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伤
泰坦尼克号2016-12-22 14:123,698

  桑林嘴角流下了口水,紧紧抱着九齿钉耙的他,笑了。

  因为他又做了梦……

  梦里,他是那个战无不胜的桑林,那个飞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齐天圣主。

  他遇到了一个女子,她一身白衣,如月光般皎洁,她的名字,叫做晓柔。

  曾经要斗破天穹的誓言早已忘记,如今的他只想与晓柔一起,安安静静,和和平平,度过了千年。

  千年里,他一直紧紧抱着她,不离分寸。

  当年的人,如今已老,当年的路,如今也荒,当年的誓言,如今亦淡忘。

  “就这样,伴随一生又何妨?”桑林把脸埋在晓柔头发里。

  这是他的梦。

  这便是你么?一个令人震撼的问题向他袭来。

  他忽然落下了眼泪,因为他……老了……

  他成了一个老者,风烛残年,一脸皱纹,满头白发,这还是当年的那个要斗天穹的人吗?

  “是的,这是我……”他这样告诉自己。

  因为他看到了怀里的人。

  ——晓柔。

  这样一生,便足够了……

  “为什么要哭呢?”晓柔抬起了头,眼睛里满是好奇。

  “这是沙子。”

  “哦,年老了,眼睛就会进沙子,就会流泪吗?”

  “年轻也会的。”

  “可是……爷爷,为什么看到爷爷哭,晓柔会感到很很难受,非常难受,想大哭一场呢?”

  桑林亲了一下晓柔的额头,用长满了皱纹的手刮刮她的小鼻子,满脸慈祥。

  而晓柔呢,则扯扯他花白的胡子,扮扮鬼脸,然后开心地大笑。

  千年一梦,谁路过了谁的轮回?谁又错过了谁的等待?

  “就让生活……一直这样进行罢……”年老的桑林,看着夜空,他的怀里,晓柔熟睡,口水沾湿了他的衣。

  ……

  “今晚的沙子,真他么多!!”

  桑林突然感到眼睛一阵刺痛,从梦中醒了过来,从眼睛里剔出一粒沙子。

  “不是的!”这时,晓柔从钉耙里钻了出来,盯着桑林嘟着嘴。

  “那是眼泪,都流到九齿钉耙上来啦,咸咸的,今天没有风,更没有沙子啊?”

  桑林看了晓柔一眼,忽然笑了,“晓柔,你怎么经历了千年,可还是一个小孩子,长不大了呢?”

  “我也不知道,爷爷说,我以前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差点就死了,后来被一个人救了,才没有死去,只是从那时候就已经是这样,无法长大……”

  “受了重伤……”桑林沉默,眼中在那刹那,露出一道凶光,杀机弥漫。

  “是怎么受伤的?”

  “不知道,爷爷他没有说。”晓柔眨巴着眼睛,“桑林哥哥,你刚刚……好可怕哦!”

  “是吗?”桑林脸色柔和下来,微微一笑。

  “不过呢,晓柔虽然长不大,却是可以变大哦!你看!”

  说着,晓柔原地转了一圈,顿时她的身体外散发出七彩流光,似旋转的彩虹般,片刻之后,一个袅娜的白衣女子,蓦然出现在桑林眼前……

  “这是……”桑林内心震撼,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心痛。

  他的心如被猴子的锈棒一点点捅破,并且不停地搅动一般,一股足以震撼灵魂的痛从心脏深处苏醒,刹那遍布全身。

  因为,他清晰地看到,在她头上,有一道明显的裂缝……

  那条裂缝,穿过了她的脸、脖子、身体,一直延伸到了脚趾……

  “这是……她的伤么?”泪水模糊了他的眼,这就是她的伤,令她千年来,只能是一个孩子。

  “你看,桑林哥哥,我虽然可以变大,可是爷爷说,我以前的伤,无法消除,变回去之后,连伤口都会显露出来。”

  “我的意识也被这道伤口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一直沉睡,等待苏醒的那一天,还有一部分就是我。”

  “怎么样……”桑林压下内心悲痛,“怎么样才能治好你呢?”

  “爷爷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它的我也不知道。”

  “啊……我的脸好痛!不能保持这个身体太长时间,要变回去了,桑林哥哥。”

  叫了一声,晓柔连忙变回了那个小孩子的模样,她的神色有了疲惫,似乎这个变化对于她来说也是个很大的困难。

  “我要回钉耙里休息一阵子。”晓柔看着桑林,见他点头后,身形一闪,进入了九齿钉耙里。

  “阿弥陀佛,施主节哀!”

  这时,小秃驴的声音传了过来。

  “秃头你他妈偷听!”桑林瞪了一眼秃驴,想过去踹他两脚,可是看到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模样,便没了兴致。

  “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世界这么大,话语这么多,能入耳者,甚是寥寥,贫僧劝慰施主一句,加入我佛吧,我佛会让你感受到,一股不同于悲伤的力量!!”

  秃驴的话刚落音,一阵旋风刮过,猴子一个筋斗落地,啪的一声拍了秃驴一巴掌,怒视着他。

  “哎哟我去,秃驴你胆子儿挺肥,老子就离开一会,你就爬起来妖言惑众,挖老子墙角了?”

