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木美尔东2018-03-27 11:344,020

  玫瑰园仍旧是那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时值中秋后一天,正是金陵城的各方名流,呼朋唤友相约寻欢的日子。

  杨锦欢也早早来到化妆间,换好衣服,坐在镜子前描眉画唇,作上台准备。

  黄经理却在这个时候领着丁香走进来,杨锦欢疑惑地站起身来,以往这个时候,他都在前面迎客,极少出现在后台。

  “经理,有什么事吗?”

  丁香不等黄经理说话,径直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对着镜子一阵自赏,得意洋洋的姿态。

  杨锦欢心中一跳,面上温婉的笑僵硬了几分,“经理,你这是……”

  “百合啊,从今天起,这个化妆室就是丁香的了,你还是搬到大化妆间去。”黄经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再没了之前的讨好口吻。

  “我……为什么?这个化妆室,一直是我在用。”杨锦欢紧紧捏着口红,质问经理。

  黄经理瞪大了眼睛,凶神恶煞的模样,道:“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从今天起,你不用再唱歌了,下场子陪客人跳舞去,跟其他人一样,拿舞票结工钱。”

  杨锦欢脸白下来,咬咬红唇,看着黄经理冷声道:“你忘了我是谁的人了?让我去跳舞,四少不会放过你……”

  “呵呵!”丁香黄莺般的冷笑声响起,“百合,你还真当自己是四少心尖上的人呐?”

  “你什么意思?”杨锦欢微眯着眼,转身过来,看着丁香。

  丁香抬手扶了扶头发,从镜子里昵了她一眼,一副嘲笑的嘴脸,“你不知道什么意思么?”

  杨锦欢靠在梳妆台上,惨白着脸,摇头道:“不会的,四少不会这么对我!”

  “哧!”丁香冷着脸瞟了她一眼,“真当自己是什么天仙美人呐,这玫瑰园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说完皱着眉,将杨锦欢往外推,“出去,出去,碍着我梳妆,经理赶紧带她出去!”

  杨锦欢被黄经理拖着,踉踉跄跄地到了大化妆间,周围的舞女来来回回,拖地长裙不知被谁踩了几个污黑的脚印,分外打眼。

  周围嘈杂一片,她却听不见,只身缩在角落里,惨白着脸,浑身发抖,秦慕阳英俊的笑脸在眼前浮现,却无情地被丁香的话打散。

  他,真的不要她了吗?

  扒开人群,杨锦欢摇晃着往二楼去,他一定在那里等着她,她要去见他,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吓唬自己。

  二楼,秦慕阳的专属包间,廖勇果然站在门外。杨锦欢稳稳心神,颤抖着手理理自己的头发,有些气恼自己没照照镜子再来,现在也等不及再回去梳妆,提着裙子快步走过去。

  廖勇见她走过来,伸手拦住了她,“百合小姐,请留步!”

  杨锦欢看着他,还是那无懈可击的笑脸,却带着丝丝惊慌。

  “廖副官,我要见见四少。”

  廖勇没什么表情,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请百合小姐,从今天起不要再来打扰四少!”

  杨锦欢紧紧攥着裙摆,急急喘着气,“廖副官,请让我见见四少,四少对我,一定有什么误会,请……请让我见见四少,拜托你!”

  廖勇看着她,微皱了眉,丝毫不为所动,“对不起,四少说不想再见你,请回吧!”

  “噗通”一声,杨锦欢跌倒在地,但还是不死心地拽住了廖勇的裤脚,仰起头,强忍着眼泪,“我求求你,让我见见他,我求你,让我问清楚,让我死心。”

  廖勇皱着眉,还是不动,低头看她,“百合小姐何苦要这样,四少不喜欢拖泥带水,听我一句劝,你还是走吧!”

  杨锦欢紧紧抓着他不放,只一味地求着他,廖勇甩不开她的手,又不能对她动粗,只得叹着气道:“我去帮你问问。”

  “好好好,拜托你!”杨锦欢慌忙点头,松了手,忙不迭地摸摸脸。想要站起身来,却使不上力气,廖勇扶了她一把,才堪堪站稳,又不停地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廖勇见她的样子,眉头皱得更深。

  廖勇上前去敲门,“四少,百合小姐请求见您一面!”

  杨锦欢听不见里面说了什么,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只见廖勇退回来朝她摇头道:“请回吧!”

  “不会这样的!”杨锦欢惊慌地摇着头。

  说着,猛地朝门边冲去,廖勇停了一下,才去拉她,却已来不及,房门被她猛地推开。

  一股暧昧的情欲气味扑面而来,昏暗的包厢内,前面的帘子早已放下。丁香身上华丽的旗袍大开着,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长腿挂在秦慕阳强壮的腰背上,而秦慕阳的白衬衣也敞开来,他正伏在丁香白花花的身体上,大掌沿着女体美好的曲线上下。

  房门突然大开,丁香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秦慕阳抬头,那双黑眸没有丝毫的情欲之色,声音还是一样的清冽。

  “滚出去!”

  杨锦欢如当头棒喝般,跌倒在地,眼泪磅礴而下,绝望的情绪,狂潮般地卷上心头,浑身冰凉的发抖,红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是怎么被廖勇拖出来,已经记不清了,她眼前一直是秦慕阳和丁香纠缠在一起的身体,那白得刺眼的身体,不停地在她眼前晃动。

  他……是真的不要她了!

