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雷雨将至
化山2017-01-10 09:014,864

  清潭客栈二楼一处雅间内。三人坐于酒桌前,几道精美关中菜肴,一壶上等关中西凤酒。

  李寒秋笑着举杯道:“多谢二位少侠出手相救小女,李某人实在感激不尽,我在此先干为敬!”

  龙剑山同样举杯道:“前辈客气啦!同为江湖武林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此为侠义之道!晚辈龙剑山和舍妹秦凤阳,却不敢妄称少侠!”

  李寒秋道:“龙少侠不必谦虚!行走江湖,能够行侠仗义,扶贫救济,定然称为侠客。所以二位自然要称之为少侠。只是小女紫蝉从小脾性不好,我这当爹的也不好管教,在家骄横惯了,常会惹出事端,这不又躲在房内生我气啦!”

  秦凤阳笑着道:“前辈有所不知,刚才之事,紫蝉小姐没有过错,实在是那天山派的那位公子故意欺负人,还望前辈不要责怪紫蝉小姐。”

  李寒秋笑着道:“呵呵!无论如何,二位少侠都是小女的救命恩人,所以也不必拘束,如不嫌弃的话,二位少侠以后就直接叫我李叔叔,我们也算是相交恨晚的江湖朋友啦!他日如有困难,随时可来贺兰山找我。我贺兰派虽然门派不大,但也是名门正派。”

  龙剑山举杯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李叔叔,涉足江湖,需靠朋友,今日为这江湖朋友,我敬你一杯!”

  秦凤阳道:“李叔叔,那我去看下紫蝉小姐,看能否安慰她心里的委屈。”

  李寒秋道:“那就有劳秦少侠。我和龙少侠就在此小酌几杯。”

  秦凤阳离开雅间,李寒秋和龙剑山继续饮酒相谈,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李寒秋道:“不知龙少侠二位怎会来到这关中长安城?”

  龙剑山笑着道:“李叔叔,说来惭愧,我们也是初涉江湖,就来到这关中长安城。但我发现长安城内这几日聚集很多江湖武林中人,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或许是我多虑啦!还望秦叔叔不要见怪!”

  李寒秋当时也看到龙剑山所抽出的佩剑,那柄剑通体青竹色,剑光熠熠,是柄非比寻常的宝剑,猜到他定然身手不凡,就想拉拢他成为朋友。江湖险恶,多一位朋友就少一个敌人。既然他问起长安城内的武林中人聚集之事,不妨告知,并无不妥。再说他早晚会得知,何不表明诚意。

  李寒秋道:“龙少侠有所不知,江湖传闻天山派的神剑天山化龙剑重出江湖,出现在这关中长安城内,以至于众多江湖武林中人齐聚长安城。天山化龙剑和化龙剑谱,那都是江湖武林中人想据为己有的武林至宝,得之修炼成功,定然能够名震江湖,成为武林第一高手。”

  龙剑山听到化龙剑谱,内心一惊,化龙剑谱在自己身上,如果被武林中人知晓,定然会招来杀身之祸!

  李寒秋道:“龙少侠,你怎么啦?难道有什么心事还是身体不适?”

  龙剑山举起酒杯道:“李叔叔,我没事。只是我听闻这天山化龙剑早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不知是哪位高人又重新带出江湖?”

  李寒秋笑着道:“龙少侠虽是初涉江湖,但也见识广博。我也是早年听我师傅提过,天山化龙剑的确在二十年前就消失,自从天山派前任掌门人司空一剑老去,天山化龙剑就在天山派一并消失不见。而化龙剑谱本来在天山派掌门人南荣昆仑手里,后来却被天山派的一位神医秦三路带离天山,从此也杳无音讯。听闻当年司空一剑练成化龙剑谱内的至高剑法,独领风骚,无人能及,一时间江湖武林中就传开,天山化龙剑和化龙剑谱从此名震江湖。至于现在传闻的天山化龙剑又重出江湖,还暂时不知真假,具体是哪位高人带出江湖,更是无从得知。”

  龙剑山道:“听李叔叔这样一说,晚辈真是受益匪浅。天山化龙剑这样神乎其神,江湖武林中人自然闻风而来。若是这天山化龙剑真的出现在长安城,那定然会掀起一场江湖武林中的血雨腥风。而天山化龙剑当年既然是在天山派内消失不见,那所带出之人,恐怕也是一位天山派的绝世高人。”

  李寒秋看出眼前的人,虽然年纪轻轻,但聪明过人,他是越来越喜欢眼前的龙剑山,忽然有种想要再次拉近一步的感觉,也想到自己的女儿。

  李寒秋举杯道:“龙少侠分析透彻,句句在理。虽然我贺兰派也闻风来到这长安城,无非就是凑凑热闹罢了。在江湖武林中,能人异士辈出,高手如云,天山化龙剑若是真的出现,定然各大门派会争得你死我活。往往江湖武林中人对于武林第一高手的声誉,比自己的性命看的更为重要。”

