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鬼王魂断牛头山 群雄争胜演武场
伟伟fan2016-12-16 05:524,330

  第三回 鬼王魂断牛头山 群雄争胜演武场

  宋天霸想起刚才被鬼王追杀之险境,此时竟然不敢冲上前去捅鬼王两刀。

  形势很快发生变化,鬼王也弃了鬼头刀同时双手掐住张辽的咽喉,同时膝头屈起向张辽肚子撞去,张辽耐不住了,双手放开鬼王拼力拍向其两边太阳穴,鬼王吃痛,两人同时放开对方,大家弹开两三米远,凝神沉气,四目对视,准备再次拼命。

  空气仿佛已然凝固,宋霸天也屏神静气,紧张地注视着二人。

  蓦地鬼王一跃而上,双手一前一后张开,双脚凌空飞腾,向张辽扑过来。

  张辽早有准备,竟然也凌空扑过去,两人在空中相撞。

  鬼王身法极其怪异,一手与张辽相持,另一手去揪住张辽的颈部衣衫,不知使了什么手法,将张辽掼倒在地。

  正要下死手置张辽于死地,宋霸天吓得汗毛倒竖。

  忽一把弯刀向鬼王颈脖砍来,原来是臧霸一直都在留意二人情况,见到形势危急,飞身过来帮忙。

  鬼王放开张辽,身法更加诡异,只一捉,就捉住臧霸持刀的手腕,张开血盆大口,向臧霸的手腕一口咬下去。

  “啊!”臧霸痛得大叫一声,弯刀掉在地上,左手一把叉住鬼王的喉咙,张辽也在地上坐起一手扯住鬼王的右手,一手向鬼王腹部击去。

  尹礼见臧霸去救张辽,哪里肯放过,长枪对准臧霸后心刺去。

  宋霸天知道如果臧霸被刺死,张辽又处下风,那结果将不堪设想,便急使降龙刀法一招“囚牛入海”降龙刀自上而下化作无数刀光斩向尹礼。

  尹礼只得回枪挡住,二人各施其能斗在一处,战得十余合,宋霸天感觉到渐渐吃力,心道:此贼武艺高强,一杆枪使得出神入化,完全无一丝破绽,看来臧霸真不是等闲之辈,与其相斗时占尽上风,而吾只能采取守势。心潮一动,已处下风,只觉枪影上下左右翻飞。

  正危急间,听得旁边鬼王大叫一声,惊心动魄,两个人从鬼王身体上弹了出去。

  鬼王俯身捡回鬼头刀,一扬手扑向二人,高高举起鬼头刀,鬼头刀“啷、啷”作响声,一声声如催命,如泣诉,就要向张辽的头劈下去。

  张辽、臧霸赤手空拳如何能挡?张辽心道:不想今晚吾竟死于此处,死于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手里,只恨没有机会一展身手,报效国家……

  张辽正想着,只听一声弦响,黑暗中一支箭“咣”的一声射中鬼头刀的刀身,力量刚猛雄厚,鬼王手一震,向射箭方向望去,张辽,臧霸也齐齐望去。

  火光中只见一团红光直滚向眼前,如闪电,如疾风,红光中,一人头顶束发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双手打横舞一支闪着寒光的方天画戟,冲到鬼王身前,只见方天画戟在空中闪过一条半圆形弧光,带着呼呼破风声向鬼王头上一砸而下。

  鬼王急双脚立定,双手挥刀架住,只听一声巨响,风声吹过,一声赤兔长嘶,鬼王全身汗毛倒竖,震得虎口剧痛,鬼头刀拿捏不住,掉在地上。

  听得那团红光又再次转过来,鬼王真的如小鬼见阎王一般,吓得转身便逃。

  众人惊觉此人如此神勇,全都停下打斗看他打鬼王。

  鬼王正好从宋霸天身边经过,宋霸天大骇,降龙刀打横直斩鬼王的颈脖。

  鬼王一弓身已将身体转到宋霸天腋下,将降龙刀夺在手中。

  红光中那方天画戟已呼呼劈下,鬼王举降龙刀一挡,“咣”一声脆响,火花四溅,只听一声:“好刀!再来!”

  方天画戟连连挥下,“咣、咣、咣、咣、哐”声声脆响,火花飞溅,最后一声降龙刀已从鬼王手中震得掉落地上。

  鬼王转身想跑,这次已经迟了,刚一转身,方天画戟的戟尖已经直直洞穿过鬼王的咽喉,鬼王长舌伸出口,样子可怖,已去见他的阎王了。

  “吕布!”有认得的人大叫道。

  “吕奉先!”更多人在大叫。

  “主公!”

