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告别双亲 溪河坊市
闲云鹤飞2016-12-16 04:043,416

  陈母找到陈默之后,来到前屋看见陈言正在打扫修建房屋留下碎屑,顿时说道:“小言,你与你大哥去老屋看看,有什么可以使用的家具,这屋虽然大,但是看起来空空的,把以前的家具搬进来也充实一点”。

  “母亲,那些家具大多数都破旧了,要不重新置办吧,”陈言有些不情愿地道。

  “对,对,要不重新置办吧!”陈默也在一旁插话道。

  “就你们事多,有钱也不能这么用啊,那些家具都还能够用,能节约一点是一点”,陈母瞪了陈言兄弟俩一眼,有些生气地说道。

  “好,好,我们去”,陈言苦笑一声,转身出门而去,陈默也是满脸的不情愿,新的书房还没有待多久,就被叫出来,随后也跟着陈言去以前的老屋。

  随后陈言兄弟俩把以前还能用得着的家具搬了过来,忙活一天才该做的做结束,晚上,厨房客厅,有陈言父亲母亲,哥哥陈默,还有福伯,福伯的儿子小进,全部都表情严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吱呀”一声,陈言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见到自己是最后一个,走向桌旁笑说道:“大家都来了啊,貌似我是最后一个嘛”。

  陈言摸了摸鼻头,似乎在想应该怎么说。

  “今天早上我叫大家都过来我有事通知,现在我就把此事说一下”。

  陈言抬头面向陈父陈母说道:“我准备今晚过后就出去闯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儿子不孝,不能在照顾你们二老了”,说完陈言双腿一弯跪了下去。

  陈父闻言苦笑道:“其实我们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从那天你回来到现在你都在四处准备着什么,造房子,请佣人,我知道我也留不住你,男儿志在四方,你出去闯闯没错,但你要记得你在陈家村有个家,要记得回来看一看,你放心,你不要担心我们,你哥哥会照顾这个家的”。

  陈父说完用手摸了摸眼睛,陈母也在一旁哭得泣不成声,“哥,二老以后就麻烦你了”,陈言向陈默说道。

  “弟弟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父亲和母亲的,我还要争取考上功名,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陈默看着陈言,目光坚定地说道。

  “福伯,家里的事就麻烦你打理了”,陈言看向福伯说道。“

  请二少爷放心,我一定会辅助大少爷管理好这个家的”。

  “父亲,母亲,今天因为事态紧急,没有准备什么,就这些了,好了,大家都吃饭吧,要不菜就凉了”,陈言说道。

  一顿本是庆祝的晚饭在众人的沉默中度过,晚饭后,陈言来到了自己的新房间,关上门,叹道:”这应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住这个房间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毕竟我所走的路不同啊!留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前途。

  随后陈言随手一翻,一块布一样的东西出现在陈言手里,这个是凉国的修真界的地图,这还是陈言从青衣老头那堆杂书里发现的,把地图摆放在桌上。

  看着地图上的介绍,最终陈言决定去离这里最近的修真者聚集地,溪河坊市,虽说离这里最近,但按照陈言现在的行走速度的话,能在一个月之内达到就不错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言早早地起来,向父母请安告别之后离开了陈家村,陈父陈母则依依不舍地一直送陈言到陈家村口。

  “父亲,母亲,你们回去吧!不用送了”,“大哥,以后父亲,母亲就拜托你了”。

  “恩,我知道,你放心吧”,陈默点点头说道,目中也充满了不舍。

  “好了,我走了,你们多多保重身体”,陈言说完之后毅然转身离开,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大步向前走去。

  陈父,陈母站在村口看着陈言渐渐远去的身影,眼中的泪水不禁缓缓流下,许久之后,在陈默的搀扶下,离开村口,向着新屋而去。

  他们不知道,陈言已经与他们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这一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

  陈言离开陈家村之后,照着地图向坊市行去,按照地图上的介绍,凉国有两个修仙门派,分别是练器门和紫月宗,这两大门派把凉国分为两半,一家一半。

  两大门派之下还有许多小门派,以及修士之间交流所用到的坊市也不少,现在陈言所在的地盘就是属于练器门的,所去的坊市也是归练器门管辖。

  在陈言跋山涉水一个月之后,吃了不少苦头之后终于来到了离溪河坊市不远的天河镇,陈言在进入天河镇之后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一睡就是两天两夜,可见这一路上陈言确实累得不轻,陈言醒来之后大吃了一顿,付了钱,陈言收拾东西出了客栈,向坊市的方向走去。

  “前面的道友请留步”陈言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叫到。

  “是你叫我”?陈言转身看向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道,这让陈言有些疑惑,虽然书中介绍的修士之间的称呼就是称为道友,但是刚刚出客栈就遇到一个,这让陈言有些意外。

  这名少年看起来也就比陈言稍微年轻一点,身穿白衣,此时正微笑着看向陈言,“对,正是小弟,想必道友是要去溪河坊市吧,在下也要去那里,不如我们一起结伴而行可好”?

