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修炼有成 夺舍之战
闲云鹤飞2016-12-16 04:053,642

  眼看陈言的灵气慢慢的达到了临界点,只要一点外力,就能进入下一层。

  突然陈言一抬手,把一颗丹药快速地放入嘴里,正是青衣老头给的《练气丹》。

  丹药进入嘴里,随即化作了一股庞大的灵气。

  陈言随即就感觉有一股庞大的灵气如同洪水一般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最后进入丹田,突然轰的一声,陈言的丹田里这次发生着变化,两股灵气相互吞噬,相互融合。

  最后合为一股,变为圆形,猛然向里伸缩,膨胀,灵气团向四周散去。

  陈言的丹田再次扩展,比以前大了一点点。

  “哈哈……终于达到练气期第二层了,比师尊说的半年要快一点,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月,看来我的资质也不算太差嘛”,陈言心里美滋滋地想到。

  “还是先去洗漱一下,怎么每次都这样,好臭啊!还好这次把衣服脱了,要不然衣服又脏了”,陈言对自己身体里排出的渣滓有些无奈。

  等陈言洗漱完毕,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但要比上一次快一点。

  只见一个少年出现在眼前,虽然不帅,甚至可以说是相貌普通,属于那种在大街上看一眼就会忘记的,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陈言的眉宇间有着一股英气,显示着陈言与普通人的不同。

  当然陈言也不会是普通人,他的出现会给修真界带来什么呢!是机遇?还是灾难?

  “还是先去看看那个空间怎么样了,上次我达到练气期第一层它才出现的,这次我达到了练气期第二层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心念一转,下一刻陈言就出现在了石头空间之内。

  现在的空间比陈言第一次来的时候有了很大的改变,最大的变化是首先空间比以前大了很多,现在差不多有方圆两丈的样子,周围还是老样子,四周灰蒙蒙的。

  陈言曾经试图去那雾里看看,但总是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隔着,看得见摸不着。

  脚下还是那褐色的泥土,泥土的边缘就是灰雾,空间的中间有着一颗大树。

  这是一颗桃树,这还是陈言几个月前在空间外面随便找的一颗桃核,现在已经长成三四米高,碗粗的大树。

  当陈言第一次看见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这空间的催生能力可真是变态啊,这个宝贝实在是太逆天了。

  现在这桃树上已经挂满了青色的果实,看来不久之后就可以吃到了,在说现在可是要到冬天了,冬天吃桃,貌似自己是第一个啊,想到这陈言的心情就兴奋不已。

  其实在不久之前这桃树已经结过一次了,现在只是第二次,之前的那一次因为结的并不多,早就被陈言在修炼之余给解决掉了。

  意识一转,陈言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小屋里。

  “现在也达到了练气期第二层,是时候向师尊禀报了”,陈言自语道。

  随后推门向外走去,一路来到青衣老头的门前。

  “师尊,徒儿不负您老人家的期望在半年之内达到了练气期第二层,请师尊查验”,陈言上前敲了敲门说道。

  “好好好,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进来吧!为师这就传你法术”,屋里传出了青衣老头沙哑的声音,但是其中的兴奋之色暴露无遗。

  陈言听到青衣老头欣喜异常的声音,心中一跳,暗道师傅听到自己进阶怎么还要比自己高兴的样子。

  “谢师尊,说完陈言推门走了进去”,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陈言还是说了一声,推门走了进去。

  “徒儿,快到为师前面来,为师好传你法术”,青衣老头见陈言推门进来,连忙朝陈言招招手,面色和蔼地道。

  “是,师尊”,陈言应了一声,随即向青衣老头走去,端坐在青衣老头面前。

  “已经达到了练气期第二层,已经可以修炼法术了,你现在屏气临神,放松身体,对,就这样,放松,什么也不要想,等会我告诉你修炼方法”,青衣老头缓缓地对陈言说道。

  看着陈言慢慢地进入了状态,青衣老头挥手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

  随后邪邪一笑,悄声自语道:“多年的等待,今天终于要成功了,小子不要怪我,是你自己撞门来的”。

  说完青衣老头冷哼一声,双眼精光一闪,一个紫色的光球从青衣老头的眉心猛然冲出,快速向陈言眉心飞去。

  陈言对此还不知情,盘坐着等待着青衣老头传授法术。

  紫色光球从青衣老头冲出,下一刻就到了陈言的眉心处,随即一没而入。

  在紫色光球进入陈言眉心的那一刻,陈言惨叫一声,突然抱头倒地。

  在地上四处翻滚着,像是在承受什么非常大的痛苦。

  而此时陈言现在的意识里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青衣老头的灵魂进入陈言的身体后,肉身随即崩溃,全身都塌陷下去。