  所有人都俯伏在地。

  宋霸天也低头伏在地上,心道:此人真像是接受百兽朝拜的王者呀!吾有朝一日能有此威势就真是不枉此生了。

  贼人全部愿意降服,包括那老二尹礼都对吕布俯首称臣,张辽、臧霸被吕布救了一命更是愿跟着吕布效犬马之劳。

  吕布的头高高仰起,接受着所有人的跪拜,嘴角微微翘起,想是心中高兴之致。

  吕布将双手一挥,示意众人起立,着宋霸天取过掉在地上的降龙刀拿在手上细细赏玩。

  “此刀是呲铁刀,乃异兽呲铁所出。”

  “是”宋霸天答应道,心想:此吕布果真是识货之人。

  “汝姓甚名谁?”吕布拿着呲铁刀左右比划,脸上露出喜欢的神情。

  “宋霸天。”宋霸天心道:吾明明是降龙刀,怎么到你手中就叫呲铁刀了。

  “名字太霸气!不适于汝,另改为……宋宪吧,吾收汝为部下,此刀能否赠吾?”吕布使刀上下作劈砍状。

  宋宪心想:吾之降龙刀乃用来使降龙二十四式刀法,若赠与汝,吾当如何使吾刀法?正想拒绝。身边站着的臧霸用力扯了扯宋宪的衣角,宋宪一楞,将口中想说的话吞回。

  吕布见宋宪不答,以为他默认答应了,赤兔一声长嘶,向贼寨飞奔过去。

  宋宪看着赤兔马飞奔的背影,心里面充满屈辱和不满,又惧吕布神勇,只得长叹一声,垂下头来,只怪自己技不如人,还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殊不知与张辽相比都要差好几个档次,更不要说与吕布相比,真是蚊子同牛比……。

  张辽好像看穿宋宪心思似的拍拍他的肩头说:“不必气馁,鬼王只是力大沉雄,汝刀法比其精妙。”

  宋宪看着他一脸正气的脸庞心想:此人在强敌面前,何曾有过一丝畏惧,且心思慎密,颇有大将之风,吾跟其相比确是相差甚远!

  想罢,当下有点无地自容的羞愧感觉,头垂得更低了,张辽拍拍他的肩膀走远。

  昌豨逃去无踪,尹礼点一把火烧了山寨,各人收拾停当,跟着吕布一起向荆州进发。

  不一日,到得荆州城内,只见人来人往,店铺林立,好一派繁荣景象。

  翌日到得演武场,只见方形的演武场靠近栏杆正中搭一高台。台上正襟端坐着一人,顶金盔金甲,三缕长须飘飘,双目前视,正是荆州刺史丁原。

  围绕高台两边密密麻麻站立一大队全副武装的兵士,个个举枪肃立,严阵以待。

  不一刻,丁原发话,宣布比武开始,各人都顶盔贯甲,手持兵器,策马上前两两比试。

  数个时辰后,已决出一将,策马持刀,大呼:“魏续在此,谁来应战!”

  一人飞马而出,正是宋宪,二人在场上各挥双刀打得不分胜负。战了五十合,宋宪心道:可惜吾降龙刀不在身边,不然早杀败汝尔。

  宋宪心神一晃,魏续瞅到个破绽,用刀柄将宋宪打下马来。

  又一人入场,肥肥壮壮的坐在马上,手上轻提一把如月弯刀,却是臧霸。两人也不打话,双方刀来刀往,战了三十合。

  宋宪败下场来,回到场边观战,见臧霸已占上风,刀刀绕着魏续砍劈,心下只想臧霸战胜魏续,报自己败阵之辱,转念一想,臧霸能战胜魏续自然比自己武艺高强,不禁心内酸楚。

  只听场内大喝一声,臧霸横刀立马已将魏续生擒过去,抛于地上,众人大声喝彩。

  一马策骑而来,银盔银甲,使一把大刀,怒喝一声,直向臧霸冲来。

  臧霸刚赢了一场,心中畅快,不想那银甲将如飞奔至,慌忙举刀格住。哪想到来将的刀法快如风,疾如电,刀风呼呼扑面而来,臧霸心下慌张,刀法渐散乱,又听一声断喝,臧霸被银甲将打下马来。