  接下来的日子,杨锦欢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初入行的那个时候。她依然明艳动人,三年前,她还有资本让经理藏着掖着想着一鸣惊人,卖个好价钱,现在人人都知道她是被四少抛弃掉的女人,再没了当初的身价。

  每晚,她的舞票总是最早被买光的,她倚在一个又一个男人怀里,数不清的男人的手,在她美好的身体上滑动。

  她空洞地看着经理笑得合不拢嘴,不停地在舞场里穿梭,高跟鞋磨着她细嫩的脚踝,身上是一层又一层来不及褪去的指痕。

  所有的痛,都比不上,那个刻在她心上的男子,搂着笑靥如花的女人,被人簇拥着,浩浩荡荡,目不斜视。

  他,已经看不到她了。

  终于,当面前的男人探进她的旗袍时,杨锦欢忍无可忍,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

  男人恼羞成怒,一掌挥过来,“臭婊子,你是什么东西,敢打老子,活的不耐烦了!”

  杨锦欢趴在地上,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左脸红肿一片。

  舞场里的人迅速散开,这男人一身军装,满脸横肉,这世道,谁也不敢惹军人。经理飞快跑过来,点头哈腰地朝男人赔罪。

  “长官消消气,消消气,我马上给你换人,给你换人!”

  “换个屁人啊!”周围围上来四五个军人,满脸的戾气,“我们团长这巴掌白挨了?你这场子还想不想开了!”

  冷汗,顺着黄经理那张圆脸往下流,他立刻回头去踢地上的杨锦欢,“你赶紧起来,给军爷赔礼道歉,快点!”

  杨锦欢抬头,冷冷地看着他,“是他先摸我的,我不是妓女!”

  “嘿,摸你是看得起你,摸你怎么了?”其中的一名军人,唾沫乱飞,就要上前来踢杨锦欢,被黄经理拉住,又是连连道歉,安抚住了他。

  黄经理已经急得不行,蹲下来拉她,压低了声音,“百合,你要闹事是不是?被摸一下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处啊?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要是闹大了,你就不用在金陵城混了!快点道歉!”

  听了他的话,杨锦欢气得发抖,被他踉跄着扯起来,也只是微低着头,死死咬住红唇,不说一句话。

  “啊!”旁边的军人又给了她一巴掌,让她忍不住一声尖叫,黄经理扶住摇摇晃晃的她,满脸讨好的笑。

  “军爷,手下留情,留情!”

  只见那个什么团长,冷笑一声,走上前来,那只大手,掐着她小巧的下巴,抬起她的头。

  “这小模样长的倒不错,啧啧,真是可怜,今晚陪我一晚,这件事就一笔勾销,如何?”

  “好好好!”黄经理忙不迭地点头,就要将人推过去。

  听了他的话,杨锦欢慌乱地摇头,死死抓住黄经理的手,整个人不停地往后缩,“我不要去,经理,求求你!”

  显然,黄经理并不是那根她最后的稻草,他只一心想要平息这场风波。

  黄经理不管不顾地掰开她的手,身后,是强壮的军人在拉扯,杨锦欢惨白着脸,泪如雨下,浑身发抖,她惨烈的求救声,让周围的人退得更开,为一个舞女淌这趟浑水,太不值。

  “什么事这么吵?”冷冽的声音,突然间插进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见到来人,杨锦欢的眼泪掉得更凶,正拉扯着她的军人,也换了一副笑脸。

  “廖副官,你也在这?”

  廖勇皱了皱眉,并没有看狼狈不堪的杨锦欢,只沉声道:“金团长这么大动静,扰了四少的清净。”

  “哎哟,我不知道四少也在,属下失敬失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不敢打扰四少。”说着手上一个用力,将杨锦欢搂进了怀里。

  廖勇不再说话,朝他点点头,转身就要往回走。

  “廖副官救我!”杨锦欢嘶哑的声音颤抖着,尽管,他会眼睁睁看着她受辱而无动于衷,但这却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廖勇顿的一下,又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她,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是啊,从前优雅端庄的杨锦欢,何曾这般狼狈过。

  杨锦欢猛地挣脱钳制着自己的大手,冲到廖勇面前,急切地理了理披散的头发,“是我,百合。”

  “百合小姐,你怎么这么狼狈?”廖勇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解地看着她。

  那个金团长,讪笑着走上前来,“原来是廖副官的老相识,这个女人,不识好歹,我老金的脸,可不是白打的,既然她是廖副官的人,老金怎么也要给你个面子。”

  杨锦欢微微放下心来,想着终于能逃过一劫,廖勇接下来的话却又将她抛至谷底。

  “我跟她不熟,金团长的恩怨,廖勇不便插手。”

  金团长嘿嘿一笑,又来拽她的手,杨锦欢绝望地看着廖勇冷清的脸,惊慌地跪在地上,攥着他的裤脚,哭着求他:“求求你,救救我,看在以往的份上,求你……”

  廖勇低头看着她,不动也不说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金团长看他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使劲去拖杨锦欢。

  杨锦欢敌不过男人的力气,终于被一点一点拉开,浑身冰冷的颤抖着,脸上止不住的惊惶,她本来就尖利的嗓音,这会儿嘶哑着叫喊,悲惨得无以名状。

  金团长终于将人重新扣在了怀里,得意地朝廖勇点头致意。

  “等一下!”廖勇出声阻止了金团长一行人离去的脚步,后者一脸的不耐。

  “我说兄弟,你到底要干嘛?”

  廖勇直直走上前来,只看着眼神空洞的杨锦欢,平静的眼瞳,无视她的狼狈。

  “百合小姐,如果,你愿意替四少做事,就没人敢为难你了,你想好!”

  杨锦欢晶亮的双眼,慢慢恢复了神采,一丝惊喜从眼中划过,眼泪,不住地又往下掉。

  她忙不迭地点头,这不仅是她得救的机会,更是可以再见到他的机会。

  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她渴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