  看来青衣老头已经到快要崩溃的边缘了,要是陈言今天没有来的话,也可能在这几天去找陈言夺舍。

  青衣老头的灵魂光球随着进入了陈言的意识海。

  “咦?这小子的灵魂呢,怎么不在”!老头惊讶道。

  “哼…我倒是看你能躲到那里去,看我不把你给揪出来”,紫色光球停了停之后,随即在陈言的意识海里游荡着,试图找出陈言的灵魂。

  “咦…。。那是什么”?青衣老头惊讶道。

  在青衣老头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球,一个金黄色的光球,比老头的紫色光球要小得多。

  “哈哈……。给老子躲,你能躲到那里?还不是被老子找到了,小子,你还是乖乖让我吞噬吧,给你个机会,告诉我你刚刚躲那里去了,老子让你死得舒服点”,随后青衣老头发现金黄色光球居然是陈言,哈哈大笑地说道。

  “这个意识海也不大,老子绕了几次都没有发现你”,青衣老头面色显得有些疑惑,不明白陈言刚刚去哪里了,现在又突然冒出来。

  “师…师尊你只要是干什么?你不是要传我法术吗”?陈言的灵魂光球瑟瑟发抖道。

  “师尊?老子不是你师尊,老子只是利用你,想要你的身体罢了”,青衣老头恶狠狠地说道。

  说完向陈言的灵魂光球扑去,陈言见青衣老头的紫色光球向自己扑咬过来,心中一惊,连忙向一旁闪躲着。

  青衣老头老头见没有咬中陈言,继续向陈言追去,而陈言只能无奈地四处闪躲,青衣老头则在后面紧追不舍。

  “糟了,是不是空间被发现了,现在他要杀人灭口”?陈言在心中想道。

  “不对,要是被发现的话,师尊,不,这个臭老头在外面就可以把我杀了,何必大费周章的进入我的意识海,还要吞噬我的灵魂,吞噬灵魂?难道是…难道是要夺舍”?陈言随即想到了一个可能。

  顿时陈言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夺舍一事陈言前几天还是从那本《修真见闻录》里看到的,里面的记载关于夺舍不多,就只有聊聊几句话。

  当时陈言并没有放在心上,认为这么遭正道修士所唾弃的法术不会有人用。

  因为这么一来,你是可以从获新生,但却断了别人的修仙之路。

  但是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有许多人修炼的,毕竟谁不想多出一条命来。

  这种夺舍之术,夺取别人的身体为自己所用,只要灵魂不灭亡,简直就是多了一条命。

  当然只能夺舍比自己修为低的修士,这一个多了一条命的诱惑让许多修士铤而走险,悄悄修炼。

  这当然还是有许多修士修炼的,毕竟能抵挡这种诱惑的人没有多少,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捅破而已。

  私底下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唾弃归唾弃,正道修士不是也没有修炼,反而很多,明面说的只有那些伪君子罢了。

  只要没有被人发现就行,想不到这种乌龙事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夺舍的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师傅!

  想到这里,陈言大骂道:“老东西,想要你小爷的命,看你还不够资格,小爷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吆喝,你小子还嘴硬,看老子不整死你”,青衣老头说完疯狂地向陈言扑去。

  紫色灵魂化作一个紫色的鬼头,张开大嘴向陈言咬去。

  眼看紫色鬼头就要把陈言的金黄色灵魂吞下,陈言已经来不及逃走,准备拼过鱼死网破,自己也咬他一口,让他也不好过。

  就在此时,陈言的金黄色灵魂突然金光大放,像水波一样向四周快速的扩散。

  青衣老头的紫色灵魂碰到金光就像太阳下的冰块快速的消融。

  “啊……这……。这是什么?不…不可能,我怎么会…… ”,青衣老头话还没有说完,随后就完全的魂飞魄散了,这个世间没有了丝毫的痕迹。

  陈言现在也处于震惊之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自己都准备和这老东西拼个鱼死网破了。

  这老头就这么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老头这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咦?这是什么?刚刚怎么没有 ”,这时陈言突然发现自己的灵魂被一层金光包裹着。

  金光上浮现着一条条赤金色的纹路,四处流走着。

  陈言仔细观察了许久,越看越惊奇,这赤金色纹路怎么越看越像自己手臂的那个石头图案上的纹路。

  “难道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呢”?陈言想着。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过所以然来,陈言索性不想了。

  反正这个金光应该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而且还救了自己一命,还对自己没有什么限制。

  在意识海飞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影响,这金光就像一个玻璃罩子一样,陈言的灵魂出不去,但却可以自由活动。

  这段时间发生在陈言身上的事太多太离奇了,让陈言一时间都有些头大,还好都结束了。

  想到这陈言的意识回归。

  随后陈言慢慢地从地上起来,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修真界真的就这么残酷吗,前一刻还是笑脸相迎的,下一刻就是拔刀相向,这还是有名义上的师徒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