  龙剑山道:“李叔叔所言极是!只是晚辈有一事不明,天山化龙剑固然厉害,但若无传说中的化龙剑谱与之相配合修炼,恐怕得之天山化龙剑也是无济于事。反而是得剑之人定然会引火烧身,招来杀身之祸。”

  李寒秋道:“龙少侠真是聪明过人。的确,即便是得到天山化龙剑,若无化龙剑谱与之匹配修炼,那仍然不能修炼成为高手。但既然现在传闻天山化龙剑出现,江湖武林中人一样会去争相抢夺,据为己有。而名门正派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不让天山化龙剑落到心怀不轨扰乱武林秩序的人手里,以防止这样的人若再得到化龙剑谱修炼成功,定会祸乱江湖,不在话下。”

  客栈窗外,下起小雨,雨丝润物,随风斜落。李寒秋就安排龙剑山留宿清潭客栈,秦凤阳和李紫蝉同住一屋,二人相谈甚欢。

  李紫蝉微微笑着道:“秦姐姐,你看这件淡蓝色的衣衫好不好看?这是我娘在我出门前为我做的新衣衫。”

  秦凤阳进屋前,李紫蝉的确在生闷气,那个丫鬟怎么说好话,她都不开心。秦凤阳三言两语竟然说到她的心里,她感觉是遇到知音。

  秦凤阳笑着道:“好看!紫蝉穿在身上一定特别美丽,你娘真是特别有心,对你的关心无微不至。姐姐很是羡慕。”

  李紫蝉拉着她的手道:“秦姐姐,我特别喜欢你,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决定把这件衣服送给秦姐姐,以表谢意。”

  秦凤阳道:“紫蝉,你的好意姐姐心领啦!但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件衣服,这是你娘一针一线为你做的,我断然不能收下。”

  李紫蝉撅嘴笑道:“秦姐姐,你就收下吧!我娘给我做了好几身衣衫呢!姐姐要是不收下的话,那紫蝉就不高兴啦!我觉得姐姐穿上这身衣衫定然是一位更好看的大美人!姐姐你快点换上这件衣衫,我要看看姐姐的新衣衫合不合身。”

  秦凤阳不再推辞,只好换上那件淡蓝色衣衫,的确更加美丽动人。比起她所穿的粗布衣衫,这件绸缎衣衫更加匹配她的身材。

  李紫蝉笑眼盈盈道:“秦姐姐,真的很好看,特别合身。龙大哥看到的话,肯定会被你吸引住。”

  秦凤阳欣喜不已道:“紫蝉,谢谢你。姐姐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好看的衣衫,真的还是要感谢你。”

  李紫蝉道:“秦姐姐,你这样说的话就有点见外啦!我们以后都是好姐妹,若是有机会你和龙大哥去了贺兰派,我娘一定也会非常喜欢姐姐的。”

  秦凤阳道:“紫蝉妹妹这么讨人喜爱,你娘定然也是慈母之人。若是有机会,我们定然登门拜访!”

  李紫蝉身穿淡青色衣衫,和秦凤阳身上的淡蓝色衣衫,恰好相衬,看上去二人俨然一对好姐妹的模样!

  西凤客栈。南荣盖世在雅间内喝着闷酒,心中不悦。还是被文连章看出端倪,询问顾择方知事情的来龙去脉。顾择重点提到那位年轻人身上的青竹色佩剑,但老谋深算的文连章一时之间也无法知道此人的来历,毕竟江湖武林之上能人异士辈出,是敌是友,还未知晓。

  南荣盖世突然道:“文师叔,你还是传授一些特别的武功给我吧!我感觉这江湖上的人都很厉害,却不能与之抗衡。”

  文连章怒眼瞪之道:“公子,江湖武林藏龙卧虎,以后你真的不能再这样由着性子胡来,否则文师叔也无能为力保护公子。想要练好武学,必须基础打牢,从一招一式练起,不是短时间就能有成效的,要日积月累,常年不断,钻研摸索,用心领悟,根本没有捷径,否则欲速则不达。”

  南荣盖世闷头喝酒道:“那我是不是没有机会练成武林高手了?我爹可是天山派的掌门人,他怎么不传授天山派的绝世武功给我,以至于现在我都对自己没有信心啦!呵呵!这酒真是个好东西!文师叔,来!你也陪我喝几杯,今晚不醉不归!但今日我看见的那位江湖美人,她是真的很美啊!”

