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西厢房典韦殒命 东厢房关羽挡道
伟伟fan2016-12-16 04:094,287

  第二十回 西厢房典韦殒命 东厢房关羽挡道

  大戟正要击中吕布后心时,突然面前一个白衣人撞了上来。典韦的大戟收之不及,斜斜转了一些角度击向吕布,吕布感觉有风声袭到后背,一个下弯,身体便转将过来,呲铁刀堪堪挡住典韦的一把大戟。

  典韦左手戟被吕布格开,右手戟想劈向吕布时见到撞上前来的人是那个酸书生祢衡,心下不禁大怒:这个蠢家伙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要这时候撞上我的右手戟,唉,认命吧,是你自投死路,当怨不得我。

  典韦的心念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只觉眼前衣袂一飘,右手觉得虎口一麻,虎口的合谷穴竟然被眼前这个文弱书生祢衡用折扇快如风般一下子点中,痛得典韦大叫一声,右手戟应声坠地。

  黑暗中的祢衡头发散开,白衣如雪,轻斥一声,身形一动,便弯腰转到典韦侧面,欺身而入,折扇如风点到,折扇正对着的是典韦的胸外侧部第三条肋骨间隙,距前正中线六寸。

  典韦心中了然,祢衡折扇所点之处,乃是胸乡穴,胸乡穴属于足太阴脾经,一旦被点中,必定气血不通,想要提起体内真气便比登天还要困难。这一想法在典韦脑海中一闪而过,哪敢再怠慢,双脚急急向后一跃,想闪过祢衡这狠辣的一击。

  可惜的是想法终究是要比身法慢半拍的,就如同计划不及变化快一样的道理。典韦根本就没想到祢衡会武艺,更不会想到他会有如此快的身法,甚至再给他一次机会都不会防备到祢衡的折扇点穴。继虎口的合谷穴被点后,胸外侧部的胸乡穴又被祢衡出其不意点中,幸亏自己闪得较快,穴道并未点实,却也感觉到胸口真气受阻,急忙向后速退开两步。

  吕布趁此机会拉着貂蝉跃向园门方向,经过祢衡身边时吕布略一迟疑,看着祢衡在夜色中张开双手,白色衣袖如同一只大蝴蝶张开奶白色的翅膀一样,头发散开随风飘荡,头上的一抹束头飘带于鬓边轻舞飞扬,尽显其不羁之心。

  黑暗中看不到祢衡面部表情,但感觉到他的双眼如同两颗宝石镶嵌于夜色中,绽放摄人华彩。

  “因何助我?”吕布左手携美人右手倒提呲铁刀不解地问道。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貂蝉乃当世金童玉女自当于一起!”

  “谢谢你,祢--衡!”吕布已跨出园门回身冲祢衡大声喊道。

  “君子爱成人之美,何需言谢!”到得远处吕布仍然听到祢衡从黑暗中飘过来的这一句话。

  典韦被祢衡点中胸乡穴,虽然点的力度不重,但也觉胸口真气翻腾受阻,顾不得吕布和貂蝉了,急运体内真气调息血脉。

  正在紧急关头,典韦只觉有一个人从后面滚地而来,一把捉住自己双脚,想要用力扳倒自己。典韦便运起千斤坠功夫,双脚一沉,力踏千斤。

  滚过来捉住典韦双脚的是黑山摔跤好手杨凤。杨凤一招得手,便想用力将典韦扳倒。不想双手用尽全身之力,典韦仍然纹丝不动,双脚似是粘在地上生了根一样。

  典韦只听得背后生出虎虎刀风,心中又是一惊:怎么个个贼人都似是不要命的。

  只觉身后又冲来一人,一把单刀如风捅至。典韦双脚不能动弹,只听到典韦“呀!”的大叫一声,所有穴道都被他上涌的真气撞开,典韦的右手戟已坠地,只有挥左手戟回身飞向来人。同时典韦仅能够用身体向旁一扭,那把单刀本是直插典韦后背的,变成插入左边肋骨。

  用单刀插入典韦肋骨的人是浮云,浮云和身扑入,见到典韦中刀,心内大快:哈哈哈,我竟然可以手刃曹军第一勇士,此事很快必将传遍江湖,我定能扬名于天下……”

