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琴艺回忆
化山2017-01-22 15:485,964

  长安城的夜晚,依旧灯火通明,街道热闹渲染。繁华的古城,曾经的帝都,穿过时间的轮回,碾过空间的沉浮!

  李紫蝉和秦凤阳欢快地走在夜晚的大街上,龙剑山在后面跟着,似乎感到无趣。

  李紫蝉笑着道:“龙大哥,爹爹说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启程东去洛阳城,这最后一晚,我们还是好好转转这长安城的夜景吧!我和凤阳姐姐决定让你请我们吃关中有名的小吃!”

  秦凤阳也停下脚步,道:“剑山哥,你说那洛阳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和长安城比起来那个更繁华呢?”

  龙剑山道:“我也不确定,听说洛阳城也是一座比较大的古城。两位妹妹不是想吃关中小吃,那我们先去前面找家店。”

  李紫蝉道:“听我爹说洛阳城的繁华,一点也不逊色于长安城。以前就有西都长安,东都洛阳之说。我突然好想快点赶到洛阳城,游逛那儿的美好夜景!”

  渭水客栈二楼一处客房。钟离飞雪正在窗户旁欣赏夜景,自从在华清酒楼再次见到龙剑山,她的心里似乎总会浮现他的面孔,挥之不去。她无聊地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突然她眼前一亮,在人群中看到龙剑山的身影,一定没有错,旁边是秦凤阳和李紫蝉那两个姑娘。她的心头颤动起来,感到异常开心。她叫来一名弟子交代几句话后,那个弟子下楼走出客栈。

  三人正在往前走,却被一个人拦住,他们认出来是祁连派的弟子。

  那人拱手道:“在下是祁连派的弟子。突然冒犯三位,还望见谅!我们祁连派就住在旁边的渭水客栈,公子对我们祁连派有恩,既然三位恰巧到此,祁连派怎敢怠慢,所以还请三位移步到楼上饮茶小叙,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龙剑山看向旁边的渭水客栈,二楼一窗户处,有位身穿紫色衣衫的姑娘,正是钟离飞雪的身影。他猜到是她有意要请他们上楼去。

  龙剑山拱手道:“既然祁连派就住在渭水客栈,而我们又受到贵派邀请,岂有不去之理?”

  秦凤阳和李紫蝉虽然心中不悦,总觉得这钟离飞雪是故意想要他们上去的,但也不好说什么。龙剑山已经走向渭水客栈,她们只好跟上去。

  那人把他们三个人引到二楼一处雅间,还未走到,雅间内就飘出一缕优美的琴声。三人轻轻走进雅间,那人退出关上房门。钟离飞雪一人独坐在中间的矮桌旁,手指轻快地在身前的七弦琴上来回滑动,那手法轻巧惟妙,琴弦在她手指间似乎产生共鸣,琴声绕梁,婉转不羁。虽然龙剑山不怎么懂得欣赏,但入耳的琴声似乎把他带入另一个境界,那里草木林立,鸟语花香,高山连绵,流水飞瀑。李紫蝉能体会到这琴声的妙处,钟离飞雪的琴艺确实技艺高超,她很是佩服。秦凤阳也觉得这琴声特别悦耳动听,虽然她也不懂,但还是被吸引住。钟离飞雪一曲弹完,似乎意犹未尽。她站起身来拱手,走到三人面前,请他们三人入座饮茶。她刚才所弹的曲目是----雪山齐连!

  龙剑山拱手道:“钟离姑娘不仅武功不凡,没想到琴艺竟然也是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虽然在下不懂得琴艺,但也被这优美的琴声深深吸引住。”

  钟离飞雪拱手笑道:“让龙公子和两位姑娘见笑了!三位都是我祁连派的贵客,刚才我也是偶然心血来潮,手抚七弦琴弹奏一曲,以此来寄托对祁连山家乡的思念之情。刚才冒昧请来三位,还请三位见谅!我为三位泡制一壶祁连山高山雪菊茶,为刚才的唐突之邀以表歉意。”

  龙剑山笑道:“钟离姑娘言重!我们也是在客栈闲来无事,来这街道上逛逛。能被钟离姑娘邀请过来,听琴饮茶,实数幸事。所以还望钟离姑娘不必自责。我们多少也算是江湖朋友,以后也就不必太见外!”

  李紫蝉笑道:“钟离姐姐的琴艺的确高超,妹妹我也略懂琴曲,不如让我也来弹奏一曲,钟离姐姐感觉如何?”

