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怀璧的匹夫
东山愚公2018-03-13 18:582,455

  老黑的这番话虽然仍是说得平平淡淡、慢慢腾腾,但项前却是听得心中“通通”猛跳!

  他又想起了刚刚接触短剑时经右臂涌入体内的那汹涌澎湃的热流!

  那竟然是足足九个圣级高手的魂力!那该有多少!

  赫连天这个四级魂师的魂力与之相比,恐怕连九头牛身上的一根毛也算不上!

  这么多的魂力如果自己全都转化了,自己的修为又能达到什么等级?

  圣级当然没有问题,就是神级,也应该大有希望吧!

  魂师的寿命,可以随着修为的提升而延长,据传说修为达到神级之后,除了极为厉害之外,还可以长生不死,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但根据赫连天的记忆,魂力的转化是很慢的。魂力是按点计算的,按正常转化速度的话,每天只能转化三四个点的魂力,实在是太慢了!

  如此多的魂力,按这样的速度转化,只怕连一半也转化不了,自己先就老死了,那还成的什么神!

  咦,老黑刚才不是提到一个《炼魂图录》吗?他既特地提起,想来可以比较迅速地转化魂力!那虽是萧芹的功法,但萧芹是老黑的主人,老黑与他心意相通,对《炼魂图录》,多多少少总应该了解一些吧?

  “你想错了,我一点也不了解。但这把短剑里,有可能就藏着《炼魂图录》。”项前刚刚心里这么一想,老黑就回应道:

  “《炼魂图录》是炼魂教的镇教功法,一向只有教主掌握,萧芹突然死掉,这门功法就会失传。因此,我想着,他把自己的灵魂也吸进短剑,就是想把他的一部分灵魂,有《炼魂图录》记忆的那部分灵魂,保存在短剑里。”

  项前心里顿时一片火热,急问:“你能不能找到?”

  老黑却一点都不急,仍旧慢条斯理地道:“找不到。这里面的许多魂阵,都是针对我而布置,有许多地方我都不能去。”

  项前心里刹时又冷了下来:“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守着金山银山,却一分一毫也不能拿来享用,这在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老黑开始出主意,但他的主意却让项前胆战心惊:“你可以像萧芹一样,把你自己的灵魂也吸进来,自己去找。”

  项前呆住了,好一阵才吃吃地道:“我的灵魂进了短剑,还能不能再出来?你还能不能再给我弄回身体里?如果不能,我岂不就是死了!”

  《炼魂图录》再重要,也总比不过自己的小命!

  老黑道:“把你的灵魂送回身体很容易,但你的灵魂太弱,这剑里有好几重魂阵,每一重都会对灵魂造成伤害的。但要想找到《炼魂图录》,就必须一个魂阵一个魂阵地找过去,你的灵魂根本支撑不住,很可能会被打散,那你就真的完了。因此进来之前,必须按我说的找一些药材,配一个药剂,把你的灵魂强化一下。”

  “你……我……”项前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他本就担心有危险,听老黑这样一说,心里就更加忐忑,越想就越觉得把灵魂吸进短剑,几乎就等同于那个什么以身饲鹰、飞蛾扑火!

  老黑问:“怎么,你不想要那个《炼魂图录》了?”

  项前心中矛盾,犹豫了一阵,和旁边的赫连小烟说了几句话,这才问老黑道:“有了《炼魂图录》,我多长时间能完全转化那九个人的魂力?真的能成神吗?”

  “要转化那些魂力,需要三五年吧。至于能不能成神,我就不知道了,我在这个世上,算上灵魂形态,已经好几千年了,一个神也没见过。但那些魂力只要全都转化了,应该足以让你成为圣级魂师。”

  成神的事情,实在太过虚无飘渺,项前原本就没存有多大希望,但成为圣级高手的诱惑还是极大的。

  再想了想,项前终于咬一咬牙,决定再冒一次险,问道:“你说的那些药材,好不好找?”

  老黑道:“从萧芹死到现在,也不知过去多少时间了,我对外面的事情不了解,不知道这些药材好不好找。但在萧芹死前,这些药还是能找得到的,只是需要很多很多的金币,大概一百多万枚吧,现在就不知道需要多少了。”

  项前又傻眼了:他融合了黑皮的记忆后曾经比对过,这里的一枚金币就相当于前世的一千块钱,一百万金币,就相当于十个亿!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嘛!别说一百万,自己现在就是一枚金币也拿不出来!

  只听老黑又道:“小黑皮,转化那些魂力的事,你先不要忙着去想,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当心。”

  项前有些诧异:“当心?什么事?你是说那四个盗贼团的威胁?”

  “要比这个严重多了。你可能没有留意,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把剑又叫‘炼魂令’,是炼魂教的掌教令符,是他们的镇教之宝,一旦知道了它的下落,炼魂教一定会把它收回去的。”

  项前心里“格噔”一下。

  这么厉害的一件宝物,这么重要的一件信物,炼魂教不知道它的下落也就罢了,一旦知道了,又岂会不收回去?又岂会任它流落在外?

  而从“双头飞龙”等四个盗贼团为此剑大动干戈的事情看,恐怕已经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一些风声!

  炼魂教一旦得到风声,寻上门来怎么办?

  拱手相让,自己当然不舍得!不甘心!

  但像炼魂教那样的庞然大物,高手众多,随便派出一个来,随便伸出一个手指头,恐怕就能戳死了自己,自己又怎么相抗?

  “不仅炼魂教会找过来,”老黑继续道:“如果这把剑就是‘炼魂令’的消息,真的泄露了出去,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找过来,想方设法抢夺这件宝物。小黑皮,你现在修为这么弱,根本保护不了自己,千万要小心了。”

  项前刹时间犹如坠入冰窖,从内到外都冻透了,变成了冰疙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八个大字从他的脑子里闪过!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但他对其中隐藏的凶险却是清楚之极!明白之极!

  在前世的武侠和玄幻小说中,哪一次有武功秘籍或是可以提升功力的宝物出现,不都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又有哪一个接触这种宝物的家伙,不是悲惨收场的!

  而现在因为短剑的关系,自己就成了那个“怀璧”的“匹夫”!

  稍稍让项前安心一点的是,从同化的赫连天的记忆看,青猿门并不知道这把剑就是“炼魂令”,那么“双头飞龙”等四个盗贼团应该也不知道,只会把它当成一件厉害一些的魂器,例如尊级或者是圣级的魂器。

  这样一来,也就不至于吸引那些特别厉害的家伙过来找自己麻烦。

  但仅仅是“足以让圣级高手发疯”这几个字,已经可以引来无数的高手!

  这可如何是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