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徐州城刘备无情 乱石坡凤雏现身
伟伟fan2016-12-16 04:084,347

  第八回 徐州城刘备无情 乱石坡凤雏现身

  许褚大刀猛斩,吕军纷纷走避。

  吕布正杀得眼红,见到典韦、许褚杀入阵内,心知不妙,又是这两个不要命的家伙,好,来得正好,就让你们尝尝我方天画戟的味道。

  方天画戟照典韦直刺过去。典韦两把大戟交错挡住吕布劲力一击,许褚长刀又进,三人在阵内杀于一处,马蹄踢跳,尘土飞扬,兵器互撞,风声虎虎,在三人十米内无人敢近。

  战了数十合,典韦战到兴起,两支戟上下翻飞专刺吕布要害。许褚大刀照头劈下,大开大合,吕布疲于应付二人强攻猛斩,方天画戟闪作无数寒光。

  三人又斗得三四十合,只听得一声喊叫:“主公!快快撤退!”

  吕布听得是陈宫之言,乃虚晃一戟,拍马便向后纵去。

  只听得曹军喊杀声连天形成重重包围,典韦所率五千虎贲营步军已团团包裹在吕布周围,曹洪率的五千虎豹骑堵住吕军两翼,吕布又被典韦、许褚缠住相斗,吕军数万人马已损过半,伤亡惨重。

  宋宪、魏续等降将也奉命冲阵,宋宪心道:此番吕布纵神勇,亦只能落得个兵败身亡之果,幸好我早早归降曹公,尚能于乱世求取一个功名,显我宋家之风。吕布呀吕布,你一向自大弃为,今日便是你之死期!想罢,挥刀直入,杀向吕军。

  吕布等人被典韦所率五千虎贲营步军团团围困,无法冲突,心中急燥,方天画戟霍霍展开,形成一道光圈,连杀数十人。

  典韦催兵直进,虎贲营步军皆曹军精壮之士,死死围住吕布。

  吕布进退不得,正紧急间,只听得典韦虎贲营步军后一团混乱。

  吕布视之,只见到高顺统二千死士,从虎贲营步军后杀开一条血路,直直杀到吕布之前,张辽紧随其后。

  吕布大喜,招陈宫等人跟随杀出数重重围,高顺在前,二千死士真如下山猛虎,以死相搏,硬是杀出一条血路。

  吕布一纵赤兔马方天画戟如寒光闪过,无人能挡,典韦、许褚等将被吕布冲得连连后退。

  宋宪看得心惊胆战:高顺果然是一条猛将,吕布得高顺相助真是如虎添翼呀!想当年高顺统“陷阵营”为吕布冲锋陷阵在前,战无不胜,下邳城一战全军尽失。不想如今竟然又能在这么短时间建立一支敢死队,真是将才也。

  宋宪于乱军中只见到一将拍马杀到,急挥刀迎敌。一把三尖两刃刀照头劈落,听得“当”的一声,宋宪只觉手中一抖,好大的手劲,不容分说,那三尖两刃刀又横扫而来,战得十数合,宋宪已处下风,心下紧张。

  只听得一声大喝:“纪灵!快快下马投降!”一个黑大汉举大刀直插向纪灵,是许褚到了。

  纪灵弃了宋宪与许褚战在一处。斗了十数合,纪灵只觉对方力气沉雄,且已方人少,只盼快些逃出生天,但一时被许褚缠住,哪里走得出去。

  纪灵心神不定,许褚看个破绽,直砍进来,纪灵心下一沉,招数已老,回刀已迟,正要束手受死。

  只见到红缨一闪,一道寒光在身前一闪,挡住许褚死命一击。

  纪灵心下狂跳,视之,正是吕布挡住许褚死命一击,方天画戟连刺几招,将许褚杀退几步。

  纪灵拍马直向前纵,连杀数个曹兵,跟上高顺等人。

  吕布一纵赤兔马,赤腾地而起,跃过几个曹兵,方天画戟到处,又多了几个戟下亡魂。

  高顺在前,吕布断后,众人杀破曹军虎贲营重围,向徐州方向杀去。

  曹操望着吕布所逃方向,大叫道:“郭嘉误我!此小子年纪尚浅,悔不该听其之言,应于徐州方向设两路伏军,我军其后包围,吕布必死,方今逃去徐州,若与刘备联军,则后患无穷矣”

  荀攸曰:“丞相勿忧,夏候将军已包围徐州,吕布无门入矣。”