  钟离飞雪道:“当然可以。紫蝉妹妹一看就是心灵手巧的聪慧人,定然琴艺不凡。我想龙公子和凤阳姑娘也拭目以待。”

  龙剑山本来想拦住李紫蝉,但既然钟离飞雪也欣然同意,就没在说什么。李紫蝉拱手上前,坐下准备抚琴。当她看到面前放着的是模仿东汉名琴焦尾所造的七弦琴时,心里顿时感到敬畏。此琴异常珍贵,是明初的一位好琴匠人齐麟所造,距今也有百年之久,却依然被保存流传下来。此琴名曰怀邕,以此来纪念东汉著名的琴艺大师蔡邕。李紫蝉也是听闻自己的母亲说过,所以略知一二。没想到这名琴怀邕,竟然在祁连派钟离飞雪的手里。李紫蝉慢慢静下心来,安心定神,手抚琴弦,她弹奏的是家乡贺兰山的曲目----峡山月影。她的琴声似乎飘扬出贺兰山的风景,黄河峡谷,沙地起伏,葡萄满山,牛羊遍地,俨然一副塞外风情之地。李紫蝉一曲弹完,似乎还沉浸在那个境界之中,不曾醒来。

  秦凤阳上前笑道:“紫蝉,你的琴艺越来越让我佩服,我似乎陶醉在刚才的琴声之中。”

  钟离飞雪笑道:“紫蝉妹妹果然是精通音律,琴艺不凡,姐姐我很是敬佩。刚才妹妹所弹之曲,因该就是贺兰山有名的曲目----峡山月影。”

  李紫蝉走过来道:“让姐姐见笑啦!钟离姐姐所言极是。不过,我还是很佩服钟离姐姐的琴艺,还有这名琴怀邕,的确名不虚传。”

  钟离飞雪道:“没想到妹妹还能认出名琴怀邕,真是知音难寻。的确,能够琴艺高超之人,所抚之琴必是关键,名琴自然有名琴的奇特之处。就像大侠身上所佩之剑一样,自然是一柄奇特名剑。”

  龙剑山笑道:“紫蝉妹妹,龙大哥对你是刮目相看,刚才一曲,琴声悠扬,耐人寻味!”

  钟离飞雪道:“三位还请上座。自古,琴声如知音难觅,剑锋如侠客不羁!我钟离飞雪在此以茶代酒,敬三位江湖朋友一杯!”

  李紫蝉似乎对钟离飞雪的态度略微好转,这样才貌双全的世间奇女子,怎能无爱慕之心!

  钟离飞雪让人端上祁连山特产的糕点,三人品尝,感觉味美,甚是好吃!

  龙剑山道:“钟离姑娘真是有心之人,这高山雪菊茶和祁连山的糕点,很是搭配!”

  秦凤阳道:“钟离姐姐,这糕点确实好吃!我从来没吃过味道这么好的糕点!还有这高山雪菊茶,应该是产自祁连山雪山之上,稀少珍贵,难以摘取。高山雪菊茶冲水泡制,色泽黄韵,清热解毒,美容养颜,是不错的茶品之选!”

  李紫蝉笑着道:“凤阳姐姐,这高山雪菊茶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啊?那我要带些回去!要不然我们明日就要离开去往洛阳城,那我就再也喝不到啦!”

  龙剑山道:“紫蝉妹妹,不可如此无礼!”

  钟离飞雪笑道:“龙公子言重啦!既然我们都是江湖朋友,三位又对我祁连派有恩,我祁连派理应略表心意才对。”

  钟离飞雪让两位祁连派弟子进来,一人拿着竹编篮子,上下三层,小巧玲珑,篮子外面画有连绵不断的祁连山!另一人手中拿着一个浅紫色盒子,里面放着祁连山高山雪菊茶。

  李紫蝉笑嘻嘻地乐着,盯着捧在手里的浅紫色盒子,高山雪菊茶等于美容养颜,钟离姐姐定然是从小喝着祁连山高山雪菊茶,才会如此美丽多娇!

  秦凤阳接过来竹篮子,她感觉这钟离飞雪为人热情好客,确实打心底喜欢。

  龙剑山拱手道:“多谢钟离姑娘如此厚爱,这样让在下心中,实感惭愧!”

  钟离飞雪拱手笑道:“龙公子,不必客气。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望龙公子不必记在心上!”

  秦凤阳和李紫蝉也谢过钟离飞雪,不在话下!