  “结伴?”自己也没有去过这个坊市,就算有地图,但地图上只有一个大概的位置,要是自己一个人找的话肯定要耽误不少时间,何不与这人一起去!陈言在心里暗暗想到。

  陈言想了想之后说道:“我也是去溪河坊市,既然与道友顺路那就一起吧”!

  “对了,小弟我叫张宇,敢问道友叫”?

  “我叫陈言”陈言说完之后就向前走去,“哎,陈兄你慢点啊,等等我”,张宇连忙向陈言追去。

  “陈兄,前面就是了”,陈言听到到了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这一路上陈言可被张宇折磨得够呛,陈言终于知道话多也可以让人发疯了,张宇这一路上对陈言问东问西的,陈言只好含含糊糊地答了过去,到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装作没有听见,只顾走路就行。

  在这其中张宇甚至还邀请陈言去张家做客,陈言一听就委婉地拒绝了,陈言现在可不想卷入进去,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多好,这个张宇一看就是世家子弟,这种继承争夺而拉帮结派的陈言在那本杂记里看多了,也知道一些道理。

  修仙界的一些龌龊之事陈言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张宇说完就向前走去,立马消失在陈言的眼前,陈言望眼前的石壁,心道这应该是书中所说阵法了,当下不在迟疑,也向前走去。

  陈言只感觉自己眼前一暗,就出现在了一个山洞之内,旁边正是张宇,山洞两边的墙壁上挂着发光的石头,这些石头陈言倒是认不得,满是新奇地多看了两眼。

  “陈兄,我们走吧,穿过这个山洞就是溪河坊市了”,陈言听闻马上跟随张宇向山洞外走去,走了大概一刻钟时间,陈言终于达到了出口,只是出口处有两名身穿蓝衣的大汉守着,衣服的胸口处纹着练器门几个字,看来这就是练器门的弟子了,陈言在心中暗道。

  张宇见状立马拿出两块灵石递给两名大汉,并回头对陈言道:“快点啊,陈兄,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啊”!陈言出了山洞只感觉视野开阔了许多,前方有一大片的建筑,还有就是发现这个溪河坊市其实就是修建在一个山谷里,有一条小河从其间流过。

  陈言回头对张宇说道:“刚刚张兄破费了,这是我的那一份”,说着陈言掏出了一块灵石递给张宇。

  陈言却是一个不喜欢欠别人东西或者人情的人,张宇见状却连连摆手说道:“陈兄说的这就见外了,我们一见如故,一块灵石而已,不足挂齿…”。

  “那就多谢张兄了,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张兄尽管开口,我一定竭尽所能”,陈言回应道,张宇等的就是这句话,虽然也明白对方可能只是说说而已,但一块灵石能做什么?这已经很值了。

  “那陈兄有时间可一定要来我张家做客啊,我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话还没有说完就向坊市之内疾行而去,看来是真的有什么急事,陈言看到这苦笑地摇了摇头。

  随即陈言向坊市走去,走在街上,陈言被眼前的人群惊呆了,陈言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修士,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么 多的修士,陈言马上想到是不是书上的记载错了,不是说修士产生的概率很小吗,怎么会有这么多?陈言狐疑地想着。 陈言却不知道这里聚集了方圆几百里的修士。

  虽然凉国也算比较大,但其修士也没有多少,在很多年以后每当陈言想起自己初入仙途之时的表现,不得哑然失笑,当然这些是后话。

  现在周围环境给陈言的感觉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各种叫卖声,各种还价声,让陈言觉得自己是不是来到了菜市场,陈言穿过拥挤的人群,心道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在说。

  陈言四处寻找,终于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客栈,名为天悦客栈,先前陈言也找了几家客栈,但是全部都是客满,陈言只得来到这僻静之处寻找,进入客栈之内,迎面走来了一名小厮,走到陈言面前问道:“客官是要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陈言边说边拿出一锭银子,“抱歉,客官,我们这里不收银子”。

  “不收银子,那你们收什么”?陈言疑惑的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