  “只怕刘备与其接应,两下前后夹击,夏候惇必败无疑!快跟上!追!”曹操用力打马向前,众军一起朝吕布追去。

  虎豹骑分两营追击吕布军队,一营为虎骑营由曹仁率领,一营为豹骑营由曹洪率领,如一支箭般直追而去。

  吕布听得背后曹军虎豹骑如飞追至,转过一处山坡,山路狭窄,吕布立马横戟挡住来路。

  曹洪和曹仁均策马奔到,曹洪正欲策马上前,曹仁止住曰:“曹公谓之,吕布非一人可胜,可教众人以弓箭射之。”

  曹洪点头,高举左手大声道:“齐射之!杀吕布者可得万户侯!”于是箭如雨点射向吕布。

  吕布以方天画戟抡得密不透风,水泼不入,弓箭纷纷坠地。

  曹洪性急,大喊道:“扬我虎威,众兵齐出,将吕布碎尸万段!”左手向吕布处一指,当的是万马齐发,各骑如闪电般冲向吕布于山坡口的一人一骑。

  吕布的身体静静挺立于马上,手上的方天画戟斜斜提在左手,整条方天戟都已染红,戟尖在沥着血,一滴一滴,滴在地上将附近的几株枯草染成血红色。

  对面鼓角齐鸣,一匹匹马载着一个个手持长兵器的人,兵器上泛着寒光,快如闪电般冲过来,如同地狱之鬼魅前来催命。

  只是如若飞纵而来的虎豹骑士兵是小鬼的话,那么吕布就是判官!因为判定别人生死的人是吕布。山坡下,一个个骑士倒于吕布马前,或被话戟刺中而死,或被扫落马下,更多的是被一戟穿喉。那要多大的力量和准头才能做到呀!

  宋宪奔到曹仁身旁,看着吕布静立于坡前,无数虎豹骑士兵杀至都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心道:此吕布真神人也,听闻虎豹骑士兵乃是从各军精锐之中挑选出来之精锐,个个武艺高强,谁知在吕布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看来此战一时难取吕布项上人头,待我先避其风头,再见机行事。

  想罢,停在一旁静观吕布一人一骑拦住虎豹营无数骑士的冲杀。

  很快,吕布已被虎豹骑士兵重重围困,只听得杀声震天。

  曹仁顾曹洪谓之曰:“整兵以待,随时准备追击吕布。”

  曹洪大叫道:“吕布真够威猛,吾辈不如也。”

  曹仁微微顿首不再说话,只盯着那烟尘滚滚处,似若有所思。

  良久,吕布思得张辽等人跑得渐远,便拨转马头,赤兔长嘶之下,向后飞纵而去,方天画戟之下,无人能当,一团红光向前方奔去。

  曹洪早有准备,急催虎豹营各骑兵急追而去,一面面旌旗随骑兵一晃而过,一支支长枪划空而去,一个个面无表情的骑兵战士紧随而至,天将为之色变。

  吕布奔了十数里前面便是徐州城了,只听得杀声震天,前方吕军正与夏候惇所统曹军战在一处。

  吕布一拍马杀到阵前,见到夏侯惇正与张辽战在一处,阵内冲出两员曹军副将,一将飞马挥刀劈来,一将持枪直刺。

  吕布心道:来得好!把马向前一纵,方天画戟挑开长刀,待到长枪刺到,把身体一闪,左手捉住长枪向外一扯,那将把持不定跌下马去,吕布随手一戟,了其性命。

  另一将见到此状,心中惊慌,回马想逃,但哪有赤兔马快,一声嘶风之声,未及回头,后心已被方天画戟刺穿,整个人被挑起,高高抛于马下,落地时又撞中两个曹军士兵,引起一片惊呼之声。

  尘起处,赤兔马并不停留,四蹄如风向城门奔去,曹军无人能挡,到得城门,吕布大呼:“快开城门!贤德何在?”

  城内刘备听得吕布已到,心中大慰,正想叫打开大门。

  只听一人高呼:“主公!切莫开城门,记否上次吕布假意来投,强抢我徐州城?”刘备视之,乃谋士简雍。

  刘备道:“曹操势大,有何妙法?”

  张飞在一旁双拳紧握,怒道:“此三姓家奴上次夺吾徐州今次定无安好心!”