  天色已晚,于是三人拱手与钟离飞雪告别离去。

  秦岭深山之中,一处竹屋内,烛火微明,茶香满溢。两个身穿深色衣服的江湖人,对坐桌前。一人是竹屋的主人秦三路。一人看上去年近半百,似乎精神饱满,此人就是原天山派的弟子武不成。他询问当年秦三路离开天山派的缘由以及后来所发生之事。秦三路耐心一一告知,当武不成听到龙夫人和弟弟武不功都已去世,内心极其悲愤。当他知道小公子龙剑山已长大成人,又尤感欣慰。

  秦三路道:“武师兄,当年你身陷虎穴,后来是如何逃脱南荣昆仑的魔爪的?”

  武不成道:“当年我在天山派,发现南荣昆仑经常会去后山,我感觉奇怪就偷偷跟踪而去,发现他去的正是后山的盘龙洞,南荣昆仑逼迫龙遮天龙掌门交出天山化龙剑和化龙剑谱,南荣昆仑的阴险狡诈显露出来,原来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棋局,当他露出杀机,我飞身而去想救龙掌门,但我毕竟不是南荣昆仑的对手,最后我和龙掌门被他一掌打入断魂崖。”

  秦三路道:“南荣昆仑这贼人真是心狠手辣,亏龙掌门当年那么信任他,他竟然这样丧尽天良!”

  武不成接着道:“我以为我们就这样死去,可天不绝人,当我和龙掌门醒过来,竟然发现坠落到几棵长在崖壁上的崖柏老松树上,虽然都身受内伤,但总算没有坠入崖底。我看到旁边有一具早已风干的尸骨,当龙掌门看到那具尸骨颈部挂着的紫色项链坠时,他竟然抱着尸骨痛哭起来,他认出那就是当年坠崖的司空灵。我劝说龙掌门节哀!

  如果不想出办法离开此地,还是会死在这里。于是,我开始四处察看崖壁上有没有什么藤条类的植物,或许能有所帮助。但我发现正上方将近三丈处,有一处黑色的地方,似乎像个洞口。龙掌门为我运功疗伤,让我沿着崖壁上的藤条爬上去查看。我用尽全力爬上后发现果然是一处洞穴,洞口大概有七尺高五尺宽,里面黑乎乎什么也看不到,我踢到地上的东西,似乎是木棍类,我捡起来取出身上的打火石将其点燃,火光照亮洞内,我才看到地上有许多骷髅头,大约二十几具尸骨,洞内异常深邃。我重新下去告知龙掌门,决定一起先上去再做打算。我和龙掌门费尽力气总算上去,龙掌门还把那具风干的尸骨一起带上去。我重新点燃火把,和龙掌门走向洞内,走过那些满地的尸骨,向前又走很远,发现路已到头但往右转又有一条路出现,终于我和龙掌门走到一处很大的开阔地,里面别有洞天!”

  秦三路为他倒满茶水,继续听他说下去。

  武不成继续道:“我让龙掌门坐下休息,我则上前去查看情况。那里近似一个大圆形,上面异常之高,还有阳光照进来,下面有流水的声音,是一条河流穿过,抬头看见河流是从一侧高处的几处石缝洞口内流出来,周围地上依然能看到凌乱残存的尸骨。我继续往前走,发现有七口黑色棺木整齐排列,棺木在石头堆成的平台上,棺木后面的洞壁像平整的墙面,上面有五个门框形状的图案,异常之高,中间最高那个图案足有两丈,宽八尺有余,远观像巨大的岩石壁画。当我走到棺木的后面,看到一具干尸,身穿天山派掌门人之服,盘坐在一处圆形青石上,身前腿上放着一柄剑。虽然尘土覆盖,但我毕竟见过天山化龙剑,我跪下磕头,因为那就是司空掌门的尸骨。天山化龙剑在司空掌门去世后就消失不见,原来在这里。

  我起身返回,告知龙掌门所见之事。龙掌门心中尤感悲切,我和龙掌门一起来到棺木后面。龙掌门认出那是师傅司空一剑,立刻跪下磕头祭拜!龙掌门拿起那柄天山化龙剑,回想起来,当年师傅司空一剑去世在后山盘龙洞,按照遗嘱,将司空掌门放进盘龙洞里面石洞内的黑色石板上,将石洞旁沉重的竖石板放下封住。看来当时司空掌门并没有死去,龙掌门猜想师傅当时活着,那个石洞内肯定有通往这里的密道,师傅才会来到这里,最后老死在这个地方。而天山化龙剑早已被师傅提前放在这里,但不知师傅为什么不想让天山化龙剑重见天日。龙掌门也想不到其中的缘由,他也不知晓天山派深山中竟然还有这样一个隐秘的地方,但这里肯定是本派的重要之地!”

