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荷之尖角
东山愚公2016-12-16 09:223,503

  赫连小烟大概是察觉了项前的偷瞟,身体轻轻地颤了一下,但仍然接着说下去:“若是折往其它的方向去,以咱们团现在的状况,已经没有了向那些小城、村堡借粮的实力,很快就会断粮。这一带妖兽、野兽又少,靠打猎也不成,到时没了吃的,不须别人来杀,咱们自己就维持不下去了。”

  “这样啊,确实有些难办!”项前虽然心猿意马燥动不停,但却没有忘记劝说柳升逃往他处的事,听了赫连小烟这番话,不由得眉头大皱。

  “不仅仅是这样,还有更为严重的事情。”赫连小烟朦胧的眼波向他这边小兔子般地轻溜一下,又飞快地逃了开去:

  “咱们团现在实力大损,滞留在这一带久了,行踪一旦暴露,那些小城、村堡中比较有实力的大家族,多半就会出动人手围剿咱们。王国法律有这方面的规定,谁捉住了盗贼,那些盗贼就会成为他的奴隶。无论哪个家族,对于捕捉盗贼充当自己的奴隶,都是很卖力的。”

  靠,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不成了过街老鼠了!怪不得柳升明知西边有危险,还要硬着头皮闯过去!

  他奶奶的,留又留不得,走又走不脱,这下子事情可真的难办了!

  项前可不愿意留下来陪着“青猿”盗贼团送死,但现在有拖油瓶似的赫连小烟盯着,悄悄溜走显然不可能!

  项前目光又再次向赫连小烟偷偷溜过去:对她施展“美男计”,勾引她和自己一起逃!

  这想法在他心里刚一冒头,就又被他无情地压了下去:就凭自己这黑不溜秋的模样,一身又脏又烂的粗麻衣服,又岂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小山坳中乱纷纷的,散在各处的盗贼正在往一起靠,柳升正在忙着布置人手。

  项前则一边机械地迈着步子,和赫连小烟一起慢慢地往柳升那边走,一边念头飞快地转动着,回忆着前世看过的战争题材的小说、电影和电视,思索着是不是有和眼前情况大致相同的战例,可以拿来套用。

  苦脸皱眉思索了好一阵,虽然没有找到可以直接拿来套用的战例,但却想到了抗日战争时,游击队对付鬼子的五花八门的手段。

  一种可能性从他的脑子里闪过,他骤觉心里一亮,顾不得再想什么“美女美男”,问旁边的赫连小烟道:

  “小烟妹子,我好像听谁说,围攻咱们的四个团中,不是有一个只有三百来人吗?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次伏击咱们,他们来了多少人?我是在想,如果他们留守的人手少,咱们是不是可以试着转到那边去,进攻他们的山寨?”

  如果真的能够攻下一座山寨,不但可以解决粮食问题,还可以缴获一批药剂,使“青猿”盗贼团受伤的人更快地康复。

  根据已经融合的黑皮和赫连天的记忆,项前知道在这个异世大陆,药剂制作的过程与前世大同小异,所不同者,是这里多了一道以灵魂之火炼制的程序。

  大概正是由于这个不同,这里的药剂疗效颇为奇特,只要不是太重的伤势,几乎是随便拿一支治伤药剂出来,内服或是外敷,最多一到两天,伤者都能完全康复!

  项前早已经注意到,“青猿”盗贼团现在还有一百五六十人,其中倒有接近一半是魂师,若是都能康复,完全可以说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不但可以使那些小城、村堡不敢轻易来犯,就是留在这一带与其它几个盗贼团周旋下去,像前世的八路那样打游击,也未必不可能!

  按理说,项前想出来的这种“避实就虚”的老套办法,以柳升还有肖狐狸的狡猾,是应该可以想得到的,但估计是他的思路被眼前“局势危险赶快逃”的想法限制住了,没有想到进攻的那一方面去。

  “这不成吧?”听了项前的话,赫连小烟明显地在为他这大胆的想法感到意外和吃惊,连害羞也忘了,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无论哪个盗贼团的山寨,都不是那么容易进攻的,否则的话,附近那些小城、村堡,也容不得他们存在下去!”

  项前好不容易才想出这个办法来,哪能这么容易就放弃,“嘿嘿”干笑一下道:“这个,嗯,无论能不能攻下来,讨论一下总不妨事吧。”

  赫连小烟见他坚持,接着回答道:“你说的那个是卧虎沟盗贼团。他们离这边太远,中间现在又隔着四个团的大批人众,过不去。但‘穿山妖’盗贼团却距这里不远,他们只有四百多人,留守山寨的应该也不会太多。”

  她说话间抬头四下里看,又道:“刚才中埋伏时,狐狸大哥好像就是从‘穿山妖’那边突围的,咱们去问问他。”招呼着项前向正在指挥群盗站队的肖狐狸走去。

  果然没有辜负了“狐狸”这个名字,还没等赫连小烟把这个主意完整地说出来,肖狐狸就把目光转向项前,道:“黑……项前,这是你想出来的主意?”

