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死亡之路
东山愚公2016-12-16 09:233,738

  危急关头,项前虽然恐惧惊惶,但心中仍保存了一丝清醒,耳听得稍远处有脚步声过来,想必是真的有人要来挖自己两眼,他急忙大叫:“冤枉!小人冤枉!小人只是来药剂房送药剂,不料走错了院子,刚进院,就被踢了出来,小人冤枉!”

  他并不是吓得昏了头而胡乱喊叫,他之所以拼命喊冤,又特别强调“刚进院”,是有目的的。

  “青猿”盗贼团除了团长赫连天、副团长柳升,还有四大高手,全都是三级魂师,被盗贼们合称为“豹子、狐狸、鹰与烟”,这最后的一个“烟”,指的就是赫连小烟。

  据盗贼们说,作为“青猿”盗贼团年轻一代的四大高手之一,再加上人长得漂亮,赫连小烟在这一带还是颇有一些名气的。

  但现在,她的身体却被自己看了!

  无论是谁都知道,看了就是看了,此后无论是挖了自己的眼,还是把自己喂妖兽,都无法再改变她的身体被一个男人看了的事实!

  这对她一个黄花姑娘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但这样一个局面还是有办法阻止它发生的,那就是让别人认为他“刚进院”,什么也没有看到!这样就可以保住赫连小烟的名声。

  幸好玲珑最后那句“偷看小姐洗澡”,因为气愤没有说完全,否则事情就完全无法挽回了!

  “胡说,”玲珑小丫头却领悟不到这其中的利害,叫道:“什么刚进院,你……”

  “你是黑皮?真的是到这里送药材的?”有人及时插话,截住了玲珑,向着项前喝问道。

  项前认得这人的声音,知道他名叫肖狐狸,就是“豹子、狐狸、鹰与烟”四高手中的那个狐狸。刚才那个粗鲁声音的叫做柳豹,副团长柳升的儿子,四大高手中的“豹子”。

  这肖狐狸人如其名,当真如狐狸一样精明狡猾,这么快就看到了事情的关键。

  项前有了保住性命的可能,恨不得向他磕头,又唯恐玲珑小丫头抢着说话,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他连忙顺着肖狐狸的话意叫道:“是,是!小人确实是来送药材的!”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项前说话间又连忙伸手向院门指了一下。

  他刚才扛着袋子进屋,被玲珑踹飞,袋子连带着飞出,被门框撞了一下,就落在院门处,刚好可以为他证明。

  “咦,”柳豹的声音响起,他显然仍是懵懂一片,继续道:“那小烟……”

  “豹子,”有人插话打断他,这是柳升的声音,柳升显然也明白把事情挑明了,对赫连小烟的名声不好,阻止柳豹道:“既然只是走错了路,就别大惊小怪了。”

  柳升说着又朝着项前怒喝:“还不快滚!以后记清了路!再乱走乱闯,打断你的腿!其他的人,也都散了罢。”

  项前如蒙大赦,连声答应了飞快爬起,在玲珑气愤愤的目光中,心惊胆战地往回走!

  他心里明白得很,自己撞破赫连小烟洗澡的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了结,柳升还有肖狐狸只是为了赫连小烟的名声,暂时将这时揭过,但决不会允许自己这么一个看过赫连小烟身体的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走没几步,突听一个声音道:“赫连团长,柳团长,本团的提议,两位既然不接受,那谭某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这就告辞。不过,谭某倒还想再问问两位,难道两位为了那把短剑,竟然真的不惜‘双头飞龙’与‘青猿’两团失和!”

  又一人冷哼了一声,项前并不敢去看,却认得是团长赫连天的声音。

  只听他道:“关于本团的那把短剑,虽然外间多有传言,但无非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没想到你们竟然信以为真。那剑除了剑柄可作为一件空间魂器,其他并无大用,本来送给贵团也没什么,但它却是我‘青猿’一脉的传承信物,什么交换和商量的话,请勿再提。谭伦副团长要走,本团自不敢留,豹子,代我送客。”

  那谭伦副团长冷笑道:“谭某临来之时,司徒团长曾说,在这一带,我‘双头飞龙’盗贼团想拿到的东西,还没有拿不到的!两位好自为之!嘿嘿,嘿嘿嘿嘿!”

  冷笑声中,马蹄声乱响,那谭伦竟不待柳豹去送,与几个从人跳上鹿角妖马,从项前旁边冲过,疾奔而去。

  项前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会谭伦的事,只是在马蹄溅起的烟尘中快步而行。

  回到“百足驼”小队的那个大院,,项前小心应付着其余几个盗贼的询问,却心神怔忡,不时出错,招来多次喝骂。

  直到夜深群盗熄灯睡下,项前躺在床上,仍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他知道,用不了多少时间,或许三天内,或许五天内,柳升或者肖狐狸等,一定会找些别的借口干掉自己!

  这“青猿”盗贼团不能再呆下去了,必须想办法逃走!

  逃出去后虽然一时之间无处容身,但总比留在这里送命强!

