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操刀阎王
大佛在天2016-12-19 15:272,545

  长阳城外,同舟桥头,斜阳照残影,玉面驭龙刀,两三澎飞血,白衣不占半点,刀入鞘轻吟,倒下四五人。

  玉面俊朗的后生,一袭白衣欺霜傲雪,迎风轻叹,将手中描龙刻图的长刀往那后背上一挎,随后就如提溜西瓜一般将地上四五个人的头颅全部提溜了起来。

  做杀手有些年头了,记不起来入行的时候是哪个给了他一个冷血的诨名——操刀阎王。

  起初这诨名只在内部流传,时间久了这诨名倒是慢慢的传开了,现在找他接单的人都是冲着这个名号来的!

  今天接的活计是官府给的,说是五个偷了玉阳坊宝贝的贼人,被玉阳坊的一个小丫鬟发现之后对其先奸后杀!

  这五个人其实在业内也是有些名气的人,当年碰到还算是个点头朋友,想不到如今却是做下这种禽兽行径!

  对于这种人阎王只能操刀相向,希望他们来世再做好人咯!

  来到长阳城内,诸多过往的行人见到这操刀的阎王手提四五个人头都只是躲得远远的,没有引起任何的惊慌,有些熟识的更是上来同这操刀阎王打了声招呼。

  这长阳城本就是一个乱处,在这里只有拳头够硬才能说话大声,这里虽然有官府,但是官府也不敢管长阳城里太多的事儿,这里没有王法,只有胜者为王这一说!

  远远的看见了官府那红色的大门,门口四个衙役正在四处眺望,当那些个衙役见到这白衣后生之时,一个个的喜出望外的跑了过来!

  那四个衙役一过来,就围绕着白衣后生嘘寒问暖,白衣后生知道他们的用意,很是随意的应付一番之后,便对几个衙役说道:“今晚飘香坊,地字精品房,我做东!”

  说完这话,那白衣后生便头也不回的进入了官府的里面。

  官府内,一个胖得走不动路的老头此刻正趴在公案上打瞌睡,白衣后生直接上前敲了敲桌子!

  那老头被惊醒,随后他睡眼朦胧的打了个哈欠,对着面前这位很是随意的问道:“事情办妥了?”

  白衣后生点点头,问道:“还要验货么?”

  那老头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说道:“不看了,你这阎王爷出手了,绝对错不了,你去账房拿酬劳吧,货就放老地方!”

  白衣后生点头,随后就直接朝后院的账房走去,快到账房时,他直接将那四五个人头扔在了账房外面的一口大水缸里面,那水缸内先前已经有好几个人头了。

  到了账房内,那管账的也是一个肥得流油的老头,他此刻正满面红光的在啃着一只猪蹄,见到这白衣后生过来,他有些念念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猪蹄。

  他很随意的用一张记账的纸擦了擦那肥嘟嘟,油腻腻的双手,而后满脸堆笑的对白衣后生说道:“爷,您可来了,东西早准备好了!”

  说罢这胖胖的账房先生拉开了自己面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木盘,木盘上是五锭大银元宝,随后他很是恭敬的递到了那白衣后生的手中。

  白衣后生满意的点了点头,将那五锭银元宝收进了腰包,随后不再多话,转身就走。

  出了这府衙之后,白衣后生直接来到了邻近的府衙的一处茶馆,此刻茶馆中很多人。

  小二过来后,白衣后生点了一两盘菜自己喜欢的菜,将混饭吃的长刀随意的往桌子左边一摆,那小二记下他所点的菜后便退了下去,等小二再来上菜时,这白衣后生的对面却是多了一个男的落座。

  白衣后生对面那人身材瘦弱,面色白净,头上戴了一顶纶巾,看年纪比这白衣后身要小上几岁,也是着一身白衣,落座后将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搁置在了桌子的右边。

  这白衣后生见到自己对面居然有人落座,心里倒是有些想法,想他自成名以来,这长阳城内再也没有人敢在没有被他邀请的情况下同他坐一桌,今天这个人倒是很有胆识,敢在没有自己邀请的情况下跟自己这个阎王爷坐一桌。

  那白衣后生对面之人其实是第一次来这长阳城,根本就不认识面前这位活阎王,他进入这家店之后,见到每个吃饭的人都凶神恶煞的,唯独这活阎王虽然也横刀在桌,但是面貌并不凶恶,因而才在他对面坐下!

  小二在为白衣后生上菜的时候,问了一声白衣后生对面那人需要点什么。

  那人看了一眼白衣后生所点的菜之后便对小二说道:“你就照着他的菜给我上一份吧!”此人一开口声音很是悦耳动听,若丝竹之声,如黄鹂轻鸣。

  小二闻言面露难色,要知道,这操刀阎王点的菜可是这里最贵的菜,这几道菜都没写在菜谱上,一般人大半年都不一定点一次,只有这操刀阎王时不时的来吃上一两顿。

  如今这个人也要同样的菜,看着这个人挺面生的,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若是真给他上了这菜,对方若是付不起钱,那可就麻烦了!

  那白衣后生先前听到对面之人的声音,不由得皱眉,他见那人长相尚可,可是这声音却是如女流之辈,让他觉着很是别扭,不过随后他却是想到对方不单单是和他坐了一桌,居然要点和他同样的菜,这倒是有趣,让他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见到小二面露难色半天都不开口回话,那白衣后生对面的人有些生气的对那小二说道:“怎么了?难道他能点,我就不能点吗?今儿个小。。公子我就要点和他一样的菜!”说着那人用眼睛还瞟了白衣后生一眼。

  由于那人是有些生气的说出这番话,声音有些大,引得周围之人都侧面来观,当众人见到他乃是坐在操刀阎王对面时,一个个的惊得差点掉落下巴!

  “听这家伙的语气貌似他还不认识对面这个活阎王,这人看来是一个初出江湖的菜鸟啊!等会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在听到方才的那番话之后,已经有人在小声的议论了。

  那小二此刻也是没辙了,不过他还是很敬业的对那人说道:“这位爷,对面这位爷点的菜是我们没有记录在菜谱上的特殊菜肴,这些菜可是挺贵的!您可想好了再点!”

  听到小二的话,那人更是如气炸了肺一般,他随手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小锭金子往那桌上一拍对那小二喝骂到:“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这钱够不够这一顿饭!”

  这人刚拍出那一锭金子,整个茶馆内立马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眼睛都直勾勾的盯住了他手中的那一小锭金子!那些人眼中充满了贪婪之色!同时他们有些人心里已经生出了劫财害命的想法了!

  那白衣后生起先也被对面这人这一手弄得有些懵,要知道那一小锭金子可是够把这个茶馆给单独包下来个五六天了,更别说只是上那么一两道菜了。

  同时这白衣后生也确定了一件事儿,面前这个人的确就是一只江湖菜鸟,连钱财不可外露都不知道!见到周围那些贪婪的眼神,白衣后生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后白衣后生很是淡定的对着对面那人说道:“小公子你被盯上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报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虬龙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