  一将见臧霸落败,举刀飞马而至,正是张辽来也。

  银甲将也不打话举刀就斩,两人战在一处,两马相交,双刀并举,一时间竟然战得难解难分。

  宋宪见银甲将刀法纯熟,力量沉雄,知道是高手来了,屏神静气看二人比武,场中一片寂静,无一人吵闹,只听得场中“咣啷、咣啷”双刀相交之声不绝。

  双方战了七、八十个回合,只见那银甲将回马虚晃一刀,绕场而走,张辽策马狂追,到得银甲将马后,只听一声喝“呔”,银甲将回马一刀,刀锋如电闪般劈向张辽,张辽急举刀一格,哪里挡架得住,竟然虎口震裂,知道虎口已受伤,回马便退,口中道:“吾已败阵!”

  银甲将回马缓步踏到场中,脸上露出笑意立马横刀,高声喝道:“呔,何人敢再战吾!”

  “吾来破汝!”一团红光直扑场中,一将头顶束发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手执方天画戟,正是吕布出场。

  银甲将所乘之白马见到赤兔马直奔过来,竟然扬起前蹄,高声嘶叫,连连后退两步。

  银甲将大喝一声双腿夹紧马肚,将白马情绪稳住,知对方不是弱手,当先双手举刀,自上而下,向吕布迎头劈下,风声呼呼响动,全场更是鸦雀无声。

  吕布见来势凶猛,也举方天画戟挡住此人的大刀,双方你来我往战到一处,马嘶刀响,看得周围众人紧张刺激,见到精彩处不禁齐声喝彩。

  战了五十合,银甲将力量不继,已渐处下风,又听赤兔马一声长嘶,风声响处,银甲将已被方天画戟扫落马下。

  只听得马蹄得得声响,全场人都看着银甲将倒伏于地上。良久,银甲将缓缓爬起,涩声说:“吾输矣!”

  “来将通名,吾不打无名之辈!”吕布在马上扬戟高呼。

  银甲将抬起头来,面上现出一会红,一会青之色,想是羞愤之极,直盯着吕布双目,昂然道:“黄--忠!敢和吾比箭法么?”

  吕布听了哈哈大笑:“好,好!就让汝见识神箭之威!”

  黄忠扳鞍上马,两人分开百步,只听一声哨响,两人同时从箭袋中取出三支弓箭,拉满弓。

  只听两声弦响,两人同时放箭,两支箭竟从空中对撞,一起跌落场中,众人见到大声喝彩。

  喝彩声中,黄忠急想射第二支箭,只听一支箭已破空飞来,“嗖”的一声射至眼前。

  哪容再有其它动作,黄忠只得取弓用力撩开射来的弓箭。

  说时迟那时快,又一支箭已快如闪电飞至,黄忠再也躲闪不及,正正打中胸前的护心镜,只听“当”的一声响,将护心镜打个粉碎。

  幸亏弓箭的箭头已取下,否则这箭已取黄忠性命。

  黄忠面如死灰,跳下白马来,左手持刀右手牵马颓然步出演武场。

  黄忠心中凄然:吾自幼苦练武艺,一手刀法已练得炉火纯清,本以为可摘得天下第一勇士头衔,不想今日竟然被人击败!之前那张辽也是个高手,若吾不用回马一刀也难取胜呀!唉,罢了,罢了,既是天意如此,吾也无力违天了,还是回家再练个十年八年再说吧,唉,天意呀!天意!

  背后听得吕布大叫:“黄忠,稍住!汝武艺已算不错,能否回来与吾一同争霸天下?汝听到否?黄忠……”

  黄忠只像听不到一样,自顾自地牵马行出演武场。

  宋宪心下明白:唉,黄忠此间际遇,正如当初自己在牛头山一役,也是信心全无,又怎么有心思再听人呼唤?

  当下再无人敢上场比试,吕布绕场几圈无人应战。

  荆州刺史丁原见了站起来拍拍手,手抚长须,微笑着大声宣布:“方今国家危难,在此举行比武大会选出天下第一勇士,是为了救民众于水火之中,而今吕布就是天下第一勇士! ”

  遂叫人颁发彩带、盔甲等物件,并当场欲认吕布为义子,台下欢声雷动,一片赞叹声。

  吕布当场跪拜磕谢,仆人呈上酒水,二人行了父子之礼,共同挽手接受众人的喝彩与祝贺。

  吕布如日方中,看谁人独领风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