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吕布泰山降诸贼 袁术荒野命呜呼
伟伟fan2016-12-16 04:094,424

  第六回 吕布泰山降诸贼 袁术荒野命呜呼

  吕布听得身后响声起,只得回马再战,战得十合,又有数将加入,其中一将被吕布劈于马下,又一将挥宣花斧斩来,乃是曹军大将徐晃到了。

  吕布与许褚和徐晃战了五十合,感到有点力不从心,二将皆使重兵器,养精蓄锐,力气又狂猛,吕布战了大半天,身心俱疲,哪耐得住两人的狂劈烂斩,方天画戟照徐晃脸上虚晃一招,打马便逃。

  曹军各人高声呐喊,夏侯渊令人传下话去:“取吕布头颅者,赏黄金千两。”当下只听得各人高声欢呼,尽力杀向吕布。

  吕布心头也有点惊慌,不再冲阵,一挟赤兔马,向赤水河奔去,前方早有曹军布下了数重鹿角。

  好一匹赤兔马,只听嘶风声下,赤兔马已载着吕布跃过数重鹿角,最后一个鹿角被方天画戟高高挑起,再重重砸到几个曹兵身体上,发出几声惨叫。

  夏侯惇急了,大叫:“弓箭手,放箭!快放箭!”

  只听弓弦声不绝响起,一支支箭呈弧线射向吕布,吕布将身体伏于马背,只听到耳边风声呼呼,赤兔马如腾云驾雾般跃入赤水河,“嘭”的一声响,水花四处飞溅。

  夏侯渊奔到河边,只见赤兔马渡水如平地,不一时已到河中,弓箭纷纷坠于马后。

  吕布一勒赤兔,反身坐于赤兔马上,弯弓搭箭,一箭射向夏侯渊咽喉。

  夏侯渊把头一弯,只听“当”的一声,一支箭正正插入头盔。只听见吕布大叫道:“还汝一箭!”

  夏侯渊吓出一身冷汗,心道:“吕布如此勇猛,日后必为吾军大患!”

  赤水河对岸有一将立马横刀,正是张辽。

  夏侯惇奔到岸边高声大叫:“快!渡河追击吕布!”

  只听得曹军呐喊声、下水声、战马嘶声一片混乱,各人只见到吕布和张辽的背影在远处渐渐消失了。

  离泰山约有三十里,吕布一众人等便见到前方十字路口排着一队人马。

  原来昌豨与孙观、吴敦早已在此等候多时,接着吕布,大声山呼主公,愿奉吕布为王。

  吕布见到一众山贼俯伏在地,心中自是得意洋洋,暂时忘记失城之痛,高声叫道:“众兄弟!与吾回寨痛饮!哈哈哈!”

  山寨设在泰山山畔,易守难攻,当夜便张灯结彩为吕布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只听得坐上有人放声痛泣。

  吕布视之,又是那个陈宫,心头有点厌恶,呵斥道:“公台莫要扰吾兴致,有何烦心事明日再议,今朝有酒今朝醉!”

  “对!今朝有酒今朝醉,莫要扰乱酒兴。”昌豨手舞足蹈的说。旁边尹礼扯了扯其衣襟,轻声说:“兄弟,莫要多言,现收入吕布麾下,要收心性。”昌豨听了酒醒一半,连连点头,遂不言语。

  张辽道:“主公箭伤如何?”

  吕布笑曰:“无大碍,只是小伤,文远莫忧。”

  于是众人痛饮一夜,到明日日中方坐聚义厅议事。

  吕布恨声道:“那曹贼实是可恨,陷吾城池,夺吾家眷,何时能报此仇?”

  陈宫听了,沉吟了一下道:“现今山寨内有七、八千人,加上吾等不足万人,欲报曹贼之仇,谈何容易呀!”

  张辽也提议:“可速招兵买马,充实装备,以应不时之需。”

  孙观立即响应:“此事吾立即去办!”

  陈宫曰:“唯今之计,只有合袁术之力,方能共除曹贼,夺回主公家眷。”

  吕布听了并不言语,但微微点头。

  商议了半日,皆是招兵劫掠之事,吕布烦了,大叫道:“明日再议!”

