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墨漪2017-07-05 11:251,593

  “小梓?”只见雨中那个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约摸已经到了三十而立年纪的陈舒手中撑着了一柄他从来自以为象征高 贵与大气的黑色之伞,咬牙,狐疑的眼中不一会过后便怀着了一丝坚定的道:“少爷不管是谁将你伤成今日这样,我都会让她 付出相应的代价,因为渊源再深,这都是那个伤你之人所应该承受的,难道不是吗?”他看着躺在地上的林正,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坚定,坚定的犹如磐石,却是忘记了那躺在地上之人此时此刻早已经犹如死了一般的什么也听不到了。

  陈舒的眼中,晕染着一股血红,仿佛随时随地都会爆发的天崩地裂一般,让人见了是那般的毛骨悚然,然后,陈舒的双手开始慢慢握紧成拳头,无声的空气中所伴随着地是谁指关节处的‘吱吱咔咔’地作响声音,而男子苍老的脸颊中所浮现出的那一丝犹如磐石无转移般的坚定之容,又是为了谁呢?他原本是那样的渴望找到少爷,就在邱芯儿喝的酩酊大醉打电话来向他胡诉一通之时,他便急了,他的心中没有一丝因为芯儿与少爷的婚姻不成而感觉到喜悦, 相反,而是对他二人的担忧之容,只因十八年前,人群中,是少爷第一个看见了他,他眸子中的清澈就算是时至如今,他也依然是紧紧铭记在自己心中,时时刻刻不敢忘怀,那个时候,他问他:“是不是想要一个温暖地家?”林正的话音刚刚落下,其实是让他的心中有些后怕地,他害怕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境,梦醒之后,便再一次的回归于现实之中来了,可终究他还是耐着性子的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即使希望再渺茫,他也要试一试,于是这一试,改变的不是别的,而是他的整个人生,他的人生从此再无冰冷……

  他想:也许是他的坦率让面前的这位小少爷动了微微的恻隐之心,于是,小林正温暖的小手紧紧搭上了陈舒的小手,摇头 ,眼中所显现出来的俏皮之意,仿佛是在诉说着那‘别怕’二字,林正向他保证十日之内一定会再来这里,给他一个新的人生,即使害怕,可他还是点了点头,只因为少爷那个坚定不移的小眼神,他便已经在犹豫的边上,选择了毫不犹豫的相信……

  他信他,没有理由,只凭直觉!

  后来,事实的确证明了他的直觉是没有错地,林正果真没有食言的将他带回了家,名为司机,实则却是以家中养子之礼一般被恭敬对待,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温暖,若不是他一直不肯跨过心中那一道对亲生父母所执着的侃,怕如今,他早已经被老爷夫人收为养子。

  *

  车中,茜梓闭眼,颇为安静的坐在那里,只是奈何表面的平静却是不能隐藏住女子波澜起伏的内心,刚刚那个在雨中用手抚窗 ,随他行走的人真的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林正吗?原本的印象中,他总是那样一个沉默的不善于表达的人,可如今,他的焦急,他的爱慕又究竟是为了谁?当初明明是他寄来的离婚书啊?

  林正啊!林正,你可知道,当我怀着对你全心全意的恨去赶往你结婚的现场准备破坏之时,殿堂中的冷清却是早已经融化了我内心的冰冷,因为它使得我回想起当初你我二人的结婚场景,也是如斯,你到底不是一个冷血动物,那么当初你寄来离婚协议书的背后,是否又掩藏了什么不肯言说的秘密?这个念头自从在茜梓心中升起,便久久挥之不去,这样的念头让她决定将事情查个明白了去……

  可,无论查出的结局是好是坏,怕都是会令她所不安的吧!

  坏了不说,可如若是真的有无法诉说的难言之隐,她又应该怎么作出选择,而她今日作出的破坏之礼,又该怎么样圆场,既然已经作出,她就已经没有为自己留任何退路,到时即便林正愿意原谅自己,她也未必会自己原谅自己了吧。

  心,突然有那么一丝的不坚定,如若真的是她心中所盼,那个人,他又到底是应该去爱,亦或恨了?

  “既然没有任何的退路,为什么不给自己选择一条最好的路……”不等茜梓的心作出回应,风逸然的车就已然是在一座颇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衣品店面前停下,二叔从来不是一个奢侈地人,今日这是?茜梓摸了摸头,眼眸中所显现出来的疑惑,仿佛是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意味透露在里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痴如醉那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痴如醉那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