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消失
羽觞临月2020-06-24 14:033,340

  如果这是一个恶作剧,那么纪寻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恶作剧。

  他甚至十分期望这是好朋友给他的恶作剧,而并非是什么预言之类神乎的东西。

  然而,一旦想到了“预言”两个字,纪寻就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不正是罗布泊吗?难道以后我就要以这种方式奇怪的方式死去?”

  画中的那个自己,那惊恐的眼神,那苍白的脸,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而当纪寻目光移向别处的时候,他又发现,在画面的右上角,一个沙堆旁边,有一个人伸出了头。

  这个人戴着一个面具,看不出他长什么模样。

  纪寻不由得后退一步,他越来越觉得这一趟罗布泊之行充满了太多神秘和恐怖,这一切究竟是什么造成的?

  某个极端人类组织的惊天阴谋,还是人类目前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自己又该怎么做才能够生存下去?

  可是,为什么会针对自己,自己不过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已!

  纪寻忽然觉得厕所里的空气变得凝重起来,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紧锁的眉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这时,外面却是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纪寻,你还好吗?怎么还不出来?”

  纪寻一惊,他想到或许让张涛看见这张画就能够让他相信自己,至少他知道这列车肯定有不寻常的地方。

  慌慌张张地将门打开,一把将他拉了进来。

  “喂喂,纪公子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是直男啊。”

  纪寻现在可没心思和他开玩笑,指着窗户道:“张涛,你看上面贴着的那幅画,那画上面有……”

  纪寻话还未说完,喉咙却好似突然被塞入了什么东西般,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因为窗户上,什么都没有!

  张涛拿手在纪寻眼前晃了晃,又顺着他的目光看着窗户,笑道:“你怎么了?不会是看到鬼了吧?”

  “为什么?那张纸贴在窗户上那么久,为什么偏偏张涛一进来就消失了?难道说真的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暗处,紧紧盯着我们?可是,为什么又只能够让我一人发现这一切?”

  纪寻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说出来,张涛肯定不会相信,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他沉默不语,缓缓走出了厕所。

  然而,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看着过道上孤零零的几章废报纸,随着列车的震动而震动着,似乎从来就没有人关注过它们。虽然被弄得很皱,但上面似乎没有坐过的痕迹。

  纪寻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指着那里,对张涛说道:“张涛,你进厕所之前,有没有看到,那里本来有一对衣衫褴褛的父子,就坐在那些废报纸上?”

  “衣衫褴褛的父子?”张涛挠了挠头,道,“我刚刚急着上厕所,也没多注意。这车厢里这么多空座位,哪里会有人买站票啊,是不是你眼花了?”

  气氛似乎变得更诡异了,纪寻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当一个故事,没有了配角,没有了旁白,甚至没有了作者,那么和主角对话的又是谁呢?

  那对父子,就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纪寻目光呆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回座位的,只是觉得背后的寒气越来越强烈,全身犹如陷入了冰窖一般。

  “喂,他怎么了?不就是上了一个厕所而已就虚成这样了?”于倩倩问道。

  张涛还没有回答,丁球球原本就很小的眯眯眼这时候更是笑的看不见眼珠子了。

  “哈哈哈,这还用说,他们两个去了这么久,肯定是泄火去了。”

  于倩倩脸上一红,嗔道:“死胖子,就你成天说这么猥琐的话,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丁球球努了努嘴,小声嘀咕着:“要什么女朋友啊,有种子就够了。”

  于倩倩大大方方地将丁球球挤开,坐到了纪寻的旁边,道:“纪寻,你到底怎么了?这里都是你的朋友,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能够帮到你。”

  丁球球笑道:“张涛,你女朋友居然在你的面前关心其他的男人,还是她以前追过的男人,完了完了,我感觉一场恶俗的三角恋即将发生。”

  张涛一脚将丁球球踹开,道:“球球,你信不信你再说的话我会真的让你变成一个肉球?”

  说完,他示威般地握紧了拳头,丁球球连忙做出将自己的嘴巴缝住的样子,缄口不言。

  张涛看向于倩倩,浅浅一笑。那笑容中,带着一种信任。

  他当然知道,大一的时候,作为学院里成绩很优秀、长相很出众的学生,纪寻有很多追求者,于倩倩就是其中最热烈的,后面因为纪寻和梦蝶交往了才放弃。

  不过,她现在可是自己的女人,他对她有信心,也对自己很自信。

  张涛也说道:“纪寻,咱们两十几年的交情,难道有什么事情都不能够和我说的吗?”

