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路在何方
东山愚公2020-06-20 13:493,270

  “大师伯,刚才你说,咱们还要往西边逃吗?”抛开了美人计的事,柳升所说“往西边逃”的话,立即就引起了项前的注意。

  “当然要往西边逃。”柳升还没说话,柳豹就抢过了话头:“只有到了西边的大青山深处,利用那里的复杂地形,咱们才能站住脚。你问这个干什么,跟着走就是了。即使真的有厮杀,也自有小烟保护你。”

  柳升也有些诧异地望了他一眼。

  以项前原本的身份、地位和年龄,无论是原本药剂作坊的小帮工,还是后来的小盗贼,像这等决定整个盗贼团行动方向的大事,他确实是没有资格过问,确实是只有跟着走的份。

  现在虽然因为短剑的关系,再加上得到了赫连天的魂力,他的地位突然提升,但在柳升父子眼里,他的阅历却无法跟上来,应该没有那份见识和能力参与盗贼团的大事,也应该没有这样的心思。

  项前出于对自己小命的考虑,却是不能不参与。

  现在来看,“青猿”盗贼团中了对方的“敲山震虎”之计,是确定无疑的了,甚至连赫连天、柳升等人提前连夜出逃,对方也已经预先料到,仍然打了“青猿”盗贼团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由此可见,对于进攻“青猿”、武力夺剑,“双头飞龙”盗贼团事先必有极为周密的计划和布置。既然如此,对于伏击战中会有人逃脱,对于不能一战得到短剑,他们又岂会想不到?又岂会一点布置也没有?

  现在,柳升继续带着这百多残兵,糊糊涂涂、莽莽撞撞地按原本的计划继续往西去,岂不是自投死路!

  他现在有赫连小烟专门盯着,偷偷地逃走决计不可能,一星半点的可能也没有,等于是被强行绑到了“青猿”盗贼团的战车上,为了不至于陪着柳升等送命,必须考虑这辆战车的安全。

  “这么目标明确地向西去,是很容易被那些人猜到的。”为了能够引起柳升父子的重视,项前很认真地道:“咱们不少人受伤,一些人伤势还不轻,没有办法快速行动,若是被他们猜到了行动方向,很快地就能追上来。”

  谁都明白,以“青猿”盗贼团剩下的这些残兵败将,一旦再被追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脱身逃命!

  柳豹很明显没有想那么多,仍然道:“所以咱们才要赶快走,要趁着被他们发现前,尽快地逃得越远越好。”

  “嗯,豹子大哥,我是想说,咱们现在的行动,搞不好就已经落在了他们的算计中。”项前斟酌着措辞:

  “你刚才说他们有四个团是吧,这四个团的山寨散处在一二百里的大范围地方,如今却聚在这里,打咱们的埋伏,想必事前做了足够的准备,有了比较周密的计划。他们多半能想到会有人从伏击中逃脱,因此对于咱们这些人,想必也有什么后续的手段,至少会向西边派出很多探子!”

  仿佛是为了验证项前的推断,他话还未落音,就有一名青猿门弟子匆匆进来,压低声音道:“大师伯,前面传回消息,说是往西不远处,发现了‘双头飞龙’等团的探子。”

  众人又都一惊,柳升沉声道:“没有惊动他们吧?”

  那人道:“没有。他们一直往西边去了。”

  柳豹急忙道:“父亲,咱们要赶快走!要趁着他们的大队人马还没有赶到,通过前面的山口。”

  见柳豹对自己的建议压根就没有听进去,项前也急忙道:“再往西边去,咱们这么多人,很容易就会被他们的探子发现,到时他们大队人马衔尾猛追,咱们可就危险得狠了!”

  “大师伯,豹子大哥,”项前以极为恳切、郑重的语气继续道:“咱们何必去冒这个险呢!倒不如折往其它的方向去,这必将出乎那些人的意料,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咱们。咱们就可利用这一段空档,尽可能地逃得远一些,然后或者是绕道从其它地方往西逃,或者是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大家都养好了伤,再做其它的计较。”

  “黑皮,你……你叫什么名字?你真的只是一个贫寒的孤儿?一个药剂作坊的小帮工?”听了项前的话,柳升并没有回应,反而是意外而又诧异地打量着项前,问道:“这番分析与建议,又岂是一个贫寒孤儿能想得出的?”