  南荣盖世一遇到沮丧之事,就会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这次也不例外。文连章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叫来顾择,把他掺回房间睡下。

  文连章踱步窗台,看着外面的雨水由小变急,由急变大,心中不免踌躇起来。

  次日天明,长安城外一片山林里,一路人马有三十几个人,踏过雨后的小水坑。马车上竖着锦旗为飞虎镖局,旗帜上的猛虎下山图案,甚是威猛。前面几匹高头大马,几个武林人士长相凶猛,身带利剑或长刀,是飞虎镖局的几位镖师。飞虎镖局这次押运的是一位蒙面侠客所委托的一柄剑,镖局只负责押运到关中长安城内,自会有人接应。眼看就要到达押运地,镖师们仍然不敢放松警惕,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

  突然,从树林中飞出两个人,一人是个老和尚,此人就是普定和尚,另一人就是凌空道人。当年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在沙海中追逐秦三路等人,被钟离子拦住去路,凌空道人和钟离子过招,但一个二等高手和一个一等高手之间的较量,结果可想而知。普定和尚深知两个人不是钟离子的对手,就没有出手。二人只好骑马向西行,在半路碰上完颜西峰三人,当完颜西峰告知化龙剑谱可能在沙海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凤落雁手里,五人马不停蹄的赶往龙门客栈。凤落雁等人回到龙门客栈,当凤落雁再次拿出秦三路给她的那本化龙剑谱,仔细揣摩,才发现剑谱前两页的内容根本说不通,而且有些字迹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再往后面翻看,才看到后面的内容只是普通的剑法要诀,方知他们都被秦三路此人给骗了。老板娘突然大笑,此事让她非常佩服秦三路的胆识和智谋,也同时非常嫉恨秦三路此人。

  正当客栈内的人在喝酒吃肉,高声呐喊时,突然从龙门客栈正门进来五个人。他们直接要找老板娘问话,但龙门客栈可不是吃素的地方!沙海七狐剩余的五狐,绿洲五驼剩余的三驼,全都提刀带剑站起来围住他们五个人。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等人,本来就觉得心里窝火,没想到的是仇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虽然现在他们又多来两个人,那也无所畏惧。刀光剑影,一触即发。沙湖和吕佗似乎杀红了眼,但完颜西峰等人加起来的武功也非同小可。正当这些人打的不可开交时,老板娘凤落雁出现,出面制止住他们的打斗。完颜西峰说出来龙门客栈的目的,凤落雁也猜到他们来次无非就是要得到化龙剑谱,她狂笑着手中急速飞出一枚金针,直接刺进完颜西峰的手臂内,完颜西峰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金针已刺进去,如果凤落雁是刺向他的胸膛头上或其他要害的地方,恐怕完颜西峰早已毙命而亡。这让完颜西峰吓出一身冷汗,他用内力把金针从手臂中逼出来,见流出的是红血,知晓无毒方才安心。他也早就听闻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凤二娘武功深不可测,这让他切实领教一回。凤落雁直接把身上的一本剑谱扔过去,完颜西峰接到手,看到是化龙剑谱,心中又喜上心头。但他还是担心其中有诈,会不会是老板娘的毒辣计谋。凤落雁使眼色让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放他们离去,就转身走向楼梯。完颜西峰等人见即以得到化龙剑谱,又无人阻拦他们离去。他们自然是马上走出龙门客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向西继续快马前行。

  五人走到半路时,终于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隐忍不住内心的欲望,和完颜西峰三人争执继而出手抢夺化龙剑谱。但完颜西峰三人却不是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的对手,当普定和尚把化龙剑谱抢到手,仔细翻看那本得之不易的化龙剑谱时,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化龙剑谱,只是一本普通剑谱而已,内心的喜悦瞬间被剥离沉入谷底。凌空道人也不相信他们千辛万苦抢夺而来的化龙剑谱,居然是本假的,胸中的愤怒加上身受的内伤即刻攻心,他突然吐出一口鲜血。完颜西峰三人也不相信这些,文连章上前拿起那本化龙剑谱,看到的确只是一本普通剑谱,同时也认出来那是神医秦三路的字迹,口中大叫着‘秦三路’的名字,内心似乎被狠狠扎下一刀,他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手刃秦三路此人。完颜西峰和海无涯坐在沙地上,似乎已筋疲力尽,他们追逐这么多天,出生入死,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心里的压抑好像突然被释放出来。他们再也不去争抢什么,心中只剩下落寞,就像这千百年来,变幻莫测的无情沙海!

  飞虎镖局前面的镖师们发现有人拦住去路,也看出来那两个人是江湖武林中人,瞬间飞身而出,定然是武林高手。一时之间,飞虎镖局的人马,停在那里,不敢向前再走。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似乎志在必得,而飞虎镖局所押运的,定然是江湖传闻中重出江湖的天山化龙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