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毒药配方
东山愚公2016-12-16 09:203,226

  肖狐狸三人全都呆了一下,随即又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甚至是匪夷所思。

  肖狐狸道:“项前,你懂得配制药剂?你……你原来不只是作坊的帮工吗?这种能毒死花皮妖蟒的药剂,连大师伯也研究不出来!”

  身为小帮工的黑皮自然不能配制出药剂,他虽然有药剂作坊帮工的履历,认得不少药材,但对于药剂的配制以及药理,又能懂得多少?

  但占据了他的身体的项前却是既懂又能!

  没有穿越时,项前是中医药大学的大四生,基本上已经学完了所有的课程,很快就要毕业了。

  他不仅懂得药理,在四年的学习中,各种各样的药方,古代的,现代的,什么偏方、秘方、验方,林林总总,着实记了不少。

  待得穿越过来之后,他发现这里练制药剂分为三个大的步骤:研究药方,按照药方配药,最后是以灵魂之火炼制。

  其中前两个步骤,几乎与前世完全相同。

  这也就是说,只要能找到药性相同的药材,前世的那些药方,在这里也完全可以用!

  虽然由于环境的不同,前世与今世,各种药材形状、名称均不相同,但药性却是相通的。他通过很快融合的黑皮的记忆,已经将前世与今世许多常见的药材,建立了一一对应的关系。

  现在,他已经能够将记忆中不少前世的药方,用这里的药材配制出来。这其中就有几个毒药的药方。

  这时候,为了除掉燕南提到的那些妖蟒,为进攻‘穿山妖’的山寨扫清道路,他很快地便想到了记忆中的那些药方。

  他原本还担心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药材,但在听到肖狐狸说柳升比较重要的药材都储存在短剑内后,他立即就打定了主意,一时之间也顾不得解答肖狐狸的疑惑,招呼着三人转向柳升那边。

  一边走他一边念头飞快地转着,寻思着怎样向柳升来说这件事。

  在其他人看来,他只是一个药剂作坊的小帮工,只能认得一些常见的药材,现在却突然拿出一个药方来,而且说这个方子极为厉害,就连柳升也研究不出来,足以毒死让那些小城、村堡都无能为力的妖蟒!

  这无论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相信。

  尤其是柳升不会轻易相信:

  这张方子的有效性,可以说关乎着“青猿”盗贼团的命运。

  如果柳升轻易相信了项前的说法,带领着“青猿”盗贼团放弃向西,转而向“穿山妖”盗贼团山寨的方向去,但凭着药剂却不能收拾那些妖蟒,那就等于让“青猿”盗贼团劫后余生的这些人陷入了绝地。

  在其它几个盗贼团,以及那些小城、村堡闻讯而来的四面围剿下,或死或是被俘后成为奴隶,极有可能就是这些人的最后结局!

  柳升果然不相信。

  在项前向他说明了攻占“穿山妖”盗贼团山寨的提议,并说了花皮妖蟒及药方的事情后,柳升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哪来的药方?你怎么知道能毒死那些妖蟒?”

  项前注意到,柳升除了满脸的意外与不信,目光之中还满含恼火与不耐烦,只差没有直斥项前胡说八道了!

  在二人左右两旁,也有不少盗众听到了项前的话,他们全都迷惑不解地打量着项前。

  看他们的神情,显然是在迷惑:这小子在搞什么怪?既然踩了狗屎运,得到了团长的魂力,那还不老老实实、安安心心地去同化这些魂力,尽快地强大起来,却来胡扯这些毒药、妖蟒干什么?

  对项前所说的话,自然没有谁会相信的!

  项前结合前世的经历开始硬着头皮胡扯:“是我在药剂作坊做帮工时,在作坊主人的一本旧书里看到的。当时看有关这药方的说明,觉得挺厉害的,就记了下来。”

  “那书中既有这么高明的药方,作坊的主人还不将书慎重地收藏起来?又岂会让你随意翻看?”

  “他是后来才注意到这个药方的,并按方炼出药剂做了实验:只是一滴,就毒倒了一头独角妖猪!我也是因为这个实验,才知道这药方是真的厉害,才敢建议大师伯去袭击‘穿山妖’的山寨。”

  项前也知道自己的回答有破绽,并不足以让柳升相信,但他又实在找不出更合理的说法。

  其实,要想让柳升相信也简单,只需由柳升这个药剂师炼制出一些药剂来一试就成。

  但短剑的那个储物空间里,柳升储存的药材未必齐全,说不定还要临时去寻找,现在时间紧迫,其他四个盗贼团的追兵随时都有可能寻到这里来,又哪有时间慢慢地寻药炼药?

