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白门楼吕布鏖战 下邳城赤兔奋蹄
伟伟fan2016-12-16 04:084,444

  第一回 白门楼吕布鏖战 下邳城赤兔奋蹄

  话说下邳城中,泗水、沂水被曹操下令决口后,两河之水如潮涌入城中,下邳顿成泽国。城外喊声大震,密密麻麻的曹军如蝼蚁不断向前扑上来。

  弓箭飞蝗般射向城楼,“嗖嗖”声的飞驽带着风声呈抛物线划过天空。几台巨大的投石车发疯般向城墙投掷着大石,城墙岌岌可危。

  四处皆有十数个为一组的曹军士兵涉水托着云梯而来,直将云梯搭于城墙之上,众军士持刀枪拾级而上。

  城墙下,不断有曹兵或被枪挑,或被石砸,或被箭射、或被推倒,从云梯上坠落下来,溅起无数的水花。原本浊黄的水面被血染成一片鲜红,如无数于水中盛开的花朵,慢慢溶合成一片血水。

  旭日东升,空中有股黑云于东南角滚滚而来。白门楼的城墙上高高飘扬着一支帅字旗,上书一个大大的“吕”字。

  帅旗之下,只见一人头顶束发紫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手执方天画戟,正指挥众将士坚守城楼。此人不是别个,正是人称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吕布吕奉先是也!

  吕布的部将宋宪轻轻用眼尾瞄了一眼于门楼上高声吼叫指挥守城的吕布,心道:吕布只恋妻子,无仁无义,视我等众将如草介,昨日与侯成、魏续两将商议,侯成已盗赤兔马献给曹操,我和魏续插白旗为号,准备献出东城门,今日吕布的死期已到!

  一支箭带着火星呼的一声射来,吕布迅速向旁一闪,火箭插入门楼的木质雕花窗框上,霎时烧着窗框。

  又一个火疾黎飞来,吕布画戟一挥就将火疾黎打落,随即燃起一股火星,于门楼上燃烧。火箭“咻、咻、咻”射来,伴着三两个火疾黎,城楼上的吕军一片忙乱。

  “宋宪,你为何呆站着,快去叫人取水、弓驽上来,曹贼要火攻啦!”吕布执画戟对着宋宪一指,高声喝骂道。

  “是!”宋宪慌忙答应一声,飞快跑去找人调度守城用具。

  曹兵竭力攻城,吕布只得亲自抵敌。从平明打到日中,只听一片鸣金之声,曹兵又哗哗如潮水般从城墙下退却回阵。

  白门楼上,吕布看着曹兵如潮水退却,心中稍安,昨晚因赤兔马被盗已经没睡好觉,如今又亲自督战,不觉有点困倦,着人拿来椅子,于椅上少憩,不觉睡着在椅子上。

  宋宪望着累得睡在椅子上的吕布,暗道:天助我也,我今日献出城门擒下吕布,曹公处也可安身立命了。

  想毕,宋宪以吕布要休息为名赶退左右侍卫,先轻轻解下吕布的佩刀挎在腰间,再将放在手边的方天画戟拿开。

  吕布的部将魏续从城内取来一条长长的粗麻绳,与宋宪打了一个眼色,宋宪会意,两人一齐动手,将吕布绳缠索绑,紧紧绑住。宋宪从身上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白旗,向曹兵挥动,并叫士兵大开城门,曹兵一拥而上。

  吕布从睡梦中惊醒,忽见曹兵又如蝼蛄般涌来,不觉大吃一惊,只觉全身不能动弹,急唤左右侍从。

  有十多个侍从听到喊叫飞奔过来,宋宪挥剑拦住,斩倒两人。魏续也挺剑相助,连杀数人,其余人等哪里还敢过来,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了。

  城楼下,夏侯渊带领众将杀到城下,抬眼望向城楼。只见宋宪、魏续在城墙上手舞白旗,魏续大叫:“已生擒吕布矣!”

  许褚听了,高兴得大叫一声:“吾来也!”向云梯一纵而上。夏候渊见状大吃一惊急叫:“许褚莫要上去,小心有诈!”

  但哪里叫得他住,只见许褚沿云梯几个起落就已窜到墙头,几个正爬在梯上的士兵被他沉重的脚步吓得捉紧云梯不敢动弹。

  许褚一跳上墙头就见到吕布被绳索绑得结结实实,不禁哈哈大笑:“吕布呀吕布!你都有今日啦!我今日就废了你!”