  只是令浮云想不到的是典韦竟然会反身将大戟脱手飞出,自己的胸膛直直撞入戟锋之中,口中飞溅出一大口鲜血,直喷得典韦满头满脸都是血。

  浮云双手执住插于胸前的大戟,那支大戟已全部嵌入胸膛,浮云在吐出一口鲜血后再也支撑不住,胸口血流如注,双脚一软,紧接着是全身发软,像是一条软皮蛇般倒于地上已经一命归西。

  典韦身体中刀,正想用力踢开抱着自己双脚的杨凤。但感觉到眼前白衣飘动,祢衡已是如影随形飘至,折扇呼、呼、呼三下,分指自己上中下三路。

  典韦清楚感到祢衡上路点的是自己发际正中直上0.5寸的神庭穴;中路点的是锁骨下窝凹陷处的云门穴;下路点的是侧腹部的维道穴。典韦此时虽然冲开穴道,但是双脚仍然被杨凤殊死抱住,哪里闪避得开?但典韦把心一横,既然挡不住便要同归于尽,腰身微拧,缓解受伤肋骨痛处,右手和身向前猛力挥出。

  那祢衡自小便聪明绝顶,什么都爱学,却什么都不甚精,只学得点穴之法,武艺确实平平,只是借典韦不知自己懂武艺出其不意之下才一击得手,现在哪里挡得住典韦的殊死一击。

  只听到祢衡大叫一声,被典韦一拳击中胸口,身体向后倒撞出去,手中折扇也如风中飞花飞跌出数米处。祢衡身体连退数步,双手左右晃动,显是已站立不稳,口中溢出鲜血已身受内伤。

  典韦和身扑出一拳击中祢衡,但随即就失去重心,被杨凤拖倒在地,身后兀自插着浮云刚才插入的腰刀。

  杨凤扑将上来正想拔出典韦身体上的腰刀,不想那典韦的右腿向后一蹬,那力何止千斤?直将杨凤向后踢飞出去。

  那杨凤被踢得向后倒撞出数米,正正撞入园中小湖内,湖水“嘭”的一声溅起无数水花。

  典韦恨极了杨凤,是因为他才令自己受了浮云狠命的一刀。典韦从地上爬起,强忍疼痛几个箭步窜到湖水内,想一把捉住杨凤狠命抽他,不想那杨凤乃摔跤好手,身形在水中依然灵活如常。

  典韦一捉不中,被杨凤如游龙般闪过并瞬时沉入水内。

  典韦想再看时,只觉双脚被人猛力一扯。湖水漫到典韦齐胸般深,在水中有浮力典韦不能施展千斤坠功夫,便身不由己地滑入水中。

  在水中的杨凤立起身来,看得真切,左手用力按住典韦的头,右手捉住浮云刚才插入典韦身体上的腰刀,用力拔出来。

  只觉得水中的典韦身体在腰刀拔出时明显颤了一颤,杨凤拔出的腰刀在手,登时胆气更壮,毫不迟疑便一刀斩向按在水中典韦的头颈。

  未及斩到典韦,一股大力如同波翻浪裂一般从水下涌起,杨凤不由得站立不稳,被这股大力涌得从水中弹起再重重跌落水内。

  一个黑得发亮的汉子从水中突起身子,两手捉住杨凤的头和脚,大喝一声:“吓!”典韦运起天生神力,竟然硬生生将杨凤整个人撕开两边,随手将断尸扔于水中。

  血水在湖内的水中漫延开来,典韦如同在水中重生的鬼魂一般缓缓升起,只见到他头上、身体上全是血水,正在一滴一滴地从身体上滴落到地上,他一步步走向祢衡,所到之处,地上尽是一条条鲜红的血痕。

  祢衡身处典韦十数米处,手按心口,正在调息运气,见到典韦手撕活人,如同一个厉鬼一样一步步走向自己,哪有不怕的道理?心头如同遭受重重电击,又兼身受内伤,手中折扇已脱手,已失去反抗的能力,心想:此人如此悍勇,真不定是人还是鬼?

