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院封了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22,106

  “哇哦,我回来了。”远远的听见了声音,真是人还未到声音先至啊!

  然后就见一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年活蹦乱跳的蹿了进来,他眉目俊朗却比乔木深多了一份刚毅,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很是健康,虽说年纪小,但是蓝色断肩软坎下浅色衣裳包裹的少年躯体却很是精壮,结实。

  他在屋子里蹿了几下就跳到了一旁的花梨木椅子上乐呵呵的道:“爹,你是不知道啊,我今天跟着肖大哥去破案了,咱们镇上来了一个叫做夜鹰莫青云的人,他可是个有名气大盗,无论你家锁的有多么严实,古玩珍宝藏的有多深,他都手到擒来,神不知鬼不觉的盗了个干净。”

  说着伸手揉了揉下巴,“我跟着去那些员外老爷家一看,他们个个面如土色,那么珍贵的东西被偷走了,满府的人连风声都没有听到,更何况,即使知道了偷走东西的是莫青云也没什么用,抓是抓不到了,我在那儿听他们讲的跟乡野怪谈似的,真有意思,下回我还要去。”

  乔华早就知道他的心不在读书上,硬逼他也见不了什么成效,倒不如随着他去了。

  如今每天跟着肖塹反而让他更加放心了,横竖有人护着他,也跟着增长了见识,多认识了几个衙差老爷,比起到处乱跑再混到花街柳巷好的太多了。

  因此,乔华笑着道:“肖塹愿意带着你,而且处处照顾你,你跟在他身边千万不要惹事,知道不?”

  乔木远点头:“这些我都省的,而且,肖大哥说了,让我跟着他多历练历练,最好跟所有人都混熟。”

  大儿子很三房亲近就算了,赵氏不喜自己的小儿子如今也跟三房来往亲密,这时正好接着乔木远的话头发作。

  “那肖家小子说的是好听,让你多去历练历练,莫不是衙门缺个打杂的,好叫你去脏活累活都让给你,算着你年纪小叫了旁人一起欺负你。”

  乔木远心中钦佩肖塹,听了赵氏的话心里很不痛快,也只有拉下了笑脸说道:“肖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就是有人想要欺负我,那也顾及些肖大哥掂量掂量自己,我去了这几次衙门里的人都对我和颜悦色。”

  见赵氏还要说什么,乔木远立刻开口堵住了她的话,“上次肖大哥见我引荐给成大人,还被夸奖了一番。肖大哥还说,让我跟着他先积累经验,多见识见识各种案件,以后也让我入衙门。”

  这话着实堵住了赵氏的话,虽说只是个衙差,到在这小地方说出去也是很有面子了,再说,跟着肖塹破几个大案子,慢慢往上升,谁知道会不会到了金牌捕快,那可就是京城的官员都要礼让三分。

  乔华也很是意外,少有人知道,那肖塹曾经便是金牌捕快,只可惜不知是何原因,竟让他放弃一切回到了这儿,这也是成大人对着他礼待的原因,乔木远跟着他自然好处多了。

  端起了茶杯饮上一口温热的茶水,乔华心中有了计较,“肖塹原因栽培你当然是好,你也不可因着他的缘故在衙门里目中无人,让他难做。”

  看着赵氏和乔锦不痛快的样子,乔木远只觉得头痛,连忙转移话题,指着地上的箱子奇怪的‘咦’了一声,“这可是柳儿姐姐送来的,你们可打开看了?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乔锦这一天都不痛快,心里窝着火,听到这儿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的开口:“能是什么东西,那可是京城里来的,那地方咱们到死都去不了一趟,当然都是好东西了,不然也不值当那三房巴巴的来显摆。”

  乔木远:……

  认命的转过头去不看乔锦的脸色,乔木远淡定的想着,自己说什么都会惹得她不开心,还是好好的分析分析案情吧!

  咦,可是,自己好像刚刚入手,什么都不知道,这下从哪里开始分析?额,算了,还是装作正在分析案情吧!

  乔锦的话立刻就让屋子里的气氛冷了下来,乔木远自然不会再接她的话,还让她平白得了乔华的一枚警告的眼神,直让她委屈又恼怒的心口疼。

  乔华也不愿因着这些小事影响了家里的安宁,只是心内不由的自问:这样下去,乔木深能够好好读书吗?

  且不论那三房送来的箱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这样过了两天,林实就上门来了。

  林实乃是三房的邻居之子,今年不过十九岁,他的挚交好友有两个,一个叫肖塹娶了三房的大女儿乔梨,一个叫沈墨娶了三房的三女儿乔栀,林实的弟弟林易又与三房的幺子乔楠好的穿一条裤子总得来说,他们林家与三房交好,和二房是素来没有什么往来,今日不知为何来了。

  按下心中的疑惑,二房端上了茶水邀了林实落坐,林实还是一身月白色的衣裳,长发用桃木簪子束住,衬的他很是眉目清俊,面如冠玉,举手投足气质高雅风度翩翩。

  林实饮罢了茶水看向了笑容满面的乔华道:“今日前来多有叨扰,其实,是为了木深的事情。”

  听到为了大儿子的事情,乔华立刻就坐不住了,乔木深如今正是面对秋试的关键时刻,哪里敢有丝毫的差错,连忙问道:“为了木深,贤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林实连连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眼看着秋试的日子不远了,木深前些时日搬了新的学舍,只是今年的学舍恐怕是不够了!”

  听说不是影响参加秋试的事,乔华就放下了心来,但是还是问了问:“五陵学府的学舍年年有余,今年怎么会不够了?这是什么缘故?”

  林实顿了顿才说道:“原是有空余的,只是东面的三个院子都给封了,这三个院子里面有五十多间学舍,如今都不能住人,这学舍就远远不够了,至于是何原因封住了,我们就不清楚了,我也是因为先生身体抱恙,才替他前来说道,对此,知道的也不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