  说罢举起如铁爪般的右手向吕布的琵琶骨抓去,心想:今天我许褚就能亲手废了这个当世第一高手,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啦!“哈哈哈……”

  未及许褚笑完,只觉手已抓空,肚子有如被重锤击中,整个人飞撞到地上。原来吕布将身体向左轻侧已闪过许褚这一抓,顺势一脚就踢向许褚的肚子。

  宋宪、魏续见此情形大吃一惊。宋宪提吕布的画戟向吕布自上而下劈下,只见吕布全身一振,双眼瞪得真切,感受到方天画戟的威力,侧转身以绑着绳索的肩头垂直着撞向画戟。

  此方天画戟乃是上古之神兵利器,是何等锋利呀,只听“嚓”的一声,绳索从肩头位置到腰齐齐被画戟斩断,一股鲜血也从吕布肩头自腰部渗出。

  魏续见了胆已吓破,回身便逃。宋宪提着画戟也吓得不知所措,一步步向后退去。吕布得以解缚哪会迟疑,纵身向前跳起,向画戟的戟头用劲一脚勾去,力量大到令他向后打了一个空翻,在站稳脚跟时,方天画戟已经拿在吕布手里。

  宋宪只觉眼前衣袂翩翩,一股劲风刮来,手一震,画戟已脱手,吓得怔在当场,连逃跑都不会了。

  吕布左手持戟正要插入宋宪心窝,只听得身后劲风响起,知道有人偷袭,也不回头,将画戟向后一摆。

  “哐啷”一声,一个黑影如铁塔般耸立在眼前,黑大汉举起两支画戟挡住吕布的方天画戟。许褚大叫道:“兄弟,来得正好!”来人正是曹操爱将典韦。

  典韦也不打话,两支画戟如暴风般直向吕布卷来,两人电光火石般已打了十数合。一条方天画戟两条短大戟,叮叮噹噹之声不断传来,戟锋所及,门楼的窗棂边框无不纷纷折断。

  又听“扑”的一声,典韦向后飞出跌在地上,已被吕布的脚踢中腰间肋骨,门楼的窗棂碎屑一丝丝坠地,激起无数粉尘。

  许褚见有机可乘,徒手飞向吕布,吕布双手举戟已不及打下,被许褚一下扑中,心窝中了许褚的头重重一击,方天画戟向后脱手飞出,人也向后登、登、登急退数步。

  许褚一击得手哪会停留,趁吕布站立未稳,碗口大的两只大拳头一上一下直击吕布的心和肚,力求一击即中。

  只听得拳风呼呼作响,宋宪本已跑出十几步远,见到典韦到来就停下观战,如今见许褚已占上风,双拳虎虎生威,连他也感受到拳风霍霍,心想:许褚果然是曹营猛将,名不虚传呀,城楼通道狭窄,吕布已无法闪避,这下子吕布非死即伤了,心中赞叹许褚勇猛。

  许褚对自己这一拳也是信心满满,想当年自己在山中驱虎逐鹿,都不知打断了多少大树,早已练出通体神力,现拼尽全力一击,再击中吕布心窝就算他不死也无力再对付我兄弟典韦了。

  想到这里,许褚笑了,笑得很大声。

  谁知他错了,错得很离谱。

  只听典韦大叫一声:“许褚小心!”飞身扑上前来。许褚有点奇怪,我明明就要打中吕布了,你典韦来凑什么热闹呢?

  未及细想,眼前一花,只觉后脑侧被人重重一击,直向城墙的缺口处飞去,向城楼下直坠……

  原来吕布兵器脱手又见到许褚势如疯虎般扑来,一纵身凌空跳起,向前一个空翻,双脚在许褚的后脑侧处一点,只一下就踢得许褚飞跌下城墙。

  典韦见情势危急,飞身跳出城墙,弃左戟急用手拉住许褚的右手,右手用戟勾住城墙一角,许褚堪堪被典韦拉住,沉重的身体砸向靠着城墙的云梯。

  “嘭”的一声巨响,将正在爬云梯的几个士兵震得飞出云梯急速坠地,城墙下溅起几朵水花。

  吕布更不迟疑,方天画戟寒光一闪,砸中典韦勾住城墙的画戟,典韦虎口震动画戟脱手掉落城墙。

  许褚和典韦二人手拉手从云梯上滑下来,两个黑大汉如同小儿滑滑梯般向城墙下滑去,城楼上传来二人滑下时的哈哈大笑声,最后“嘭、嘭”两声跌落城下,溅起巨大的水花。

  宋宪哪敢停留一转身就向楼下逃去,到得楼下不见吕布追来,抬眼望去,只见吕布执戟一路绕城楼奔跑,一路招呼众将。

  各处水已淹至城楼,吕布举步维艰,速度减慢,正无奈间,听得一声马嘶声,吕布心中一震:是赤兔!

