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小公子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52,134

  他从未想过乔锦的这点小把戏能入得了言家的眼,如今言微尘亲自写了书信来,还说什么,若是想嫁入言家便将自己嫁进去,这里面的讽刺调笑不言而喻。

  想到这儿,看到飘落在地上的一纸书信,乔木深还是恼羞的指尖发抖,暗道,这言微尘实在是太不着调,这样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如今看来极有可能是惹怒了言家,这事怕是不能善终了。

  乔华捡起了地上的书信,忍不住苦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一会儿,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只说让乔木深这段时间都住在五陵学府,不要着家了,无论如何,五陵学府他是动不得,只希望这段时间风声过了,言家能稍稍平息一下怒火,放过乔家,不然,恐怕还是要找三房帮忙了,碍着肖塹和沈墨的面子,言家也不能把乔家怎么着。

  不过这就是最终的自保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这段时间还是低调行事,避避风头。

  乔木深淡色点头应着,嘴里说着安慰乔华的话,其实他们都知晓,乔锦是给乔家招来大麻烦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乔家的确十分安静,整日待在家里不出门,乔华连平日交往甚密的那些朋友的相邀也借口身体不适推却了,乔锦依旧在关禁闭,这次连赵氏也不敢给她求情,她却还是不知悔改,日日以泪洗面,哭求着乔华放他去见言家。

  气的乔华日日上火,满口燎疱,直摔了杯子让她安分点。

  乔木深本身就是个喜欢安静的性子,回到了五陵学府后更是日日读书,从不跟从其他学子一般日日吟唱风花雪月的诗词,往那些花街柳巷里去。

  可是,乔家安静也就罢了,没想到言家一样平静的有些诡异,竟然没有发难与乔家,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来乔华还如同惊弓之鸟,生怕言家是为了抓住大把柄一次找来,日日防备着,愁眉不展。

  可是后来才发现,着实是他想多了,那言家果真把这一页翻篇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发难。

  乔木深那时也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抛到脑后了,言家怎么想的他是琢磨不来,不如放宽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但是,上次言微尘坐在马车里暗自打量着乔木深,让他以为言微尘还在为那次的事情生气,心里有就多留意了些,没想到,他今日竟然大大方方的前来问候,这样一看倒也不像是要来找麻烦的样子。

  只不过,乔木深面对着他不由的想起了那封书信,却没有了当时的恼羞,只是感到一股尴尬萦绕在身旁罢了。

  乔木深的鼻尖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他抬起手冲着言微尘一拱手,“常常听人说起言公子,今日有幸得以相见,实在是万分荣幸。”

  “不敢当,乔公子应该也听闻,我不过是身体不大好,所以很少出门,自然很少见人,不过今日能够见到你真是十分高兴啊!”

  呵呵哒!乔木深垂下了眸子,一面客套一面暗暗吐槽坊间传言实在是不可信,自己面前的这个足足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身材精瘦的俊美少年实在与‘病得起不来床’这几个字相差太远了吧!

  乔木深可没有言微尘那样高兴,他摸不准言微尘前来攀谈所谓何事,更不知晓他为何会前来,所以不由的多了一份戒备,只是低声应着他的话,不过分热络也不显得冷漠,让人挑不出来失礼的地方。

  两人离了气氛压抑紧张的东院,像锦绣园走了过去。

  五陵学府这种满是文人学士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种满花草的园子,而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锦绣园了,这样说并不是因为锦绣园里有多少奇花异草,而是锦绣园是上一任学府亲手开辟出来的,里面的格局,花墙,荷花池,亭廊都别具一格,十分雅致。

  两人信步走着,言微尘一直笑容满面的和乔木深说着话,像是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那一丝戒备,只问着五陵学府的事情。

  末了,还一副遗憾的样子感叹道:“这五陵学府实在是个好地方,只可惜,我却从未在这里习过一日的书,想来,真是遗憾。”

  乔木深却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五陵学府的确很好,可世上的好地方很多,言公子错过了这里,那必然会在别的地方体验了,这样说来,倒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更何况,言公子如今也在这里。”

  “乔公子此话有理。”

  两人此时刚好走到了一座亭子里,如今荷花还未开放,湖边的柳条抽出了长长的枝条,微风吹拂便左右摇摆。

  倒也是十分舒适。

  乔木深端坐在石凳上,看着对面一直笑容温和的言微尘,问道:“听闻言公子身体一直不算康健,不知近日可好了些?”

  言微尘笑容没有一丝改变,“这些时日好多了,身体一直都是那样,反而也不太在意了。”

  点点头,乔木深才看向了他十指修长好看的手,“如此还是要好好保重身体,只是不知今日五陵学府出了这样大的事,言公子为何还赶来,可莫要冲撞了你。”

  言微尘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我父亲与府台是多年好友,我又与肖兄是好友,所以便来看看,这事件如今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我一路上就已经听了不下五个故事了。”

  听到这儿,乔木深才能确定他的确是没有追究被乔家戏耍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他找上自己是为何了。

  所以,乔木深也只是点头道了一声:“嗯。”

  四周静了静,言微尘却是像没有感觉到刚才一瞬间冷场的尴尬,只是有些好奇一般的向乔木深发问:“乔公子方才是看过那女尸了吗?”

  乔木深这才知他原来是因为好奇这案件所以才跑来,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有老实的点了点头。

  言微尘满意的笑了笑,“我父亲知道我要来,千叮万嘱了不让我去看尸体,可是我实在是对这案件有诸多疑问,所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