  正在惊疑间,典韦已咬紧牙关,一步步走来,一步、两步、三步……

  直到典韦走到离自己只有一米,自己已经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典韦那双睁得似铜铃一般的大眼睛,眼内充满密密麻麻的血丝,紧紧咬实的牙关中渗出的道道鲜血……祢衡不敢再看,把目一闭,心道:我命休矣。

  不想过了数秒仍不见有任何动静,祢衡轻轻睁开眼睛,只见到典韦的脸上现出颓态,双目神色已泄,双脚下弯,“扑”的一声跪于自己身前,双手一下抱住自己的双脚,头向前歪倒,已魂归天国。

  祢衡用脚轻轻踢得典韦几下,见到他毫无反应,方信典韦真的死去,用力蹬开典韦的尸首,双手用扇子拔弄一下脚下的裤子,跺了几下脚,似是嫌典韦搞脏了其衣服。

  吕布与貂蝉出得院门,只见到门前横卧两具女尸,乃是刚才那两个侍女,被四个黑山贼人乱刀劈死,已到阴曹地府找阎王告状去了。

  吕布将貂蝉负于背上,展开轻身功夫,几个起落便跃入小径,一路朝自己所住客房而去。

  一路上,吕布只要见到有人便遁入黑暗中的树丛或假山内,迫不得已时才出手伤人。只见到各条丞相府的大路上都是曹操近卫军的身影,各人皆提木桶水盆等等救火物品冲向粮仓处,粮仓处则是火光冲天,不断传来曹军各人的呼救声和救急声。

  “救火呀!”

  “起火啦!粮仓起火啦!”

  “快快前去救火呀!”

  “快去通知典将军!”

  “找不着典将军呀!……”

  吕布按凤雏之计,背负貂蝉到客房取出马车,将貂蝉化作曹军模样,用碳灰涂面,坐于马车中,马车内还放满木桶或木盆上面装满清水。吕布一拍赤兔马,赤免长嘶一声,拉着马车便行。

  马车转过几条长廊,绕过议事厅,经过一道假山,便到得东厢房前的青石路上。

  夜色中,青石地板铺就的路中,一个青帽绿袍红脸大汉站于路中央,双脚叉开,一只手轻抚脸上五缕长须,另一只手中却执着一柄在深夜中发出闪闪寒光的大刀,不用再作过多解释,此人间利器便是青龙偃月刀,执刀之人自然就是关羽了。

  杀气慢慢于道中凝聚,寒光自青龙偃月刀中发出,似在召唤方天画戟一同厮杀,寒气也渐渐现于关羽的红脸之上,五缕长须于夜风中飘起,绿袍长袖飞升,战意已渐起。

  赤兔马见到关羽便长嘶一声停在路中,吕布一见到关羽,头就开始有点痛,心道:想不到在丞相府里面遇到此人,此人的武艺也是不凡,我自问打败他不是问题,但如果因此惊动曹军,便真是得不尝失之事啦。

  想罢,便将草帽帽沿拉低,缩于马车上,并不作声。

  “汝鬼鬼祟祟,有何苟且之事?”关羽怒喝一声。衣袂被夜风中吹起,整个人显得威风凛凛。

  “去救火!”吕布轻声道。

  “你不似是去救火,倒像是去救人!”关羽怒吼一声,声如洪钟。

  “你……你当如何?”吕布一下紧张起来。

  关羽走近两步,以青龙偃月刀轻轻挑起吕布的草帽,轻声道:“莫道丞相府无人知你,我便知你是谁人,你便是,吕--布!”

  吕布见到关羽识穿自己,不禁心下大急,大声道:“关羽,我并非怕你,只是……只是不想惹来曹军的注意,况且……”吕布回头望了一眼马车上扮作曹军的貂蝉,默不作声。

  “今晚我便解你到曹公处,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高招。”关羽双手执刀,取个起手式,青龙偃月刀掠出一片刀光,关羽的长须飘飘,于黑暗中如同一尊神像。

  貂蝉听到关羽所言,心下也是大急,不禁发出一声:“啊,不要!”声调婉约凄楚,令人爱怜。

  吕布心下也是如同刀割一般,高声道:“你当知道,如果刘备身处别处,你一样如我这般不顾一切过来相救,也罢,就让我的方天画戟饮饮高手的鲜血吧!”说罢,双手便准备往车辕上砸下去。

  关羽闻吕布所言,不禁陷入深思中,原先举着青龙偃月刀的双手不觉垂下来,以左手去抚摸五缕长须,刚刚立定马步的双脚也伸得笔直,胸膛挺起。

  吕布见到关羽突然陷入深思状,心想:此人投降曹操也是迫不得已所为,看来我无意说中他的心事。便又说道:“听闻刘备现正身处袁绍阵营,如你要投袁绍需另作打算。”

  关羽会作出什么选择,战或不战?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