  吕布回身用手在嘴上一撮,一声嘹亮的哨声响起,在喊杀声中尤如一道绝妙的音符。

  只听见一声长嘶,在远处曹军主帅箩帐中一匹红色烈马高高举起两蹄,将两个拉住它的驯马人扯得跌倒在地。

  宋宪一惊,只见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向吕布的方向滚滚而来,无人能够阻挡,不一会,就已滚到吕布身边停下。

  吕布眼中似有泪光涌出,一手执戟,一手抱住赤兔马头,像两个久未重逢的亲人。

  瞬即,吕布翻身上马,赤兔在主人上马之后两蹄奋起,一声长嘶,嘶声雄壮,如赴沙场之勇士,四蹄上下翻飞,渡水如平地,直向各门飞踏而去。

  夏侯渊帅旗向吕布一挥,身边众将齐出,风声雷动,战马嘶风,直扑向吕布。

  吕布马快,前面有一将纵马举枪刺来,只听“咣”的一声,长枪竟折成两截,赤兔马一声长嘶,寒光闪处,已身首异处。

  又两将各举刀枪杀来,吕布挥戟一挡,一将虎口震得疼痛,长枪直飞出去。一将虎口震裂,再想挥刀斩时,已经迟了,只听破风声中,倒下马来,那马在水中也似胆破,向后大步退去。

  前面是无数的曹兵拦住去路。方天画戟有如疯魔了的嗜血猛兽,刮起无数闪光弧线,曹兵一碰即亡。

  夏侯渊麾下几员副将杀到,冲在最前面的是徐征。徐征手持双斧,纵马上前,双斧对着吕布后背劈去。

  宋宪心想:吕布只顾在前面撕杀,哪会看到后面有健将偷袭,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好快就有结果了,只听见一声马嘶声,赤兔乃当世名驹,感知有人偷袭,向侧面跳开。

  吕布早已人马合人,头都没有转,只持方天画戟向风声处撩去,徐征哪里想到吕布已经不用看人来出戟,双斧出手无法抵挡,画戟正正撩中他的下颚,徐征大叫一声向马下翻去。

  紧跟着的副将聂远看得真切,趁吕布举戟之际,举枪直直向吕布后心撩去。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已扭转马头,方天画戟如电闪雷鸣般直直刺向聂远的枪头,只听“咔嚓”一声,枪头折断,一抹红缨飞向空中,如一抹焰火般鲜红,只是他的主人却倒撞下马,跌落于浊水中。

  后面几员将皆不敢近,只在远处死死跟住。

  一将乃副将方军,习得一手好箭法,从怀中取出弓箭,弯弓搭箭,向吕布心窝射去。

  吕布正打马上前劈倒几个弓箭手,哪提防方军射出一支冷箭,“嗖”的一声箭如闪电直射过来。

  宋宪心料此箭就是神仙也难躲避,定然射得吕布人仰马翻。哪曾想箭如闪电射到吕布身前霎忽不见了。

  宋宪吓了一跳,莫非吕布真是大罗神仙,刀箭见到他会消失不见?宋宪用手揉揉眼睛,定睛望去,原来吕布并不是神仙,那箭也不是突然消失不见,而是被他所骑之神驹赤兔马张口咬住。

  吕布怒了,挥戟挑起一把弓,从马口中拿过箭,对着方军一箭射去。弦响处,方军被一箭射中面门,惨叫一声应声落马。

  众人见了尽皆胆寒,宋宪双手掩面,只觉心扑通扑通似要跳出来,四面望去,见到魏续也望着吕布方向张口结舌,回望过来,两人不禁面面相墟。

  曹兵虽多,各人举起刀枪阻拦,但哪里能拦得住吕布的一人一骑,方天画戟所到之处,莫有人能挡,尽皆望风而逃。

  宋宪心知不妙,走了吕布,以后再要捉住他就难于登天喽!

  见到赤兔奔跑中,陈宫、高顺、张辽等人纷纷向吕布这边靠拢,形成一支强悍的队伍,如尖刀般刺向密密麻麻的曹兵,所到之处,莫不披靡!

  一支大旗高耸着一个“吕”字,当头一人一骑头顶束发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手执方天画戟,在乌云密布、诡异莫测的天空下显得尤如神兵天降,一支方天画戟更是如嗜血的猛虎,沾满了曹兵的鲜血,在每一次的猛击中,都有一大窜鲜血从方天画戟中喷出!一瞬间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吕布白门楼逃得性命将如何戟指中原?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