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话本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32,116

  告别了乔栀和沈墨后,乔木深坐上了沈府的马车往家里赶去。

  藏青色的纱韧布将车子护了个严严实实,可仍有一抹阳光寻了地方钻了进来,照耀在乔木深的手背上,那上面的热度让他几乎有了一种正在被烧灼的感觉,忙不自在的收回了手。

  这马车十分的舒适,车把式很是十分有技巧,回家的路途那样颠簸不平,他却只感觉到了轻微的晃荡,不难受,却让人有些懒洋洋的。

  乔木深正坐在软榻上,白甜瓷盘里精致香甜的糕点震落了几块碎屑,掉在了花梨木的小茶几上,那茶水还微微散发的幽香。

  马车疾驶中,有风钻进了未关上的车窗,将那帘布吹起,晚阳就在这时钻了进来照在他的一块衣角上。也让人看清了他脸上的一抹倦色,有些昏昏欲睡。

  乔木深摇了摇头,即使困倦,这也不是能小憩片刻的时候,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希望母亲不要因为沈府的马车而发作才好。想着就端起了小几上已经冷掉了茶香的苦涩茶水,饮了下去。

  到了乔家院子前,车把式恭敬的将乔木深送进了院子才离去,正在院子里的桑葚树下绣荷包的赵氏看了个清楚,却少有的只是沉着脸转过头去,没有拉着乔木深问个不停。

  乔锦不知道又跑到何处去了,倒是乔华正坐在窗前和自己对弈,此时的他最烦吵闹,想来也是让赵氏闭口不言的原因吧!

  乔木深向沉思着的乔华行了个礼,便慢慢的走回房间了。刚走过拐角就见着乔木远正在后院里练剑,他挺住了脚步,观看了起来。

  尚还年少的木远便已经有了少年人坚挺的身躯,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风采显现,此时正专心致志的练剑,动作间如同行云流水,非常好看。

  乔木深背着手站在檐下看了片刻,心情很好的点点头,在他收剑的那刻转过身想要离去,可耳聪目明乔木远还是看见了他,兴高采烈的叫了一声‘哥’,便跑了过来。

  他站在阶上,身子在不知不觉中抽长,渐渐的竟也与乔木深相仿了,他反手将剑背在身后,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乔木深,额头上满是汗水,“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是在看我练剑吗?怎么样?这个是竹冬哥教我的。”

  看着面前高兴的少年,乔木深笑着温声说道:“回来一会儿,看到你在练剑觉得很好看,就多看了一会儿,竹冬教的很不错,你跟着要认真学,也要记得好好谢谢他。”

  “这个我知道,”乔木远认真的点头,有些无忧无虑的样子笑的露出一口白牙,“这些天肖大哥比较忙,前几日沈大哥还教了我几招,后来他被肖大哥拉去帮忙了就让竹冬哥教我了,竹冬哥可厉害了,我看过他们过招很羡慕,我要努力练功,以后也要成为他们这样的高手。”

  “练功很是辛苦,但你喜欢,就要加倍努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少年满头大汗来不及擦拭,顺着脸颊流到脖子里去了,乔木深自然没有随身携带手帕的习惯,只好叮嘱道:“你这满头大汗的也不去洗把脸擦一擦,快去吧!等会儿再练。”

  “哎,我现在就去。”乔木远应着乐呵呵的往井边跑了过去,提上来了一盆水老老实实的洗脸。

  摇了摇头,乔木深笑着回了屋子,坐在了窗下将书柜最下面翻找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抱起了一摞书放在了书桌上,认真的看了起来。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正有着一伙暗卫正躲在不远处的树上保护着他的安危,随便,好奇看看他在做些什么。

  那枝繁叶茂的树将暗卫们的身影遮了个严严实实,即使是走在树下,也丝毫察觉不到掩去了气息的暗卫。所以,他们就利用这一点明目张胆的打量起来了保护对象。

  看到他挑挑捡捡抱了那么高的一摞书认真的看了起来,都有些惊讶的感叹了起来。

  暗卫一:表少爷真是太用功了,竟然抱了那么多的一摞书看,我的话一年也看不完啊!

  暗卫二:就是啊,整本的之乎者也,鬼知道写了些什么东西,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哎,还是表少爷厉害,不知道是在看策论还是鉴史,你看,他看的多认真啊!

  暗卫三:咱们当然不能和表少爷比了,你们没有听说过他是不世出的天才吗?而且又这样勤奋,秋试他一定能中状元。”

  暗卫四:嗯。

  暗卫五:额,乔公子好像是堂少爷吧!他是小夫人的堂哥不是表哥。

  暗卫一二三四:……

  如果正认真看书的乔木深知道外面的那些暗卫正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定会很羞愧的捂脸。

  因为,他看的根本不是什么满篇之乎者也的正书,而是一些从街头小巷买来的话本,没错,是话本,不用惊讶,乔木深有时候也会看一些剧情狗血的话本的。

  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有闲情逸致看话本的时候,乔木深刚才挑捡了半天拿出来的,都是一些关于当年穆莺莺和安家生故事的话本。

  拿现实生活中的人写到话本里的事情已经流行很久了,毕竟编撰出来的故事是虚构的而且故事的题材有限,很快就会让人失去兴趣,反而是将现实生活里的人物写在书里更加受欢迎,一来是极大的满足了看客的八卦心理,带给了他们一个半真半假的故事,让他们对身边的未知事清楚了一二分,二来是题材也新颖了,说不完的故事让话本的生意一下子火爆了起来。

  已经不知道第一个这样干的人是谁了,不过以后几乎每个话本写手都这样做了。也有人提出各种不满,甚至还上告的衙门,可是一直没有人理睬,直到上个县里令和自己家的第九个姨娘的故事被写到了话本里后,第一轮的禁止终于来了。

  虽然官府已经明令禁止了,却还是满大街都是话本,根本制止不住,而乔木深,以前无事的时候也看过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