  项前道:“这个……啊,我只是觉得,他们的人手出来的多了,寨子内就一定空虚,咱们应该有机可乘。”

  肖狐狸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又道:“项前,若不是你一点修魂的东西也不懂,恐怕谁都会将你当成哪个大家族流落在外的子弟!不过你的这个提议,我已经与师伯商议过了,行不通!”

  项前心里一沉:“这个,你们也……商议过了?”

  项前原以为凭着自己前世所掌握的军事知识,可以另出蹊径,想别人所想不到,轻易给“青猿”团指出一条明路的,却不料柳升等人一点也不笨,自己所能想到的,他们竟然早已商量过了!

  肖狐狸点头道:“‘穿山妖’盗贼团有盗众四五百,据我观察,这次伏击我们,大概出动了二百多人;至于好手,四名三级魂师全都来了。但现在咱们能动手的只有五六十人,即使他们好手全都离开,留守的只剩下一半,咱们也无力进攻!无论强攻还是偷袭,都不成!”

  项前情不自禁地皱紧了眉头:他如此干脆利落地就否定这个想法,口气是如此的果断,那显然是确实不可能!

  但除此之外,项前一时之间又实在想不出另外的办法了。

  这可怎么办?

  随着“青猿”团的这些人冒冒失失地往西去断然不成:一旦被那四个团追上,一场惨烈的混战少不了,在那样的局面下,赫连小烟真的能保得了自己?

  “狐狸,咱们是不是可以想些办法对付那些‘花皮妖蟒’?只要能把那些‘妖蟒’干掉,夺取山寨,就不是什么难事。”

  说话的是旁边队列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盗贼,他叫燕南,是“青猿”盗贼团的一个小队长。

  “那不成!”肖狐狸摇头道:“那水潭虽然不大,但据估计要有上百条妖蟒,硬来的话,会弄出不小的动静,又怎么瞒得过上面防守的盗贼?”

  项前听得有些迷惑,但知道一定与进攻“穿山妖”的山寨有关,连忙追问。

  原来穿山妖的山寨是在一个小山谷中,那小山谷两边陡峭,无法翻越,进出都只能走谷口,只是在谷底处有一段山坡稍缓,可以攀爬。

  但那一段山坡下却是一个水潭,水潭中又有很多花皮妖蟒,剧毒无比,根本无法靠近。

  项前疑惑道:“水潭?有多大面积?大师伯不是药剂师吗?能不能弄些毒药投里面,把那些妖蟒都毒死。”

  肖狐狸摇头道:“这种毒蟒本身就含有剧毒,能将它们毒死的药剂可不好找,至少大师伯那里就肯定没有。”

  燕南也道:“我在来本团前,曾在‘穿山妖’那边呆过一阵子,也听说这种妖蟒轻易毒不死。实情也应该是这样,不然的话,附近的那些个村堡,早就想办法下毒,偷袭他们的山寨了。”

  赫连小烟的那个小丫头玲珑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刚才几个人说话时,她一直凑在旁边听。她显然对项前余怒未息,这时见项前的主意不成,向他白了一眼,嘲笑道:

  “狐狸少爷都厉害得很,他都没办法的事,你还能想出门道来?不就是什么‘看的书多’吗?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还能比狐狸少爷有见识了!”

  听玲珑这么一说,旁边正在列队的大群盗贼,有不少人跟着连连点头。

  肖狐狸转头瞪了她一眼,道:“玲珑,胡说什么!”玲珑“嘻嘻”一笑,缩了缩头,躲到了赫连小烟的身后。

  肖狐狸却又转回头,继续道:“我只是想事细心一些,哪里说得上什么见识了。别的不说,只是打仗方面,所经历过的,也只是当年青猿小城的那场厮杀。项前若真是看的书多,看过许多打仗的事,那就要比我有见识得多。”

  他说着又轻轻叹了口气,对项前道:“进攻‘穿山妖’的事,得手的可能实在太小,还是按先前说的,往西逃吧。出发之后,一定要警觉一些,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注意紧紧跟着小烟,千万别乱跑。”

  “狐狸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项前却不愿自己的提议就此算了,向四周望了望,说道:“咱们突围时,带出来的有没有药材……嗯,多不多?”

  “药材?”肖狐狸愣了一下,道:“药材倒是有不少,你问这个干什么?”

  项前精神一振,又问:“在哪里?我看看都是些什么!”说着又向四周望。

  “就在短剑里面。”肖狐狸伸手向着向着项前腰间指了指,又道:“短剑的剑柄,其实是一件空间类的魂器,这几年都是大师伯用来保存一些比较贵重的药材。这次离开山寨前,因为担心会失散,才由团长带着,不过里面的药材,并未取出。”

  项前顿时喜动颜色,但随即又严肃起来,郑重地道:“我能配制出对付那些花皮妖蟒的药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