  关羽立定当场以左手抚五绺长须,右手按腰间佩剑道:“吕布此人反复无常、狼子野心,竖子不足以与谋,曹操大军若到,吾与弟挡之,何劳大哥费心。”

  刘备遂不言语,着各人守好城墙,多准备垒木炮石弓箭,以应付曹军。

  关羽传下令来,不得开城,如有违令者,斩!城上守城将士听得令来,对于城下厮杀的吕布高呼:“主公有令,不得擅自打开城门,违令者,斩无赦!”

  吕布听得刘备传令,怒得牙痒痒的大呼道:“大耳儿,最是无信!”双手挥动方天画戟,向夏候惇杀去。

  夏候惇见到吕布杀来,也不惧怕,手一挥,几员战将疾驰而出。

  吕布高呼撤退,战退几员曹将,边战边落荒而逃。

  只听得曹军之虎豹骑由远而近,数千铁骑接踵而来,吕布已战得又累又渴,又跑了半天,不禁汗如雨下,有点力不从心。

  在吕军军队后面断后的吕布紧挥几下方天画戟,逼退几员曹军铁骑,望人少处飞奔而逃。

  夏侯惇收到曹操密信,攻击刘备是虚,追击吕布是真,故令大军抽调马军士兵配合虎豹骑向吕布追去。

  天苍苍地茫茫,吕布单骑一人只往小路逃去,心下惶恐,只觉天地间只得自己一人,周围全是敌人。

  跑到一处山岗,只听两声炮响,两边各冲出一彪军马,左边牛金,右边吕虔,二人挥军杀过来。

  吕布也无心再战,只想尽快逃离曹军追击。一纵赤兔神驹,赤兔马在方天画戟的掩护下,直扑向前,如入无人之境。

  牛金、吕虔两将不能抵挡,只得向着赤兔奔走方向追去。

  转过山坳,前方已无去路,远处只有一大片高高的山坡拦住去路,山坡上尽是乱石,乱石中有无数入口。

  又听一声梆子响,两边路上跳出无数弓箭手,弓箭如蝗射向吕布,吕布将方天画戟左右抡圆,弓箭纷纷落地。

  赤兔马长身向前飞奔,不想前方曹军发一声喊,绊马索齐齐扯起,吕布只得用方天画戟向前撩去,只见数条绊马索齐齐断开,士兵高声惊呼。

  吕布身后只听“嗖、嗖”两声,后肩一麻,已中两箭,急伏于赤兔马背。

  又听“轰隆”一声巨响,赤兔马陷于一个大陷坑。

  赤兔马长嘶一声,颓然跌落。

  吕布抬头只见到一个巨大的网罩直向头顶罩落,心知不妙,用足全身之力从马背上跃起,方天画戟如闪电般划向半空抛下的巨网。

  呼呼声中,巨网在方天画戟中如同纸屑,碎成几块跌落于坑内。

  好一匹赤兔神驹,在吕布纵身一跃时,竟然也同时纵身飞跃而出。

  在曹军惊呼声中,只见到一团红光掠过,吕布在空中打个跟斗,稳稳坐于马背上,方天画戟左右打下,数个扑上来的曹兵被打翻,有两人竟然失足坠入陷坑内,惨叫声中,从陷坑内掀起一大片灰尘。

  尘土飞扬中,赤兔马闪电般飘至乱石坡前。

  吕布于乱石前勒住马,赤兔一声长嘶,立定于乱石坡前望去,只见到里面似隐有烟幕缭绕,正踌躇从何处遁入。

  只听得坡上有清脆童音大声叫道:“来者可是吕将军?”

  吕布奇之,向坡上极目望去。只见于十数米坡上有两童子约十余岁,分立于一人侧,中间那人身穿白袍双手负在后面,发话者是左首之童子。

  吕布大声答:“正是!汝是何人?”

  童子道:“吕将军莫疑,情势危急,快从右首第二处缺口进入,凤雏先生在此恭候!”听得背后追兵渐近。

  夏侯惇、曹仁、曹洪、宋宪、魏续等人尽皆引兵赶到。众人高呼:“莫要走了吕布!”

  “得吕布者,得万户侯!”

  “吕布,纳下命来!”听得吕布心下慌张,也不细想,红光一闪即隐于山石之后。

  曹军众将士齐齐奔到乱石坡前,只见到乱石内通道纵横,烟幕缭绕,一齐勒马于乱石前。

  宋宪心想:吕布经重重埋伏,已中两箭,竟能从陷坑中逃生,可见赤兔马果是神驹,何等威猛,里面烟幕缭绕,不知有何凶险……

  吕布进得烟幕缭绕的乱石坡中,有何奇遇?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