  秦三路追问道:“天山派还有这样的地方,肯定是天山派以前的掌门人所建造,可能是为防患天山派哪天若是被其它门派围攻,本派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用来紧急避难之地。”

  武不成道:“秦师弟所言极是,我和龙掌门当时也是这样认为。但龙掌门身中蛊毒,又内伤在身,他早已把生死放下。于是,他决定把毕生武学倾囊相授与我,我跪地不起,请求龙掌门不要这样做,我可以寻找到出口,可以一起逃离。龙掌门根本不听我的劝言,他觉得只要我一个人能够活着出去就行,若是能够逃离天山派,找到秦师弟和龙夫人以及小公子,他也就了无牵挂啦!龙掌门最后把功力全部传授给我,而他自己却被蛊毒吞噬死去。我将司空掌门和龙掌门分别放进两口黑色棺木内,按照龙掌门的遗嘱,我将那具司空灵的尸骨也一同放进龙掌门的棺木内,也算是完成他的一个心愿!龙掌门交代我一定要带着那柄天山化龙剑离开,让天山化龙剑重出江湖!

  我开始沿着河流的方向寻找出路,最后发现河水到了洞壁处受到阻挡,但水却依然流走。我猜测洞壁下面定然有出口,于是我闭气潜入水中,在水里顺着水流看到洞壁下面有一处不小的洞口,穿过去后我向上游去,出来水面发现又有一处不大的洞穴,我上岸后发现地上有几具尸骨,还有两个无盖棺木,里面空空如也。我向前寻找,有光亮的地方,走过去看到是河流的出口,洞口大约有两丈宽一丈高。我施展轻功飞到洞口石壁处,向外眺望就是明媚天空,向下看却是河水飞流而下成瀑而落,几乎有将近三十丈之高。但我发现虽然下面很高,但是瀑布的正对面却有地势较高一些的山林,长满高大的树木,参天耸立,树高也有近七八丈。

  我计从心来,重新返回那两口无盖棺木处,把其中一口棺木推入水中,我飞身而进,棺木顺着水流快速向洞口而去,一下流出洞口坠落。当棺木下落到有十几丈处,我也看到远处的高大树木出现树梢。于是,我借助棺木施展轻功飞出,朝着大树飞去,但我没想到谷风很大,我似乎有点漂移目标的感觉,但最终是有惊无险,我还是飞到树梢之上,然后顺树而下,从而逃离天山派,不在话下!”

  秦三路放下茶杯道:“武师兄,那不知后来这十几年当中,你是如何度过?”

  武不成道:“秦师弟有所不知,我逃离天山养好伤后,就开始暗中四处寻找龙夫人和小公子,以及你和我弟弟,在西域寻找不到,又赶去中原继续寻找,为了不引起天山派的注意,我只好改头换面,隐藏自己的身份,十几年如一日,我却无法寻找到你们的下落,也探听不到一点你们的消息,虽然在江湖上也多次碰见南荣昆仑派出的天山派弟子,也在四处奔波查找你们的消息,但也一无所获。后来,我似乎开始绝望啦!或许你们早已不在人世。这十几年就这样白白过去,可龙掌门的大仇不能不报,本来我决定自己去天山派找南荣昆仑报仇雪恨,可南荣昆仑早已把天山派牢牢掌握在手里,加上还有阴山派的完颜西峰相助,确实不好对付!我想报仇之事绝对不能硬来,以免打草惊蛇,那就使用计谋来一步一步渗透他。

  终于,我想出来一个办法,那就是我所带的天山化龙剑。如果天山化龙剑在江湖上重新出现的消息传开,那江湖武林各大门派以及能人异士必定会争相而来!我想,既不能选择在西域也不能选择在中原,那就定在东西连接处的关中之地。确实,这消息放出来,没过多少天,关中长安城就聚集西域以及中原很多门派和江湖上的能人异士。而我之所以能来这秦岭深山之中,也算天意巧合。我在长安城城外山林里的一座寺庙中遇见一位老方丈,从他那儿得知,几十年前有一位朝廷东厂缉捕的要犯,在他的指引下逃进秦岭深山之中,从而躲开杀身之祸!于是,我就想不如南下秦岭,或许能有什么发现。这才在秦岭深山中与秦师弟相遇!”

  天色已微微明亮,似乎二人并无困意。二人彻夜长谈,心中惭愧!秦三路和武不成都身负龙遮天龙掌门之使命,恰如一场无形的杀戮正在酝酿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