  柳升显然并没有相信他的话,说道:“你把药方拿来我看看。”

  项前当即用这里的药材名字背出药方。

  柳升先是不经意地听着,便慢慢就皱起了眉头,道:“这药方……怎么这样古怪?”

  当然古怪!这药方来自前世,若是不古怪,那倒是奇怪了!

  柳升的脸色有些郑重起来,不耐烦的表情也不见了,又问道:“这药方所隐含的药理,与我所知道的全然不同。这么古怪、异类的药方,又是如此的厉害,应该很出名才是,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记载这个药方的,究竟是本什么书?”

  项前顿时有些语结,连忙支吾道:“书名么,我倒没有注意,只看到那本书发黄发黑,像是有些年头了,想必是他们祖上传下来的吧。”

  为了增加自己说法的可信度,他说着又“哦”了一声,做出一副刚刚想起什么的样子,补充道:“那本书上还有一个治伤的药方,我当时觉得好,也记住了。大师伯擅长炼制治伤类的药剂,对这个药方,或许就不会觉得古怪。”

  说着他又念出了一个药方。

  这是他前世在一家药厂实习时,从那里偷偷抄来的,名字叫做“一抺光”,主要功能是止血生肌,对于治疗各种创伤,是颇为见效的。“一抺光”的意思,就是无论什么样的创伤,只要将这种药抺上去,就能使伤口迅速愈合,光滑如初。

  “怎么不古怪?与刚才那药方倒是同一个路子,但也同样的古怪,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黑……嗯,项前,我倒好奇了,这本书里究竟都说些什么?总不能只记了两个药方吧?”

  “我看不太懂,因此也没有仔细看记的都是什么。这个……也许正因为古怪,药效才这么厉害吧。大师伯,这个毒药配方的事,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事关系着大家的安危,我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柳升的脸色渐渐转为凝重,紧皱眉头不再说话。

  项前的这些话明显的有破绽,但又似乎有些道理,偏偏信与不信又影响重大,这就使得柳升一时之间实在难以决断。

  附近的这些盗贼听了项前与柳升一段对话,也都意识到这个药方可能真的有项前所说的那种效果,也都关心起来,纷纷把目光转向柳升,看他怎样选择。

  柳升皱眉半晌,始终委决不下,转向肖狐狸道:“狐狸,你怎么看?”

  肖狐狸先望了望项前,道:“大师伯,黑……项前虽然年龄小了些,入团以来的十来天,也不怎么惹人注意,但从他刚刚这一阵的表现来看,思索事情倒是极为有条理、识轻重,更何况他又承受了团长的衣钵,这种关系到整个团安危的大事,应该不至于随口乱说。”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皱眉沉吟片刻,才又继续道:“再说,向西边去的风险也着实不小,既然如此,咱们就不如再胆大一些,转而东去,去袭击‘穿山妖’的老巢!就算是……赌上一赌吧!”

  柳升却仍然不说话,只是将目光从项前转向肖狐狸,接着又从眼前诸人脸上挨个扫过。

  当目光再次回到项前脸上后,他又盯着项前望了一会儿,终于缓慢而又沉重地点了点头。

  不仅项前松了口气,旁边包括肖狐狸、赫连小烟在内,青猿门诸弟子也都轻轻吁了一口气。

  大家都知道,那四个盗贼团是为那把黑色短剑而来,准备充分,且不达目的绝不会轻易罢休,自己等人继续西去,面临的危险实在不小!

  但就像项前提建议时所说的那样,如果“青猿”盗贼团转向他去,甚至是于危境中奋起反击,去袭击“穿山妖”盗贼团,而且能够得手,处境就可以大为改善。

  虽然未必就能转危为安,但补充了粮食、药剂,恢复一些元气之后,或是绕道其它地方继续西逃,或是寻个地方躲起来,甚至想办法与那四个团周旋下去,选择的路子就会多出许多。

  方向既已确定,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柳豹亲自带人负责探路和两翼的警戒,因为根据项前的那个药方,短剑中储存的药材并不齐全,还缺少其中的一味,幸好这种药材在这一带较为常见,柳升又派了十多个懂些药剂的盗贼,沿路寻找。

  再将队伍略为整理之后,众多盗贼便背着伤者,踏着月色,悄无声息地出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