  “阿……阿弥陀佛…… ”

  秃驴平静的脸色里有了一丝惊动,但随之又恢复正常,淡淡看了猴子一眼后,转身朝属于他的麻袋走去。

  “贫僧不怕你……阿弥陀佛……贫僧只是……与世无争!”

  ……

  一轮红日缓缓升起,金色霞光普照大地。

  “喂,猪头,快起来,看,太阳要升起了,我们的征途,要继续了!!”

  猴子叫道。

  于是他们三人,默然中,一并抬起了头,望向了橘红色的天际——那里是东方,是猴子带领众人追求真理的地方。

  猴子挥舞着锈棒,桑林抚摸着钉耙,和尚则敲着木鱼。

  三个背影成山,一路东行……

  起风了,带来了云朵,轻轻盖住太阳,像是使太阳普照人间的火光熄灭了一样。

  风可以将小火吹灭,骤雨能把大火扑熄,可任何狂风骤雨,都无法将一个人心中追求真理的心念之火熄灭,它们可以杀了他,可就是无法让那团细微的火熄灭。

  因为,就算他死了,还是会有无数个他,带着一腔热血,带着无畏的精神,带着必胜的信念,重新燃起那心念之火。

  真理,没有路,可是追求真理的人,却是无数,他们就像是离离原上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前仆后继,无怨无悔。

  ……

  三个月后,三人来到了一个黑色的小镇。

  小镇通体漆黑,房屋、街道、甚至行人都是一律的黑色。

  唯独是这里的人的头发,他们的头发都是白色,如雪散开。

  天气很冷,桑林不停地往九齿钉耙上哈气,他的目的很简单,希望能够通过这一点,让居住在里面的晓柔温暖一点。

  他扭头一看,却发现猴子正在抱着锈棒,令它暖和,秃驴轻轻婆娑着手里的木鱼,念念叨叨。

  “阿弥陀佛,这里真美。”秃驴赞叹。

  “美?秃驴你懂个屁!小屁孩一个,还没有成年,连女孩的手都没有碰过,谈什么美丑!!”猴子鄙夷的目光射了过去。

  “阿弥陀佛……”秃驴往桑林那里靠近几步,没有再说话。

  桑林没有说话,默默走进了镇子。

  怪像在这一刻发生,只见桑林进入镇子的瞬间,他立刻感受到一股炙热,如被太阳近距离烘烤般。

  随后,他的身体肉眼可见般地变化,眨眼之间,便成了如原居民一般的黑色!

  “这……”猴子脸色罕见的一变,随后似想起了什么,迅速变化,直到最后,他竟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猪头被烤焦了!!秃驴,你快进去,老子要看看烤秃驴是什么样子的!”

  和尚犹豫了会,把木鱼收了起来,瞥了猴子一眼,没有再说话,慢慢进了小镇。

  进入之后,没有丝毫意外,他也成了一个烤秃驴。

  “哈哈哈……”猴子还在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大……大师兄,你也快点进来吧!”桑林说道,说话时,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画面颇有喜感。

  “哈哈哈,真好笑!猪头,你牙齿真白!哈哈哈……”

  虽然笑,不过猴子还是走了过来,随着他的进入,他的身上也出现了黑色的痕迹,黑色迅速蔓延。

  猴子大笑一声,浑身一抖,大喝道:“给老子散开!!”

  随着猴子的大喊,他身上的黑色蓦然一顿,接着开始了消散!

  似乎这小镇的规则,还不够强大,不能强行将此地的规则,施加到猴子身上。

  甚至,在桑林看去,那黑雾在消散中,透出的信息,是恐惧。

  这镇子的规则对猴子那里都有恐惧!

  猴子在桑林心中的地位,又高了不少。

  “没想到猴子的实力这么强大!”桑林暗道。

  和尚那里,依旧只是眯着眼睛,敲着木鱼,咚咚咚的声音传遍整个小镇,似乎对猴子表现出来那强大的实力不以为然一样。

  想想也是,毕竟和尚之前就经历过更加血腥的屠戮整个寺庙,摧毁整座山峰,再加上他是个和尚,心性自然好,反应平淡也是正常的。

  正想着,对面走来一个黑色老大爷,他背着一个圆鼓鼓的竹篓,不时还从地上捡起一些什么东西丢进竹篓里。

  “让一让,让一让……”老头突然朝刚刚进入镇子的猴子叫道。

  “你踩到我的宝贝了……”

  猴子看了这老头一眼,眼神一凝,在他眼睛里有一股火焰在跳动。

  这是他的火眼金睛。

  老头没有理会猴子,一把将他推开,一脸珍重地捡起地上一块不起眼的铁片,放入了背后的竹篓。

  “哎……这年头的人,真是太浪费了……”

  望着远去老头的背影,猴子竟罕见地一直沉默,没有骂人,更没有打人,只是一直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老头的背影。

  见猴子如此,桑林和秃驴二人自然不敢乱动,只好原地待着,不敢发出声音去打扰猴子,生怕他一个不开心了,就抡起锈棒敲脑袋。

  “是他么?”

  在老头背影消失在墙角许久后,猴子才重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喃喃。

  “伤……”

  “所有人都有故事,可……所有人……所有的故事……都变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路西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