  实在不成,就投到其他的盗贼团去,或者索性投到哪个大家族,即使卖身做奴隶,也万万不能留下来等死。

  他唯恐影响其他盗贼睡觉惹来麻烦,躺在床上也不敢翻身,只是借着从窗外映进来的月光,失神地望着屋顶。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突一人拍门进来,把“百足驼”小队的小队长叫了出去。

  项前暗暗吃惊:难道柳升和肖狐狸连三五天的时间也不容,要安排小队长,今夜就悄悄动手把自己干掉?

  他满心的惊惧不安,却又因刚才的动静把群盗都吵醒了,也不敢现在就想办法逃。

  在他的焦灼不安之中,那小队长很快地就回来了,却并非奉了柳升的指令要悄悄地干掉他,而是一进院就大声嚷嚷,将所有的盗贼从床上赶起来后,又一迭连声地催促安排着诸人你干这个我干那个,很快地将三头百足驼收拾停当,赶到了寨门内的空地上。

  百足驼是一种大型的低等级妖兽,从头至尾近三丈长,宽有四、五尺,脑袋像骆驼,身段像蜥蜴,像大象一样粗糙厚实满是皱褶的皮肤;它的身体两侧各自生有十二条腿,每条腿都像大象一样粗壮。

  百足驼速度缓慢,即使亡命奔跑,也只与成年人的奔跑速度差不多,但胜在力气大,背部宽阔平坦,行走平稳,而且只要地形不是太过复杂,都能畅通无阻,是这一带的山里人用来长途搬运货物的运输工具,又被称为“山地货车”。

  “青猿”盗贼团共有三头百足驼,平时下山打劫,大都会带上一头,以装运打劫来的财物。这次却是把三头百足驼全都赶了出来,难道是要乘夜下山,做一笔大买卖?

  整个山寨都骚动起来,一群一群的盗贼都陆续来到这片空地上,又被很快地组织起来,来到盗贼团的仓库里,开始往外搬东西,包括妖晶、药剂、兽皮、粮食等,都运到三只百足驼背上藤条编成的大筐里。

  看这架势,哪里是准备下山打劫,这分明是要搬家!

  “百足驼”小队的十名盗贼,除了三人被留下照看百足驼外,其余七人,全部参与搬家行动。

  项前当然只有吃苦受累扛东西的命,被安排进了搬运物资的行列。

  在往来搬运东西时,群盗不可避免地议论纷纷,从这些盗贼的议论中,结合先前听到的赫连天与那个“双头飞龙”盗贼团谭伦副团长的对话,项前很容易地就猜测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在这一带共有五个盗贼团,规模分别在四五百人至三四千人之间。其中规模最大的,就是那个“双头飞龙”盗贼团,在诸团之中最具影响力和号召力,虽然不能说“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但只要“双头飞龙”提出了什么要求,其他四团多少都要卖几分面子。

  而从赫连天与谭论的对话来看,应该是“双头飞龙”盗贼团看上了“青猿”盗贼团的一把什么短剑,想要据为已有,就派了谭伦来与赫连天商量,应该是打算用什么其他的物品与赫连天交换,但却遭到赫连天的拒绝。

  于是,谭伦甩袖而去时就撂下了一番狠话,说什么“‘双头飞龙’盗贼团想拿到的东西,还没有拿不到的”云云。这分明是威胁要来攻打“青猿”盗贼团,武力夺取短剑。

  任谁都可以想到,以“双头飞龙”在这一带诸盗贼团中的影响力,他们若是真的挥师来犯,多半会纠集其他的几个盗贼团与他们一起共同出兵。这样一来,就绝对不是“青猿”盗贼团所能抵抗的,那自然就只有逃跑一条路。

  而“青猿”盗贼团在这半夜的时候就动作起来,应当就是想乘着对方刚刚发出威胁,还没有做好进攻的准备,至少是准备还不充分的时候,打一个时间差,抢先一步,逃之夭夭!

  明白了这些,项前心中,当真是又有欢喜又有忧!

  所喜者,“青猿”盗贼团突然间强敌压境,面临生死存亡,一时之间,柳升等人应该再没有什么心思来理会自己;

  所忧者,是项前觉得“青猿”盗贼团这次离寨出逃,很有可能是中了对方的敲山震虎之计,逃亡之路未必是那么平坦!

  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主要是这座山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寨内的粮食也比较充足,守上二三十天应该不是问题。

  而“双头飞龙”盗贼团若是聚集大批人手,被挡在山下二三十天,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首先粮食就是大麻烦,其次就是这么大规模的盗贼活动,持续的时间又这么长,王国官方岂会不管不问?

  因此,“双头飞龙”强行进攻的可能性并不大,谭伦离开时那番威胁的话,有可能真的只是威胁,目的就是吓唬“青猿”盗贼团离开山寨外逃,然后再想办法干掉。

  这就如同先让乌龟自己从壳里走出去,然后一板砖拍死!

  按理说,“青猿”盗贼团那么多头头脑脑,尤其是柳升和肖狐狸,是应该能够想到这种可能性的,但他们仍然要逃,可能另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

  但项前不得不为自己担忧,他担心会遭受池鱼之殃!

  人多力量大,心齐好办事,“青猿”盗贼团五六百人一齐行动,很快就将三头百足驼背上的大筐装满,无法带走的物资又寻了妥当的地方藏好后,赫连天一声令下,大队的盗贼离开山寨,踏上了逃跑之路。

  但项前却知道,这很可能是一条死亡之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