  十多天前项前刚穿越过来被裹挟入伙时,大概是因为他年龄小,又不懂任何的武技、魂技,那些裹挟他的盗贼对他并没有如何在意,只略略问了几句了事,也没问他的名字,只是见他皮肤黝黑,便全都顺口叫他黑皮。

  上山入伙之后,他又只是呆在“百足驼”小队,在别的盗贼支使下跑龙套、干杂活,为了避免惹祸上身,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更没有在其他盗贼面前发表过对什么事情的看法和见解,在别人眼里,完全是泯泯然一个普通少年。

  但事实上他却是来自知识爆炸、各种信息异常丰富的地球,无论见识还是思考问题的能力,又岂是这个异世的普通少年可比?

  这时为了自救,项前将自己关于眼前事情的见解全盘托出,不可能不引起柳升的意外和惊讶。

  不仅是柳升,山洞中青猿门的其他人也都有些发愣。项前的这些分析和建议,完全与他小盗贼的身份和年龄扯不到一起去,与他平常给众人的印象也全不相符。

  就连赫连小烟,也忘记了害羞,惊讶得睁大了双眼望着他。

  柳豹狐疑地道:“黑皮,你是怎么懂得这些的?你……你他奶奶的,别是哪个盗贼团的奸细吧?”

  项前知道他只是兴之所至地胡说八道,当下也不理他,只是面不改色地应付柳升道:“我的名字叫项前,真的就是一个孤儿,一个小帮工,只是喜欢看书,懂的事情多一些。”

  “书?”柳升眼中狐疑之色更重:“你一个穷小子,哪来的书?”

  项前立即意识到说错了话,错就错在这个异世并没有前世那种廉价的纸。

  这个异世的纸又叫“皮纸”,是用一种特殊的兽皮,经过复杂的加工程序,再用一种专门的魂技,一层层剥开制成,价格极高,可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因此这个异世的书,比前世古代的那种刀子刻的竹简,还有后来的帛书,还要难以见到。

  但项前的反应却是快极,立即补充道:“啊……是这样的,那个作坊的小主人从小就与我在一起,对我好得很,就像兄弟一般,恰好他有不少书,又肯让我看,我就读了不少。”

  说了这些后他又立即岔开话题:“嗯,大师伯,既然继续向西去有危险,咱们不如换个方向吧。”

  柳升又阴沉着脸打量了他几眼,这才摇头道:“要到大青山深处,只有从这里往西去,否则的话,就要多绕一二百里路。咱们这么多人,无法长时间掩蔽行踪,若是掉头向其他的方向去,只会更加危险。”

  “至于往西边去的危险,”柳升的脸色凝重起来,但目光却转向了其他的盗贼,有些犹疑地道:“往西的路又不止一条,他们即使料得到咱们的大致方向,也无法确定咱们走哪条路。越往西地形越复杂,咱们只要小心一些,还是可以避过他们的。好了,咱们已经在这里耽了太长的时间,再等下去,也未必再有失散的团众聚过来,这就走吧。”

  他说罢摆了摆手,也不再和项前多说什么,便招呼众人往外走。

  项前见柳升一味地执拗不听劝,不撞南墙不拐弯,不禁有些急了,跨前一步还要再下些说辞,柳豹却拦住了他,上下打量了几眼,道:“小崽子的,还真是小看了你啊!向其他方向去的事,根本行不通!你就别再啰嗦了。你是看了些书,但见识还是少,你不知道,咱们……”

  在他说这两句话的时间,其他人向着项前瞥以种种异样的眼神后,已经纷纷跟在柳升后边出了山洞,柳豹向外边看了看,“嗯”了一声,向仍然留下没走的赫连小烟道:“让小烟告诉你吧。小烟,待会儿走在路上,你教教他。”说罢自顾出洞。

  转眼间,山洞里就只剩下了项前和赫连小烟两个人。

  望着赫连小烟悄然而立的窈窕身影,项前不免又想起了那白花花的美妙酮体,有些口干舌燥,干巴巴一笑,道:“赫连小……嗯,小烟妹子,你们商量过这事啊?”

  赫连小烟星辰般发亮的美眸向他一转,随即又垂下了眼帘,轻轻“嗯”了一声,道:“黑……嗯,项前,咱们也出去吧。待会到了路上,你不要离我太远,免得有了事,我顾不上你。”

  二人转身向外走,只听赫连小烟又轻声道:“折往其它方向去,确实是不成的。这是因为咱们从山寨出发时,所带的粮食、药剂什么的,全被那四个团抢了去,就是随身带的干粮,也有好多人都在厮杀中丢失了。”

  说话间二人出了山洞,光线比洞里明亮了许多,项前忍不住偷眼向赫连小烟瞟过去。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存了“美人计”的想法,耳听着脆生生的声音,现在又看到那细腻的椭圆形脸蛋,项前心里忍不住一阵燥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