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暗处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32,093

  木深之处见微尘19-

  是啊?我们要怎么应对下去?本来就是我们在明,那人在暗,私下已经不知道肆意的打听了多少的事宜,如今却是突然收手,不知道目的,不知道何意,更不知道下一步会做些什么,他们会迎来什么样的涛天巨浪,现在平静无一丝波澜,下面会不会暗藏了更大的阴谋,一切都是未知。

  这可如何是好?

  她皱起了眉头,眼眸微微垂了下来,漫无目的的看向了别处,心里却是如同翻江倒海般让人不得安宁。

  难道,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置之不理吗?

  自然是不能,可是,他们现在也只有等待,等待那人按耐不住再次有所动作,那人收手时那么突然,动作却又是那样的干净利落,能知道的线索非常的少,更别提探知身份和目的了。

  乔木深有些无奈的抬起了头看向这个妹妹,她向来就是习惯了担忧,所有未知的隐患总能够引起她的不安,在心里反复思虑许久,这样的她真是让人心疼,不过,关于这次事情,那人这样的动作的确是让人难以安心,不怪她总是不放心。

  他悄悄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并非是他心宽至此,实在是他心里隐隐的有着一个猜疑,可是他却一时没有办法来证实,所以暂时只能放在心里,希望通过往后的日子来寻找其中的线索了。

  乔栀无意识的扣了扣指甲,发出了小声的啪嗒声,她这才看向了一直镇定的乔木深,道:“那么,深哥你是怎么想的?”

  她知道,乔木深从小便是这样,他一直那样的懂事,从来不让人操心替他担忧,生活那样简单和安详,他习惯了安宁的日子却不代表看不到平静的表面之下的暗潮涌动,事情关乎与他,所以,她想听一听他的意思。

  乔木深把视线从半开半合的窗子上收了回来,看向了轻轻抿着嘴看着自己的乔栀。

  “栀儿,并非是我心太宽,无论心态有多平稳也不会对自己的安危不放在心上,这件事情的确很匪夷所思,我们一时之间真的没有办法得知前因,后果也没有赶来,所以,担忧是无用的。不过”他顿了顿,扯开了一抹笑颜,那样的温和俊雅,“我这样说还是因为我隐隐的有着一个猜测,感觉像是与这个有关,但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有办法证明,我想,我要再多发现一些东西,大概就能确定了。”

  “那么,”乔栀的手放在桌面上,指甲勾到了花线,她却一无所知,还在想着要如何说出口。

  一旁的沈墨像是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安,伸出了手将她那纤细的手紧紧的抓在手心里,更是在她看过来时回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看到爱人在身侧的笑颜,乔栀觉得安稳了些许,想了想道:“你既然有了怀疑,那说明你心里也是有些计较的,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这件事情也是。你还是要多加防范,小心身边的人。”

  “这个自然。”乔木深认真的点头,“担忧无用但不代表什么也不做,我自然会小心留意身边的人,保证不会出什么事的。”

  “更何况,那人既然到如今也没有动作,以后说不定也不会动作了,他说是想要对付我,以前难道不是很难得的机会吗?”乔木深小小的挑了挑眉毛,“那时候你们还在远京,我要是出了些什么事情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肖大哥又常常琐事缠身,不可能时常伴在我的身侧,若是那个时候动作才是真的能够抽身而出的好机会,等到如今你们回来了,还怎么可能动我呢?说不定,那人真的只是对我有些疑问,想要彻查一下吧!”

  乔栀不知道他所说的是否与那个猜测有关,到他说的的确是实话,所以,只好又叮嘱了一番,才安心了些。

  临走,乔木深还又保证了一番,“放心吧!我还算得上是善于观察,若是有什么异样的事情,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你们,保证不会让自己出事的,这下一定可以放心了。”

  送走了乔木深后,沈墨回到房中,就看到了倚在窗前的乔栀,有些染了黄色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却不自知,小小的颦起了眉头,眼眸微微下垂不知道再看着什么,只有雪白的贝齿轻轻的咬住了一抹红色的下唇,才泄露了她现在的心绪,她还是有些担心。

  沈墨走上前,从身后将她拥进了怀里,轻轻的吻了吻她粉色的脸颊,小声问道:“你在想着什么?”

  靠在身后那人温暖宽阔的胸膛里,乔栀慢慢的放松了身体,“没什么,在想深哥刚才的话。”

  身后的人立刻就不乐意了,凑近了那小巧的耳朵轻轻的咬了一口,搂紧了她才声音里带了些委屈的说道:“你竟然还在想他,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想想身为相公我吗?”

  听着身后那带了丝委屈的声音,被这么一闹乔栀的心情果然好多了,绽开了笑颜,“好,不想了,剩下的日子都用来想你好不好?”

  沈墨果然满意的笑出了声,又吻了吻怀里的人,才轻声劝慰着,“别担心了,我已经派人悄悄的跟在深弟身边,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会很好的保护他,不会让他出什么事情的,有什么可疑的事情也会第一时间禀告我们,我没有告诉他,也让那些人藏在了暗处,他不知道,所以由不得他拒绝,放心吧!”

  “真的?”乔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人在他身边保护他当然是最好的法子,只不过一直担心乔木深会拒绝,如今悄悄的放在他身后不让他知晓自然是最好了,只不过。

  乔栀看向笑容满面一脸无辜的沈墨,“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沈墨:“……”

  我当然不会把自己故意不说想要看媳妇担心的小模样,结果心疼了只好说出来的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好嘛!绝对不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