  次日吕布到山中各处巡视,只见各处山道险要处皆有兵把守,山窝中各人训练有素,旌旗招展,显不是一般山贼可比,全因孙观、吴敦本有将佐之才,适逢乱世只无奈混身草莽。

  张辽、陈宫等人看得连连点头,吕布也对孙观、吴敦、昌豨微笑赞许。

  于是各人便每日训练军队,再派流星探马去探知军情,了解曹操、刘备、袁术等人动向。

  建安四年六月,袁术势甚衰,乃作书让帝号于袁绍。

  绍命人召术,术乃收拾人马、宫禁御用之物,先到徐州来。

  刘备知袁术将至,从曹操处引五万兵马出,正迎着先锋纪灵至。

  纪灵大喝道:“织席小儿,竟敢挡我天军去路!快快让开!”

  张飞怒了,更不打话,直取纪灵。

  丈八蛇矛如风刺到,纪灵急挥三尖两刃刀接住,一声大响之下,纪灵自觉对方力量惊人,斗得数合,心下便有点惊惧,招数渐乱。

  正紧急间,只听一声断喝:“纪灵莫慌!吾来救汝!”

  众人看时,只见一团红光自远而近,远处沙尘滚滚,那团光到得张飞马前,一支方天画戟如影随形劈到,正是吕布到了,又听一声“让开!”纪灵乖乖纵马跳出阵内。

  张飞一见此人,哗哗大叫声中,丈八蛇矛团团卷住方天画戟。

  两人战到五十合,关羽一举长刀,正要纵马出刀。

  刘备伸手拉住,高声叫道:“翼德、温侯稍住,听吾一言。”

  二人正打得热烈,听到刘备劝止,张飞把矛一撤道:“且住!听哥哥有何话说。”

  吕布也停下来道:“玄德,待如何,汝可记得辕门射戟否?”

  刘备笑容满面,拍马上前道:“温侯别来无恙?前时只因曹贼胁逼吾方与温侯为敌,现今袁术称帝,人神共愤,吾只为替天行道,温侯要阻吾乎?”

  吕布冷对刘备,心道:此大耳儿忘恩负义,非可交之人。

  想罢冷冷道:“吾与曹贼有不共戴天之仇,只想合袁术之力,共剿曹贼而已,何顾替天行道乎!”

  二人于路聊了半晌,最终刘备决心与曹操为敌撤兵去徐州。

  吕布与纪灵合兵一处稍作休整便于路等待袁术到来,可左等右等皆不见袁术踪影,派流星探马出去好久未回。

  正焦急间,只听一骑急驰而来,探马回报:“袁术刚刚被嵩山雷薄、陈兰劫去粮草料,现欲回寿春。”

  吕布、纪灵皆大吃一惊,急急上马向徐州方向奔来。

  奔到离徐州三十里,只听得前方一片喊杀之声,只见到无数贼人持刀执棒,在一大堆车帐前与袁军士兵战得热烈。

  贼人数量众多,分十几股围住袁军,袁军刚被嵩山雷薄、陈兰打劫,军力已弱,现渐处下风。

  纪灵拍马上前高呼:“主公莫忧,吾来矣!”

  三尖两刃刀如狂风般扫过,十数个贼人被打翻。

  有一贼首持长枪刺到,纪灵的三尖两刃刀只出了三招,已枭贼首。

  吕布也大叫一声杀入贼阵,不消多久,贼人高呼不敌,有投降的,有逃跑的,纷纷败下阵来。

  袁术身穿黄袍头戴皇冠,见到吕布一骑驰来,眼中泪水如泉涌至:“奉先……”已泣不成声。

  吕布正要说话,只听得前方尘头大起,一彪军马杀到,旗上高高举着一个“李”字,乃曹将李典,又听后方有军马杀来。

  吕布令张辽挡住前方军马,催高顺等人全军向前突破,自己把戟一横,纵马杀向后方,只见来将却是徐晃。

  二人战到一处,战得三十合,战退徐晃,回马看时,各人已杀退李典,车仗向前方进发,又走得十余里,到一大路口处,只听得四处都是马蹄声,喊叫声。

  伏兵四起,到处只听得喊:“袁术休走!留下传国玉玺!”

  “吕布休走!纳下狗命!”

  “杀吕布者,得千金!”

  “莫要走了吕布呀!”

  “留下传国玉玺!”

  四面八方都是军队杀来,吕布急分兵几路抵挡,战不多时,吕军已渐不支,只因吕布只带得五千兵马出来,曹军的兵力是自己的十几倍,如何得不败?

