是不是从秦家大院出来?”

  “是的,我去了,我见到湘琴了,在那地道里”我说道:“她被陈斌打得全身是伤,我没办法救她出来,我只有去报警了。管它什么秘密什么地图,就让一切公布于众吧!”

  我忽然想到了那条字纸,我把它拿了出来,递给他:“这是她留给我的字条。”

  林祁然小心地打开,看了一遍,他喃喃自语:“这陈斌是张生的后人没错了。至于这钥匙……一尤,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回家里交待一声,就和你一起去派出所。”

  我在原地等了几分钟,祁然就出来了。我们一起往镇上派出所走去,他担心地看着我身上的无数条血口子:“你身上是怎么回事?你没有遇到陈斌吧?”

  我摇摇头:“没事,他正好去镇上买东西了,也算是我运气好,背包无意间触碰到了地上的某个东西,要不然,我怎么也找不到这个地道。身上的伤……跑出来的时候,摔到三角梅上面了……对了,祁然!你家隔壁的隔壁,没有人住吗?就是门口有一个宽宽的石板的那家!”

  他沉默了一会儿:“倪婆婆家?”

  “我不知道,只知道那老婆婆头发白白的,她有一个重孙,皮肤黑黑的,瘦瘦的,看起来很机灵。”

  祁然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他的表情看起来怪怪的:“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一尤,倪婆婆死了十几年了!她死的那年已经九十多岁了,她的儿女都早就过世了。后来留在青石镇的后代,只有唯一的一个孙辈一家人,那家人是有一个皮肤黑黑瘦瘦看起很机灵的男孩……但是三年前,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啊!”

  “什么?怎么会死了?我明明看到他的啊,他十四五岁,他还叫我姐姐,还让我进屋,说他祖祖以前在秦家大院里当过丫鬟,我还看了屋里的照片啊。”我一脸的不可置信。

  “一尤,那个男孩十一岁时就得病去世了,然后他的父母也就搬离了这个地方,倪家,已经很多年都没人了!”

  我的心如同被重锤敲过一般震惊无比!真是活生生地见鬼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走到派出所门口,正巧遇见开着警车进所里的李警官。他看见我们,停了下来:“祁然,我正好要给你打电话,你父亲的事,有消息了!”

  林祁然急跑一步,追问他:“是不是那货车的事情有眉目了?”

  李警官点点头:“我们调查了镇上所有的货车,9月3日晚,镇上所有的货车都没有异样,只有镇上水果店的王家小老板,他说晚上快七点,他正准备收摊,有一个人找到他,想租他家的小货车,说有急用需要拉货。当时小老板看他给的价钱可以,就租给他了。第二天早上才来还车。而这个人是外地人,身高约175左右,皮肤较白,说普通话,长得还比较帅的一个小伙子。”

  “很有可能就是陈斌”我脱口而出。

  李警官看了我一眼:“镇上这几天来的外地人廖廖几个,符合这个条件的更少。目前他也是我们重要的嫌疑人之一,我现在回所里,就是要报备这个事情,我们需要请他回所里接受调查!”

  祁然说道:“李警官,我们在这里等你,我们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现在手里有枪。”李警官点点头,把车开了进去。

  祁然看着我:“一尤,陈斌此行的目的,现在我们还摸不清眉目,先暂时不提此事吧。”

  我点点头:“我路上想了想,只要能救出湘琴,别的我都可以不管。”

  祁然正欲说些什么,李警官的车就开出来了,车上还有两个身材高大,全副武装的警察,他示意我们上车。

  警车迅速往秦家大院方向开去,我看向开车的李警官:“我的那个朋友,也就是陈斌的前女友,现在被他非法监禁了起来,关在一个地道里面。”

  李警官愣了一下:“还有这事?小陈,你一会儿和这位孙小姐去救这个女孩出来。祁然给我们带路,我和小吴上去抓捕陈斌。”

  被点名的娃娃脸小陈和小吴连连点头。

  警车在小巷入口停了下来,我们疾步往秦家大院的方向跑去。

  到了院门,仍然不见其它人。门房都是紧紧地锁着的。我们兵分两路,祁然带着他们上楼了,我带着小陈往偏厅跑去,此时后院一片寂静,半个人也看不见,身边有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我的心里安定许多,到了偏厅,小陈示意我退后,我小心地站在墙角,他拿着枪往房间走去,过了十几秒后,他小声地叫我进来。

  小陈看向我:“孙小姐,你朋友确定在这里?”我点点头,开始回忆我早上是把包包甩在了哪里,我蹲下来,逐一摸着地面。很快,我就摸到了边缘处一个有一点凸起的东西,我用力按了下去,只听咔吱一声,地板上有一处裂纹越裂越大,直到露出了一个只容一人进入的地道!

  娃娃脸小陈惊奇地看着地道,我顾不上看他,赶紧趴到地道入口,却没有发现湘琴的影子,我急忙喊了两声,好半天才有一声低低的声音回应我,那是湘琴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胭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胭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