  纪寻看了看面色诚恳的两人,心中颇为感动,便将刚才在厕所里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见张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纪寻道:“张涛,我知道你肯定会以为我看错了,我也很希望是我看错了。之前漏斗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漏斗本身出了什么差错,或者是我记错了。可是,我发誓,我真的看到了那幅画,也看到了过道里有一对父子。至于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消失,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听纪寻说完,丁球球浑身打了个寒颤,道:“不……不会吧,这种小说电影里的情节,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

  张涛也是神色复杂,他往四周看了看,列车里的人依旧正常无比,道:“我觉得,是不是有人在和你开玩笑啊?”

  纪寻摇了摇头:“这趟列车里,我只认识你们三个人,除了你们,还会有谁会跟一个不认识的人开这种玩笑呢?”

  “会不会……”于倩倩姣好的脸上阴晴不定,嗫嚅道,“是……梦蝶啊。”

  “什么?梦蝶?!”

  于倩倩道:“是啊,说不定就是梦蝶在考验你,看看你会不会因为这些恐怖的事情而退缩,不敢去罗布泊那个可怕的地方找她。要是你没有去,说明你对她的喜欢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

  “不是吧,还有这么变态的考验,你们女人都喜欢这样做吗?真是太可怕了。”

  丁球球总算睁开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于倩倩。

  “真的是梦蝶在考验我?可是,那幅画实在太过诡异,她又是怎么让它一直贴在窗户上,而张涛一进来就消失得呢?”

  纪寻思量着,记忆中,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女孩永远那么文静温柔,似乎不大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这时,丁球球站了起来,道:“不行不行,你们说的太恐怕了。吓得我肚子都疼起来了,我要去上个厕所,你们……你们谁陪我去?”

  鉴于于倩倩是女生,刚刚好像又得罪了张涛,所以丁球球的目光,一开始就落在了纪寻的身上。

  纪寻会意,站了起来,道:“走吧,我陪你去。”

  “果然还是纪寻最好了。”

  丁球球大步走在前面,纪寻跟在后面一脸沉思。

  “呼,反正现在也没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吓吓人而已,等到了罗布泊,找到梦蝶,或许就能够问个清楚了吧。”

  站在过道里,纪寻忽然想到,罗布泊这么大,又该去哪里找到她呢?

  听着厕所里悉悉索索的声音,纪寻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那堆废报纸上。

  想起那个小孩子无辜的眼神,纪寻觉得,他的的确确见过那对父子。

  走到那堆废报纸前,蹲下身,纪寻又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这里有四五张废报纸,里面的内容,竟然都是一模一样的。

  大标题上写着:“一辆从云市前往轮台的火车意外失踪,所有人员下落不明。”

  而报纸右上角写着:“1997年7月3日。”

  1997年的报纸?

  纪寻有些奇怪,这辆列车上怎么还会有10多年前的报纸,难道没有人来清理吗?

  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纪寻发现那辆消失列车的车号是K696。

  K696?

  似乎没有听过这辆列车,上火车之前,纪寻察过从云市前往轮台的所有火车,他记得一共有三辆火车,其中没有这个车号。

  然后,他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坐的这辆火车的车号是什么?

  不知道为何,记忆在这个时候却是变得模糊起来,犹如一张沾满灰尘的老照片,纪寻真的忘记了,这辆火车的车号是多少。

  也许是一种好奇,也许是有什么东西在驱使,纪寻将口袋里的钱包取了出来。

  打开钱包,火车票就在里面。

  这一刻,变慢的时间、诡笑的乘务员、突然出现的预言照片还有突然消失的父子,这辆列车上发生的所有诡异事情如幽灵般全部涌入了纪寻的脑海中。

  之前所有的恐惧,所有的焦虑,似乎全部变成了一种足以让纪寻窒息的讯息。

  死亡的讯息!

  因为火车票上的车号,正是K696!

  而此时,车厢里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

  真正的黑暗,开始降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