  袁术在车仗上见到曹军势大,又见到李典策马挥刀杀到车前,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幸得纪灵守于车前,挥三尖两刃刀敌住李典。

  袁术刚稍定心魄,又听马车之马狂叫数声,被数箭击中而死。

  一支箭“嗖”的一声插入袁术车旁的雕龙车框上,吓得袁术大叫一声,伏于车内,心跳不止。

  弓箭“嗖、嗖、嗖”射来,几个亲兵跳到车前挡住弓箭,只听几声惨叫,纷纷倒伏于地,一个亲兵回身倒于袁术车前,大叫:“主--公--快--跑……”还未说完,口吐鲜血而亡。

  袁术望着这个朝夕相对的亲兵,整个人呆在当场。袁术自小出身贵族,哪曾经历如此近的战阵,心内大恸,大叫一声,倒于地下,吐血斗余而死。

  纪灵奋力杀退李典,跳下马来跑到袁术车前,大叫:“主公!主公!”只见到袁术口中血流不止,双目渐闭,已一命归西。

  纪灵蓦地跳起大呼:“温侯,我主已亡,速退!”叫罢返身上马,杀向吕布方向。

  吕布奋力杀倒几员曹将,听得纪灵呼唤,又见到典韦挥两把大戟呼呼而来,大喊:“吕布休走!吾来斗汝!”

  吕布眉头一皱,急令退兵!霎时间各人均落荒而逃。

  吕布战住典韦,斗到十合,徐晃又加入战团,三人团团战了数十合,吕布一拍赤兔马便逃。

  李典上前拦截,被吕布一戟挑中左肩,哪还敢再有什么脾气,马上拍马逃跑。

  吕布和纪灵被军马团团围住,冲突不出。

  危急间只见张辽如飞杀入重围,大叫着与吕布汇合于一处。

  正紧急间,只听外围马声嘶叫,人声呐喊,一支军马如钢刀般杀入重围,救出各人,却是嵩山雷薄、陈兰过来救应。

  吕布见了大喜,众人一起杀出重围。

  曹军也不追赶,只围住袁术车仗,夺得传国玉玺,并不停留,大军汇成一队,回许都将传国玉玺献给曹操,操大喜。

  吕布虽折了些兵马但收了纪灵,又有雷薄、陈兰过来投诚,自是十分欢喜。

  纪灵对吕布道:“吾愿归于主公部下,现今可据寿春,以谋天下。”

  吕布大喜道:“有纪将军相助,吾军如虎添翼也!”

  当下统众人一起望寿春而去,命探马去泰山告与孙观等人,着其仍留守泰山。

  到得寿春城,守城将士见是纪灵到来,自是城门大开,于是吕布兵不血刃得了寿春。

  袁术各部士卒知悉主公已死,皆愿归顺吕布。又有各战散士兵回来城中,点算人马,连同雷薄、陈兰各部共有兵马五、六万人。

  吕布心中欢喜,于城头指天划地,一副天下尽在握之势。

  一日,吕布升帐聚各人议事。吕布痛心道:“想吾堂堂男儿,家眷尚落于曹贼手中,有何面目见天下人乎?”

  陈宫对曰:“主公,方今天下尚乱,曹贼势大不宜进击,我等只宜坚守城池,训练士卒,见机行事!”

  “见机行事!见机行事!吾有赤兔马方天戟于千军万马中如入无人之境,如今有各人相助,何虑曹贼!”

  张辽也进言:“主公,现今多是降兵,又少训练,只宜操练,不宜急进呀!”

  “是呀主公,不宜急进!”高顺等人也咐和道。

  “吾不管,天下大乱,唯武独尊,吾一身本领,妻室却尚在曹贼手中,吾思之昼夜不安,汝等莫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须定个时日,直捣许都,将那曹贼杀个落花流水,方平我心头之恨!”吕布俊目一沉,手握拳头怒道。

  众人皆不敢言。

  良久,尹礼俯身告道:“主公,莫要恼火,若思妻妾,本人自当为主公搜罗城中美女为主公解烦。”

  吕布面上露出欢喜之色,口中却是冷冷道:“汝莫多言,当吾为好色之人乎?”

  尹礼心领神会,返身坐回座位。

  高顺沉声道:“主公,现今可于各军中挑选一批死士,人数约为2000人,可于危难之时披坚执锐,为主公开路!”

  吕布望着高顺,知此人攻城陷阵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每次都冲在最前方,故微微笑着对高顺说:“好呀,就由汝去督办此事,各将要开方便之门!”

  纪灵大叫道:“好呀!怪不得吕军天下无人能敌呢!原来有如此死士效力,曹贼何惧之有呀!哈哈哈!”

  吕布听了,心下高兴,也仰天大笑。

  吕布能否从泰山开始其宏图霸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